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化上人的故事

道高龙虎伏 德重鬼神钦

神通游三昧 慧光耀古今

 

梦佛而生

宣公上人,东北吉林省双城县人,民初戊午年农历三月十六日生。俗姓白,名玉书,又名玉禧。父富海公,一生勤俭治家,以务农为业。母胡太夫人,生前茹素念佛,数十年如一日,怀上人时曾向佛菩萨祈愿,生上人前夕,梦见阿弥陀佛大放光明,遂生上人。

六祖授记

东北时期,一日上人打坐时,见六祖大师至茅棚,告诉他:“将来你会到西方,所遇之人无量无边,教化众生,如恒河沙,不可悉数,此是西方佛法崛起之征象。”还告诉他,禅宗会由五宗变为十宗。说毕,忽而不见。

龙蛇皈服

在上人的一生中,曾有十条龙和一条大蟒神前后皈依上人,传为佳话。

宣化上人开示:《龙的真面目

「龙」究竟是什么样子?一般人是不知道的。除非开五眼的圣人才知道龙的真面目。不过,中国人所画的龙,头上有角,身上有鳞,眼睛突出,嘴巴很大,有胡须,有四足,身很长,尾很短。画龙的人,只画龙头不画龙尾,所谓「神龙见首不见尾」,表示有神秘之感。

中国人绘龙为什么是这样子?因为曾经有位禅师,他在定中所见龙的形相是这样子。龙有神通,变化莫测,能大能小,能隐能现。六祖大师曾经用钵将巨龙降服,为南华寺除害。

龙是一条大虫,因为往昔修行时,乘急,所以有神通;戒缓,所以堕为畜生。

龙的种类不同,有金龙、白龙、青龙、黑龙,有胎生的龙,有卵生的龙,有湿生的龙,有化生的龙,又有虬龙、鹰龙、蛟龙、骧龙,又有天龙、地龙、王龙、人龙,又有鱼化龙、马化龙、象化龙、蛤蟆化龙。

龙有四种苦:

龙的职业是布云降雨。可是有五种情形不能降雨:

各位想知道龙的形状?那么,就努力修行用功打坐,开了五眼,便见到真龙的本来面目。我现在讲「龙的公案」,这是我亲身经验的故事,千真万确,绝非杜撰。

我在东北的时候,收了一个徒弟,法名果舜,他很用功修行,不到半年的时间,打坐能入定,在定中能知道因果循环报应的道理,修持功夫颇到家。后来他自己到外边建一所茅棚,作为修行的道场。落成之日,请我去开光,我领四个徒弟前去,其中有两个徒弟已开五眼。当时我没注意在茅棚的旁边有龙王庙,当天的境界来了,我们正在打坐的时候,那两个开五眼的徒弟来到我面前说:「师父!茅棚外边来了十条龙,要皈依师父。」

我对徒弟说:「你不要胡说,你怎么知道他们是龙?他们皈依我做什么?我怎能作他们的师父?我没有他们那样大的本领。」徒弟说:「他们自己说是龙,现在跪在外边,一定要求皈依。」

当时正逢初夏,天旱无雨,田地的禾苗,差不多枯死。我对龙(化人身)说:「你们皈依我可以,但是我有一个条件。你们是龙,专管下雨,现在哈尔滨附近很久没下雨,非常干旱,明天如果下雨,那么,后天就给你们授皈依;要是不下雨,就不收你们作弟子。」

众龙异口同声的说:「我们的职责就是行雨,可是没有玉皇大帝的敕令,我们不敢下雨,否则,要受处分。」

我又说:「你们到玉皇大帝座前对他说:『哈尔滨有位出家人,请求在哈尔滨四周四十里之内降雨』这是我的条件。」

第二天果然天降大雨,解除旱灾,在哈尔滨四十里内,普降干霖。第三天,便给这十条龙授皈依,共同法名叫「急修」。他们皈依之后,隐行不见,去度化同类的龙。从此之后,我无论到什么地方,都有水用。我在香港,香港有水用;我到万佛圣城,万佛圣城有水用。这不是奇迹出现,乃是因为十条龙及其眷属都来护法的缘故。

有人问:「师父!你看那十条龙是什么样子?」皈依我的龙,乃变化人的形相,和普通人一样,没有什么区别。开五眼的人知道是龙。你想知道吗?赶快用功修道,专心打坐,少打妄想,不要发脾气,无论是顺境或逆境都要忍耐,不可起贪心,到一念不生一尘不染的境界,自然开五眼。那时候,你就能清清楚楚看清楚龙是什么样子!

龙王求戒

1932年春,虚云老和尚在鼓山传戒。忽来一老者,须发皓白,容貌清奇,一直进入方丈室,跪在老和尚面前求戒,问其姓名,答:‘姓杨,闽南台人。’有一位新戒子法名妙宗,也是南台人,从来就没有看过这位老头儿。到菩萨戒毕,给牒后那老人不见踪迹;等到妙宗回南台,至龙王庵见坐像,俨然就是同戒的老人,且戒牒还握在神像手中。当时哄动南台,都说是龙王向老和尚求戒。

蛇来听法

一九八二年六月二十日星期日晚,万佛圣城四众弟子,正在举行法筵。众人绕著万佛殿,齐念‘南无阿弥陀佛’。回堂时,赫然发现一条青色花斑小蛇,伏在大殿之前门侧边,该蛇约三、四尺长,形状细长。大众中有人睹之,即被吓得却步不前。

时纠察恒无法师,建议把蛇拿走,但上人莞尔微笑说不必,所有众生,皆有佛性,此蛇乃来亲近三宝听法,不应驱之。

奇怪者,此蛇不同普通蛇,它伸直躺在地上,虽有近百人前后来往,却毫无怯意,而是柔顺驯服。上人登法座,说:‘告诉它可以进来听法。’该蛇立刻听招呼,随即从前门爬行到殿内,未曾惊怖任何人。再从大殿左侧爬至右侧,作绕佛一圈,然后伏在法座前面,静得俨如跪在佛前聆听说法。

上人接著开示如下:一切众生,皆有佛性,皆堪作佛。这是释迦牟尼佛所说,所有众生,皆是诸佛所示现,但因一念不觉生三细:业相、现相、转相,便愈跑愈远,沉沦苦海,永失真道。此种道理是很显浅的,可惜被人忽略。

修道人又应作如是观想:一切众生是我过去生中父母,未来诸佛。既是过去生中父母,就应想法子孝顺,超荐他们,令彼离苦得乐,了生脱死。既是未来诸佛,则在彼等犹未成佛之前,就应当尊重恭敬,如面对十方三世诸佛无异。若能常作如是观想,就不会对任何众生有不恭敬心,不礼貌,或恼害想。

所谓众生,不只是凡夫肉眼能看见者,有很多是看不见的——如鬼、神、仙、魔等,也是众生之一部分。既是众生之一,则应以诚相待,不得轻慢,要一视同仁。

今天,大家进佛殿时看见一条蛇,它也是众生之一。但因示现蛇身,众人便望而生畏,见之而不认识,甚至被吓呆。但此蛇是来亲近三宝闻法听经,否则它怎会老老实实,躺在门槛一点也不动弹呢?

虽然,乍眼看去是一条小蛇,其实它懂得千变万化,会隐形,会现小,变大,又能腾云驾雾,在空中吐在飞行,吾人不能知道其本领而已。此蛇将来修行成功,也能得道。佛经上讲的天龙八部,它就是其中一部——摩侯罗伽,即大蟒蛇。

观察彼蛇之来由,可能在周朝时为一小国之大臣。心怀诡计,谋纂国位。以浸过鸩酒之匕首,藏于袖内,刺杀国王。但此举不但没有夺得帝位,反而搞得天怒民怨。大臣临终时生大嗔恨心,死后即堕蛇身,转为巨蟒。

世间上有两种力量:一为阴,一为阳;亦可说一为善,一为恶。从善者尽修福慧,能成仙、成圣、成菩萨、成佛。恶者力量亦大,但专造黑暗见不得光之勾当,互相仇报杀害,故酿成一股巨大无比之怨气。举目滔滔,世上皆是毒蛇、毒龙布满,此诸毒蛇毒龙,非一般肉眼所能看见,然彼确实弥漫国土。此诸毒蛇,就是人心里之贪嗔痴积累成形,而到处为患。世上天灾人祸、飞尸邪鬼、妖精魔魇、瘟疫流行,种种不治之奇症,皆是此类毒蛇作怪。这些恶龙疫鬼,专放毒气,惑乱民心;或是魑魅魍魉,夺人精气,使人惊怖颠狂。故现时流行之种种心理病,如精神分裂,颠狂恐惧,生理上种种顽疾,不出于妖魔鬼魅在兴风作浪,荼毒生灵。现代心理学、医学界均不深明个中道理,不能对症下药,故痊愈率不甚理想。当然,唯有佛法,才是最究竟之灵药,消难息灾之奇方!

话说回到此条毒蛇的因缘:它由嗔心所持,发奋修炼,继而成精。它法术日益增进,久而能通天彻地,总以恼害庶民为乐。时下,类似此蛇之事,不知多少。望它赶快生忏悔心,无复妖孽,祸害民间。

及至宋朝期间,此蛇已变成毒龙,在大江里翻风覆雨,杀害无数之渔民或渡船人。一时该地人民生活于恐惧惊怖、焦急万分之中。

幸得某位法力高强之圣僧,特来营救。圣僧手持锡杖,站在岸旁,大声呵斥毒龙。毒龙闻声,勃然大怒,乃使出本领,现数千丈之巨蟒身。然法师由金刚三昧力所加持,毫无怖畏,乃用钩召法、降伏法,经过三日三夜之生死苦战,终把毒龙折伏。

邪不胜正,毒龙之恶术被破,无奈之下,只好投降。法师为它说法,一切皆苦、空、无常、无我,唯有业随身,并劝谏它应生慈悲心,以法术来裨益众生,不可加害生灵。此蛇闻法后,恍然有觉,得清净眼。法师遂授以三皈五戒,命它到某山洞去修行,无复扰乱人民,毒龙欣然从命。

从宋朝至今,已有一千多年历史。此龙至今已成天龙八部之一,神通变化自如。

此时女界有比丘尼说话:‘数星期前,我们见到此蛇在大喜舍院,女众佛堂附近。因为怕它是响尾蛇,故收之于铁罐内,又用坚硬的木板盖上,预备把蛇送到较远的树林释放,以免扰害住众。谁知一转过头来,打开铁罐,该蛇已赫然不在,按理它是无法跑的——难怪说它有神通!’

上人笑著说:‘这条蛇我老早就认识它。二十多年前在香港大屿山慈兴寺(按:上人兴建之道场),它常到庙上听经。虽不曾恼害任何人,但众生皆骇怕它的蛇形。一次,有人亦把它兜到铁罐内运送至几哩外的山林处,拟释放之,孰料打开罐子一看,蛇已不翼而飞!’

‘而今,佛法传到西方,它亦不惮远渡重洋,来美国护法。’

最后上人循循善诱的作以下之训示:

学佛的众生,要深信因果;若不种恶因,自然不结恶果;若种善因,将来必定结善果。因果是昭然不爽,杀人之父,人亦杀其父;杀人之兄,人亦杀其兄。不要以为害人是便宜事,害人是最大的损失。为什么?上天有好生之德,天不欲任何众生做恼害众生的事。一旦错因果,所谓‘一失足成千古恨’,‘一失人身,万劫不复’,什么都可以不信,但不能不信因果。若拨无因果,情形则非常危险。

菩萨畏因不畏果。在因地他很小心种善因,至于不知不觉种下之恶因,则坦然受其恶果。他面对现实,接受果报,从不怨天尤人。反之,我们众生,怕果不怕因。种因时随随便便,颠颠倒倒,乱作胡为。到受果报时骇怕,又怨天尤人,说:‘为什么我要受这种折磨?受这种不公平的报应?’你且扪心自问,假若往昔不是作这种因,怎会受这种果报呢?

今天既逢这个因缘,有天龙八部来现身说法,故藉此机会略说它的前因后果。‘只因一著错,输了满盘棋’,一念之差,则不容易挽回劫运。幸亏它能皈依三宝,将来还有明心见性之机会。

各位若不相信此段因缘,尽管自己去试试。若相信因果,则不应存丝毫怀疑心。

宣化上人开示:六根互用妙不可言

一九八四年二月十六日

一般人只知眼能见色,耳能闻声,鼻能嗅香,舌能尝味,身能触觉,意能知法。若是对他讲六根互用的道理,他是绝对不会相信的,认为是无稽之谈。但真是到了这种境界,得到这种功用,自己便知道佛法确是有此种妙不可言的境界,很不可以思议的。

有人在打这种妄想:‘我才不愿有这种境界呢!为甚么?因为太麻烦了。往上能看天人的举动,还能听到他们的谈话,影响自心的清净。往下又能见地狱的情形,继而生起恐惧心,影响晚上睡不好觉。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我不喜欢有这种境界。’就是你欢喜这种境界,也不一定能得到这种境界。为甚么?因为你不认真参禅打坐,或者坐在禅凳上妄想纷纭,心猿意马的向外奔驰,自己管不了自己;或者昏沉,坐在禅凳上去和周公聊天,呼呼大睡,鼾声如雷。像这种情形,焉能开悟?焉能得到妙用?简直是在混光阴哪!

要想得到这种境界,就得没有妄想。要见而不见、闻而不闻、嗅而无嗅、尝而未尝、触而未触、缘而未缘。不为境界所转,才能得到这种境界,若是被境界所转:‘呀!我能看见天上这样远的地方,我能不能睡著觉呢?’坦白告诉你,得到此种境界,你还是照常睡觉。愿意睡就睡,不愿意就不睡。任运自在,绝不勉强,就这样的妙!

刚才打这个妄想的人,听我这样讲,他又打了个妄想:‘我所打的妄想,师父怎会知道呢?莫非师父有他心通的本领?’为甚么你要打这个妄想?你会打这个妄想,我怎会不知道呢?’你要怕我知道,就不要打这个妄想。要知道六根互用,人人皆可以做得到,只看你修行不修行。

阿那律陀尊者,他不用眼睛能看三千大千世界、如同观掌中庵摩罗果一样的清楚。这是因为虽然他眼睛失明,可是得到天眼通的缘故。跋难陀龙没有耳朵,他用天眼来听声音,闻声救难。殑伽女神(恒河女神),她的六根均可嗅到香气,无论那一根,都有嗅觉作用。憍梵钵提尊者不用舌根而能尝到味,乃因用鼻子来代替之。舜若多神(虚空神),他没有身体,用其他根来接触,而知道一切法皆空,故为自然之神。摩诃迦叶尊者不用意根,而能知道诸法实相的道理,亦即无相。无相就是无所不相。以上都是六根互用的例证。

咒岩得水

香港西乐园寺原无水源,为此困扰多年无法解决,51年上人修建此寺时找到了一个岩缝并诵持大悲咒,岩缝即很快出水并形成了一个水池,一举解决了水源问题,轰动了当地.

座下放光

51年,这是上人在西乐园同信众团体照——上人座下出现一团光托着上人

祈祷和平

62年,古巴导弹危机期间,上人绝食35天回向世界和平(前二十天每天只饮水不超过一杯水,最后两星期滴水未沾,临近绝食结束时,危机化解)

花开五朵

一九六八年农历年时,上人预言那年美国佛教的有五朵莲花会开放,时尚无任何美国青年会投身佛教的迹象,而当年暑期楞严班之后,果然花开五朵——五位美国人在上人座下出家,至台湾基隆海会寺受具足戒,是美国始有僧相的记录.

鸽子因缘

宣化上人经常在讲法时用宿命通随缘开示一些前因后果,以令弟子们深信因果轮回之理,如两只鸽子的因缘、青花蛇的因缘等。

68年三藩市佛教讲堂放生法会放了38只鸽子,有两只始终不肯走,而且常参加讲堂的活动,上人在解释这两只鸽子是他唐朝(公元750年)的两个出家弟子时,落泪了。上人为它们分别取名“七菩提分”和“十二因缘”,“七菩提分”性格温和,“十二因缘”则十分急躁,常用翅膀拍打以悲智来教化他的上人。

外道皈服

美国宗教组织“加州梦幻者”的创立人山姆去世后前后三次托梦给成员们让他们全部依上人皈依佛门,他们照做了,这是73年上人与“加州梦幻者”成员的团体照于三藩市金山寺

圣城水源

一九七四年,美国加州政府在三藩市(旧金山)附近一个小镇中建成一座488英亩的医院,却因缺水只好出卖,卖得非常便宜。宣化上人即敢买下,他到峡谷里走了一圈后就派人到他指示的地点打井,果然涌出清灵的泉水!后来在这里开办的“万佛城“就有了可靠的水源。上人后来说,他们不知道,这个地方就是两条地下河的交汇处。

金门公园乞雨灵验记

【记录者按】:三藩市及其附近约有数百哩,发生严重的水荒,因为二年多未下雨的缘故,不但田地无法耕种,就是饮水也成问题,所以每天限时用水,十分不方便。

金山圣寺所有出家人和在家人,自动发心祈雨,行菩萨道。于一九七七年二月十六日早晨七时,在三藩市金门公园内的空地,设坛祈雨。由恒实法师为代表,参加者有数百人,虔诚念祈雨灵咒。法会庄严而隆重,是美国有史以来,破天荒第一次。没有佛教之信仰者,认为这是迷信,是不可能的事。晚上七时结束祈雨法会,大家信心十足而归,念力坚固,一定会降雨。

所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不出所料,次日中午时,天晴如洗,万里无云之际,忽起乌云,布满空中,雷电交加,顷刻之间,普降豪雨,人人皆大欢喜。这次奇来的骤雨,令气象台的人员,感觉奇怪。这种现象乃是感应道交的境界,因为祈雨之心,虔诚到极点,故感动龙王发慈悲心,在不该降雨时而降雨,拯救众生。此后,解除水荒。这个消息,轰动三藩市新闻记者和电视台摄影记者,乃争先恐后来访问和摄影,在报纸杂志电台,大事宣传,认为奇事。笔者参加祈雨法会,兹略记之,以飨读者。(编者注:上人虽未亲临现场,却始终在道场内为这次佛事加持)

野驴驯服

这里讲述的是上人驯服倔强的野驴的故事。

记得有一年,有很多一群一群野生的驴子,因为破坏农作物,或是吃马的草,政府决定用直升机在空中射杀牠们。有人知道了,说:「不对!我们去救牠们。万佛城这么大,又这么多草!」就这样,有人去找了几匹驴子来放生。

放生那一天,我从如来寺走到佛殿去,经过灭火屋(Firehouse)那边,二个比丘、一个法师、一匹驴子,在那儿僵持不下。原来这个驴,牠怎么样都不肯走,放生仪式时间都要到了,牠就是不走。

三个人,一个用绳子在前边拉,第二个在后边用手用脚推,一个在旁边拿着念珠念〈大悲咒〉,用尽浑身的力量,想令驴子开步走。可是驴子一动都不动,好像在笑他们,「你要我走,我才不走呢!看你怎么办?」

就这样,前边的人在拉、拉、拉,后边的那个人就推、推、推,旁边的人就念、念、念,忙了老半天都没用。因为驴子牠不想听你的,牠就是不走,难怪有人说驴子是最刚强的动物,当时牠真像一辆坦克车停摆在那儿,如如不动。

三个人正愁着想不出办法的时候,「怎么办?怎么办?哎!有没有红萝卜?牠会要吃红萝卜。」不过这时厨房已经收拾好了。「怎么办?去叫某某人来,他可能有本事教驴子去佛殿。」「唉!不行了!」忽然听到上人那高尔夫球车「师父来了!」的声音。

上人走下车,一句话都没说,直走到驴子身边,一边摸牠的头,一边在牠大大的耳朵边对牠说话;说什么话,我们听不到。只见那只驴子的四只脚,忽然间就跳了起来,像一条小狗似的跟着上人走。因为时间到了,大家都在万佛殿等着放生。

上人很快地走向大殿,驴子就在后边跟着,像家里养的马差不多温驯。那三人在后边,看得是目瞪口呆。上人走到大殿门口停了,驴子在后边也挨到上人的身边。大家出来给牠做了放生仪式后,就送牠到后边吃草,安住下了。

我们都忍不住摸摸头说:「师父怎么做的?太神奇了!他会讲驴话吗?好像是喔!」这真是非常非常妙!

若是上人心中没有欢喜,想让驴子快乐无比地跟着上人走,是不可能发生的。欲令畜类、鸟类和我们人类等众生快乐,那份奇妙的缘份,是累世结下来的。所以要令众生快乐,可不容易,菩萨真是难为!

起死回生

一九七九年,万佛圣城已从初购置时的一片荒芜整修得门面一新,正式举行开幕典礼,海内外约有三千善信前来参加盛会。其中有位新加坡记者萧果肇特地前来采访报导,写了许多新闻稿,萧果肇在万佛圣城各处逛,看到草地上冒出许多菇类,很高兴地摘了好大一袋,送到厨房供众,当时担任厨房典座的女法师认出这是毒蕈,不肯收下。圣城一位美国居士克雷格凯森学过植物学,更严重警告说那是致命的毒蕈。萧果肇不死心,回到房间自己煮来吃,大约吃了十枚左右,不料吃下不久,便面色发白·恒佐法师正巧有事找他,见状立即送医急救。医生看了他吃剩的毒蕈  后,便要恒佐法师为他准备后事。因为这种毒蕈叫做    “死顶菇”  ,毒性特强,吃下去三、四小时后便停止呼吸,回生乏术。

宣公上人当时要大家为萧果肇诵【楞严咒】 ,过了一会儿,上人对恒实法师微笑道:“现在他的毒已经到我身上了。”恒实法师注意到上人当时脸色变暗,声音比较微弱。但在医院的萧果肇本来心跳已经停止,却奇迹似地活过来,令医生啧啧称奇,直叹前所未见。萧果肇后来平安返回新加坡,以后再也不敢胡乱吃不认识的菇类。

出言必信

本图为1989年美国旧金山大地震资料图片

美国旧金山地区是地震多发区,一九六八年农历年时,上人注意到,当时团体中有许多人很害怕那年春天会有地震,所以上人宣布只要他住在三藩市,他就不准三藩市地震造成伤害或死亡。此后每个农历年,上人都重申他这个愿。一九八九年当三藩市地震时,上人正是离开美国,身在台湾弘法时,上人闻讯后立即返美救灾。

宣化上人度哑女,使之开口说话

一九八一年冬,法界佛教总会法界佛教大学组团(团员僧俗十余人)第二次访问亚洲各地区。十二月二十三日至二十五日,该团在马来西亚首都摈城弘法。十二月二十四日上午,一位中年女居士,携同她的女儿来马来西亚佛教会佛教大厦叩见上人。少女今年约二十三四岁,相貌长得很端正,可是据其母云,自两岁便失去听觉,也不能说话。宣化上人观察彼因缘,知道她的善根成熟,若仗今晚法会同人诚心回向之功德,能助她消除业障。故先叫她们母女静待。

晚上,上人向信众开示完毕,随即叫人把该少女庄玉技带到台上。在二千余人众目睽睽之下,上人用一条白手绢放在她喉咙部位,专心为这个聋哑的少女加持。我们(包括杨国新居士)两三人,在旁边教这少女念“南无观世音菩萨”。起初,她的反应迟钝,表情呆滞,此乃因两岁时已完全失去听觉。可是,不到两分钟,哑女居然开喉了!起初“咦咦哑哑”。

这时,上人洪亮的声音,透过麦克风,向大众发号施令:“大家一齐来念观音名号,一心回向给这个少女,让她即刻能讲话!”

台下的反应如热潮,顷刻,二千余众齐声朗诵:“南无观音菩萨!南无观世音菩萨!”那声音的洪亮,又合节奏,如海潮般一波紧接一波。大家专心虔诚的缘故,转眼间整个佛总大厦如雷鼓齐鸣,震撼人心,有一种难言的热衷与恳切,非在场亲自体会是不能感受的。这时,有人把麦克风拿到少女面前,起初,那“咦咦哑哑”的声音,已改成击拍有节的发言!“南……无……观……世音菩萨!”开始她说得很勉强,每个字都是从嗓子底逼出来,怪吃力的。但她也坚持到底,自己愈念愈兴奋。不到十分钟,上人仍旧在为她加持,少女的声音打破了台下的念佛声,居然响响亮亮地念起来:“南无观世音菩萨! 南无观世音菩萨!”虽然,音韵还有一点艰涩,并且发音未能完全正确,但是很明显地,已经懂得说话了。

台下的信众闻声莫不讶然,个个点首叹奇,更有雀跃得跳起来,或热泪满面,莫不蔚为奇迹中之奇迹!是时,上人又透过扩音机,向大家说:“大家要留心注意。你看这个女孩子今生是个漂亮的女性,但自无量劫以来,她所造的恶业却是磬笔难书!尤其杀业,更是多如恒河沙数。她往昔做过大将军,又做过宰相,但贪爱女色,办案时尤好施酷刑。对战犯、监犯等,施以极残忍之惩罚。他最喜欢将罪犯倒吊,即是从天花板垂下铁链子,绞决罪囚的咽喉,直至彼断气而死。再加上累世毁谤三宝,訾骂出家人的罪业,故今生是个哑巴。从她现身说法,诸位应觉悟,因果报应是多么严厉,丝毫不爽!故大家切勿随便犯杀业、盗、淫、妄、酒,或轻言毁谤三宝,骂出家人。话说回来,这个人往昔和我有点缘,善根未断,故今生机缘成熟,便能蒙十方三宝加被而消罪业。”台下听众,靡不豁然有省,正是:

“哑者能言聋者听,陡然说话众皆惊。奇哉佛法难思议,善男信女依教行。”

接下来是简短的皈依仪式。庄玉枝与其母也跪下皈依。上人遂耳提面命地警训众人:“这个少女往昔所造的杀业,高如须弥山。这好像战国时代,秦将白起,好勇斗狠、极善用兵。某次与赵交战,赵军战败投降。按照当时的法律,本应将降军释放,但白起居然把四十万降军统统活埋了!因为犯了这种大逆滔天的孽行,故轮转三恶道,受无量苦。今天,仰仗观音菩萨的大威神力,及大家的一片诚心,把这少女的业障超度。假若她从今好好的做人,笃信三宝,将来必定能恢复说话的机能。 

……

注:一九八二年十月底,逢万佛城山门开幕,万佛功德园满盛典,从星、马等地朝圣者数百。据信众云,庄玉枝现已恢复讲话能力百分之七十,并且每天都在进步中。

“普见恶道众生类,受诸楚毒无所归,放大慈光悉除灭,此哀悯者之住处。见诸众生入魔网,生老病死常逼迫,令其解脱得安慰,此勇健人之住处。”——华严经入法界品第三十九——

树神听法——宣化上人讲经,尽虚空、遍法界都听得到!

94年10月,上人弟子果卿、果霖两位居士到普陀山礼佛,普陀山普济寺里一棵千年古樟树神现身,说自己听上人讲经后因不明经义,而向两位上人弟子求解上人所讲心经的几句经义,两位居士好奇地问他:上人在美国讲经你怎么听得到?据樟树神讲,上人讲经尽虚空、遍法界都听得到,只有被财色名利所累的人们·听而不闻·视而不见,其他—切的众生,都是默默地在上人讲法的声音中薰修,培养菩提的种子。所以,他已听宣公上人说法很久了。当时两位居士为其讲解了心经中所疑惑的部分,回来后通过越洋电话向上人汇报了此事,上人在10月23日在洛杉矶长堤圣寺为这位树神作了正式的皈依仪式。

(编者注:佛的三十二相有一相【梵音深远相】,谓音声和雅,近远皆到,无处不闻也。惟业重众生不能得闻。)

宣化上人度化旧金山太保帮派

当禅宗五祖弘忍大师传法给六祖慧能大师的时候说:“不宜速说,佛法难起。”(意思是:不要急于传播佛法,佛法是从困难中兴起来的) 

一千多年后,在中国东北吉林省双城县三藏法师宣化上人,即当时众所周知的白孝子----师名安慈,字度轮,年十有九出家。其母丧后,在母墓旁守孝,搭一A字型小茅棚,以遮挡北方寒风巨雪,每日拜华严,礼净忏,修禅定,习教观,日中一食,坚苦卓绝,抖擞自励,一心办道。 某日打坐,有不可思议的境界现前:六祖大师到白孝子(即宣化上人)的小茅棚,进门时如同常人一般。六祖大师对白孝子说:“将来你会到美国,所遇的人无量无边,教化众生多如恒河沙,不可悉数,此是正法在西方崛起之征象。” 

谈话毕,六祖大师欲离开,白孝子站起来送之。一起走了数步后,六祖大师忽然不见了。 

经过几十年的艰辛困苦,于一九四九年,上人从东北至香港,隐居十余年。后在一九六二年只身赴美,为传诸佛一脉心传的心地法门,默默耕耘,提拔后学,造就人才,法门龙象一时辈出。其弟子景仰上人的高风懿行,靡不为其德行所潜移默化,而大发菩提心。甚至于三山五岳、难调难服的众生,如三藩市华人埠的华青帮、祖方帮等太保青年亦望风皈依,改邪归正。谨将华青帮皈依三宝、发心向善的公案略述如下:

一九七八年,农历六月十九日观音诞,万佛圣城举行法会时,是日有八个青年同来皈依。当时旁人对彼等来历不详。在皈依时上人对这些青年说:“凡皈依我的人,不准杀人放火,不准偷盗抢劫,不准打妄语。当知,杀人父,人亦杀其父,杀人兄,人亦杀其兄,因果昭然,丝毫不爽!” 

八个人当时听了,都被吓得冷汗直流。原来其中有数人,随身还带着手枪哩!当时上人又问:“你们中间,谁是首领,快点举手!”那位首领赶快举手承认。

经过这次当头棒喝,这几位青年真的被感动了,回到三藩市立志洗心革面。他们未到万佛城之前,正积极筹购大批军火,如机关枪手弹等,预备与敌党作一你死我活的决斗。他们与几个行家联络,尚未找到理想价钱。皈依三宝之后,次日来了一个行家,手上正有他们所需要的武器,并且价钱理想。可是,大家商议之后,决定洗手不干。 

本来,在三藩市,自从华青帮与祖方帮为争地盘,而酿成“金龙血案”之后,此令中国城一度进入死城状况,居民和商家终日惶惶,但自从这些青年皈依三宝后,忽然间三藩市中国城又恢复往日的平静与繁荣。

在同年九月,当法界大学访问团在马来西亚时,该帮派兄弟八人 ,在同一个晚上清晰地梦见上人来为他们摩顶加持。在佛教里,摩顶是慈爱的表现,能消业障。自此之后,这班青年一行十几个兄弟,皆改邪归正。此次的骤变,无形中解救了中国城多少居民的生命及治安问题。昔为太保流氓,而今是循规蹈矩的佛教徒,佛法的力量多么不可思议! 

上人在美国加州奋斗二十年,先后成立佛教讲堂(1968年),金山禅寺(1972年),洛杉矶分会金轮寺(1975年),三藩室国际译经学院(1975年)北加州达摩镇万佛圣城、法界大学(1976年)华盛顿州西亚图达摩中心(1977年)等庄严道场。所有住众均严持戒律,依佛制修行,时时谨守万佛城五大宗旨:不争、不贪、不求、不自私、不自利。(后来变为六大宗旨,多了“不打妄语”一条)志在将佛法弘扬至全世界每个角落。 

上人常开示四众说: “修道不要怕苦,要拿出真心与力量才能弘扬佛法于西方。虽然如火中栽莲那样困难,但佛法是从苦难中兴起来的,愈难愈好!” 

宣化上人开示:吃肉即是人吃人

一九八二年五月三十日  

讲于万佛圣城  

‘千百年来碗里羹,冤深似海恨难平,欲知世上刀兵劫,试听屠门夜半声。’自古以来许多人都牺牲他人,而利益自己,甘愿杀他人生命而补助自己的生命。这碗肉羹的冤恨深似海,生生世世互相残杀,彼此互相啖食。一切众生都是好生恶死,但人用强制的手段而残杀其他弱小的生命,在它死前的嗔恨心是非常的重,在它心意识里都成嗔恨,而要报复,这种仇恨的思想无法填平。你想知道世上互相战争的劫运,像以前南北越互相残杀,现在阿根廷与英国互相轰击,就因杀生太重了,故用飞机、大炮、飞鱼互相毁灭。试听一听在半夜中,屠场里的猪嚎、羊哭、牛哭求救命的声音,你就知道刀兵劫是从何处来的。

又有云:‘肉字里边两个人,里边罩著外边人,众生还吃众生肉,仔细思量人吃人。’中国的‘肉’字,是个口字张开里边有个人,外边有一人等著。外边的人想进去,但还未进去;里边的人想出来,但出不来。因为与上边这个人字黏住了,故不能跑出这个死框。这个肉字就是一个被吃的人与吃肉的人。吃肉的人在外边,还是个人;被吃的人已经变成畜生了,且又被卡住,不上不下,好像被困住了,虽然口是开著的,但有个人在外边堵住,所以出不去这个框框,这个框框或者是个羊圈,或猪圈,或牛圈。被吃的人就住在里头,外边有个人管著它不准出来,为什么不准它出来?就因为要吃它的肉。吃肉的人与被吃的人就有一种关系,解不开冤结了,互相罩著。我们人是众生,所吃的肉也是众生。无论什么动物,牛羊马鸡犬猪等,都是众生之一。有人就说这些众生是天生来给人吃的,那么若说动物是预备给人吃的,但人又预备给谁吃?!所以天生的物质,不一定是给人吃的。只是人弱肉强食,人比其他动物较高明,所以就想吃动物的肉。由这种吃肉的关系,你想一想,这是人吃人。既然是人吃人,你应该想想这个被吃的人(已变成牛、羊、马、猪身)和我有没有关系?在楞严经上说:‘羊复为人。’既然羊又可以变还为人,其他的动物也可以复还为人。只是换换衣服,改头换面,我们人就不认识它们了。你有没有想到,这些猪牛羊就是自己的朋友、亲戚、六亲眷属,这是往远的来说。若再往更近的说,说不定它们就是自己前生的父母,或者今生的父母,或者是无始劫至今的父母。你能这样一想,吃自己父母亲的肉,这样多不孝!故应该仔细思量是人吃人。人吃猪,猪变人;由猪变的人复还吃由人变成的猪。就这样辗转互相还报食啖,所以仇恨越来越深;仇恨越深,就越要吃。爱吃好东西,这里头都有一股冤业牵著,令你欢喜牺牲其他生命,而来补助自己的生命。

你若不相信,我现在举出一例讲讲:在梁武帝时,佛教非常兴盛。当时有位志公祖师,乃明眼善知识,能知人的前因后果。当时佛教已走到唱念的路上了,如果那一家有丧喜事,必请和尚来念吉祥经、吉祥咒。有一次,有个富有的人家办喜事,于是就请志公祖师来为他们念经降福。因为佛法不离世间法,志公祖师为了随顺众生世俗的风气,也就答应去了。

志公去到那里一看,就说了:‘古古怪!怪怪古!孙子娶祖母。女食母之肉,子打父皮鼓。猪羊坑上坐,六亲锅里煮。众人来贺喜,我看真是苦。’志公祖师说,真是古怪得很!是什么事古怪?孙子娶祖母。当这孙子一出生时,他的祖母就生病了,到临终时还挂念著孙子,恐怕没有人照顾他,将来谁帮助他成家立业?因此,当她咽气时,仍手拉著孙儿的手,恋恋不舍的死去。到了阴间,见到阎罗王,就痛哭流涕的哀求道:‘阎罗王啊!请你做一点好事啦!我世间的孙儿无人照顾他,请你让我回去照顾他好吗?’阎罗王慈悲为怀,答应她的请求,说:‘好的!你可以回去照顾他。你本来是他的祖母,现在你就回去做他的太太吧!’祖母业不由己,就又投胎到阳世做个女孩子,长大后就和她的孙儿结婚。只是改头换面,穿另一件衣服,大家就全不认识了。但志公认识,故说:‘古古怪!怪怪古!孙子娶祖母。’

志公又见到一个小女孩正啃著猪蹄,故说:‘女食母之肉。’这女孩的母亲造了重罪业,而托生成猪,现在被人屠宰做了美食,所以小女孩吃她母亲的肉。又看见院子有个男孩子正高兴的拍打驴皮鼓,而说:‘子打父皮鼓。’男孩的父亲也因造罪,托生为驴,死后被人剥皮做鼓。而小男孩不知是他父亲的皮所做成的鼓,只会欢喜的玩耍打鼓。

志公又往坑上一望,全都是往昔被吃的猪牛羊,而今转变为人,互为亲戚。在锅里所煮的肉类,却是六亲眷属啊!所以志公说:‘你们大家到这里都说大喜大喜,恭喜主人娶媳,其实我看这真是苦啊!人人在轮回里互相还报,互相残杀,互相食啖,真是苦不可言。’当志公说完之后,就有很多人明白,而发心茹素念佛要修行。

自古以来,你若不吃它的肉,它就不会吃你的肉。有人说:‘法师你讲的话,我怎样也不相信。’你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你就尽管去试一试。

万顷沧波欲断魂--宣化上人水灾劫难记

一九八六年七月一日

我年轻时,专门给人治病。人有病,我就一定给他治好,解决他的病痛,所以得罪了很多天魔外道和牛鬼蛇神。他们皆有大神通,等着机会,你把门打开,他们就要攻击。所谓「门开」就是飞精附人,他们或者闯关夺窍,把你的灵魂赶跑,而附在到你身上胡说八道。我当时得罪了很多妖魔鬼怪,缘由我收了一位小徒弟,名字叫果国,意谓他的果位一定生到极乐国去,此小孩跟我出家亦很有缘因。

有一天,我在打坐时,就知道有位小孩子要来出家,此小孩子肥肥胖胖,很好看。第二天早上,我告诉大徒弟:「你注意,今天会有个小孩子来出家。他来了,你要告诉我。」下午一点钟,大徒弟便气喘喘的以山东口音来告诉我说:「师父,您今天早晨说有位小孩子来出家,现在真来了。」我说:「真来了,在什么地方?」他说:「在前边厨房。」我去一看,此小儿穿得破衣落索,弯着脖子,瞪着眼睛。以后他跟我出家,天天就拿一把扇子,样子好像济公。这小孩子五岁就会给人治病,谁帮助他?就是狐狸精、蛇精。他一前生是作巫医(中国北方叫跳神,台湾叫乩童)。这些牛鬼蛇神,在他五岁时就来找他,使他有治病的本领。他有些病能治好,有些病却不能治好。一般人叫他「小魔障」,因为他魔里魔气,一点章法也没有。他到十二、三岁时,自己也有了病,什么病呢?肚子痛,但他自己治不好此病。有一日,他作了个梦,梦到一位胖和尚到他家,对他说:「你若想病好,就到哈尔滨三缘寺去出家,拜安慈法师作师父,你的病就好了。」一连作了三个梦,他就相信了。他住的地方离我的庙有一千多里路,当时日本刚投降,他一个人走向哈尔滨,在半路上,看日本人投降后,还有武器在军库场,他便到那儿捡了两颗手榴弹,一边走,一边玩手榴弹。晚上,当他睡在外面,十几条狼来了,把他围起来,从四方八面进攻他,他亦不害怕,说:「好朋友!你来了,我给你几个蛋吃。」这一来,狼不想吃蛋(弹),就跑了。

我看见他这样子,就问他:「你为什么来的?」他说:「我是来出家」。我说:「为什么?」他说:「有位肥和尚,就是在山门殿里坐着的那位,托梦给我,叫我到此来找安慈法师出家,我的病就会好了。」我问他:「你是不是没饭吃,无衣穿,无房子住才来出家的?」他说:「不是,就是因为肥和尚指示我三次,所以我才来。」那时我手上有个馒头,我便咬了一口,在口中嚼烂,然后连口水带馒头吐到地上,说:「要出家,先把这东西吃了吧!」他弯着脖子,望望我,趴到地上拿起就吃了。我看此儿还可造就,就把他留下,他的病果然在出家后便好了。

过了半年,他真的得了五眼六通,真的什么都可看见,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神足通都有了。我就带他到各处去给人治病。治病时,人家就对他来刨我的根底,说:「你现在有这么大本事,但听了那么久,不知你师父有没有神通?大家都知道他修行,但却不知道他是否和你一样有神通?」这小孩眨眨眼,对空中说:「大概没有!」很奇怪,他说了这一句话,他的神通也没有了。没有不要紧,但他这些牛鬼蛇神的眷属又来把他弄得魔里魔气。我看了想道:「岂有此理!他跟着我出家,你们这些鬼又来麻烦!」于是和他们斗法,斗了二十一天,其间我没有吃饭,亦没有睡觉。斗得终于把这些妖魔鬼怪降服。降服后,以为没事了。以后我到东井子(四面都是山,乡村就剩一口井)。我驻脚的屋,外边仅是用木头篱笆扎着,也不挡风,也不挡水,什么也挡不了。那日我带了四位小孩子在此屋子住下,这家人全都皈依我。因为我在东北常为庙上办事,故各处奔跑。在那儿住下后,水里的怪物就找机会发水淹我。上面下雨,井里水冒出有三丈高,就这么样子,上下夹攻。北方是睡炕,水来得太急,无法逃跑,人虽站在炕上亦被淹死。那一次淹死三十多人,房子冲倒八百多间。可是我住的那间房子篱笆虽挡不住风雨,但外边有十丈(八十尺)水高,院子只一两尺水高。我老实告诉你们:当时我看见下这样大雨,而这四位小孩子皆有五眼六通,于是我们就结上界,故水淹不进来,这情形和水淹金山寺差不多。这是被水淹过一次,但没有淹死的情形。

第二次水淹经验,是我从天津搭船到上海,本来航程是四、五天的时间,可是那次船在黑海洋打团转,也不走动,在那儿停留了十多天。船上有十四个出家人,米面皆吃完了,人人几乎要饿死。当时我也没有甚么咒念,肚子里的东西甚至黄胆水都要吐出来。我躺在甲板上,就想:「我生来就是要献身佛教,如果佛教不要我,我一个人就跳到大海中,勿令这些人受我连累。如果佛教还用我,我希望观音菩萨显显灵,令此船平安到上海。我想五分钟后,如果风仍不平,我就跳到海中。」这么一说,风也息了,雨也停了,船终于平安到达上海。这几十个人也没有喂鱼,没有变成水鬼。这是我惹的乱子,所以我到香港后,再也不敢管闲事,但偶尔还管一点。到了美国,也是免战牌高悬,什么天魔外道来向我挑战,我都向他们叩头,顶礼忏悔。他们看我现在一点本事也没有了。我随时预备他们来向我讨命。在万佛圣城十年,现退位了,他们要再来找我,我也无所谓,反正我也没有什么事情干了!

宣化上人开示:你想知道鬼是甚么吗?

一九八一年二月五日

鬼的种类很多。一般人皆以为鬼是狰狞可布、青面獠牙,其实这不一定。有时鬼能化作人身。乍看之下,以为是个人,其实是鬼。若你是开了五眼的人,鬼就不能欺骗你了。鬼又能变畜生,诸如马牛羊犬、鱼类、小白兔等。为什么能变呢?因为他有神通。或者变为蚂蚁、蚊虫、苍蝇、雀鸟、蜜蜂等。譬如:春天时百花盛开,在花丛中有一群蜜蜂在采蜜,其中就有很多是鬼的化身。在花丛里有真的蜜蜂,也有假的蜜蜂。真的蜜蜂是循业受报;假的蜜蜂是鬼所变化。它们到各处去吃花蕊、饮花露。故不要以为鬼一定是看不见的。你天天与他打对面,还不认识哩!所谓“对面不识观世音”,也可以说:“对面不识鬼”!

现在有人说:“法师,你这样讲,我真的不敢相信!唉!你不相信就罢了,何须谓“不敢相信”呢?我也没有勉强你去信,只是说说道理,好教你提高警觉,不要天天撞鬼还懵然不知。有人说:“啊哟!法师,你这么一说,简直把我吓坏了,晚上也不敢睡觉了。”那就干跪不要睡觉,修般舟三昧好了。

我若是说真话,你们一定不相信的,故少说真话;那么,是不是说假话呢?不是的,假话更不要说。少说真话,假话连一点也不要说,真话说多了,人也是不相信的。

再者,妖魔鬼怪也会变种种动物。大家是否记得一九七六年,我们初搬到万佛城,当时有居士买来一群乌龟放生。其中一只乌龟翻了过来,四脚朝天。当时冯冯居士也在场,他就看见一位身穿绿衣服的人,向他求救命。冯冯乃到处去观察,发现原来就是那只乌龟翻了过来。且看!那只乌龟也有灵性,所以懂得找冯冯求救命。这么多年来谁也未注意这件事情。但从此事当知,一切众生,各有其眷属。这是物以类聚,气机相引,依类显形的道理。

大家现在细心研究楞严咒,才知道鬼也有千差万别,形形式式,他们都是感果受报,随类而现。楞严咒里多是鬼神王名字,其中有夜叉鬼(捷疾鬼),罗刹鬼(可畏鬼)、守魂鬼、守尸鬼、毗舍阇(瞰精气鬼)、鸠盘茶(瓮形鬼,又谓魇魅鬼)、大身鬼、颠鬼、臭鬼、富单那(恶臭鬼)、热鬼、寒鬼、影鬼、音乐鬼……;此外,还有食花鬼、食产鬼、食胎鬼、食脂鬼、食灯鬼、食五谷鬼……,其变化是无穷无尽,无量无边。

未曾听楞严咒之前,还不知有那么多鬼。听了之后才知道鬼有那么多种!当然啦,鬼比人多。人造罪业,便堕到鬼道而不能自拔。佛在世时,某次抓了一把土,问弟子曰:“你说我手里的土多,还是大地土多?”弟子说:“当然是大地土多,世尊手上的土是很少的。”佛乃说:“得人身者,如掌中土。失人身者,如大地土。”把人身失掉者,如大地土那么多。那么,丢了人身,去做什么呢?当然是去做鬼啦!这还要问吗?所以,鬼是比人多,就算用计算机也算不过来,除非用“神脑”。神脑,又叫“天脑”。有人说:“你什么时候发明这个‘天脑’?”不是我发明的。你不相信,尽管去天上看看好了。它是自自然然存在的。这个天脑也不需要人管理,不用去按键盘。你想知道什么,一作意它自然就能算出来,且毫不短少差错。你心想什么,它会立刻知道。因为它玄妙通灵,故称为“神”。可是,鬼的数目,恐怕用神脑也数不过来,因为太多了。刚刚一算,它就增加了千百亿。一秒钟后,又复增加千百亿,故无法子能算得准确。因为,鬼也是忽然而天,忽然而地,无有定法的。

鬼也有鬼的眷属和朋友。他若是知道什么地方有东西吃,便请朋友一起去吃。譬如有一种吃花鬼,能化作蜜蜂或蝴蝶,到处去吃花蕊和喝花露。饿鬼所感的果报,是常被火焚,无有暂歇。它身体里面也有火,外面也有火,内外也有火,内外烈焰交煎,痛苦难言。为何有此果报?乃因为做人时脾气很大,所以死后变成鬼也不舒服,昼夜炽燃,永无了期,想躲也躲不开。可是,若吃一点花蜜、花露,能略减其热恼。纵使能获得一秒钟之清凉,他已经求之不得了。故善恶因果,如影随形,昭昭不爽。诸位,慎之慎之!

又有一种鬼,专吃水果。首先略释四种食:一切众生,皆以食为依。食有四种,就是(一)分段食:有情众生,凡有血气形相者,皆是分段食。“分”,就是你有你一分,我有我一分。“段”,就是一段一段,或一顿一顿。好像,早上吃、中午吃、晚上吃,而中间留一段时间不吃,故为段。人及畜生,都是分段食。其它三种是(二)触食:接触一下,就能得食。鬼是触食。(三)思食:只要想一想,便吃饱了。天人是思食。(四)识食:连想也不用想了,就是在第八识内,有吃东西的机能。四空天是识食。

畜生都有它的同类。就拿鸟来说罢,同类者则和平共处。非同类者,若想到它家里作客人,是不可以的,一定会打架的。记得在万佛城、万圣林里,那些白鹤有时与老鹰打架。去年一只白鹤被打伤了,也或者是从窝里摔下来而受伤了。小果陀往昔曾与它做朋友。果陀前生也许曾为鹤。但他听过一些佛经,故今生转为人,这也不一定的。他见到这个鹤朋友在受难,于心不忍,便把它送到医院去救治。可是,群医束手,爱莫能助,结果又把它送回树下。虽然大白鹤挺身保护,但也终于被老鹰擒去了。由此可知,一切众生,是各从其类,各有其眷属的。

言归正传,众生都是依食而住。譬如吃水果。刚从树上摘下来的水果,它是两个的。譬如一个苹果,它不单是一个。在苹果上面,还有另一个苹果。有人说:“我为什么没有看见呢?”你若看见了,便会偷吃啦!这两个苹果,其中一个是影子,又可称为苹果的“性”。同样,每个人不单是一个人,他还有一个灵性随身。可是人的灵性是藏在人的身体内,而不外露。这个灵性若是跑出来,就会被妖魔鬼怪吃掉。

无论是什么种类变成的人,其背后仍然留着那个影子,又叫鬼魂(人有三魂七魄)。譬如生前为马,其背后就有一个马的影子。生前为骡,乃至牛羊鸡犬豕,背后仍然留着那个影子。开了五眼的人,一看便知道了。“啊!原来这个人前生是只狗!”但并不是人人都能开五眼,因为恐怕他把别人前生的问题都揭穿了,所谓“天机不可泄漏”也!

水果并非动物,它无血气,但也是生物。有生命者,就有“性”。把水果拿来祭鬼神,鬼神就吃了那水果的性,鬼不是拿着水果咬一口方为吃,他只要往前触一触,吸去水果的性,就是吃了。因之,拜过鬼神的水果,你再吃它就觉得没有水果的味道。

我的故乡东北山上,有一种大熊。它吃东西也不用嚼,就是整个儿吞下去。山上长一种梨子,叫铁弹梨,十分坚硬。但熊也不用嚼,一咕噜就把那梨子咽下去。更妙的是,通便时也是整个出来,其形状如同未吞下去是一样的,毫不毁烂。但是,水果已经没有味道了。因为一且经过熊身体内的化学工厂(消化系统),精华已被吸去,故仅留其形,而不留其性了。从这一点便能明白佛、鬼神吃水果的情形。供过佛的水果,也不能放长久,很快便会坏烂。就像人一样,在生时他的灵魂不走;一旦死后,灵魂离体,尸骨便很快腐烂。有生性的水果不会那么快腐烂,但已被吸去生性的水果,就很快腐烂。

在四种食中,鬼只须要嗅一嗅,触一触,就当吃过了。不像我们人,要咬它一口,又要咽下去,是很麻烦的。有人问:“你怎会知道这种情形呢?”那是因为我从前作过鬼,而我还记得嘛!鬼是触食,天人是思食,四空处天是识食。

种种鬼神的业报,皆由其因缘所感。如是因,如是报。所谓“起惑、造业、受报”。是故当知,为善福随,作恶祸追,如响应声,受苦感乐,乃自造缘,岂他人所授?各位不愿做鬼,就不要造做鬼的业。

今天只讲讲我往昔做过鬼的一小片段。诸位假若不厌其烦,将来我会告诉大家,往昔我怎样做过蚂蚁,怎样做过蚊虫、地狱、畜生等等,都会和盘托出。

一切鬼神王,都具有大威德,能斩妖除害,制诸外道。他们用折伏法,降伏一切旁门左道、魑魅魍魉、牛鬼蛇神,凡是邪知邪见、邪术邪法的害群之马,他都能调伏。他能生善灭恶,折邪破魔。恶魔就像那些不讲理的人。凡是蛮不讲理、乖戾跋扈的人,都是恶魔转世。你对他再好,他也不觉得你好。乃至你把血肉也牺牲了给他,他还是不知足,不感恩,贪得无餍。为什么这样呢?此乃是历劫的恶习熏陶,根深蒂固,冥顽不灵所形成的劣性。

楞严咒里的鬼神王,各率领其眷属,诸如天兵天将、天曹、金刚力士等等。他们皆守护十方,拥卫行人,绍隆道场。前面说这么多种类的鬼神和其眷属,轰知所有众生,各有其“鬼魂”。狗有狗的鬼魂,猫有猫的鬼魂,大众生,小众生,都有其鬼魂。虽然,人常谓怕鬼,其实人和鬼根本没有分开;鬼在阴间,人在阳界,但阴阳本是一体,无分轩轾,没有界限的。鬼是贪嗔痴重;比较起来,人是戒定慧多一点。因之,鬼成为一股阴气,而人及畜生,则禀气而成形。为什么有形相呢?因为有种种执着,故钻进五蕴的樊笼,而逃不出色、受、想、行、识的范围。这个五蕴网把我们自性遮障,有如乌云蔽日。其实,阴阳本是一体,而今被五蕴之云层所分开而已。人被五蕴阵所困,鬼也被五蕴稠林所缠,故在业海浮沉,生生死死,死死生生;生时为人,死时变鬼。但若能修行,就不需要作鬼。修行成功了,可以成佛,成菩萨,或证阿罗汉果。

若能持五戒,修十善,便能生天为神。五戒,是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不饮酒。不杀生,是慈悲。不偷盗,是道义。不邪淫,是正人君子。不妄语,是忠信。不饮酒,就不会狂乱。杀生者,来生得宿殃短命报。偷盗者,得贫穷苦楚报。邪淫,得雀鸽鸳鸯报,雀鸟们都是好高骛远,此乃是前生专作私奸的行为破坏道德,才有这种业报示现。我常对你们说,但仍然有人不注意,故我不厌其烦地再重复一遍:

不要杀生!一切众生自无始劫以来,皆为我的父母亲友眷属。前生的父母造了罪孽,今生可能堕为猪、马、牛、羊,假如你恣情宰杀畜生,就等于间接弑害你的父母。

偷盗: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不愿意人偷窃或抢夺你的财物,那么,你首先就不要偷他人之财物。

邪淫:在因果律上,犯邪淫者最严重,其惩罚尤为凌厉。尤其夫妇间,若彼此离了婚,又再去结婚,根据因果律,临命终时,身体会被截割成两份。因为生时曾有两边的关系,故死后业报呈现,有一把大锯,把人从头顶锯到脚尖。生前曾邪淫多少次,死后就割开多少份,生前曾结婚一百次,死后便分开一百份。乃至每人分得一点点。那么,分开有什么不好呢?分得零零碎碎,再想把灵性聚一起,就不容易了,千百亿劫恐怕也不能复得人身。这时性化灵残,与草木同朽,变成无情的植物。本性分散了,便不容易做为众生。纵使能做众生,譬如一个人身,能化为八万四千蚊虫,但若要把那八万四千蚊虫重聚在一块,则不容易。蚊虫多数重新做蚊虫,头出头没,生死轮回,总不知道背尘合觉,舍迷归正的。所谓“一失人身,万劫不复。”诸位若能深明其义,可不惧哉!

万佛圣城人快乐度比外面高

美国的一项调查显示,生活在万佛圣城的人快乐度就是比外面的高。而万佛圣城的人要守一些清规戒律,比如不能吃荤腥,也很少有种种让人眼花缭乱的娱乐,所以外界看来就非常奇怪,以致在电脑游戏《文明Ⅲ》的一个资料片中,将“万佛圣城”作为一个能加市民快乐的“奇迹建筑”看待。究其原因,一方面是万佛圣城很多人修佛,开发了自心本就具足的快乐,这个快乐比世俗的快乐更大和长久;另一方面就是通过修佛世俗的欲望降低,那么即使物质条件低一点,但快乐还是更大。


分享按钮 相关链接:宣化上人示寂多年但仍不断示现

生死书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