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时八教

台宗将经典内容,加以分类、解释。从佛陀说法之顺序分为华严、鹿苑、方等、般若、法华涅槃等五时;从教导方法,分为顿、渐、秘密、不定等四种类(化仪四教),又要适应根机,而教导教理内容,分为藏、通、别、圆等四种类(化法四教)。以上总称为五时八教。

佛陀所说一代圣教分为五时:

①第一华严时:佛陀成道最初之三七日间,说‘华严经’如日照高山,当时说教内容:是正说圆教兼说别教,而说法对象是别教大菩萨众。从佛陀教化意义:乃佛陀自内证之佛慧,拟试众生根机能否适应,故又称拟宜时;从教学顺序说:即于初从牛挤出之乳味。‘华严经’有前分与后分之别,前分是三七日之说法,不含声闻在内;后分是“入法界品”,则有舍利弗等大声闻在内。但此时说法,虽有声闻皆如聋若哑,未能收化益效果!

②第二鹿苑时:是指佛陀说‘华严经’后十二年间,于十六大国说小乘四阿含,如日照幽谷。佛陀最初说法场所在鹿野苑,故又称鹿苑时;更取所说经名,故亦称阿含时。此期所说对象,仅为小乘法(即三藏教)。从佛陀教化之意义:是以根机较浅者为对象而诱导,故又称诱引时;在教学顺序上,此期譬喻为酪味。

③第三方等时:鹿苑时之后八年间,说‘维摩’‘思益’‘胜鬘’等,大乘经典时,如日照平地(食时)。此时之教法并说藏、通、别、圆四教,为破第二时得小乘浅证,认为与佛深证同之我执偏见。其中所说斥小叹大(斥责小乘而赞叹大乘)、弹偏褒圆(弹诃偏教而褒扬圆教)之意,乃欲启发小乘人,生起耻小慕大(耻小乘,尊大乘)之心。若从佛陀教化意义,此期称为弹诃时(诃责小乘);在教学顺序上,则喻为生酥味。又“方等”为大乘经之通称,此时为初说大乘经时期,故亦称方等时。

④第四般若时:指方等时后二十二年间,说诸‘般若经’之时,故依经名而立名,如日照禺中(巳时)。此时所说教法,在内容上为通、别、圆三教。从佛陀教化义,此时为淘汰大小乘分别偏执,说诸法皆空,融合大小乘于一味,故称为淘汰时;在教学顺序上,喻为熟酥味。此时期乃佛陀为须菩提尊者等说般若,令其仰慕大乘!且由二乘更进至大乘中之妙空,故称般若转教;以此能消除法上区别,故亦称法开会。其中,除阐示通教消极之体空(共般若,为三乘共学)外,亦明别圆二教积极之不空中道理(不共般若,为菩萨所学)。

⑤第五法华、涅槃时:为使受教者之能力进至最高境界,证入佛知见之时,约于佛陀在最后八年间说‘法华经’,与入涅槃前,一日一夜说‘涅槃经’之时期,如日轮当午。此时所说教法,纯系妙满之圆教!即会通前四时浅劣方便教,并彰显真实开显圆教为旨趣!从佛陀教化之意义,此不止于理论上之法开会,乃是实际令一切皆证入之人开会;在教学顺序上,称为醍醐味。‘法华经’与‘涅槃经’关系在显扬毕竟一(佛)乘!

‘法华经’属前五味中之后教后味,系将华严时以后至法华间之二乘,加以开会,俾令成就“入佛知见”为目的(大收教)!‘涅槃经’则对法华所遗漏之有能力者,追说追泯藏、通、别、圆四教,并说佛性常住、扶律谈常,教化使令成佛,故为后五味中之后教后味,亦称后教‘涅槃经’(捃拾教)。

除华严三照、涅槃五味外,另有法华长者穷子喻;亦显示佛陀一代教化之次第。

五时复有通、别二种。别五时即将佛陀教化众生方法,依次分为五时期,以显说法之次第;通五时,则指每时期中,相应受教者能力而说法,俾各得不同法益,以显教法融通。此外,关于五时年限有多种异说,又此五时是否应以时间而别,或以理论组织而分类之,自古以来就成为争论之焦点!

八教即化仪四教(教化众生所用之形式与仪则)与化法四教(教化众生之教法组织)。

化仪四教:

①顿教:佛陀最初将自内证之方法直接教示众生,如华严经所说。

②渐教:教化内容由浅渐深之教法;即阿含(初)、方等(中)、般若(末)三时所说。

③秘密教:佛陀应众生不同根机能力而因材施教,施予特别教化,即彼此互不相知。

④不定教:各种根机之众生虽同坐一席,然随各人能力,所体悟之教法不一。

其中,秘密教与不定教之共同点为“同听异闻”,即同座一席听法,而所闻法各异,但前者相互俱不知法益差别,是为人法俱不知,后者则了知相互利益差别,是为人知法不知!

又不定教之原意,谓各人所证悟教法不一,故严格而言,所谓秘密教,应称为秘密不定教,而不定教则应称为显露不定教。对此,顿渐二教乃公开教法,故称之为显露定教。

化法四教:

①三藏教:小乘教略称藏教。为三乘人说‘阿含经’,以明但空理(仅知空之一面,尚不知同时有不空之妙有),并由析空观(分析观空,又云拙度观)而入有余涅槃。该教之菩萨,已制伏见思二惑,惟未断尽烦恼,为教化众生,必再经三阿僧祇劫至证悟为止之实践因行,故称伏惑行因。

②通教:“通”有通同、通入、共通等三义。以该教为声闻、缘觉、菩萨,三乘共通之大乘初门教,故称通教。即由如幻即空理(一切事物,皆由因缘所成故为如幻空假),观体空观(观全体本来毕竟空,又云巧度观)。此教菩萨中之钝根,仅能理解较浅教理,与藏教菩萨同证菩提果(通同);胜根菩萨,则能领悟教中,所含深奥中道妙理,最后入别圆二教(通入)。如此由通教转进别教,称为别接通(或别入通),由通教转进圆教,称为圆接通(或圆入通)。同时,通教菩萨,为学习别教妙理,而以别教修行名目,表示通教位次,称为名别义通。

③别教:别,有不共与历别二义,即:不共二乘而独为菩萨说(不共),此别于其他三教!又由差别面观察诸法(历别),故称别教。此教次第观空、假、中三谛而悟中道理,但因其中道,别于空、假称但中理(观空、假之外,另有独立之中);其观法为次第三观,又称隔历三观。别教菩萨,至初地后悟中道理,与圆教人相同,但在初地以前,从但中理,体悟其中所含不但中理(空、假不离中),即自十住至十回向之间,有从别教转进圆教,称圆接别(或称圆入别)。前述别接通、圆接通及圆接别,合称三被接。所谓被接之意是指观理之际,体悟其中所含深意,由此再转进更高层次之教。

以上三教,在理论上皆可通至佛果,但实际上,行者在因中即被接,以致无人可达三藏教之断惑位、通教八地以上,乃至别教初地以上,故称有教无人(无人证教),或果头无人(无至佛果者)!

④圆教:圆,意即不偏、圆融、互备。即不论迷悟,在本质上并无分别,是真实理,故圆教在显示佛之所悟,亦即明示佛陀之自内证。此教观空、假、中三谛理,在一谛中互具其他二谛,故中道理,称为不但中理。圆教菩萨以一心观空、假、中称一心三观,或称不次第三观,圆融三观。

以上四教中,藏、通二教为教证俱权(教与证俱为方便,非真实法),别教为教权证实(教为方便法,证为真实法),圆教则教证俱实(教、证俱为真实法)。若以此配于五时,则第一华严时,正说圆教兼说别教(兼)。第二鹿苑时但说三藏教(但)。第三方等时对说四教(对)。第四般若时带通别二教正说圆教(带)。第五法华涅槃时中,法华为纯圆教,而‘涅槃经’之追说为四教并谈,追泯则纯圆教。同时,法华之圆(今圆)与说‘法华经’以前四时圆(昔圆)虽为同一教义(今圆、昔圆,圆体无殊)但论其作用则互有优劣,故谓法华为纯圆独妙之开显门,而超越前四时,显出殊胜妙作用!由此,‘法华经’乃“超八醍醐”之最胜教可知!

[法华玄义卷一、卷十、四教义卷六、法华经文句卷六下、维摩经玄疏卷六、摩诃止观卷五下、天台八教大意、天台四教仪集注卷上、天台四教仪集解卷上、天台四教仪备释卷上、天台教学史]

FROM:【天台教学辞典(释慧岳监修,释会旻主编)】


分享按钮

生死书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