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提婆达多

——同行等流 两世被辱

一时,佛在迦毗皤窣堵城【印度六大城市之一】。提婆达多 (Devadatta)因杀害了莲花色比丘尼(Pan­ca Nantariya),【师言:提婆达多原本造了两个无间罪,此时又造了一个无间罪。】而被萨迦国王驱逐出境,无处可归,就准备到迦毗皤窣堵城去。到了之后他又琢磨着美梦:我现在杀释迦比丘没有能力,证得佛果也没有能力,不如回到悉达多(Siddthar)太子原来的王宫去和王妃们搞好关系,再进一步得到王位。

之后,他特地派人跟耶惟檀等王妃说:“释迦比丘说自己远离了贪心,就不应娶妃子,可又娶了这么多王妃,很不如法。如果你们对提婆达多有信心,就跟他商量,他愿意当国王。”王妃听后一起商量对策,认为直接制止可能不太好,不如诱他来宫当众奚落,于是派人告诉提婆达多:“我们很乐意你进宫来商量事情,你会如愿以偿的。”提婆达多闻此欣喜若狂,立刻赶赴宫中。他得意洋洋地准备坐上悉达多太子原来的王座,诸天认为很不如法,马上用神变把王座隐藏起来。时耶惟檀王妃带着所有王妃坐在宫门前静候,见提婆达多得意忘形地走来,心里觉得好笑,殷勤地上前佯装欢迎。提婆达多合掌对王妃客套,王妃狠狠地抓住他的双手用力捏出了血,提婆达多疼痛难忍,无论怎样使劲也抽不出手来。王妃又将他摔倒在地,众宫女一拥而上,狠狠地踢他,以各种东西砸他,他被打得遍体鳞伤,最后狼狈不堪地回去了。他的眷属果嘎乐嘎等人不知内情,纷纷向他道贺:“今天你运气不错,去王宫与王妃一起享乐。”提婆达多十分尴尬无言以对。


诸比丘得知此事后白佛言:“今天耶惟檀王妃等当众羞辱了提婆达多。”佛言:“耶惟檀夫人不仅是今天羞辱他,往昔也曾羞辱过他。很早以前,印度鹿野苑有位梵施国王【提婆达多的前世】,离印度不远的布德哈拉城有位自在部国王【世尊的前世】,两个国家因一些嫌隙互相作战,死伤无数。一日梵施国王问众大臣谁是美女之最,群臣各抒己见,其中一人告诉国王:‘他们所见都比不上美貌举世无双的自在部王妃【耶惟檀的前世】!’梵施国王闻言生起极大贪欲心,决计无论如何要得到自在部王妃。他深知唯有先平息两国之争、缓解矛盾后才有机会,于是设法与自在部国王言欢和解。过了一段时间,他专门派人告诉自在部王的王妃说:‘两国和合我意于你,能否赏光面谈?’自在部王妃向夫君请求:‘如果您同意,我想召集众人当众羞辱他。’她又宽慰国王:‘请您放心,我会处理好的,您不要过于计较!’国王同意后,自在部王妃派信使告诉梵施国王:‘臣妾明白陛下之意,但有碍于自在部国王,若您真有诚意,最好先杀掉他。’梵施国王信以为真,马上又恶化两国关系,并派四大军队攻打自在部国,整个布德哈拉城被包围得水泄不通,自在部国王手下的一些人也被杀害。王妃又派人对梵施国王说:‘你意于我,杀下面的人有何用!现在本宫内仅有我一人,你换上便服前来即可。’梵施国王大喜,迫不及待地换了套便服溜进王宫。自在部王妃突然抓住他的手高喊:‘自在部王、王子、大臣、商主们,梵施国王非法潜闯我宫,欲行非礼……’自在部国王进来呵责:‘你身为国王却溜进我宫中欲行非礼,实不如法,当处以刑责。’自在部王妃建议道:‘杀了他也没多大意义,不如当众羞辱他,再让他滚。’于是王妃狠狠踢他,众人用各种东西砸他,他也是半死不活地离开了自在部王的王宫。众比丘,当时的自在部国王就是现在的我,王妃就是现在的耶惟檀王妃,梵施国王就是现在的提婆达多。”【师言:这个公案说明了释迦世尊与提婆达多前后的因缘也是一种同行等流果报。所以有些专门害别人的人,也是前世业力所现。】

提婆达多:为佛世时犯五逆罪,即破和合僧及出佛身血,故称为恶比丘。他是世尊的叔父白饭王之子,亦是阿难的兄弟。


分享按钮 返回《百业经》目录

生死书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