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流拯救万条鱼

无量劫前,宝髻如来佛法进入形象期后,有一天自在光国王仍以佛法如理如法主持国政。国中有一商主名为持髻,精通一切医药知识,亦娴熟掌握吠陀学问。他有一子名为水流,也即后来之释迦牟尼佛。水流相貌端严殊胜,兼以精通文字、艺术等所有学问,且辩才无碍。

水流每见众生沉陷疾病痛苦折磨中就想到:尽管父亲精于医道,怎奈他已年迈体衰,不能再亲赴各个城市为病苦众生诊治。为治愈众生疾患,我应到父亲面前亲聆医术。水流于是便到父亲前恭敬求教,随后就渐渐掌握一切治疗技艺,并及吠陀等所有学问。

他到天自在光国王治下城中为众人治病时,在一切众生面前均说道:“我是医术高明之医生。”不仅如是宣说,他更凭借自身医术令很多病者远离病患。这些病人又与以前一样恢复体力、健康如初、具足一切身体受用。众人皆大欢喜,全都继续积累福德,且赞叹水流就如药师王一般,并对其恭敬爱戴。

水流后于一水池中发现一万条鱼因水近干涸而焦灼待毙,他不觉生起强烈悲心。此时一树神告诉他说:“你若能拯救鱼儿性命、赐其源源不竭之水,那你大名方才可称名副其实。”水流闻言便开始四处找水,但反复寻觅也未发现有滴水可用。无奈之中,水流只得先砍断一根树枝权作水池凉篷,然后又开始逆溯水池源头。原来是一恶人为害鱼群,便将水池源流引向另一方向,故而才致池中水量日渐干枯。水流找到水源后不觉大失所望,因他发现即便是一千人亦无法再将源头转向,自己势单力薄又怎能应对。

水流失望而归后便到天自在光国王前顶礼请求道:“我一直尽心尽力治愈病者疾患,现在一寂静处水塘中,有一万条鱼因池水干涸而备受煎熬,它们还得忍受毒日炙烤,种种痛苦难以尽言。为运水之故,希望大国王能赐予二十头大象以解燃眉之急。”

国王最终答应了他所提请求,将二十头大象悉数赐予,水流马上率儿子水衣、水精带领象群奔向江河边。临行前,水流又向牧象童子借来一百只皮囊,到江岸边后,这些皮囊全部派上用场,水流将它们装满江河水,驮于象背后返回水池。待池中鱼儿得水滋润后,一万条鱼各个欣喜若狂。为表达获救后感恩心态,它们看到水流走向哪里,便将感激目光投注于他。水流深恐鱼儿解渴之后又有腹饥之累,就令水衣骑象返家向亲友索要食物。等水衣将众多食品带回来后,水流将其细细捻碎洒向水池,所有鱼儿此次均心满意足。

水流又慈悲想到:我以前在一比丘前听受大乘佛法时,他曾说过——任何众生临死时,如能在其耳边念诵宝髻如来名号,都能使其转生善趣。看来我亦应给这些鱼传授甚深缘起法,还要为它们念诵佛号。当时身处赡部洲之众生,有些对大乘法有信心,而有些却毁谤不止。水流则义无反顾走进水池,待水没膝时,水流开始大声念诵“顶礼圆满如来正等觉宝髻佛”,然后又宣说此生彼生、有此有彼,及无明生行、无明灭则行尽及至最终灭尽大痛苦等缘起正法道理。

水流返家后有一日去参加一盛大宴会,因饮酒而致昏昏欲醉,结果等他睡下后,当地竟出现种种稀有瑞相:一万条鱼死后全部转生三十三天,当他们自己观察是以何因缘才能转生为天人时,发现原来是当自己以前在赡部洲做鱼时,持髻商主之子水流不但以饮食、充沛水源满足他们所需,更以为他们宣讲缘起法及念诵宝髻佛号之功德,而令众鱼全部转生三十三天。为供养水流,他们便从天界来至其家,当时他还睡在床上。天人便在他枕边放置一万条双股珍珠项链,脚边亦放置一万条,左右身边各放一万条;天人还降下曼达花雨,没过水流膝盖;诸天人随即又出击钹妙音,结果整个赡部洲众生都从睡梦中醒来,水流也最终清醒。

此时一万天子飞至虚空,并于天自在光国王王宫亦降下花雨,并及原先所居水池也遍覆花雨。众天子然后才回到天界,并享受五种妙欲及安乐生活。

第二日清晨,当赡部洲天色大亮时,国王惊讶不已地向精于天象者及诸大臣询问:“此等瑞相以何因缘而得以出现?”众人皆回答说:“国王应知,商主儿子水流家昨晚降下四万条项链及曼达花雨。”国王急忙命令说:“你们速去水流处,以温和之语唤他过来。”等水流来到王宫后,国王问他:“你知道昨晚瑞相到底是何因缘?”水流答言:“对此我非常清楚,那是一万条鱼死后转生所致。”国王听罢更感震惊:“你如何了知是鱼死所致?”水流说:“我可派儿子水衣前往验证。”国王连忙说:“你快将水衣派去。”

水衣来到水池边察看,塘中鱼儿果然已全部死去,池中遍满曼达鲜花。水衣回来后将所见于水流前汇报一番,水流又将详情告知国王,国王不禁心生欢喜且随喜赞叹。

当时之持髻商主即为后来之净饭王;天自在光国王即为后来之释迦手棒者;水流之妻名睡莲精者即为后来之释迦女沙措玛;水衣即为后来之罗睺罗;水精即为后来之阿难尊者;一万条鱼即为后来得无上菩提授记之威严王等一万天子。

分享按钮 返回《释迦牟尼佛广传·白莲花论》目录

生死书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