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绿不生嗔恨

久远之前,鹿野苑中由梵施国王主持国政,当时举国上下人人快乐圆满。梵施王有一婆罗门大臣,此大臣有一子名碧绿,精通十八种学问,且素具信心与善心,恒喜自利利他,对父母双亲亦非常恭敬、孝顺,此碧绿即为后来之释迦牟尼佛。

婆罗门夫妇年老之后,两人眼睛均已接近失明状态。他们对梵施王请求道:“我们现已年迈,请国王将碧绿扶植为大臣,我们二人欲前往森林中苦行。”国王答应了他俩请求:“他可以当我大臣。”但碧绿得知后却表示根本不欲在王宫为官,他说:“我看到可怜、衰老父母无人照顾,就下决心要到森林中承侍二老。”碧绿于是就像吐唾沫一般舍弃舒适家园,前往寂静地安住下来。

他每天早起之后就给父母供养好牙木,又用清水承侍他们洗漱,再作火供等上供下施,稍事休整,便上山采集水果、野菜。从山中回来时,就把水果、树根及凉水带来供养父母,自己则于另一僻静地开始坐禅,每日生活均以此种方式度过。

其后有一日早上起床后,碧绿在父母脚下顶礼后便向他们诉说了自己昨晚梦境:“昨晚我梦到一毒蛇啖食我躯体,在用黑绳捆绑我之后又将我带往南方。如此可怕梦境令孩儿心生怀疑,这是否意味着我要离开上师(指父亲)?会不会出现这等可怕违缘?”

父母好言安慰他一番,碧绿在面向太阳诵过经文后,就又拿着水罐上山挑水。

此时梵施国王正好因打猎而来至苦行森林,国王在森林中听闻到一阵杂沓脚步声,但又未发现发出声音者到底是何种生灵,只是隐约听闻到水罐与脚步交错零乱声,国王以为有野兽出没,便向发出声音地方急忙射出一只毒箭,结果这只箭恰巧射中碧绿心窝。碧绿被射中要害后当即倒地,但他此刻心中所挂念者根本不是自己痛苦,而是年迈父母。碧绿内心难过不已,他悲伤说道:“一人射来之毒箭已将我刺伤,我之身根已经毁坏。不仅是我,父母与我已全部被这只毒箭射死。”

梵施王听到声音急忙赶上前去打探,他发现是碧绿中箭后便不解问道:“一只箭怎会射杀三人?”碧绿向他解释说:“若我被射死,我那可怜的失明双亲亦会因我而亡。”梵施王听到后十分害怕,他满怀内疚道歉说:“婆罗门子都是我错!我不知你在这里就随便乱射,结果弄成现在这种状况。求你劝阻你父母,让他们千万不要咒骂我。”

碧绿则以恭敬心安慰国王说:“对你这样具有慈心、又对众生具有悲心、且持有今生来世存在之正见的国王,我定会使父母不咒骂你。我只希望国王能将这罐水替我送至我父亲上师那里,告诉他们此为我最后一次为他们打来洗脚水,请代我以我所用之语言在他们脚下顶礼,告诉他们说我们三人可能即将于不久之将来分离。”

国王马上拿起水罐前往碧绿父母所在地,此时四方非人开始阻挠、扰乱国王。

而碧绿之失明父母则正在家中焦急等待。父亲说:“碧绿孩儿出去后可能呆在湖边,但他为何耽搁如此长之时间还不归来?”母亲也忧心如焚:“遍满莲花之湖泊有众多天鹅、野兽,他们可能在一起戏耍、生活。”此时国王已来至家门口,碧绿父母听到脚步声后误以为孩儿已经归来,父亲就兴奋不已又略带责备地说道:“我那可爱非常之碧绿已经回家,不过你父母实在太过可怜,我们已饥饿难耐,不知你为何要在外面耽误那么久?”

国王闻听之后非常难过,他惭愧、惶恐说道:“我不是碧绿,我乃国王。”碧绿父母听到后急忙热情迎接:“国王来了那更好,快请坐,不知你现在一切可好?碧绿到山上采摘水果兼挑水去了,他很快就会回来。我家碧绿真正是具有众多功德之人,他心地善良、本性慈悲,正因他慈悲力感召,这里才有众多野兽、飞禽自在生活。”

国王实在难以继续听闻下去,他便泪流满面在碧绿父母脚下顶礼,并用颤抖声音说道:“你们心爱儿子已在森林中被箭射中心窝,可能马上就会离开人间,生命垂危、系于一发。这罐水是他最后一次供养你二老洗脚之用。”碧绿父母听到这可怕、悲惨消息后立即昏倒在地,国王急忙给他们浇洒凉水,他们才清醒过来。二人痛哭哀号道:“大国王,如他死去,我们也会随之而亡。无论如何,请你将我们带往他中箭之地,他未死之前,我们一定要亲手抚摸爱子。”

国王于是将两位老人带往碧绿那里,到达之后,碧绿已气息奄奄。父母抚摸着儿子身体控诉道:“是谁如砍断好树良木一般将我们心爱儿子杀害?”国王在他们脚下顶礼忏悔道:“我真乃罪孽深重,是我到森林中去后,以箭将他射成这样。”

父母悲痛哭泣,他们边祈祷边说谛实语道:“好儿子,愿以你对父母承侍孝养之功德、对天尊进行火供之功德,息灭这毒箭所造成之毒害。”

此时帝释天天界震动,帝释天为观察原因便开始察看,结果得知是贤劫中之大菩萨因心间中毒箭而生痛苦。帝释天知道后就马上降临人间,用天人甘露为碧绿进行加持。最终,以碧绿父母真实语之力,再加帝释天所献甘露,碧绿疼痛当下全部消除。他的伤口很快愈合,毒性也随即消失,终于解脱一切痛苦。

碧绿不仅长时间承侍父母,大尊者在感受如是难忍痛苦时,对他人也无半点嗔恨心,始终都能以稳固之慈悲心对待。

分享按钮 返回《释迦牟尼佛广传·白莲花论》目录

生死书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