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恰嘎国王

——侮圣忏悔 王位复得

一时,佛在舍卫城。有位名布德作拉巴多扎的人依靠佛陀的加持力遣除了三界轮回的痛苦,获证圣者罗汉果位,因感世尊恩深似海而发愿度化无边的众生以报佛恩。他观察所化众生的时、处、因缘等,得知南方果贤巴【印度六大城市之一,汉译萨弥城】的众生与他有缘,而且得度时机已成熟,于是,身披袈裟、手持钵盂前往果贤巴城化缘,果然得到一有名大施主及其眷属的长期供养。尊者应他们的根基、意乐传授了相应的佛法。有的得暖位 (Usma Gata)、顶位 (Murdhana)、忍位 (Khanti)、胜法位 (Lokikagra Dharma),有的得预流果、一来果 (Sikitagami Phala)、不来果 (Anagami Phala)、罗汉果 ,有的得金轮王、梵天、帝释天位,有的得缘觉 的果位,有的种下了如来正等觉的种子,更多的人对三宝生起了不共的信心。【译者:一些汉人在我们学院住了一段时间后,为报答法王如意宝的无比恩德,在汉地兴起广度众生的宏伟事业,其弟子肯定也有不同的证悟吧。所以,我们也有这样的缘起。】得果的众弟子祈求:“尊者,您对我们的恩德很大,把我们从三恶趣中解救出来,渡过生死海、越过骨架山,从此再不会堕入轮回,所以,我们诚心祈求尊者在有生之年能接受果贤巴信徒们的供养。”尊者和善地说:“在这里也可以,但我还要饶益其他有情。”在场的信徒们都对尊者广度众生的大悲心赞叹不已,顶礼尊者后各自回去,可四面八方朝拜者仍纷至沓来,应接不暇。

此时恰嘎国王率四大军队出宫打猎,路经此地,【师言:印度的国王总是爱好打猎,殊不知打猎是下劣种姓所为,非国王所应为,可他们无聊,赖以打猎虚度时日。】见施主院内济济满堂,便查问原因。大臣说:“听说有位名布德作拉巴多扎的人在这里,所以,有很多人来朝拜他。”国王知道尊者是邻国一位国王的太子,出家后证得了罗汉果,而且他与尊者的父亲是故友挚交,因此决定进去相见。国王一行来到了院内,尊者安然坐在法座上既没出外迎接也没起身,国王顿现不悦之色,但还是勉强礼拜了尊者。辞别后,国王愤恨地说:“他在我的国土上,居然敢对我不恭!”大臣们也议论纷纷,火上加油,国王更是怒气横生,打猎返回时说:“我们再去,若他仍是那副姿态,我就砍断他的头。”众大臣也随声附和。尊者知道国王发了恶愿,便向前跨了六步亲自迎接国王,因此国王身上原有的光立即消失,大地瞬间裂开。国王见之非常害怕,立即知道是尊者迎接的缘故,马上跪下来向尊者顶礼并祈求:“寡人愚昧无知,一心一意忏悔,祈求宽恕。”尊者悲颜慈目地看着他说:“对我倒没什么,您既然知道错了,好好忏悔就可以了。”国王再三祈问:“我心发恶愿,身造恶业,惊动了尊者,这样,对我的王位是否有影响?对我的生命是否有危害?”尊者安慰他说:“不用担心,对您的生命没有危害。但因我前迈六步迎接您,您将于六个月中失去王位,又因您诚心忏悔,王位会失而复得。若您对我生起欢喜心,则身光可立即恢复,裂开的大地也无害于您。”国王立即生起欢喜心,当下身光复原、地缝闭合。国王对尊者作礼后返回王宫。

不久,恰嘎国王又带着四大军队去森林狩猎,一时,自顾追逐一兽,渐渐远离眷属,以致在森林中迷失了方向。国王心急如焚,四处乱撞,见一牧童家便直冲进去。牧童不知是国王,暂时让他住下来一起生活。国王因恐怖、焦急和恼怒而神志不清,迷迷糊糊,以致疯狂。太子、大臣等在森林中四处寻觅也不见国王身影,只好作罢回宫。六个月后,一大臣忽然又想起失踪的国王,复与众大臣商量:“我们再去寻找国王吧,若能找到最好;若找不回来,则当另立太子为国君。”于是太子与大臣再次共同外出寻找国王。这时,国王神志已经清醒,牧童也认出了国王,准备将他送回宫去,路上与寻找国王的大臣们邂逅。太子悲喜交集:“父王六个月来如何度日?”国王详述六月经历时,聪明的太子忆起尊者当时对父王的授记,便禀白父王自己所想。国王听后也觉得不可思议,立即增上了信心并对太子说:“父王暂不回宫,先去拜见尊者。”他们直奔果贤巴城的施主家,国王一见尊者立即上前恭敬顶礼,祈请传法。尊者传了相应的法后国王请求:“尊者,您能否接受我七天的供养?”尊者默许。国王十分喜悦,于七天中以各种上好饮食供养尊者。受供圆满后,尊者又给他们传了相应之法,他们赞叹尊者的传法功德后返回宫中。

世尊与眷属莅临果贤巴城住到施主家,恰嘎国王得知后立即前去拜见,世尊也为他传法。国王请求:“世尊,您能否在三个月中接受我的供养?”世尊默然应允。国王在三个月的广大供养中对尊者总是另眼相待,其余比丘众心怀不解,启问尊者缘由,尊者如实告以事情的原委后,众比丘复往世尊前请问:“世尊,以何因缘,国王先对尊者生嗔心导致身体失光,后生信心使身光恢复?”


世尊告诸比丘:“此乃前世因缘。久远以前,追培城里有位宁布国王,他在位期间,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举国上下富裕祥和。其下一位小国王有一太子,长大后精通经诗史学等十八明。聪颖的太子观察到父王时而利于民众、时而害于民众以及人生的苦乐悲欢截然不同而深有感触。日久观察,太子生起了猛烈的出离心,便舍弃继承王位的机会到寂静森林修行。他修得四禅八定 、五种神通 (Pancabhinna),成了著名的仙人,之后回宫传法,对他恭敬供养者数不胜数。宁布国王打猎路过时见众人汇集,遂询问原因。大臣回禀:‘是您部下的一位小王子修成仙人,回宫传法,所以众人济济。’国王闻言,念及与其父的友好关系,决定前去拜见。【师言:今世的果报与前世的果报在细节上几乎相同。佛陀曾在经中说:“今生作何业,来世亦受如是果。”如今生对某人生嗔心,后来化解合好,肯定在前世也有同样的过程,这就是同行等流果。经中佛说“造业受报五百世”的喻意即此也。】当时仙人没有起身相迎,国王顿起嗔心(Dosa),想要杀掉他。国王念头一动,身光消失,大地裂开,他害怕至极,立刻到仙人前求忏悔。仙人慈悲地说:‘这对我没什么,但您要从因果方面考虑。’国王再三祈问:‘我对您发了恶心,将来对我的王位会不会有影响?我的来世会有什么报应?’仙人安慰他说:‘您的王位不会有影响,如果您对我生起信心与欢喜心,身光会恢复如故。’国王立刻对仙人生起欢喜心,眼前的裂地闭合,身光也恢复了。众比丘,当时的仙人即今之布德作拉巴多扎尊者;当时的宁布国王,即是今日的恰嘎国王。因果如是毫厘不爽!”

暖位:此位可烧除烦恼,接近见道无漏慧而生有漏之善根,并以此位观欲界、色界、无色界之四谛及修十六行相,生有漏观慧。修至此位即使是退欲而断根造恶业,乃至堕入恶趣,然而终必能得圣道而入涅槃。

顶位:于动摇不安定之善根(动善根)中,生最上善根之绝顶位,乃不进则退之境界。于此修四谛、十六行相。修至此位即使退堕地狱也不至于断善根。

忍位:为确认四谛之理,善根已定,不再动摇(不动善根)之位,不再堕入恶趣。分上忍位、中忍位及下忍位。

胜法位:为有漏世间法中能生最上善根之位,观修欲界苦谛之一行相。于次一刹那入见道位而成为圣者。

一来果:即四圣果中之第二果。指断除欲界九品修惑中之前六品而证得圣者果位并以来返人天一次而得名。

不来果:梵文阿那含,意译不还、不来,乃声闻四果中第三果之圣者。彼等已断尽欲界九品之惑,不再来欲界受生。

罗汉果:即第四果又作极果、无学果。指已断尽色界无色界之一切见惑、修惑而永入涅槃之圣者。

缘觉:又作独觉、因缘觉。指独自悟道之修行者,即于现在身中,不禀佛教,无师独悟,性乐寂静而不事说法教化之圣者。

四禅八定:四禅又作四静虑,即色界天之四禅。八定谓色界天之四禅与无色界天之四无色定,合之而成八定(八定包含四禅)

五种神通:指修四根本静虑所得之五种神通。即神足通、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及宿命通。


分享按钮 返回《百业经》目录

生死书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