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铠逐步统领四大洲

久远之前有一金城地方,当地国王名为金子,释迦牟尼佛那时即转生为金子国王太子,名为金铠。金铠又有一妹,名为金光,金光后与一大臣之子名为欲精者贪享世间妙欲,以致因不净行而毁坏种姓规矩,国王得知后便欲将公主与大臣之子统统杀死。

后当二人看见金铠来至面前时,金光一言不发只是伤心饮泣,欲精则可怜巴巴说:“我俩因做坏事故而要遭受惩罚,我死倒不足为惜,但这世上有谁会忍心看着金光被人杀死?更何况她还是你妹妹,所以请你无论如何也要保护好她!”金铠立刻对他俩生起悲心,后当行刑者赶来欲取二人性命时,金铠死死拉住他们所乘马车不放。行刑者无奈说道:“金铠,你是我们好友,但此次乃国王发令,任谁也不敢违抗。我们若不杀掉他俩,自己就难以存身。”

金铠义正词严说道:“对我而言,只要遇到危难之人向我求助,我都会全力保护,更何况自己亲友遇难。”金铠随后就拿起弓箭威胁驾车之人快快离开,自己则带着妹妹与欲精前往森林。

国王闻听王子已将二人劫走,立刻怒火中烧,他马上发动军队四下搜寻攻击三人。金铠朋友此刻劝说他道:“这两人所行非法,你还是将他俩送还国王吧。”金铠听罢即刻手执弓箭来到大队人马前,他让军队停止再做此等无意义之事,并说:“凡皈依我者,我宁舍生命也绝不轻易将其抛弃。”这些人平日就知道金铠过人威力与顽强毅力,此时经王子劝说后纷纷议论道:“如我们杀了王子,王子万一真的死去,国王一定会后悔不已。”想到这,众人便相继返回。

王子等三人继续前行至一空城中,正好看到一美女正采摘鲜花。他们便向她询问:“你为何呆在这里?”美女就向他们诉说了自己悲惨身世:“我曾是一国王公主,怎奈这里有六十夜叉专吃人与畜生,待他们全被吃光后,我一人就可怜兮兮被夜叉当成仆役伺候他们。众夜叉来时,你们务必小心谨慎。”

王子则将他们三人经历讲给这位美女,女人闻言不禁对王子生起强烈贪执之意,她向王子提出欲为王子之妻,王子也随顺答应。后当夜叉前来时,金铠张弓搭箭,在不离大悲心之心态中与众夜叉激烈交锋。结果因其福德力所感,夜叉没能损伤金铠一根汗毛。而他所射之箭则箭箭穿透夜叉躯体,以致夜叉鲜血横流。

长时鏖战后,金铠箭镞一直源源不竭、无法穷尽。大多数夜叉慑于他强大威力纷纷投降,剩下小部分夜叉则在王子前恭敬说道:“你若丢下弓箭,我们就为你指点宝藏。”王子放下箭后,他们就将种种珍宝悉数供养。金铠王子名声随后日益响亮,财富也日渐增多,而别处地方之人亦相继迁移到王子所居之地。

金铠王子声誉日隆,金子国王闻听后也以恭敬心派人前往赞叹道:“你以大威德力降伏夜叉、主持国政,真乃稀有。”王子则回答说:“降伏世间夜叉并非稀有,我更将难以降伏之烦恼夜叉随意掌控。不唯如此,我还想在涅槃之城里登上如来法王位。”传国王口信者听到后也不免击节赞叹一番。

金铠后又扶植欲精登上王位,自己即遵从父王教言回国并当上新国王,且逐渐成为整个四大部洲国王,以佛法治理国家、利益众生。


分享按钮 返回《释迦牟尼佛广传·白莲花论》目录

生死书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