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嘎拉顽强抗拒诱惑

又久远之前有一王宫名为雄狮王宫,国王名为狮髻,财富丰饶,且如理如法治理国家。他手下有一狮子商主,财富圆满犹如多闻天子一般。商主娶有与他同一种姓之妻子,释迦牟尼佛当时即转生为二人之子,名为桑嘎拉。桑嘎拉外相俊美、可爱,长大后开始学习文字,不久即精通八种观察法等一切学问。父亲为他能安享四季美妙生活,就给他建造了多处不同房舍以供春夏秋冬之用。桑嘎拉妻子所居屋室亦分上、中、下三等,桑嘎拉与妻子在上等屋室中尽度美好时光,两人还经常以美妙乐音愉悦身心。

桑嘎拉后来在父亲面前请求能去海中取宝,父亲劝解道:“儿啊,我财富如此圆满,大米、芝麻等物永远不会被你耗尽,你尽可随意享用。我只希望能在自己健在时与你共度快乐时日,等我死后你再去求财也不为迟。”但桑嘎拉不为父亲劝说所动,他仍再三祈求能得父亲开许。父亲深觉儿子可能正被业力催动,最后只好说道:“既如此,你就出发吧。”同时又对儿子提出希望:“你必须承受种种痛苦、危险。”

桑嘎拉便集中起五百人欲赴海中取宝,并且带有施资者、善游水者、张帆者等五种特殊人才,准备妥当后就欲开拔启程。因桑嘎拉想到此次航行能否顺利归来尚难料定,他便备齐大量海上救生设备,诸如木板等各种应急物件一应俱全,桑嘎拉全部收拾妥当后便率船出发。

结果众人不幸碰到一条大鲸鱼,船只被它彻底摧毁。幸亏众人备有木板等救生物,便争先恐后游向岸边。借助业风吹动,大家最终被刮向南方海岸。那里有一铜洲,聚集有众多罗刹女守护,整个地区被划分为胜幢欢喜地与贫乏痛苦地两块区域。

当他们即将接近岸边时,胜幢欢喜地之吉祥幢开始震动,众罗刹女立刻明白赡部洲有一商船已被损坏,船上众人均已漂流至此。罗刹女急忙赶往岸边,结果发现这些人正往此处游来。她们连忙把自己装扮成美丽漂亮之女人,梳洗打扮一番后,这些罗刹女说道:“诸位好哥哥,请上岸与我们一同生活,我们大家无拘无束、自由自在岂非再好不过?我们已带来饮食、衣物、卧具、各种珍珠、蓝宝石、右旋海螺,有生之年,这些物品能令我们尽享美满幸福生活。但你们无论是谁都不要前往南方,精神疯癫也不得前往。”

男人原本就易受美女美色吸引,她们美丽诱惑能束缚住任何男人。听罢罗刹女所言,众商人开始一一与她们各自组建安乐窝,不唯快乐生活,还生儿育女、繁衍后代。而桑嘎拉商主则一直在思索:为何她们不让我们前往南方?为何翻来覆去强调不已?有次等妻子睡着后,他就悄悄起床,腋下夹着一把宝剑就直奔南方而去。结果走到后来,桑嘎拉听到一片哭诉声,还有人言道:“悲哉!我等现已远离父母妻子及所有赡部洲众人与国土。”桑嘎拉听到后稍感恐慌,他屏住呼吸又静听片刻,然后鼓起胆子继续向前走。

不久即来到一座铁城前,铁城四周有高大铁墙围绕。桑嘎拉想:这铁城想必应有城门吧。他于是开始四下打探,但仔细搜寻半天,竟连一老鼠洞都未发觉。此时他发现北方出现一株高大树木,随即他就直奔而去,且爬上高高树干,结果竟发现一铁屋。

桑嘎拉问屋中人:“为何在这里痛苦哀嚎?”那些人一看来人急忙回答说:“我们本是赡部洲商人,前往大海取宝途中碰到鲸鱼,它毁坏我们所乘船只,我们依靠船上救生设施才游至岸边。铜洲罗刹女以美色诱惑我等,用甜言蜜语令我们与其共同生活,还育有子女。但她们一旦找到新上岸之赡部洲商人后,就欲将我们全部吞食干净。我们中已有多人被其吃光啃净,她们吞食时甚至连头发、指甲都不放过,连落于地上之一滴鲜血亦会被其用手捧起吃掉。现在我们已被吃剩至十人左右。”

桑嘎拉急忙向其中几人打探道:“具智者,你们是否通晓前往赡部洲之方法?”

这些人无奈说道:“大智者,我们自身已无任何方法解脱,我们若欲逃跑,此铁城上下左右便会层层生出无穷铁墙将我们团团围困,不过你们可能尚有逃脱希望。以前听天人在虚空中说过:‘每月十五日,赡部洲商人可直接前往北方,北方有一骏马王名云行力,它日常均以自然成熟之庄稼为食,享用过后身体就会力大无穷,且将马背靠向欲离开此地之商人,并向他们说:你们有谁欲回返,我会把他们顺利送至赡部洲。骏马王会将此话连说三遍,此时大家可径直走到它面前说:我们欲往赡部洲。骏马王便会将你们平安送抵赡部洲。’我们即如是听闻,故而料想你们应能返家。”

桑嘎拉商主得到信息后便悄悄返回住地,此时罗刹妻子还在入睡,他也就满怀心事地躺到床上。

第二日早,商主起床后依次悄悄告诉众商人道:“不远处有一寂静花园,希望大家都前往集会,我有秘密、重要话语要与诸位商量。不过请万勿携带妻子儿女同来,即便再贪恋、喜爱他们也勿拖儿带女。”众人最终均按商主要求集中起来,桑嘎拉便把所听讯息告诉他们,大家为摆脱罗刹女控制,便约定十五日前往北方。

十五日这天,众人一起来到地处北方之岛,随后果然看见骏马王正享用自然成熟庄稼。大家正准备开口请求,商主劝阻道:“据我知道的被关押之人所言,现在请求时机尚未成熟,待骏马王吃饱后,于其心情舒畅、力气倍增之时,它自会开口讲话,那时我们再提出自己要求。”等骏马王吃饱后,身躯陡然增大,并且将脊背靠拢众商人问道:“你们当中有谁欲返回赡部洲?”结果所有人均上前恭敬合掌道:“我们皆欲返回,请你务必护送我等圆满、顺利抵达赡部洲。”

骏马王则殷切叮咛说:“你们既要返回,那就必须牢记:返程途中,罗刹女们会打扮得特别艳丽,且携儿带女对你等祈求:‘诸位大哥,你们理应与我们继续生活,继续做我们怙主、依投处。这些饮食、妙衣、住处、乐苑、森林、泳池,你们自己家乡赡部洲所有之珍宝、珍珠、蓝宝石、白水晶、珊瑚、金、银、石精、红冰石精、右旋海螺,统统尽属你们私人财富,请千万勿回赡部洲,赶快返回与我辈女人共享幸福美满生活。若你们已不再需要我们,那也请无论如何将儿女一同带走。’这些罗刹女到时即会如此哀恳。你们如果认为‘此乃我之妻子、我之饮食……’等等等等,直至‘我之右旋海螺’,一旦有此种念头生出,那尽管身还在我身上,但就如成熟果实必堕于地上一般,你们亦不可能再安住我身之上,必会自然坠地,被这些罗刹女吃光,连一根头发都不会剩下,一滴鲜血也会被她们与土一起搅和吃尽。你们当中若有谁不产生我、我所之念,那他即便没抓牢我也不会落下,他必定能顺利、吉祥返回赡部洲。”

骏马王说完即将脊背转向他们,众人便翻上马背,或坐于马脖颈之上,有些则抓住马鬃,骏马王则渐渐腾空升起。此时于众罗刹女所居之地,胜幢开始不吉祥地发生震颤,她们马上明白这是商人们欲返回赡部洲之信号。罗刹女急忙打扮好,并携带儿女前往骏马王处。她们一见众商人便高声喊道:“诸位大哥,恳请你们能将我等当作家属,我们已无任何家人亲戚,只有你们可做我们怙主、依投处、无偏亲友。此乃你们所有饮食、妙衣……右旋海螺。”众罗刹女所说果如骏马王所言。

商人们听罢,有些开始生出“我之妻子”念头,有些想到儿女,有些则想起饮食等物,结果这类商人全部相继落马,众罗刹女顷刻就将他们全部吃光,连落于地上之一滴鲜血亦被含食于口中。只有桑嘎拉一人无思无念顺利返回,其余人众全被残食。

释迦牟尼佛后来曾告诉诸比丘道:“诸位比丘,所有骑于马上但却贪执自己妻子、儿女、饮食、财富等人全部堕于马下,并被罗刹女吞食;不对诸种人、财、物生贪之人则顺利回至赡部洲。你们诸比丘中如是贪执眼、耳、鼻、舌、身、意,或色、声、香、味、触、法,或地、水、火、风,或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或色、受、想、行、识等我及我所者,均会感受无边痛苦,并堕入轮回深渊;而无有我与我所此等执著之众生,则如返回赡部洲之人一般,必能从轮回中获得解脱。任何具智慧且对佛法生信者,均会如云行力骏马王一样顺利走出轮回大海,登上解脱彼岸;任何愚痴、不信佛法者,则如同堕地于罗刹女前感受痛苦者一样,永陷轮回深渊中。”

桑嘎拉商主如是获得解脱后,众罗刹女便纷纷对他的罗刹妻子说:“我们均已将自己丈夫吃掉,唯独你却让丈夫漏网逃脱。你必须将其捕回,否则我们就要吃你。”此罗刹女恐惧万分地央求道:“请你们务必为我延长期限,我一定将他抓获带回。”罗刹女们最终开许了她所提要求。

此罗刹女随即幻化成一令人非常恐惧之形象来到赡部洲找到桑嘎拉商主,而商主则挥舞宝剑吓唬她,她不敢近身,只得仓皇逃窜。一从中部地区前来此地之商人恰好路过,罗刹女便在他面前现身,并于其脚下顶礼道:“我乃铜洲国王公主,桑嘎拉商主之妻,他所乘商船在大海中遇到鲸鱼攻击受损,当时他对我说‘你是不吉祥女人’,随后就将我舍弃。不知你这位商主是否有办法能令他再重新接纳我?”

此商主答应了罗刹女请求后便来到桑嘎拉面前说道:“你将铜洲国王公主娶为妻子,那就勿将其舍弃,你们共同生活岂非善妙?”桑嘎拉闻言回答说:“聪明商主汝应知,她非公主乃罗刹。”商主惊讶问道:“那她何以至此?”桑嘎拉便将前后经过向其详述一番。

等桑嘎拉回到自己家中后,罗刹女又带着儿子来到他家门口。此时有许多人都看见一女人呆在商主门前,她所牵孩童长相与商主几乎一模一样,一望便知是其亲生儿子。正当众人纷纷称其为桑嘎拉之子,并沸沸扬扬议论之时,罗刹女则趁机说道:“想必你们都已清楚,此乃桑嘎拉儿子。”众人便向她询问:“你如何到达此地?你又是谁?”罗刹女就将编撰情节再次复述一遍:“我乃铜洲国王公主、桑嘎拉商主之妻,他所乘商船在大海中遇到鲸鱼攻击受损,当时他对我说 ‘你是不吉祥女人’,随后就将我舍弃。不知你们有无办法能令他重新接纳我?我们已从海上归至此处。”

那些人连忙将此信息告诉桑嘎拉父母,二老便找来儿子说道:“国王公主你怎能舍弃?你应该接纳妻儿,真不知你何以做下此等不近人情之事!”

桑嘎拉辩解说:“二位老人,她根本就不是人,她乃铜洲罗刹女。”父母不满指责道:“你不要胡言乱语,女人原本就为罗刹女。”桑嘎拉坚决说道:“你们二位老人若喜欢她,可将其直接领进家门,我肯定不会接受她。她若进家,我立即离家。”父母无奈又略带气愤地说道:“我们本是为你着想,若你不愿接纳她,我们何苦还要将其领进家门?”二老于是又将罗刹女赶往他处。

罗刹女不甘心,她最终又找到狮髻国王。当她来到王宫门口,并要求拜见国王时,大臣向国王通报说:“有一青春貌美女子欲与国王约定见面时间。”国王闻言不觉心中一动:“她若有事,现在就可进来。”待罗刹女被领进来后,国王一见立刻对其生起贪心,因女人美色一般说来非常容易就能将众人吸引。国王不由自主脱口而出:“你来得正好,不知美女从何而来?”罗刹女便再次重演一番所撰谎言:“我乃铜洲国王公主、桑嘎拉商主之妻,他所乘商船在大海中遇到鲸鱼攻击受损,当时他对我说‘你是不吉祥女人’,随后就将我舍弃。现在我们已寻至这里,请大国王让桑嘎拉照顾我们母子。”

国王便派大臣唤来商主询问,并告诉他说:“你不要舍弃妻儿,应与他们好好生活。”桑嘎拉坚定说道:“大国王,她根本不是国王公主,而是铜洲罗刹女。”国王面露不悦之色:“女人原本就为罗刹女,你应立即接纳她。若你实在不欲与她重新生活,不妨将她送与我。”桑嘎拉无奈答应道:“国王,她确确实实是罗刹女。不过我也不会勉强国王,请国王自己斟酌。”

国王则将其当作王妃一般看待,并最终立其为王妃。某日深夜,国王与眷属均已睡熟,罗刹女则自行回到铜洲罗刹国。她告诉众罗刹女道:“诸位姊妹,桑嘎拉实在无用,我已把国王及王妃等眷属全部想办法收入囊中,你们要尽快随我前去,我们大家共同吞食他们。”

众罗刹女听罢就气势汹汹地幻化成恐怖魔女前往赡部洲。于半夜时分,她们来到王宫,随后就将所有人众,包括国王与眷属统统吃光。

第二日天亮时,王宫大门无人打开,而食人肉之鹫鹰却在王宫上方盘旋往还。所有大臣、长官等臣民纷纷聚集在王宫门口,待消息四散传开后,商主也听闻到种种议论。他就将宝剑夹于腋下,对围观众人中所有智者说道:“诸位智者,国王定是被罗刹女吃掉,我们应想办法挽救局面。”众大臣均问:“你有何良策?”“你们去拿梯子,我上去看看。”桑嘎拉对大臣们说道。

待他借着梯子爬进王宫后,便挥动宝剑奋力吓唬那些罗刹女。此时有罗刹女手拿人头,有罗刹女怀抱手脚,看到桑嘎拉后便四处逃窜。商主下来为众人打开宫门,众人这才发现所有宫内人众均已被罗刹女吃光尽净,大家只得把王宫里外洗涤一番。

众人随后集中起来议论道:“国王、王妃均已被吞食,国王又无太子,谁来继承王位?”此时有人建议说:“谁具备智慧、力量,谁就应当国王。”有人紧接话头说:“除桑嘎拉外,还有谁具备智慧与力量?”于是众人纷纷应和说应举桑嘎拉为国王,并请求他能接受王位。

桑嘎拉则说道:“我为商主种姓,理应以商主身份存世,要王位有何用处?”众人鼓动说:“将王位交与别人都不适宜,大商主,你一定要接受王位。”“既然你们都这样认为,我也只得顺从民意,但从今往后你们均需按我教言行事。”桑嘎拉最终应承下来。众人则爽快答应说:“只要你同意当国王,我们定会依教奉行,不违你教言。”国中民众随后就开始装饰城市,并以极大恭敬心为新国王行加冕大典。

桑嘎拉国王则开始召集其他地方咒士,让他们学会明咒;又聚集别处精于射箭之人,令其精进演习且广泛传授技艺与众人。然后国王便对这些人说:“你等大智者应准备齐四种军队,我们要前往铜洲驱赶罗刹女。”随即便率领四种军队登船前往铜洲。

即将接近岸边时,众魔女所居贫乏痛苦地之胜幢开始动摇,罗刹女议论纷纷:“此种不吉祥之征兆表明赡部洲人肯定要来此与我们作战,我们不妨先去探察一番。”众罗刹女便来至海边,结果发现许多船只正向她们开来。罗刹女急忙应战,而桑嘎拉手下念咒之人立即依靠咒语威胁她们,射箭勇士也开始万箭齐发。不大功夫,大多数罗刹女都已被降伏,剩余诸罗刹女便在桑嘎拉国王脚下顶礼道:“恳请国王能饶恕我等。”国王则命令说:“我可以宽恕汝等,但你们从此就得离开此处前往别地生存,且自此之后永远不得损害众生,如此才能得我赦免。”罗刹女连忙答应说:“我们可以离开此地。”说完就匆匆逃离此岛,前往别处求生。桑嘎拉国王于是重新规划、建设此城,这个地方从此以后就被称为斯里兰卡。

当时桑嘎拉商主之罗刹女妻子,在释迦牟尼成佛后,便成为一名为玛得之人的女儿,叫无喻姆。无喻姆长相妍丽、身材苗条,整个世间堪称无与伦比,故而众人才将其唤作无喻姆——她之美丽已无法以喻名之。玛得心中盘算道:“不管对方种姓如何高贵、财富多么圆满,或者如何广闻博学,我都不欲把女儿嫁与此类人为妻。如此人长相与我女儿一样,端严善妙、无人可比,这人方才够格做我女婿。”

玛得一日看见坐于树下之释迦牟尼佛,顿觉此人煞为庄严俊美,不禁立即生起欢喜心。他心中想到:此人应为整个赡部洲尊主,若能娶我女儿真乃我们莫大荣幸,将女儿交与他定无后顾之忧。玛得回家后便告诉妻子说:“我今日已为女儿相中了丈夫。”随后就让女儿梳妆打扮一番,带着妻子便赶赴释迦牟尼佛所居之地。

玛得妻子名为乌尔玛,她以前曾见过世尊,此次相见后便对丈夫说道:“我曾见过大仙人(指释迦牟尼佛)去城中化缘,他若向下压,则可压垮高山;他若向上举,则可抬低为高,这种人看来不会接受任何美女,我们还是打道回府为妙。”玛得愤愤阻止她道:“乌尔玛,你真是不吉祥女人。今天正逢吉日,你万勿说不吉祥之语。如我们能以方便法令其接受,他日后定会慢慢习惯享受男女妙欲。”

当时释迦牟尼佛恰好从一森林正前往另一森林,他们看见释迦牟尼佛所用坐垫及住处后,玛得又对妻子说:“好妻子,此乃我们女婿所用垫子及住处。”而妻子则清醒说道:“具贪之人,住地零乱;具嗔之人,住处破烂;具痴之人,住处混乱。这住地看来乃离贪者享用,他想必不会接受我家美女,我们还是回去为好。”玛得闻言内心不悦:“你真是不吉祥女人。今天正逢吉日,你万勿说不吉祥之语……”玛得言毕又看见地上所留世尊脚印,他就又沾沾自喜对妻子说:“好妻子,此乃我们女婿所留脚印。”

妻子再次打断丈夫痴心妄想:“具贪之人脚印不明;具嗔之人脚印深厚;具痴之人,脚印模糊。这脚印看来定是离贪者所留,他想必不会接受我家美女,我们最好赶快返回。”玛得闻言心生不悦:“你真是不吉祥女人。今天正逢吉日,你万勿说不吉祥之语……”

此时他们又听闻释迦牟尼佛清晰声音,玛得再次自以为是地说道:“贤妻,此乃我们女婿所发音声。”妻子又一次冷静说道:“具贪者声音温柔;具嗔者声音粗糙;具痴者声音混浊不清。此音声乃如天鼓妙音一般,是佛所出音声,发出此声者又怎会接受我家美女?我们最好赶快返回。”玛得继续批驳妻子说:“你真是不吉祥女人。今天正逢吉日,你万勿说不吉祥之语……”

释迦牟尼佛在距他们全家很远之地已望见三人,玛得看到后不觉心花怒放:“贤妻,我们女婿正在观望我们。”妻子依然给丈夫泼冷水道:“具贪之人眼珠乱转;具嗔之人眼如毒蛇;具痴之人眼如暗夜一般混沌无光。此人眼望一木轭许之地,此乃离贪者所发视线,他断不会接受我们女儿。”玛得此刻对妻子言行已非常不满,他批驳妻子道:“你真是不吉祥女人……”

当世尊开始行走之时,玛得一厢情愿感叹道:“贤妻,此乃我们女婿在行走。”妻子便对他分析说:“此人行动庄严、如法,身躯稳固,脸色及目光均清净透亮。他何能接受无喻姆,我们还是返回为妙。”玛得此次则机械地反击妻子并宣说一偈:“你真是不吉祥女人。今天正逢吉日,你万勿说不吉祥之语……昔日有内角金色,厄达拉三婆罗门,终被贪欲蒙住眼,生下儿子享欲乐。我们若以方便法,向其奉献无喻姆,此女美貌定使他,生儿育女享安乐。”

玛得言罢即到世尊前请求道:“我家女儿青春靓丽、貌美如花,对希求世间安乐之人而言,她乃非常善妙、合适之生活伴侣。现今我欲将其奉献与你,请你接纳。她就如虚空明月一般,定会令你生欢喜心。”

释迦牟尼佛此刻则想到:若我对她说能令她自己贪心增盛之话语,她可能会因贪欲炽盛、增上而死亡,这种可能性当然存在,看来我应对其宣说打掉妄想、令其生起愤怒情绪之话。想到这,释迦牟尼佛便冷漠说道:“婆罗门,我对乐女、嬉女等魔女既不喜欢,亦不希求,我从未对之生起过欢心爱意。对她们装满大小便等秽物之臭皮囊,我脚都不愿触碰,又怎会喜欢、贪执?”

玛得又气愤又疑惑:“我女儿是否是残疾,还是你已远离贪心?为何众人如此贪恋她,唯独你却不愿接受?”

世尊非常冷淡地对他说:“如有人愚痴到会喜欢你女儿,那你尽可将女儿交付他们。除依赖女人,并因之而生贪心、痴心之愚笨徒众外,有谁会接受你所谓如花美女?我乃如来,是整个世间尊主,我已获无上菩提,就像莲花不著水一般早已远离贪执世间之心。青莲花出污泥而不染,我亦同样离于世间妙欲染污。”

无喻姆听闻释迦牟尼佛将自己称为盛储大小便之臭皮囊后,立即抛下对世尊贪著之意,她对世尊之嗔恨烈焰顷刻就升腾起来,一时间无喻姆杏眼圆睁、身躯气鼓鼓地增大不已。而有一年老沙门此刻竟来至释迦牟尼佛前请求说:“普见外道都能接纳女人,世尊不如干脆将她交与我,如此丽人定可与我随意、舒心度日。”

释迦牟尼佛闻言怒斥他道:“你这愚痴之人再勿坐我近旁,即刻离开此地。”老沙门听后怒火万丈,他竟恶狠狠诅咒道:“愿你袈裟、钵盂等资具全部耗尽损坏;我所受戒律愿如将孩子扔给姨母一样统统再还给你,我要立即舍戒,玛得应将无喻姆速速交与我。”

玛得不觉嗔心大起,他恶口痛骂道:“你这糟老头看上一眼都令人作呕,又怎能触摸?更何谈娶我家美女!”老沙门这下怒不可遏,马上便因气愤至极而吐血死亡,死后直堕地狱。

诸比丘纷纷请求世尊为众人宣说他以前未接受铁匠之女的故事,世尊便向众人宣说:“这老沙门以前亦因依赖无喻姆而令国王自己及众多眷属蒙受痛苦。”世尊接下来便向众人叙说了桑嘎拉商主之故事,并向他们解释说:“当时之狮髻国王即为现今之老沙门。”

玛得最后只得带着无喻姆来到郭兴巴城市,当地国王夏瓦一见无喻姆就对她生起贪心,于是就将她娶为王妃,又赏赐给玛得以鲜花装饰之宫殿一半,还将五百仆人也一并赐予玛得,又日日用妙香及五百印币奉送。玛得也趁势变为夏瓦国王大臣。

无喻姆后有一次用火焚毁一蓝色王妃所居宫殿,尽管造下此等烧尽房舍恶事,国王还是将她留在身边。蓝色王妃妹妹吉祥姆后来亦成王妃,舍利子比丘为其传法后,吉祥姆现见真谛。以此缘故,释迦牟尼佛说:“有七种人之话语不得违背:圆满正等觉如来之语;无垢阿罗汉之语;僧众长老之语;管家之语;堪布之语;阿阇黎之语;国王之语。”

又释迦牟尼佛以前为大商主时,曾到罗刹女国。观世音菩萨则变为瓦拉哈儿骏马,将大商主带回赡部洲,此公案在《宝箧经》中有记载。


分享按钮 返回《释迦牟尼佛广传·白莲花论》目录

生死书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