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善则一切皆善

释迦牟尼佛转生为星宿婆罗门子时,于四万两千年中行持梵净行。他有次来到富丽王宫后偶遇一商主之女,那女人一见星宿立即被其庄严相貌所吸引,于是马上在他脚下顶礼。星宿疑惑问她:“你欲何求?”女人大胆说道:“我只要你当我丈夫。”星宿坦诚回答说:“我不能随贪欲转,因而不能与你共同生活,我乃持梵净行者。”女人穷追不舍:“若你不与我共同生活,我马上就会死去。”

婆罗门子此刻则想:我已在四万两千年间行持梵净行,若要与她生活实在不应理。于是他便扔下女人,自己径直走开,但走过七步后又心生悲意。婆罗门子想到:看来我应舍弃戒行,为此身堕地狱也应承受,唯望这可怜女人不要死去,亦不再感受痛苦。”

其后十二年中,他一直与女人一起生活,最后又再次出家修持四梵住,并于死后转生梵天。以他当时发大悲心之故,婆罗门子迅速圆满了四万大劫资粮。其他众生必堕地狱之恶业,菩萨以善巧方便及悲心摄受,反以之而转生梵天。

又燃灯佛之前,曾有五百商人赴大海取宝,得宝后众人即踏上归程。五百人中有一黑人,惯喜造作恶业,加之他本人又精通武功、喜行强盗行径,故而屡屡造恶不休。回程途中他又想:我应杀死所有商人,如此一来,全部财宝即可尽入囊中。

释迦牟尼佛当时转生为五百人中一商主,名为大悲商主,他于梦中得到海神授记说:“你们同行者中有某位人士,长相如何如何,装束如何如何,此人妄图杀害所有商人后夺走宝物。这五百商人皆为无上菩提道中不退转菩萨,若一次杀光如此众多之菩萨,此人必得在地狱中呆够每位菩萨从因地至成佛间所用时日之总和,在此无法计数之漫长时日内,他时时刻刻均需感受燃烧剧痛。既如此,你何不依善巧方便法保护好五百商人,同时也挽救此人,使其勿堕地狱!你应三思而行之。”

大悲商主听罢便一直辗转反侧、苦思冥想,他最后终于下定决心:看来除由我杀死此人外别无良策,因若将此事告知众商人,他们必定会心生嗔恨,会将他立即诛杀。如此一来,众商人则将堕入地狱中;若由我取其性命,我决定会因之而堕地狱中,并于十万劫中饱受燃烧之苦,但我愿替众为之;若听任此人杀死五百人,这人就会造下天大恶业,如此行事何能应理?干脆我来替众行道,杀死此人,以挽救五百众人与他自己!

大悲商主主意已决,他马上抢过黑人所持短矛,一下就将之刺入黑人躯体,使其立刻毙命。

当时之五百商人即为贤劫中五百菩萨,因大悲商主是以大悲心及方便法行事,他凭此迅速圆满了十万劫所需资粮,而黑人死后也转生善趣。但等释迦牟尼成佛后,尽管佛陀已获金刚般坚固身躯,不过为以善巧方便法度化众生,他依然示现脚被檀木刺刺入之情景。

当时有最后有者二十人,另有二十人乃他们怨敌。这些怨敌伪装成最后有者之好友,欲扑向最后有者所居之处将其全部杀害。正当他们如是盘算时,佛陀凭其智慧早已对其想法了知无遗。为调教众生,他对目犍连说道:“此地有檀木刺,定会刺入我右脚掌。”结果刚刚说完,一根一拃长之檀木刺就现在佛前,此檀木刺可谓尖锐无比。目犍连主动请求欲将之抛向另一世界,佛陀却告诉他:“以你神通,根本奈何不了它。”目犍连即施以最大力量试图移走檀木刺,怎奈三千大千世界之大地尽皆震动,但檀木刺却纹丝不动。

释迦牟尼佛随即以神变来至四大天王之天界,那根檀木刺也跟随世尊升至四大天王处。佛又相继来到三十三天、离诤天、兜率天、化乐天、他化自在天乃至梵天,刺亦紧紧相随、不离寸步。当佛陀从梵天返回后,刺也跟着回来。佛陀安坐坐垫上时,刺就现在佛面前。此时佛以右手从容将右脚摆在那根扎于地上之锋利檀木刺上,整个三千世界顿时震动起来。

阿难不解问道:“以何前世业力成熟如今果报?”佛陀方便开示说:“我过去世时曾于海上用短矛刺死一黑人,此乃当时所造业之余业报应,杀人之果报现今已全部成熟。”

正磨刀霍霍,欲杀二十位最后有者之二十人,听闻佛教教主释迦牟尼佛亦需感受业果报应之消息后,各个感慨万千。他们议论纷纷道:“佛陀尚且如此,我们更不待言。我等亦欲杀害众生,现在应速至佛前忏悔罪过。”待他们来到佛前时,释迦牟尼佛将不应造作恶业以及灭尽恶业之法门对其宣讲,在场众人人人现前证悟智慧,包括同时闻法之四万人也当下证悟万法本性。

同样,佛陀原本无病无恙,但显现上仍服食医师耆婆所配药物;佛陀前往城中化缘,未有所得后只得返回洗钵;有人还曾以婆罗门女扎玛姿玛毁谤佛陀;一普行外道女人被众人毒打,并扔在祇园精舍一坑中,佛陀虽然知道此事,但却未理睬那女人;佛陀曾在三月时日中仅能以腐烂马具为食;佛陀背部亦曾示现过疼痛症候;释迦族被毁灭当日,佛陀也曾示现头痛;曾有一婆罗门名为多多匝,他竟列举出所谓一百条过失用以谴责佛陀,而佛陀则一一接受;提婆达多生生世世都对佛陀紧逼不舍,为杀害佛陀,他想出种种毒辣计策:放出狂象欲踩踏佛陀,唤刽子手以炮弹轰击佛陀……

如是种种公案,仅从外表观之,似乎为佛陀所承受之十种果报;若就实质而论,佛陀丝毫也无有任何所谓业果报应。只为度化众生,他才以各种善巧方便法随缘示现自身亦需承担不同业果之道理,此等举止对调化闻法众生实有大利益,这些事迹、道理在《大密方便经》中有广述。

又久远之前,于迦叶佛教法下,释迦牟尼佛转生为光鬘婆罗门子。当时有五位如大萨拉树般之婆罗门子,虽入大乘佛法,但因后来依止恶友之故而日渐忘失菩提心。他们开始行持外道禁戒,于佛不再生信。光鬘婆罗门子有一好友乃陶师之子,名为曼西,他对佛一直抱有极大信心。为善巧方便度化此等退失信心之婆罗门子,当他看见光鬘与那五人呆在一起时,就开始高声赞叹迦叶如来之功德,并对光鬘说:“光鬘婆罗门子,请随我一同拜见迦叶如来。”

光鬘此时心下暗忖:如我直接赞叹如来功德、不礼赞外道功德,这些人定会心生怀疑,他们断不会与我同去拜见如来。我应依方便法,及与智慧空性(诸佛菩萨本性中无所见)相应之见解随宜教化。于是他便善巧说道:“拜见那光头沙门对我们有何作用、利益?菩提妙难思,光头沙门怎会有菩提?”

光鬘有次又与这五位婆罗门子坐于河岸休息,为调伏这些人,承佛威神加持,陶师之子曼西再次来到河边说:“如来出世极为难得,我们理应前去拜访。”结果光鬘婆罗门子又如上大放厥词,显现上似乎极不情愿前往。曼西干脆扯住光鬘发髻,连拉带拽硬是将他拖到佛前。这些婆罗门子当时心想:陶师之子拼命拉扯光鬘,无论如何都要将他带到佛前,不知这佛陀到底有何法术、本领?五人便满怀好奇地跟在二人后面也来到迦叶如来面前。

一见到迦叶佛,因前世善业成熟,他们立即对佛生起信心,五人反倒心怀不满地责怪光鬘:“佛陀竟有如是功德,你为何不早早向我等诉说?”五婆罗门子目睹如来威严、辩才,聆听佛陀梵音后,均以清净意乐而发无上菩提心。迦叶佛清楚了知他们清净发心,就为其宣说了大乘不退转轮陀罗尼金刚句诸法无生法门,令五婆罗门子当下获取无生法忍。

迦叶如来此刻告诉五位善男子道:“若光鬘童子最初即在你等面前赞叹佛陀、不礼赞外道,你等又怎会想到拜见如来?对如来生信更从何谈起!”

如此不退转之大菩萨,对诸佛菩萨无有任何怀疑,只不过为度化其他众生,方便善巧示现而已。有些经论中说道:以其说过“光头沙门怎会有菩提”之语,释迦牟尼佛未成佛前还需在尼连禅河边苦行六年,此乃业力成熟之必然报应。此种说法实为不了义之善巧方便说法,因无明愚痴众生若以粗言恶语暗中诋毁有清净戒律之人,此等愚众必将长期陷于邪道恶趣中。为显示此种因果不虚之理,方才有上述言说,大菩萨实际上不会受一丝一毫业障之困缚。

此外,有些人对具功德之人言说粗言恶语后心生后悔,失望之极时便觉自己已不再拥有任何希望。为遣除此种灰心丧气之情绪,才有如上方便说法。若最后有者菩萨在迦叶佛前说粗语都有成就可能与机会,我等被愚痴所覆之众生当然更有忏悔业障之机会。此种教言正包含令众生未来忏悔、再勿造作恶业、发菩提心之密意。

光鬘婆罗门子如是度化五婆罗门子,自己则在迦叶如来教法下出家,并受持如来教法,成为智慧无上童子。迦叶如来授记说:“我涅槃后,智慧无上童子会于娑婆世界成佛,号释迦牟尼佛。”

以上述公案为主之众多公案皆表明:佛陀于生生世世之漫长时日中,已了达尽所有、如所有一切学处,其无垢智慧于每一世都愈发增上,并究竟清净了诸烦恼障、所知障及粗细习气,且以大智慧而现量见到万法本性,实已获一切智智。佛如是照见十方三世所摄二谛之真相,恰如视掌中庵摩罗迦果一样一目了然。世尊具足十力、十种自在,于人天诸世界中宣说佛法如出无与伦比之狮吼声,成为所有众生之导师;又摧毁魔众,从而成为众生怙主;其智慧身常有周遍,具备一切圆满功德。

《如来广智经》中云:“如来智慧深广无边,稀有罕闻。”又云:“目犍连,设若十方不可言说微尘数刹土世界中,所有众生均已成佛,一一佛陀各有不可言说微尘数头颅,一一头颅各有不可数之口,一一口中各有如是不可数之舌,如是难以思量、不可言说之广长舌亦无法说尽如来智慧。何以故?目犍连,如来智慧无量无边、不可胜数、不可思议、无法度量、无从揣摩;如来具足不可思议、无法言说之智慧。”

以上圆满宣说了释迦牟尼佛广行智慧之种种公案。

分享按钮 返回《释迦牟尼佛广传·白莲花论》目录

生死书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