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物舍身而求法

久远之前,于印度鹿野苑梵施国王执政之地上,释迦牟尼佛转生为净饭施主,财富广积犹如多闻天子。他经常前往大海取宝,以种种珍宝满众生所愿。他有次将从宝洲中所得之一串珍珠项链送与国王,国王非常欢喜,而施主恰于此时听到国王公主以美妙音声正唱诵善说之偈。他一听闻便立刻生大欢喜心,以致汗毛直竖。回到家后,他对任何美食都失去兴趣,只整日琢磨佛法大义。他心中想到:我于十二年中积聚财宝,但却从未获得过善说法宝,辛辛苦苦积累这些石头有何意义?善说方才堪称真正珍宝。

施主立即派人前往公主处寻求善法,公主却说:“所谓善说者必得以财富为代价才可换得,将你十二年中所积珍宝全部送与我后,我才可将善法传授与你。”施主闻言心中大喜过望,他连忙把多年积累所得全部取出,又亲往王宫欲听受善说。国王此时向施主询问道:“如此善说可谓遍满大地,而财富却需历尽千辛万苦获取,你这样做有何企图?缺乏财富、只拥有善说,难道可以之为食?”

施主回答说:“能引生贪嗔痴三毒之珍宝究有何用?唯有善说才能遣除过失、成办功德。善说之宝,大地即便遍布珍宝也无法与其等价。”得到所求善说后,施主将教言书写于金纸之上,并到处广泛弘扬。

当时为施主传授教言之公主,即为后来之舍利子比丘。

久远之前释迦牟尼佛曾转生为西吾国王,居住于四宝所成宫殿里。他一直如理如法主持国政,又喜行布施,对病人及无依无怙之人更是格外关爱照顾。在其倡导下,大众皆厉行十善法,以致转生天人者愈益增多。帝释天为观察他发心真伪,就幻化成罗刹形象来到王宫顶上说道:“诸行无常,有生有灭。”

国王听到后惊喜万分,他心想:是谁在为我打开涅槃之门,宣说菩提之道?他连忙合掌恭请道:“好友,请继续宣说偈文。”罗刹趁机要挟说:“我现今饥饿至极,必得以人新鲜血肉为食后才可宣说。”国王则想到:损害别人当然不合理,为得佛法我必须布施自己!

得到国王施身允诺后,罗刹完整将偈文说出:“诸行无常,有生有灭,生后灭尽,寂灭即乐。”国王得法后喜悦之情溢于言表,他心想:此法乃真实涅槃门、菩提道,是诸佛菩萨所修持之圣道。一想到这些,他便立刻用刀割下自己胸口之肉奉献与罗刹。罗刹吃下之后感觉未饱,他就欲将全身血肉供奉罗刹。施主在为获无上菩提而发愿后就对罗刹说道:“我可将全身割舍与你。”

此时大地六次震动,天人亦降下花雨。帝释天心中想到:我再如此刁难下去恐非合理,还是到此为止。于是他便对国王说:“你割舍身肉,心中是否有不悦情绪?”国王回答道:“我绝无不悦之意,我只不过对地狱众生心生悲悯而已。”“你如此说来有谁会信?”国王答道:“我所说者皆为谛实语,当然会令人相信。”帝释天穷追不舍:“既如此,你不妨以谛实语令身体恢复。”

国王就发愿说:“我舍弃身肉并无不悦心态,对受苦众生我反而更增上悲心。以此谛实力加持,愿我身体恢复如初。”言毕身躯即告复元。帝释天高兴地现出天身,并解释道:“我非以恶心损害你,我为令你心生欢喜才如此行事。以你所有之精进力,你必会有所成就。待你证果时,请勿遗忘我,并请常垂怜忆念我。”帝释天说完即隐身不见。

又久远之前,释迦牟尼佛曾转生为另一西吾国王,日常行持事迹均与上文大同小异,所不同者在于:

帝释天对国王说:“你做我弟子对我有何利益?我欲加害你,如你答应此要求,我即可为你传法。”国王答应说:“不管你欲何求,只要能为我传法,我可满足你一切愿望。”帝释天随即说道:“为得此法,应在两木板上各钉千根四寸铁针,你应夹于其中安眠。”

在如此惨烈酷刑中,国王依然不忘发愿得无上菩提。

此时大地震动,而国王亦以说谛实语之力令自身躯体恢复如前。

无量劫之前,当另一位释迦牟尼佛出世宣说《涅槃经》时,释迦牟尼佛那时转生为一菩萨。他听到佛陀说法后心生欢喜,极欲对佛陀有所供养,但因身无分文而无法实现。贫穷之菩萨便想到卖掉自己以换取钱财,但因福德浅薄竟未遇买己之人。后来当他回家时果真碰上一人。他就对来人说:“你愿不愿意买我身躯?”那人回答说:“我有件事需有人代做,如你肯为,我就可将你买下。”“是何等事情?”菩萨追问道。来人小心翼翼回答说:“我患有一怪病,医生嘱我每日必吃三两人肉才会治愈。你若愿舍身,我可付你五枚金币。”

菩萨闻言欢喜雀跃,他对那人说:“你先将金币给我,七日后我即可满你愿望。”“七天太长,我最多给你一天期限。”那人如是要求,菩萨连忙答应。他得到金币后立即前往释迦牟尼佛处顶礼问讯,又将金币全部供养,然后便诚心诚意、专心致志听闻《涅槃经》。因他本属钝根,故而听完后只记得一个偈子:“佛陀现涅槃,断除诸轮回,何人诚心闻,恒得无量乐。”

将此偈牢记于心后,菩萨高兴前往病人家中,每日割下三两身肉供奉与他。因他脑中所思只为偈颂意义,故而并未感受任何伤痛。一月之中,他无有一天间断,那病者也日益康复起来。看到病人日渐好转,菩萨内心深感欣慰,他又发愿未来必获无上菩提。菩萨心想一个偈子都有如是巨大威力,整个经典若能圆满闻受,功德更无需多言。亲身感受到佛经真实不虚之功德后,菩萨信心更加增上,他发愿道:“将来我获无上圆满佛果时,佛号也应为释迦牟尼。”他后来成佛时便开始在人天诸眷属前广泛宣说《涅槃经》法门。

无量劫之前,释迦牟尼佛曾转生为一大胜仙人,居住于深山密林中,具有五神通及大慈大悲心。他有日心想:我这所谓大慈大悲心既不能令众生心生欢喜,又不能息灭他们于无量劫中所积聚之三毒烦恼,亦无法令众生生起圣者正见,要这虚名大悲心又有何用?大胜想到这里便开始思索圣者正见到底从何而出,经过几番观察后,他认定正见需通过他人传讲与自己亲身观修而生。于是为获殊胜教言,大胜仙人就开始前往大小城市四处寻觅,但一直都无法找到。

此时有一魔众天尊来到仙人前说道:“我曾于佛陀前闻听过含有佛号之偈颂,如你能剥下自己皮肤,并于日光下曝晒后做成纸张,再以自己鲜血为墨、骨骼为笔,将偈子记录下来,我则可将此偈传授。”

仙人听到天尊所提要求后则思量道:流转轮回中,为得财富与妙欲,国王、怨敌、凶手等人都曾砍断过我无数身躯,但如此“献身”对任何众生都无些微利益。此次为得有意义之佛法而将这有漏不实之身舍弃,这可算作所有舍身行为中收获最大者。

心生喜悦之仙人就将天尊观为上师,自己将皮剥下后于日光中晒干做纸,然后又抽出鲜血以为墨、取出骨骼以为笔,在天尊前合掌请求他能宣说此偈。魔众天尊看到仙人以极大恭敬心希求善法后,自己羞愧难当,以至于最后竟消失不见。仙人找不到他,只能无可奈何想到:看来我已无法听闻此首偈颂。随后他又发愿道:“我以对佛法所起之恭敬心而用自身制成笔墨纸张之善根,定不会耗尽亦不会虚掷。以我清净心对一切众生所生之悲心,我不顾惜自身皮、血、骨而为纸、墨、笔,愿凭此真实语之谛实力,此世界或其他世界,所有能宣讲佛法之大导师前,我都能亲聆法要并得佛法真谛。”

仙人刚刚说完,从此刹土往下方过三十二个世界,有一刹土名为无垢清净刹土,无垢称王如来正住世传法。他一刹那间就已了知仙人清净心,同时亦明了赡部洲众生日后可因仙人而得度。如来便与五百菩萨一起飞临仙人面前,此时整个世间光芒遍布并降下花雨,森林中草木枝、叶、花、果皆自然发出佛法妙音,成千上万、难以计数之天人集中此处。如来光芒接触仙人身体,他整个身躯立即恢复如初,未留下任何伤痕,颜色也与过去无有二致。

仙人于如来脚下顶礼、绕转,然后合掌说道:“佛陀为我真正导师,从今日始,我开始正式皈依佛法僧三宝。我听法后必能遣除众生邪见无明黑暗,为获正见,请佛陀慈悲传法。”

如是请求后,无垢称王如来便对在场眷属宣说积累福德等持法门,以及金刚八句、法门八句、种子八句等正法。仙人立刻获取辩才无碍、不忘正念、天尊护佑、摧毁怨魔等境界,他随即就开始在一千年中,于大小城市宣说佛法,度化无量众生,并于死后转生无垢称王如来刹土。

广述情节在《积福德等持经》中有记载,可参阅。

久远之前,释迦牟尼佛曾为转轮王,在印度灵鹫山,无数劫中以鲜花、妙香、胜幢、飞幡、乐器、珍宝、宝殿等物,于成千上万如来前作供养、承侍,并听闻、受持诸法自性平等等持法门,又将此法缮写、受持、为他人广泛宣说。无数如来中最后一位名为萨拉自在王如来,住世七十六万年。转轮王即以无法计数之天人檀香、珍珠等物对其广行供养,后又出家求道,于千百万年中守持、修行,及为他人宣讲诸法自性平等等持法门,还为此法门而舍弃无量头、手、足、妻、儿、珍宝、饮食等人与物。

其后又有恒河沙数如来住于灵鹫山上广宣此法门,诸世尊皆名为释迦牟尼佛,所有释迦牟尼佛均有名为舍利子比丘等两大弟子及众多眷属,众如来都于五浊恶世出世传法,后为释迦牟尼佛之转轮王在如是如来前一一听闻此等持并精进修持。

再往后又有无边妙音如来出世传法,世尊前世亦曾在无边妙音如来、名称妙音如来等众多如来前受持诸法自性平等等持法门,此等道理在《月灯经》中有广说。

释迦牟尼佛转生为山兔时,为求正法,曾在一仙人前跳入火坑,此种经历确有其实。

释迦牟尼佛转生为一国王时,为得半偈法曾于一猎人前奉献自己所有衣饰并举身跃入深渊。

释迦牟尼佛曾转生为一国王公主,名为妙智,她为说法上师身体能早日康复,竟以自身血肉配制食物供养上师。

释迦牟尼佛如是舍弃寿命、生命、王位之次数已不可胜数;他为半偈佛法而以自身做成千灯并点燃,然后在身肉所成光芒中听闻后半偈法语,诸如此类之行迹实难以算数譬喻而得了知。

世尊于无量劫中不顾及自己所受痛苦,精进寻法、苦行不辍,真可称之为为佛法而苦行之安忍度,亦是行持摄善法戒,也可算作铠甲精进与加行精进,同时也是为佛法而行之舍施法门,并能生起听闻智慧,间接也算对众生之法布施,且为出世间禅定之因,故而此寻法品真可谓具足六波罗蜜多。他在行持任一波罗蜜多时,实际上都直接或间接具足六波罗蜜多所有内涵。我们都了知菩萨所有作为实乃依心为主而行之,也即以心来安立六波罗蜜多。

以上圆满宣说了释迦牟尼佛广行寻法之种种公案。

分享按钮 返回《释迦牟尼佛广传·白莲花论》目录

生死书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