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朗江措堪布与杨洪居士

生死书根据慈辉VCD整理 2004-08-04

 

西藏江达县色江寺,有一百多位喇嘛在修行,住持是江嘉活佛。

一百多年前,色江寺有一位堪布,叫“米朗江措”。米朗江措后来离开寺院到附近的山上去修行了几十年。

当地的居民讲:

曾经看到米朗江措在两座山之间飞来飞去。人们没有饭吃,就去找他要糌粑,米朗江措坐着摊开两手,手上就有糌粑出现,要多少有多少,多少人来拿都能满足,拿到满意为止。【或许这就是虚空藏三昧】

米朗江措喜欢造舍利塔,塔中有盏油灯非常神奇:点亮后,几十年来,在没有人加油的情况下,一直亮着。米朗江措很穷,只有一只牛陪伴着他,他默默地盖了很多白色的舍利塔。

后来,人们听说他在山下的小屋中圆寂,进入他的小屋中,却不见他的遗体。人们又听说他在山上的小屋中圆寂,跑到山上去找,也找不到遗体。只发现了一个米朗江措用过的藤制衣箱,人们无论如何也打不开。当住持来到了山上的小屋,一下子就打开了衣箱:有一套衣服、一条布腰带、一顶帽子。

现在,那里的农民种田的时候,都要将那条腰带挂出来。只要挂出来的年头,就会丰收。曾经有一年种田忘记挂腰带了,收成就不好。

1996年,杨洪居士一行去西藏拉萨等地参访,认识了一个朋友,说要给杨洪居士介绍一位很有修持的喇嘛:色江寺的江嘉活佛。并通过电话与江嘉活佛相约三天以后见面。

电话相约的那天晚上,江嘉活佛在寺院静坐中,见到一个喇嘛向他顶礼。江嘉活佛问:“你是谁?”那个喇嘛说:“我是米朗江措,您的弟子,曾是您寺院里的堪布。现在我生到了汉地,名字叫杨洪。”转瞬间,穿藏衣的喇嘛变成了杨洪居士,穿的就是当年杨洪居士赴藏时的衣服。

三天以后,当江嘉活佛第一次见到杨洪居士的时候,与他静坐中所见的人一模一样。但是,当时江嘉活佛并没有把这件事讲出来。

江嘉活佛自己也怀疑定中所见的这件事情是真是假,就把一个糌粑放在佛前,发愿说:通常在大热天糌粑两三天就会坏掉,我把它放在这里半年,如果不坏,这件事情就是真的。如果坏了,就是假的。

半年后,糌粑完好如初。

菩萨有隔阴之迷,罗汉有住胎之昧。杨洪居士并不记得前生的事情,只是深刻记得自己小时候立的誓愿:“将来我一定要赚大钱!赚钱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当我有能力的时候,我要派米给那些没有饭吃的人!”

1998年至1999年间,江嘉活佛与他的女儿几次去广东惠州找杨洪居士,江嘉活佛不会说汉语,杨洪居士也不知道江嘉活佛屡次找他是什么道理。江嘉活佛的女儿曾经在惠州住了一两年。

直到2000年11月,江嘉活佛才嘱他的女儿打电话给杨洪居士,道出了整个事情的原委。并邀请杨洪居士:“请你到色江寺来看看,这里有五个老喇嘛,当年都见过米朗江措。现在他们年纪大得快要死了,很想见见你。也通知了其它的寺院,大家要为你举行一个坐床仪式。”

到这里,杨洪居士才明白了自己几年来热衷于在西藏供僧扶贫的前缘。杨洪居士答应江嘉活佛2001年去色江寺。

2001年,为了去色江寺,杨洪居士准备了一百多万元人民币,五千多张披风,卫生院用品医药等物资。就在所有的物资装备都准备完毕,整装待发前三天的晚上,杨洪居士在惠州的酒店静坐,感到很不舒服,不大对头,冥冥中耳朵旁听到一个声音:“杨洪,你以前不是给人家讲金刚经吗?”

“是啊!”

“金刚经上怎么讲?”

“过去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

“既然过去心不可得,那你去西藏算什么呢?”

杨洪居士心头一颤:我这样不是活在过去吗?不是执着过去的一切东西和感情吗?这与释迦牟尼佛的教导相不相契合呢!

第二天,杨洪居士召集了准备与他同行赴藏的慈辉的朋友们,告诉他们说:“我不去西藏了,你们去吧。”

江嘉活佛提早到四川成都迎接杨洪居士,偏偏杨洪居士就没来,活佛心中很是有些失落感。

为了给杨洪居士举行坐床仪式,江嘉活佛之前通知了很多人。杨洪居士没有来,但江嘉活佛等还是对着座位为杨洪居士举行了仪式。相关记述请看慈辉人撰写的纪实《援藏缘》一文。


分享按钮

生死书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