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部国王施身

无等大师释迦牟尼佛曾有一世转生为此赡部洲吉祥部国王,生下来时就能回忆前世,且相貌庄严。吉祥部国王以佛法治理国家,因此之故,国土中树木繁茂、谷稼成熟、雨水调和。

国王有一王妃名胜光,美丽贤淑,且对国王欢喜非常、执著深重,吉祥部王也对胜光恩宠有加。当时,整个赡部洲众生都无需向国王交纳赋税,吉祥部令其皆得以安居乐业。国王又喜行布施,只要能令众生欢喜,他连自身血肉亦可布施尽净。吉祥部国王一贯以珍宝、卧具、用珍宝严饰之美女等物、人,各按众生所需布施与他们,分别满其种种愿望。凭此广大布施,国王令整个赡部洲众人财富圆满、生活富裕。

国王手下有一万两千大臣,中有一大智慧大臣,对国王尤为尊敬。国中臣民普遍对国王恭敬、爱戴,每每见王而心不生厌。因吉祥部普令人民行持十善法之故,众人死后多转生欲界六天。众多天人均明了此乃国王让其行善所致,故而天王也赞叹不已,天人闻听后更对吉祥部国王生起信心。

此时,胜光王妃又感得一梦,她于梦中取出眼睛后又恢复如初。胜光大惑不解,于是便向国王讨教。吉祥部心中明白此乃有人欲索要王妃之象征,但为安抚王妃故不肯明说。他只告诉妻子“诸法如梦如幻,有何可执著之处”之类语句,尽管内心早已洞彻无遗。

第二日晚,大智慧大臣也做得一梦:国王整个王宫已被摧毁,一切建筑物均被人席卷而去。不过,后又恢复如初。大智慧醒来后,深感此梦可能预兆有人将要索要国王身体,于是就找到相师解梦。相师答以“所言正是,确有其事”。大智慧心感不安,决定将此事暂隐心中。

第三日晚,一万两千大臣同时梦见一只鹞鹰将国王王冠夺走,而后又将之送回。又梦见所有赡部洲人民均将眼睛取出,然后又恢复如初。做如是等五种梦后,众人皆担心国王会遭受危害,便找来相师占卜。相师再次答言:“所言正是,确有其事。”

如此一来,众人皆为国王处境担忧不已,大家议论纷纷、痛苦不堪。而吉祥部国王得知此事后却高兴难抑地想到:现今有人欲要我身体,这实在是千载难逢、善妙殊胜。

当此之时,北方有五百仙人汇聚一处,有一仙人远远望见胜光王妃正前往花园中赏玩,便因自己前世曾与胜光做过夫妻之串习引发而顿生贪心。他回住地后,恰遇自己一位婆罗门弟子前来上交学费,便趁机对弟子说道:“我所需要者乃为胜光王妃,你不必向我缴纳学费,只把王妃替我要来即可。”婆罗门弟子闻听后内心矛盾不已:一方面担心自己无法要到王妃,一方面又害怕自己违逆仙人心愿。而仙人则鼓动怂恿道:“你前去索要无有任何困难,因国王甘愿布施一切,故你直接前去就可为我要来王妃。”婆罗门弟子踌躇不满地想:我若不去,仙人定会以恶咒咒骂我,还是谨遵师命吧。想到这,婆罗门弟子便起身前往吉祥部国王那里。

见到国王后,婆罗门弟子一言不发,因恐惧、惭愧而不敢说话。国王以柔和语气问他:“婆罗门,你欲何求?不妨直接说出,我定会满你所愿。”婆罗门弟子这才敢将前后经过一一道来,并为仙人索求王妃。国王因对胜光也宠爱非常,当下内心多少感到有些不安。他内心思索:王妃离开我后,未必能够生存,这轮回世界真乃痛苦之源。吉祥部便沉默不语,但转念又想到:如我难舍妻子儿女,则无上菩提又从何而得?想到这里,国王便以断除爱别离苦之决绝态度走下法座。

胜光本如天女一般美丽,如果离开丈夫就会泪水沾满双襟,并从而感受人生之极大痛苦。但吉祥部此刻依然抓住妻子左手,又用自身右手以金瓶之水洗涤婆罗门弟子之手,然后就将王妃交于婆罗门手上,并庄严发愿道:“以此布施功德愿我能得无上菩提之果。”当时大地六次震动,并现出种种稀有瑞相。

婆罗门弟子将王妃带给仙人,而王妃离开国王就如鱼离开水一样痛苦难耐。她日夜思念丈夫,备受煎熬到无法忍受之时便开始绝食。此时,大地又开始震动。诸天人了知此乃为吉祥部国王威力所致,于是便纷纷赞叹。

此时帝释天则与四位天子一起降临到离国王不远处之一城市里。于其附近森林中,帝释天化现成一婆罗门,下半身被全部砍断,浑身鲜血淋漓。

四天子化现成四位婆罗门子,将被切断一半身体之婆罗门放于担架上,一路哭叫向吉祥部国王处进发。沿途之上,有众多老鹰、乌鸦前后跟随。一行人抵达城中后,臣民皆感稀有罕见,大家议论纷纷道:“此人下身已断,为何还能活至现在?恐怕此人非人,只一食肉鬼而已。”众人大多见而逃窜,具有英雄大无畏气魄之人则说:“此乃食肉鬼以人之形象出现,最好向他询问询问,如能答话,倒也稀有难得。”

有人便问道:“你是人是鬼?又是谁砍断你身躯?你又从何而来?”

以婆罗门形象出现之帝释天则哀痛难耐地呻吟说:“希瓦巴国人勿恐惧,我是婆罗门非罗刹,只因前世恶业感召,才成如今凄惨模样。”

众人将之抬到王宫门口,多有好奇之人紧紧跟随。而龙、天、夜叉等众生眼见他被带到王宫门前,纷纷哀叹道:“看来国王要遭遇不幸事了。”他们不觉在担心中伤心痛哭。

此时,赡部洲已全部沉入黑暗当中,流星坠地等种种恶兆频频出现,众人目睹后皆恐惧落泪。

胜光王妃自从离开国王后一直绝食,且身陷痛苦之中。仙人与之相处一段时日后,渐渐也对国王及王妃生出信心。他眼见王妃痛苦若此便安慰她道:“你既如此痛苦,我还是将你交还国王为好。”仙人也目睹了各种恶兆,就又对王妃说:“整个赡部洲已陷于黑暗之中,这表明将有众多大士于不远之将来会离开人间。”

吉祥部王已从王宫看见这位半身婆罗门,待二人相见后,婆罗门便开始向国王索要下半截身体。大智慧大臣向国王进谏道:“国王,此人非人,定为食肉鬼,否则何以一半身已断,居然还能存活下来,并开口讲话?”婆罗门则辩解说:“我非食肉鬼,实为婆罗门。我生活贫穷至极,本想将妻儿老小留在家中,自己前来向国王讨要财物。谁料来到你吉祥部国王城门口,太阳已落山,因城门紧闭,我无法进入,只得到一破屋栖身。哪曾想半夜三更钻进来一只猛虎,用利锯般锋利牙齿,将我下半身齐齐咬断。我虽承受极难忍之猛厉痛苦,但因前世罪恶业力感召,始终无法痛快死去。正当剧痛之时,忽听虚空中有天女声音告诉我说:‘你可速去吉祥部国王那里讨要身体,他肯定会将身体布施。’我自然希望能存活下去,故而向你讨要。但我一半身体已去,又如何能爬到你面前?正受痛苦煎逼之时,在太阳刚落山之际,这四位亲人正巧来到我面前。他们见到我之悲惨境遇后便放声痛哭,我即将天女言词告诉他们,他们就将我放于担架之上,一路辛苦来到你这里。”婆罗门一边流泪一边苦苦哀求。

吉祥部立即施与其无畏安慰,告诉他说可将身体完全布施,随即就命人拿来锋利铁锯。帝释天马上加持此人,使其很快就将锯子拿来。国王则对大臣们要求道:“趁此婆罗门未死之前,务必迅速锯断我下身。”闻听此言,众人齐声哀号。大智慧大臣边哭边劝解国王万勿如此行事。吉祥部则果敢说道:“你不可对我获取无上菩提制造违缘。”大智慧听罢即刻昏倒于地。

吉祥部国王立即招来两位木匠,吩咐他们说:“你们二位为助我圆满布施波罗蜜多,请将我身体锯断以满此婆罗门心愿。”但两位木匠无论如何也不敢下手,帝释天就再次加持他们放胆去做。

国王以欢喜心愿意布施身体,当其从狮子宝座上下来欲行布施时,整个赡部洲宝伞、胜幢、飞幡纷纷弯腰鞠躬,宛如向王宫表示敬意一般。众人痛哭流涕,国王为获无上圆满佛果,就一头倚靠一人,同时伸出两脚、身体仰卧,开始发无上菩提心。此时,大地震动,王妃及臣民均捶胸顿足、哀号不已。他们纷纷祈请国王不要如此布施,但吉祥部国王更加坚定地说道:“一切可爱之物均会分离,你们因此更要谨慎行持善法。”国王说罢就令两个木匠快快动手。

大智慧大臣此时已清醒过来,他劝阻两位木匠道:“如此大慈大悲之尊主,你们如果杀死他,则所有天龙断不会饶恕你们,绝不可能再让你们生存于世。你们这些愚痴之辈,大悲尊主以往像对待儿子一般善待你们,难道你俩皆已忘记?”大智慧大臣边说边按住二人所用铁锯。

吉祥部国王正色对大臣说道:“大智慧,你无需如此痛苦,原本一切可爱之物都会分散。别人欲索要我身体时,你不可制造违缘。过去亦曾有人讨要我身体,天女也为我布施造过违缘,因她们为我得无上菩提制造障碍之故,她们也因此而有非福德之过。如其当时未为我设置违缘,则我很快就能获取菩提果位。在此地,我亦曾将自己身体布施与饥饿母虎,以此缘故,我可提前四十劫成就佛果。我原本应在弥勒菩萨后面成佛,就因此布施果报,我将在他前面成就佛果。过去我为西瓦巴国王时,曾将自己青莲花般双目布施与一老年婆罗门;为月光国王时,又将自己头颅布施与凶目婆罗门;当西吾国王时,为救护鹞鹰爪下鸽子,曾割下全身身肉布施与它。此外,在此地,为获无上菩提,我上千次布施自己手、脚、妻、儿。如是做时,任谁也未曾给我布施造过违缘,故而你也万勿造诸违缘。”

大智慧大臣听后,对国王如此之菩萨行生起大信心,他边想边说:“大法王要舍弃我们了。”

刚才受帝释天加持之木匠,此时便开始用利锯割锯吉祥部身体,锯至肚脐部位时,国王开始大出血,一时血流如注。大智慧大臣见此惨不忍睹之象,立即昏厥于地,众天人也放声痛哭,凡见此种悲惨景象者无不失声痛哭。帝释天目睹这些众生对国王身体担忧、痛哭,就暗自思索:“我如再让如是受人爱戴之大尊主受苦,恐非应理,我应保其性命,使其存活不死。”

两木匠在锯国王身体时,吉祥部感受到剧烈疼痛。但他一边受苦,一边对前来乞讨之婆罗门生大悲心。他心中想到:我尽管已了知轮回过患,但以精进心布施我身体一部分时都有如此痛苦,那些身陷地狱、身心全部要蒙受剧烈苦痛煎熬之众生,又该如何承受地狱折磨?我现发心:愿以我受之苦断除一切众生之痛!作如是思维已,锯断身体之痛当下就消失无遗。国王疑惑不解地想到:为何我现在感受不到痛苦?他们是否已停止割锯?国王于是起身看其割锯,同时心生不悦,身体当时就颤动起来。

婆罗门看见后就问国王道:“你为何如可怜之病者一样浑身颤抖?整个大地之上,你本能布施一切,如今是否有后悔之意?你不该后悔,否则你之布施大愿岂不成大妄语?”

吉祥部国王坦然答道:“我根本不是因后悔布施自己身体而发抖,我只是担心这锯子不能割断我身体,如此就无法圆满我布施决心,也不能满足你愿,想及此我才发抖不已。我岂是不愿让其锯断我身体?!”听罢国王所说,婆罗门深感稀有,便不再多言。

两位木匠手拿利锯继续割截国王身体,最后活活将吉祥部下半身拦腰截断。当国王半截身体落地之时,所锯断肉身在地上依然颤动不已。国王根本不顾自己身躯被割截之痛,他急忙命令这两位木匠速将自己下半身接于婆罗门身上。两人按国王意愿飞快将其肉身与婆罗门身体接合,刚一接触,国王下半身立即就与婆罗门上半身融为一体,且看不出丝毫伤口痕迹,两人肤色也完全一致,真可谓融合无间。

为令国王生欢喜心,婆罗门即刻就从担架上走下,随意行、住、坐、卧一番。吉祥部见到后深感欣慰,为自己终能满足乞讨者之愿望而备受鼓舞。他内心觉得自己所受之巨痛终于没有白费,故而心下欢喜不已。吉祥部心中想到:我所受痛苦总算换来大利益,我如今可谓心满意足矣。他如是思维,同时又发愿道:“我之布施身体,已使婆罗门从生命危险恐怖状态中获得救助。以此善根,愿我能获无上菩提,并使眼前婆罗门解脱轮回痛苦,度化他且令其获欢乐涅槃。”当吉祥部所承受之猛厉痛苦与内心大愿交汇碰撞时,国王自然而然闭上眼睛陷入昏厥之中。

帝释天马上以自己加持力使国王恢复体力,同时又给国王敷上药物。此时,大千世界发出六次震动,并出巨大音响,令人恐怖之乌云也布满虚空。加之流星坠地、天人擂鼓,整个世间顿陷黑暗之中。接下来,天人又撒下鲜花、妙衣并弹拨乐器,整个虚空一片喧嚷之声,赡部洲众人暂时皆处于迷惘状态。这时,大城市中成千上万众生也看见了国王所布施之躯体,他们异口同声感叹道:“我等人天之主已被残害,这真令人大感悲悯。”有人因之而倒地昏厥,有人因之而痛哭不已。

这时,帝释天与四位天子均以原来面目显现,帝释天对国王说道:“我是帝释天,非为婆罗门。大国王,你之精进布施实在令人感慨不已。你不贪恋自身一切,为悲悯所有众生而甘愿舍弃肉身、喜行布施。遇到如是猛厉痛苦,以大悲心仍不退转布施,真乃稀有难得。我今问你,你如此苦行,到底希求什么?”国王则回答说:“帝释天,我布施只为能获无上圆满菩提,度化陷于轮回中之众生。”帝释天又问道:“你舍弃自己身体,现如今已变成不如其他众生一般模样,你有无生后悔心?”国王坦诚答道:“绝无后悔心。”帝释天有些不相信:“你自己说绝无后悔心,又以何为凭?”吉祥部乃从容、平静说道:“你可把我被切断之身躯放置一边。”帝释天如是做已,吉祥部则对一切众生观想慈悲心,同时说道:“我为获无上菩提才以大悲心舍弃身体,我如是做时无有畏惧、后悔、吝啬心。若我当时确无后悔心,则凭此真实力之加持,愿我身体恢复如前、诸根具足。”随着吉祥部话音落地,残缺躯体即刻完好如初。

诸天天人与在场众生目睹之后皆感叹不已,大家全感稀有难见,因而纷纷以欢喜心赞叹贺喜。帝释天此时也对吉祥部赞不绝口,因感动而致流泪不止,如雨滴洒落一样。帝释天惭愧说道:“我给大菩萨增添了诸多痛苦、烦恼,请国王原谅、宽恕我。待你将来一旦成就佛果,请务必垂念我。”国王听罢谦虚说道:“我对你何来抱怨之心?若我成佛,定会垂念、关照你。”

自此以后,大国王以发无上菩提心之加持力,令天降珍宝雨、妙衣、财富,天人光辉照耀整个世界。住于山上之仙人看到此等奇观后,深感奇怪,他于内心苦苦思量到底是何原因令世间现出此等瑞相。此仙人信奉一天神,天神即向他讲述了整个经过。仙人听后对国王之菩萨行立刻生起信心,他浑身汗毛直竖,认定国王乃为一真正大菩萨,于是便带着五百仙人与胜光王妃一起赶到吉祥部面前。来到现场后,他与帝释天等众生一起祝愿吉祥部国王超胜一切、恒久住世,同时又将胜光王妃还与国王,并真诚祈请道:“国王以后万勿再将王妃送与他人。”如是祈请后,吉祥部国王点头默许。

帝释天命令天人陈设狮子宝座,并向他们解释说:“我欲为国王行加冕大典。”天人就幻化出以种种珍宝所成之狮子宝座。此时,帝释天亲手扶起国王,让国王端坐狮子宝座之上。成千上万天人即刻手拿乐器,为吉祥部国王行盛大加冕仪式。当此之时,大地震动,天降花雨。仪式完毕后,诸天人各自返回天界,仙人赞叹完国王后也回到自己住处。广大民众均从内心恭敬吉祥部国王,国王也因势利导,在很长时间内以佛法治理国家。他以财富满足赡部洲贫穷者、低劣者生活所需,令其行持十善法,使其死后均得以转生欲界六天。后来,国王本人与万千众生则于死后转生兜率天中。

无等大师释迦牟尼佛如是为吉祥部国王时,其王妃胜光即为现今之耶输陀罗;大智慧大臣即为现今之舍利子比丘;帝释天即为现今之色藏国王;当时之三十三天天人即为现今与色藏国王同得圣果之八万天子;当时大城市中诸人即为现今与色藏国王一起,在芒嘎达城亲往释迦牟尼佛前闻法之施主与婆罗门;当时之仙人即为现今目犍连比丘;当时替仙人索要王妃之婆罗门子即为现今之释迦女沙措玛;当时之两位木匠即为现今之提婆达多与郭嘎乐嘎。以如是因缘,释迦牟尼佛成就佛果时,此等众生皆成为世尊之眷属。

分享按钮 返回《释迦牟尼佛广传·白莲花论》目录

生死书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