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宝承受诸苦难

久远之前,有一城市名为夏嘎巴,行持佛法之国王叫金顶。当时释迦牟尼佛入于金顶王妃胎中,当其住胎之时,王妃总想如理布施以满众乞讨者愿望,而她布施愿望最终皆得以实现,并且还向众生宣讲佛法。国王也心甘情愿安慰这些贫苦众生,众人都争相做此等善事。王妃后将太子诞下,那太子身相就如天人一般庄严善妙,且头顶长有如太阳般明亮之如意宝,天人随即也降下花雨,种种瑞相纷然呈现。太子用头顶如意宝接触铁块时,铁块马上变成黄金,太子就以此满乞讨者愿望。众人便因之而称其为顶宝。

金顶国王离开人世时,让顶宝继承王位,顶宝便成为乞讨者所依赖之如意宝树,使此地从此再无贫穷之人。顶宝王有一头大象,此象如同维护国王事业之太子一般,顶宝为其取名贤山;顶宝还拥有一匹似天人乘骑般的金鬘骏马,诸如此类能与天人比肩而立之财富,顶宝样样具足。

国王娶有一持基王妃,美丽、贤善。后来有一布够种姓之富人带着莲花姆来到国王面前,此莲花姆美女真如天女般艳丽、秀美,富人在国王面前赞其功德道:“此美女乃从莲花中降生,我一直用火供所剩供品养育她,现在将她带来送与国王为妻。”

顶宝接纳她后又与她共育一子,名为莲顶,不仅可爱非常,而且极其勇敢无畏,并具相当其他功德。后当国王举行大供施法会时,布够子等众多仙人与各地国王,诸如歌日地方国王难忍等都纷纷参加。火供时,帝释天在火中幻化成罗刹形象向国王索要食物,顶宝送与他种种饮食,但他全不接受,只对国王言:“我欲以血肉为食。”

顶宝闻言心中暗想:将别人血肉布施与他实不应理。于是他就答应罗刹向其布施自身血肉。众人虽多方制止,但都无法阻挠国王布施决心。在他正行布施之时,莲花姆因痛苦而昏厥倒地。幻化成罗刹之帝释天见国王发心如此清净便现出身相,且对他赞叹不已,并用天人甘露妙药又令国王身体恢复如初。

当供施圆满时,国王对所有圣者、仙人都行广大供养,又将美女、大小城市、种种珍宝、骏马等人、财、物全部布施尽净,包括一日能行一百由旬之贤山大象也送与梵天车大臣,这让难忍国王羡慕不已,因他十分贪执此象。结束供施后,国王准备将王位交与莲顶。

此时巴哈嘎为供养上师玛热泽前来索要莲花姆与莲顶,国王慷慨允诺,巴哈嘎便将二人带走供养自己上师。而难忍国王又派人前来索求贤山大象,顶宝已将此象布施,故而实在无法再布施给难忍。难忍立即生出嗔心,他迅速召集起军队欲与顶宝开战。

顶宝本来拥有足够打败难忍之强大军事实力,但他此刻则以慈悲心想到:众生实在可怜!难忍虽为我朋友,但仅仅因贪执大象就与我瞬间形同陌路,真太过可怜、太过愚痴。他根本不欲与人相争,一心只想前往寂静森林。

后有四位缘觉飞到国王面前,也劝他放下一切,遁入森林。国王便与四位缘觉一起趋入山林,并独自前往自己最终栖息地。他后于雪山下树林中安住。

顶宝手下大臣最终又将莲顶从玛热泽处要回,而玛热泽也方便开许。众人将之接回国拥立为王,莲顶国王则与众大臣齐心合力率军与难忍一决高低。难忍最终失败而返,而他治下城市中则正爆发瘟疫、灾荒,大众生活困苦不堪。难忍回来后急忙与左右商议对策,大臣献计道:“如我们能获取顶宝头上具甘露湿气之如意宝,瘟疫、饥荒都会马上消失。”

他们听说国王现已舍弃王位住于雪山下森林中,而且凡有人向其索要物品,他无不一一满足,难忍随即也派出五位婆罗门前往讨要。当时顶宝住地与玛热泽所住森林相距并不遥远,而莲花姆正巧有一日也在附近山林中享用瓜果。在这片无人森林中,有几名猎人欲逮住她,莲花姆闻风而逃,她边浑身颤抖边惊恐不已地叫喊:“顶宝国王快来救我。”

顶宝听到呼救声后迅疾赶来,一望才知是莲花姆。猎人见状四处鼠窜,莲花姆见到漂泊于森林中之国王也是又痛苦又高兴,一时真可谓悲欣交集。魔王则在此时以人形现身,他对国王说:“这位美女独自游荡于森林,你也舍弃王位,如此行事实不应理。”

顶宝知其本为魔王,就微笑说道:“寂静调柔之人岂能被贪欲、愚痴束缚。”魔王闻已刹那消失不见。莲花姆此时也向顶宝哭诉了一些心生厌离之话语,顶宝劝慰她道:“你应努力修法,再勿沉溺痛苦之中。”他又向她宣说了无常法门,并要求她再回玛热泽身边。

难忍国王派来之五位婆罗门最终找到顶宝,并向他索要头顶如意宝,国王慨然应允:“你们可随意砍下我顶上宝物,并将之带走。”此时大地震动不已。五人便用利刃割下这具光珍宝,而当天人从虚空中前来探查时,只见顶宝已浑身鲜血淋漓。但他以对轮回众生所生之悲心,完全压制住自身痛苦感受。他最终发愿道:“以我布施宝珠之福德力,愿所有众生皆能离苦得乐。”他并且亲手将宝珠交与五位婆罗门。

他们在将宝珠带给难忍国王后,终以之而灭除国家一切灾荒、瘟疫、痛苦。

布够子、郭达木、玛热泽等仙人听到国王布施顶上宝珠消息后,纷纷前往森林中看望顶宝,莲花姆也随同玛热泽一同前来。当她看到国王割下如意宝之惨相后,立即昏倒在地。此时虚空中诸仙人则将顶宝功德、美名四处传扬,莲顶与诸大臣也来到顶宝面前。众人一见顶宝遍身鲜血淋漓、无力倒地之景象,均感痛苦、哀伤,他们赞叹道:“为他人舍弃自己宝贵生命之行持,实属难能可贵。”

玛热泽仙人则泪流满面望着顶宝说:“你不顾惜身体、甘愿舍弃生命,这样做到底有何希求?你有无生后悔心?”顶宝挣扎着坐起身,抹去脸上血迹后说:“大仙人,我别无所求,只欲救度轮回中受苦众生。在乞讨者面前舍弃自身后,我无任何后悔心。若我所言真实不虚,则愿我身体即刻恢复。”刚刚说完,顶宝头顶被割下之如意宝就恢复如初。

帝释天、梵天此刻异口同声祈请顶宝能重当国王,但顶宝并未应允。玛热泽、莲花姆又令诸太子劝请顶宝回国登上王位,以前引导顶宝入山苦修之缘觉也从虚空飞临此处,他们自身光芒遍照整个地区。众缘觉诚恳说道:“你为利益众生而情愿舍弃身体,但现在你自己国家内之众生正长时间感受痛苦,你怎能将其舍弃?”顶宝听罢深觉言之有理,便马上从虚空中飞往自己国家王宫,并与王妃、太子等人重享以前快乐生活。顶宝国王自此以后长期护持国家,并广行弘法利生事业。

又久远之前有一大众自在如来应世说法,于其教法下,释迦牟尼佛曾转生为光音比丘,恒时宣说甚深空性法门,且身相庄严、戒律清净,具有远超凡夫等持、智慧之功德,太子等众人都对他恭敬爱戴。

光音比丘后得知有一千比丘对自己生起嫉妒心,而王子又劝说五千余人在光音比丘前听法,光音比丘就对这五千人宣讲甚深空性法。一千狡诈比丘则愤愤乱言道:“此人为宣说非法比丘,我们应将其杀害。”于是众人就手执兵器喧嚷而来。光音顶礼诸佛后发愿说:“一切法均为空性,以此空性谛实力,愿众人手中之箭全部变成曼达鲜花。”言毕,这些人所拿弓箭果真变为曼达鲜花,且大地亦开始震动。

手执兵器之比丘都感恐惧,同时亦觉稀有,他们都不敢再靠近光音比丘,并用上百匹布供养他,还要求他为他们传讲空性法门。光音满其所愿,为他们传授了相应佛法。

此时又有一千比丘时常毁谤光音,但他以安忍力根本不为所动,亦不为其毁坏,且长时间为众生传法。

分享按钮 返回《释迦牟尼佛广传·白莲花论》目录

生死书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