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通与解脱

在《百业经》第88中有这样的情节:

一日,火子有事处理就让火焰一个人到宫中应供。火焰飞到王宫上空时,王女见到一出家人飞来,便按父王吩咐学着父王的样子,抱起他将他放到法座上。因与女人接触,就象与毒蛇接触一样,瞬间,火焰的神通已经退失了。因火焰的相貌非常庄严,王女对他生起了贪心,后来在静处二人作了不净行。王妃们已知道二人的行为不如法,但又惧于其神通,不敢禀告国王。火焰失去神通以后,不能再飞,他又不好意思步行回住处,只好住在王宫里。国王回宫后听说火焰在宫中,非常高兴,马上准备了许多食物,亲自供养火焰,王女也拿着饮料去供养。火焰见到王女,生起了猛厉的贪心,以贪心所至犹如迷醉,在国王前,怔怔地伸手抚摸王女的手。国王看见他的越轨行为生起大嗔恨心,拿起宝剑便要杀他。王女急忙替火焰掩饰说:‘尊者,您拿错了。’国王听到此言以为是自己看错了,急忙收回宝剑,继续恭敬供养,于火焰前闻法。

在那烂陀长老所著的《觉悟之路》一书中有这样的文字:

当一修行者成功地获得禅那,他即可以轻松地修习五神通(abhinna),即:天眼通(dibbacakkhu),天耳通(dibbsota),宿命通(pubbenivasanussatinana),他心通(paracittavijanana),神足通(iddhividha)。
   这里要指出的是,三摩地以及这些神通对获证阿汉果来说并不是很重要的,虽然它们对具有者来说无疑是一财富。例如,有些见地不佳的阿罗汉,在没有禅那的帮助之下,通过修习如实智而直接获证阿罗汉果。在佛陀时代,许许多多男众和女众没有修习禅那而成阿罗汉。

黄念祖老居士的《洗濯垢污,显明清白》开示节选:

底下用一件公案来总结刚才我们谈的东西,这是宋朝佛照禅师(佛照禅师是大慧的弟子),他对皇帝宋孝宗说的。这个内容在《古尊宿语录》里头,(《古尊宿语录》现在台湾印了,)(注:现在中华书局94年5月已出)所以这是有根有据的。刚才咱们说的许许多多,咱们可以通过这个公案我们把它好好地体会一下。他那时候对皇帝这么说,他是不敢有一点点不真实啊,那个道教、儒教都在那儿看着呢,你这里要是有一点自己的东西在里头,那你是欺君之罪啊。这个宋孝宗,可以说是过去的皇帝到宋孝宗为止,他是佛法中第一的一个人。他学得很深入,但他不如雍正,清朝的雍正又超过宋孝宗,这两个皇帝水平很高。这是佛照禅师对宋孝宗谈的一个问题。他说以前在印度有一个黑齿梵志,名字叫黑齿——黑牙,梵志,“梵”是梵天,现在婆罗门还叫做梵。欧美他们对于印度的学问他们两个是并重的,佛教他也重,梵他还是重,他们还在学,有很多经典,他们有他们的经典。这个梵志就是婆罗门里头,这个教里头很有地位、很有修养的人,有学问的人,名字叫黑齿,他已经得到了五神通,五种神通都得到了,天眼、天耳、宿命、他心、神足,不是咱们的奇异功能,咱们的奇异功能连一根毛也比不了。得了五神通了,这样一个梵志。那么他常常在雪山上说法,印度跟咱们中国之间的喜马拉雅山是雪山,他常在雪山说法,他那个说法的水平很高,(因为)梵也是很有水平的。(我们中国的东西也很有水平,孔子、老子也很有水平的。)什么人来听啊?帝释,就是咱们俗说的玉皇大帝,玉皇大帝来听法,还有比玉皇大帝还高的,玉皇大帝是欲界天的天王,还有梵天、梵王,梵王是色界天的。天上我们这个三界:欲界、色界、无色界。他这个色界的天王也来听讲,(是)代表啊,他不是一个人啊,(都是)一类。色界的天王、欲界的天王、阎罗王—幽冥界的阎王,还有种种天神,常常到雪山听他说法。你看这位梵志的水平就高了,自个儿有了五神通,他说他的法的时候,天上的天帝、色界天的天帝都来听。(过去谛闲老法师到北京来的时候,那也是诸天在这儿听法。)

有一天(梵志)说完了法,这个梵志看见了阎罗王,阎罗王看看这个梵志,又流眼泪,又看看他,又流眼泪。这个梵志奇怪啊,平常没有这个现象啊,他怎么今天看见我哭啊?他就问:“大王”,(阎罗王是大王啊)“大王,何得视吾而泣?”为什么你看着我,你哭啊?“王爷”,阎罗王说了:“吾观于汝”,我看你啊,老来听嘛,我看看你啊,“善能说法”,你很能说法,说得很好,可是“七日后命终”,七天之后你就要死了,所以人生无常啊。说话说得好好的,他不知道七天之后就要命终了。幽冥界可以先知道一点,就是这样,他先知道一点,“七日后命终,当来吾界”。这坏了,这个 “吾界”是阎罗王他的界啊,幽冥界啊,“七日后当来吾界受诸苦痛”,受种种的苦痛。所以这也是因果,佛法就是难闻啊。这些事我们听了之后很惊动,这一则公案很深入,初修老修都用得上。这个梵志吓坏了,他没有想到他要入地狱。他有五神通,地狱他都知道,那(是)受苦痛的,不是开玩笑的事。哎呀,他害怕呀,“惶怖求免”,惶是惶恐啊,怖是恐怖啊,这求饶啊,阎罗王你救救我吧,不要让我去了。阎罗王哪有这个权啊,但是求免无门啊,没有办法,谁也救不了他。当时雪山诸天神很多都在听,一块告诉他,“欲免斯难”,你要想免除这个难哪,“唯有大觉世尊”,只有大觉悟的世尊,“乃能为汝免得此难”。只有一个人,就是这个大德的世尊,他能为你、叫你免除这个难哪。这个人不知道,什么叫世尊哪?什么人哪?他光学外道嘛,他不知道。他要早知道,也许去皈依了。你不知道吗?这是净饭王的太子啊,十九岁出家了,三十岁成道,是人天之师,不但是人之师,天都是以他为师啊。他转法轮度一切众生啊,他有办法,你去求他。(梵志)听见之后就说:“我要去不能空手去,我拿什么供养啊?”他有神力,(带了)荷花、梧桐花两棵树,他一手拿着一棵树,天空,飞去的。你看看他说经能说到这个水平,神通能够到这个水平,一手拿一株树还飞,可是七天之后要死,七天之后要入地狱。所以这个轮回之说,大家都说,我没做坏事,我不怕,这很荒唐,这是不明白这个六道轮回的事。有一个帝释,他这个“五衰相”现。(天,他寿命快完时,现五种衰相。)头上戴的花,花就蔫了,萎谢了;这个腋下出汗了,(共)五种,这种相一出现,就告诉你快死了,你的天的寿命尽了。那么他有通啊,他(说)我要死了,我到哪儿去?他一看到下界,一个驴的耳朵里头,驴的耳朵长了一个疮,疮烂了,烂了里头好些蛆,他要投生里头变个蛆。所以你怎么知道你下生是什么。他因为许多的因缘都给你排定了,你今生的事将来报,有的是现报,(很特殊的情况),一般都是将来报嘛。我欠人,人欠我,你必须都到这个世界来了,都到北京来了,都到这个地方来了,你才能还帐要帐。不然你怎么还,怎么要啊?我来这,他也来,我要欠他,我才把帐还了。不同来,就永远没办法,所以都是排定了的。许多事情在这儿就有定了,所以佛教有的就称,有人这一生遇见什么人,碰见什么人,这个排着什么东西,自己谁也不知道,那么这个就很值得我们深思了。

底下就更好了,他就飞到世尊那儿去了,他拿着这个花来供养嘛。他来了,来了之后佛看见了,就叫他,他答应了。佛就说:“放下”。他用心听啊,话不多。佛说:“放下”。他就把左手拿的这棵树放下,本来是来供佛的,飞天上下来,到了这儿就把这树放下,搁到佛前头,佛还说:“放下”。他就把右手这棵树也搁在佛前头,两个手空了。佛又说:“放下”。放下?他说我拿了两棵来都放下了,我现在空空一个人,没什么可放的了,是不是?还有什么可放的,没什么可放的。佛说:“五通梵志”,他会五通,所以称他五通梵志,“吾非教汝放舍其花,(我不是教你把花放下)你应该放舍你的六根啊,眼、耳、鼻、舌、身、意;六尘啊,色、声、香、味、触、法呀;六识啊,眼识、耳识一直到意识。内面有六根,外面有六尘,中间有六识,一时都放下,把这个都放下,放到没有可舍的地方了,就是你免生死处。”听一听,把六根、六识都放下,放到没有可放的时候,在这个没有可舍的时候……不是要很多很多,就这几句话,就解决问题了。这也就是我这个题目啊,“洗涤垢污,显明清白”,这个六根、六尘、六识都是垢污,你都放下了,垢污都洗掉了,洗掉了本来面目就出来了,本来面目出来了,你这个智慧、德相就出来了,佛,你就是了。哪儿还有什么生死啊?所以这个梵志,就在这句话之下大悟了,就证了无生法忍了,成了菩萨了。无生法忍,那是地上菩萨呀,所以“花开见佛悟无生”,就是往生以后到极乐世界,花开之后听弥陀说法,在那个时候就可以悟无生了。这个梵志是利根哪,他听佛这么一说,放下,放下,还放下,放下什么?一起放,放到无可放的地方,就是你免生死处啊,就悟了,(他是)伶俐人。所以这个就是禅宗的精神了。事实上各宗最后都是这一条路。

总结

通过这几段描述,可以看到解脱生死与修习神通并没有必然的联系,有神通并不意味已经解脱,而阿罗汉也未必曾经修习过禅那和神通。

生死书网站有许多瑞相等图文,也只是为了凸显佛教伟大的表征,我等不应以追求神通为己任。相对于小乘的修习,念佛法门则如《无量寿经》所言“若诸有情当作佛,行超普贤登彼岸。是故博闻诸智士,应信我教如实言。如是妙法幸听闻,应常念佛而生喜。”,是极圆极顿真实利益之法门。


分享按钮

生死书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