“三车和尚”的故事

“三车和尚”的故事,是描述玄奘大师度其爱徒(窥基大师)的因缘。与经过,且更是流传千古的中国佛教故事,甚至近来还拍摄成电视剧。

三车和尚在历史上是真有其人,他是唐朝太宗时代的一个修行者,是唐玄奘法师的高足,中国佛教唯识法相宗的二祖,法号上窥下基谈到,窥基大师,他可是顶顶有名,大概是中国佛教使上第一位代表皇帝出,家的和尚。所以,要介绍窥基法师,得从玄奘法师谈起。想当年,玄奘法师少年出家,志求菩提,在西游记的稗官野史上说玄奘法师是状元之子,刚出世即遭大难,蒙金山寺老和尚收留,出家为沙弥僧,后来由观世音菩萨选定为取经人,赴印度取经云云,此姑且不论,留待以后再介绍。实际上,玄奘法师当年是自己发下宏愿,要光大佛的教法,但是因为当时印度东传至中国的佛经只是少部分而已,因此法师立下大愿,要为佛法尽一份心力。

他认为:既然佛法是从印度传来,如果亲自到印度去学习,一定可以了解真正的佛法是什么,也可以将还未传入中土的佛经拿回来,介绍给中土的佛教徒,所以他就立誓前往印度取经。当他把这个想法告诉他的道友时,很多人劝他不要去,因为路途太远,也太危险了。玄奘法师不为所动,当他要首途出发时,同寺道友问他何时回来,玄奘法师的回答是:寺前杨柳枝朝东时,我即归矣!

(这是有如荆轲刺秦王;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味道。因为他们寺前的杨柳枝天生朝西。)

于是玄奘法师一行人就出发了。沿途餐风露宿,好不辛苦,中途同伴病的病,死的死,走不到半途,就剩下没几个人了,还有一些半途而废的,只有少数几个和玄奘法师一起坚持到底。

当玄奘法师越过葱岭(中印边界),那是现在的喀什米尔高原,群山高耸入天际,个个皆白头。他突然发现远处有一座小山,山顶是黑色的,这很奇怪吧?玄奘法师就好奇的走过去,想探一探究竟。当他走到小山脚下时,发现黝黑黑的像绳子一样的东西。他一看,更好奇了,因为那好像是人发,人的头发有那么粗的吗?他继续向上走,到达山顶时,他发现黑色的部分还有微温。于是,法师知道了:这是一个入定的修道者,但是,身躯怎么这么高大???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法师就开始挖掘,他小心翼翼的把这个;大个儿;头部周围的冰雪尘土清理干净,最后整理到肩部时,玄奘法师站在大个儿的肩膀上,身高刚好到大个儿的耳朵的一半。接着,他按照规矩,拿起引磬敲着:叮~~~叮~~~叮。过了一会儿,大个儿终于出定了。当他张开眼睛,摇动身体时,身上的尘垢冰雪掉落的声音,如同山崩一般,轰隆轰隆的,好不吓人喔!大个儿左右张望,说:谁叫我ㄚ?玄奘答:是我啦!大个儿:你是谁?你在哪里?玄奘:我是东土大唐的人,现在要到身毒(印度古名)留学取经。我现在站在你左边的肩膀上。你又是谁啊?怎么这么高大?你在这儿干什么啊?大个儿说:我是前一个佛(迦叶佛)的末法时代的人,因为已经没有佛法了,我自己修道证得阿罗汉果,但是没有佛的印可,所以我在这里入定,要等释迦牟尼佛来帮我印证。玄奘说:哎啊!释迦牟尼佛来过了,又涅盘走了啊!大个儿一听非常失望的说:那我再入定等弥勒佛好了。说完眼睛一闭,就要入定去也!玄奘说:且慢,你在这里入定,如果弥勒佛来了你又错过,那怎么办?我看这样好了,现在释迦牟尼佛刚走一千多年,是像法时期,佛经佛法还在,我就是要去留学取经的。干脆你到中国去投胎,等我留学取经回来的时候,我来教你。你觉得怎么样啊?大个儿想了想,说:好啊!但是我不知道中国在哪里啊?玄奘说:你就向东边太阳升起的方向一直走过去,就会看到长安城,你就到城里最大的房子里去投胎。大个儿说:喔,那我知道了,再见!话说那个阿罗汉听从玄奘法师的建议,真的就直奔东土而去投胎转世了,至于投胎到哪里,且待老汉慢慢说来。实际上,三藏法师是要他投胎成为唐太宗的儿子,等他学成归国,再度他出家,想要效法印度悉达多太子的因缘,塑造一个再世佛陀。至于能否如愿,且待下面分晓。

当下,玄奘法师继续前行,经过千辛万苦,终于进入印度国境。当时印度佛法自世尊灭度后,基本上分为性相二宗。其中法相宗初为弥勒菩萨所造之论(瑜伽师地论)立宗,后有无著世亲二菩萨广传此宗,

再次为护法菩萨,后有戒贤论师。此五者合称天竺五大论师。(何谓法相宗待以后有机缘再介绍)

当玄奘到达印度之前,戒贤论师在90几岁时本来要入灭,但文殊菩萨现身阻止,要他留形住世等中土的有缘人到来,传法后才准他离开。玄奘法师去见戒贤论师时,戒贤已经将近一百二十岁了。他高兴得流下眼泪,说:我等你好久,你终于来了!于是玄奘法师就从戒贤论师学唯识法相,并且深得意趣,后来回归中土,广传此宗,是为中土唯识法相宗初祖。玄奘法师在印度前后约停留了十八九年,当他回归中土那一年,其道友发现寺前杨柳枝朝东,因此大家盛传玄奘法师即将回来了。于是大家都翘首期盼着。当他接近长安城那真是轰动,连唐太宗都知道了,并且以帝王之尊,亲自郊迎,由此可见唐太宗礼贤下士之心,他之所以能成就那么大的功业是其来有自啊。

当玄奘回国后,太宗经常召见,有一次玄奘记起了叫阿罗汉投胎之事,他就问:皇上,您在19年前某月某日有否得一皇子?太宗说:怎么问这个?玄奘当下把阿罗汉投胎之事说了。唐太宗说:我回去查查看。又隔了几天,玄奘又蒙召见,他立刻问皇上查询的结果如何。唐太宗回答说:没有耶!

玄奘法师觉得很奇怪,难道投错地方了吗?于是他请唐太宗帮忙寻找,而唐太宗也非常爽快的答应了。他下令长安城人口普查,凡是19岁的青年一律造册呈报。并且召集供玄奘法师认人。而玄奘法师一下子就在许多19岁的青年中认出了那个大个子。一查之下,这个青年竟是大臣尉迟敬德(恭)胞兄之子。玄奘法师就向唐太宗报告此事。当然,玄奘法师就要求这个尉迟公子出家,但是,得到的回答是:不要!因为他投胎为人,虽然前世修得阿罗汉果,经入胎,处胎,出胎三个阶段也已经迷失,忘了前生的志业。(所以民间流传投胎前要喝孟婆汤,让你忘记前生之事。)

玄奘法师向唐太宗报告这个状况,于是唐太宗就下诏给尉迟公,大意是他对学佛修行非常有心,但是因为贵为皇上,必须以天下苍生为重,因为听说尉迟公的侄子英敏绝伦,故要求其代表皇帝出家云云。这下子尉迟公子就推辞不得也。然而,他还是要故意刁难抗拒。于是他就要求说:从小早已熟读诸子百家,如果要他出家,不得禁止他阅读的权利。(教内规定出家众只能阅读佛教经典,此乃为使修行人专心致志。)唐太宗问玄奘说:可以吗?玄奘说:方便行事,可也!这下子慰迟公子没辄啦!但是,他还是不放弃抗拒,就说:我自出生以来,就已经习惯于有奴婢侍候,如果要我出家,这种待遇不得废除。唐太宗又问玄奘说:可以吗?玄奘法师说:既然代表皇上出家,可以从权。尉迟公子这下无可推辞,但是,他仍然继续刁难,他再要求说:我自出生以来,已经习惯吃大鱼大肉,而且酒量也不错,如果要我出家,不能禁止我吃肉喝酒。这下子,连唐太宗也觉得为难,他疑惑的问玄奘法师说:这个可以吗?玄奘法师为了接引这个阿罗汉(他不知道前生之事),觉得还是先答应了,让他出家,出家学佛后,前生因缘一续,就好办事,所以玄奘就咬牙答应了这个要求。因此之故,尉迟公子就不能够再抗拒出家之事,他出家皈依后,法号上窥下基。从玄奘法师学因明,绍传唯识法相,是为中土法相宗二祖。而由于出家时的因缘,人称三车法师。三车者,书籍一车,奴婢一车,酒肉一车也。上文提到窥基法师的出家因缘,因为他代表皇帝出家,所以在唐代是非常著名的一个法师,可谓动见观瞻。而因此之故,被称为三车和尚。在当时的社会,只有第一流的人才,才出家学佛,要出家还要有官方的度牒。当时由于印刷尚不发达,经书都是手抄本,数量很少,能够接触到经书的除了王公贵族,就是高级知识分子,而这些人在唐太宗的科举制度下,也大部分是朝廷的官员。不像目前,好像学佛的都是逃避挫折,或者经商失败,或者情场失意,不一而足。当然这种现象近年已大有改善了。这是题外话,暂且放到一边。

由于窥基法师名气太大,又是代表皇帝出家,当然人人尊敬。但是,却有一个法师看不起他,这个法师是谁?就是道宣律师。道宣是法号,律师并不是现代的律师。此律师非彼律师也。唐朝时候佛教盛行,修行的法门也很多,有禅宗,净土,律宗等等。净土法门主张念佛,死后往生阿弥陀佛的西方极乐世界。禅宗主张明心见性,开悟成佛。而律宗主张以戒律为师,严格遵守佛陀的教诫,依次第而修。道宣法师就是主张以戒为师的。而且他守戒清净,自我要求甚为严格,自己搭茅棚在终南山上苦修。其精进之心,连天人都感动,甚至为他送食。可谓已修到不食人间烟火的地步了。由于道宣法师严格遵守戒律,在唐代也是一个非常出名的大法师,也非常受人尊崇。他打骨子里就瞧不起窥基法师,总想找个机会羞辱羞辱他。于是他就写了一封信给窥基法师,大意是说久仰盛名无缘一见,本拟亲自上门请益,无奈目前在山上苦修,不方便下山云云。窥基法师收到信以后,就很客气的回信,并且说不敢承当道宣法师亲自上门,最近刚好有空,谨定于某月某日亲上终南山拜访云云。到了约定的日子,窥基法师一如往常,三车五从,浩浩荡荡的出发上终南山。但到了中南山脚下,道路不方便车行,他就叫随从在山脚下等他,自己一个人上山去也!等他上了山,道宣法师早在茅棚前恭迎,免不了的相互客套一番。宾主坐定,喝茶聊天也。这时已近中午,道宣心想:等一下你就知道了,天人送来的外脍耶!让你尝尝滋味,知道真正修行是怎么一回事。

但是,左等右等,中餐竟然没有送到,眼看时间已经超过午时,他只好跟窥基法师连声抱歉,只好大家一起饿肚子啰。(道宣厉遵佛制,日中一餐,过午不食。)而窥基法师也不以为意。于是两人聊天喝茶,不觉日之将暮。于是道宣大力留客,请窥基法师留宿一晚,(他要窥基享受一下苦行的乐趣,睡一睡茅棚看滋味如何)窥基法师也在盛情难却之下留了下来。当晚,道宣法师一如往昔整晚打坐,不倒单,胁不至席。而窥基法师呢?却是翻来覆去,而且酣声如雷。道宣被他吵了一整晚,他心想:这还像出家人吗?明天一定要好好的数落他一顿。依照出家人的礼仪,行住坐卧都有规矩的。常言道:行如风,立如松,坐如钟,卧如弓。像窥基大师这样睡姿的出家人大概很少了。第二天一早起来,道宣就开始数落窥基的不是,说他睡没有睡相,不守规矩,而且酣声如雷,害他整晚不得休息。窥基法师说:昨晚吵得人家不得安眠的,不知道是谁哩!昨天晚上有一个人在打坐,半夜有只虱子咬了他一口,这个人很生气的抓起虱子,想要捏死它,但是一想--不能杀生,于是心不甘情不愿的把虱子往地上一丢,那只虱子不幸摔断了一条腿,整晚哀哀叫,害我不得安眠道宣法师一听,脸都绿了,因为昨天晚上真的有一只虱子咬他,被他丢到地上。。。。,他不是在睡觉吗?而且睡得打鼾,怎么知道的?终于,窥基法师告辞下山,而这时午时又至,送外脍的天女也来了。道宣法师一看到天女,很生气的说:你是故意拆我的台吗?昨天我有客人你为什么没送来啊?天女一脸无辜的回答说:我昨天也有送来啊!但是到了这里,你这个终南山整个被五彩祥云笼罩,而且四方有四大天王守护着,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天女,进不来啊!到底昨天在这里的是什么客人啊?道宣法师一听,哑口无言也!

(全文完)


分享按钮

生死书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