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扎德沃

——青年供花 佛述前因

一时,佛在舍卫城。有五百位悠闲自在的扎德沃青年经常游逛野外公园,享受大自然的明媚风光。他们在盛开着白莲、青莲等各种奇花异卉的公园里无忧无虑地嬉戏,经常以各种花蔓编织头饰、耳环、鼻环、项链、臂环、手环等,于美妙的乐声中欢度良辰美景。我等大师遍知能仁释迦世尊为慈悲度化他们,一日著衣持钵去城中化缘。五百扎德沃人远见佛陀金光闪闪的身相,生起极大欢喜心,立即前迎世尊,供养各种花鬘,恭敬顶礼令佛欢喜,右绕三匝后才依依不舍地离去。世尊展颜微笑,身放白、红、黄、蓝四种光,上照天界、下彻八寒八热地狱。地狱众生各自觉得冷暖舒适,误以为业报已尽当转生他方世界,后来知道是世尊的慈光消除了寒苦热恼,便对世尊生起极大信喜心因而转生各个天界,同时得闻无常、苦、空、无我等法语并共诵偈曰:“生起出离心,入于如来教,摧毁诸四魔……谁人能行持,清净梵戒行,远离诸轮回,灭尽诸痛苦。”佛光绕三千大千世界三匝后复入白毫间。阿难尊者见此恭敬合掌启问佛陀:“世尊,如来正等觉无因无缘不会放光微笑,今世尊以何因缘面显微笑身放四光?惟愿为说,愿乐欲闻。”佛告阿难:“如是,如是,如来正等觉无因无缘不会放光微笑。今吾见五百扎德沃人以信喜心供养鲜花,右绕我三匝故,彼等当于十三大劫中不堕恶趣,再十三大劫转生天界享受欲乐,然后转为人身出家修行,在阿兰若处独修三十七道品而得独觉果位,其名曰无愿独觉。以此因缘我今展颜微笑身放四光。”

诸比丘复又启问:“世尊,往昔以何善业今日彼等供佛鲜花?”世尊告曰:“诸佛善逝皆是往昔积集善业之果,我亦如是。一切众生之业不会成熟于器界的地水火风而是成熟于自身的界蕴处,即所谓‘纵经百千劫,所作业不亡,因缘会遇时,果报还自受’。远在两个大阿僧祇劫前,人天导师、如来、正等觉燃灯佛(Dipamkara Bud­dha)出世,燃灯国王如法治国,上下安泰,佛法兴盛,无有战争灾难,人们安居乐业。国王准备恭请燃灯佛光临王宫应供,同时特邀自属下国之具财子国王参加。【译者:以后若有堪布、活佛到汉地去,居士们应该像燃灯国王一样通知别人,不要保密。密法是该保密的却不保密,堪布活佛不该保密却偏要保密,对密法保密应该是有传承的,对堪布活佛保密却至今未找到传承。】此具财子国王也是财富圆满乐行广大布施之人,已十二年如一日地恒行上供下施,这次他准备以金盘、金掌、金瓶、五百嘎夏巴涅及一位美女作最后的五大供养。

时有二婆罗门子在一婆罗门上师前学习《吠陀》经典,日久欲报上师恩德又苦于无财供养。后来听说具财子国王好施,即前往求施。具财子国王的天尊告诉他:‘今有贤慧、智慧二人前来求施,如果你将五大供品奉予贤慧,则胜过你十二年上供下施的功德。’不久果如其言,国王把二人迎进宫中,满心欢喜地将五大供品献给贤慧,贤慧欢喜纳受四供而拒绝了美女,因他已受梵行不淫戒,认为自己不宜接受美女。美女却钟情于贤慧,在一旁悄悄祈求贤慧接纳,仍被贤慧毅然谢绝。她无处可依,独自往燃灯国而去。路见一卖花人,她把全身的金银珍宝交于卖花摊主,并商定以后每天定时来取一朵青莲去供养天尊。【译者:这里所谓的天尊,也许是燃灯佛,在经论中有时佛和菩萨也可用天尊之名。】

贤慧以四大物品供养上师,上师唯一没有接受五百嘎夏巴涅。当晚贤慧做了十个梦:一是自己饮用大海水,二是行走于虚空,三是手持日轮,四是手持月轮,五是乘国王的马车,六是乘仙人的马车,七是骑大象,八是骑天鹅,九是骑狮子,十是登悬崖。清晨醒来时甚觉稀有,便四处探询解梦的人,后来他向一善于解梦的五通仙人求解。仙人告曰:‘此梦非吾能解,听说最近燃灯国王将恭请燃灯佛去王宫应供,届时汝可前往请求燃灯佛解此十种梦相。’贤慧即前往燃灯国,与此同时,具财子国王也率八万大臣往燃灯国行来。

燃灯国王在佛陀莅临前七天即已下令国内所有鲜花均须交给王宫供养燃灯佛,任何人不得违越,因此,全国大小地方没有一朵花敢留下来。美女照例去取她每日订购的一朵花,卖花者说:‘国王有令,不得留一朵花,我已全部上交了。’美女默然稍许,尔后很有把握地告诉卖花人:‘以我之福德力,你到莲池边肯定能见绽开的莲花。’卖花人半信半疑地走过去,果然见到七朵怒放的青莲。他甚觉稀有回告美女:‘奇哉!奇哉!我刚刚采完,怎么突然又有新开的七朵青莲?’美女让他采下,他迟疑着不敢去采,害怕有违王令。美女灵机一动:‘不要紧,我把花放在宝瓶里用水养着,任何人都看不见,放心好了。’然后美女把花插入宝瓶藏在身上往城中而去。

此时贤慧也到了燃灯国,他自言自语:‘我没有供品很不应理,应该找些鲜花供养燃灯佛。’于是他走遍全城的大小花园,四处寻找鲜花,东门出,北门进,却一无所得,失望而归,途中与美女不期而遇,以贤慧婆罗门的福德力,美女密藏的青莲从瓶中露了出来。贤慧供佛心切,与美女商量欲以五百个嘎夏巴涅换取青莲。美女定神看了看贤慧婆罗门,故意不肯地说:‘噢!你不就是当初不愿接纳我的那位婆罗门吗?怎么?现在想要我手中的花?我当然是不会给你的。’美女接着又忍不住问他:‘不过……您要花到底做什么?’贤慧说:‘别无他意,只想借花献佛。’美女略微思考了一下说:‘给您倒可以,但我不要钱,只要您发个愿∶生生世世让我做您的妻子。否则,我是不会给您花的。’贤慧诚挚相告:‘我好行布施,将来生生世世中会布施自己的妻子、儿女,甚至我自身的血肉,你还是好好考虑考虑。’美女说:‘无论如何,在您以后的布施中我绝不造任何违缘,只要您现在发愿就可以。’【译者:这个故事在义成王子为婆罗门布施儿女时,其妃不愿,王子劝她:“你曾经发愿……”当时她回忆起往昔之愿。】之后,美女将五朵莲花送给贤慧并发愿:‘您何时成佛转法轮,我何时做您的弟子行持佛法;乃至未成佛间,我生生世世做您的妻子。’

燃灯佛光临燃灯王宫应供的日子临近了,宫廷内外、大街小巷皆扫洒清洁,无有瓦砾沙石,地平如掌,且用甘露水、涂香、妙香敷洒大地,种种幢幡、宝盖、伞盖林立,环境非常悦意。燃灯国王手举百辐宝伞率领手下各持宝伞的大臣们,具财子国王也率领手下的八万眷属一起前往迎请燃灯佛,在佛前顶礼合掌祈求:‘恭请世尊及众比丘光临我王宫应供。’燃灯佛默许,率众比丘前往。燃灯国王手持百辐宝伞举在佛的上方,其余的随从也手擎宝伞,此时以燃灯佛的加持力,他们每个人突然间都觉得是亲自在为佛打伞。燃灯佛被隆重地迎请到王宫,当佛的双脚跨在门槛上时,大地震动,盲者复明,聋者闻声,哑者会语,跛子能行,疯狂者恢复正常,难产孕妇顺利生子,余多苦缚众生各个自然解脱,大象、骏马能说人话,布谷鸟等也叫出悦耳的声音,各种乐器不击自鸣、美妙动听,大地上鲜花怒放等等出现许多瑞相。不计其数的众生,各持香花顶礼供养燃灯佛。

热闹非凡的拥挤人群中,贤慧、智慧及美女三人也随众想亲近燃灯佛。燃灯佛以慧眼观察到贤慧婆罗门在众人中福报最大,欲成全其供养心愿,便显示神变令天降大雨。结果拥挤的人众被雨淋散,贤慧三人立即上前亲近佛陀,他以无比的欢喜心把五朵莲花供养了燃灯佛。燃灯佛加持五朵青莲大如车轮,且如伞盖般停于佛陀头顶上空,随佛陀的行住而行住。美女见后生起极大欢喜心,把剩下的两朵青莲也供养了燃灯佛,佛陀加持后也大如车轮般地停留在佛陀的双耳旁随佛陀一同停留。贤慧突见前面泥泞不堪,趋前把自己的头发铺在地上祈求佛陀:‘如果我能现前菩提果位广转法轮,愿请佛陀双足从我发上踏过。’果然,佛陀从贤慧的头发上踏过,时智慧却生嗔恨心,认为佛陀把贤慧作畜生一样对待,竟然从他头发上踏过,极不应理。燃灯佛对贤慧授记:‘你未来将得解脱,现前无上正等正觉的果位,号释迦牟尼佛,成为三界轮回的唯一明灯。’授记毕,刹那腾入离地约七多罗树 (Tala)高的虚空中,刚才被踏脱头发的贤慧同时又长出了新头发。在场的无数信众亲眼目睹,生起信喜心共同发愿:愿我们将来在释迦佛的教法下成为声闻弟子。【译者:当上师如意宝讲解到此处时,禁不住泪水横流,哽咽良久,深深地劝诫大家:即使将此身心奉尘刹,也难以报答佛恩,更令人痛心的是,有些人披如来袈裟、吃如来的饭,还天天破如来的教规。大家好好地想一想,当时我们也在其中发愿的话,现在可能已得解脱了。但转念一想,毕竟我们是在释迦牟尼佛的教法下出家守戒,也许当时我们也在其中发愿。可是在座的有些人在当时连一只蚂蚁都不是,非常痛苦。深忆这些前后因缘,释迦佛对我们慈恩深似大海、广似虚空,如果我们与世尊在因地没结上缘,现在不可能出家修行,不一定将轮回到何时?每每我自己想这些末法年代的众生,报佛恩者寥若晨星,内心难以抑制地痛苦。】美女也深深发愿:以今天供花之功德,愿我将来在释迦佛转法轮时成为他的声闻母,在未成佛之前生生世世做他的妻子。时诸天人也发愿:在释迦佛转法轮时我们愿成为佛的首座声闻。【后佛于鹿野苑转法轮时有八万天子证得圣果,即此缘起。】


燃灯国王把燃灯佛踏落在泥坑里的头发捡起来,具财子国王求得并数知有八万根,即分给手下八万大臣回去做发塔(Kesa Dhatu)供养。【译者:以前燃灯佛、迦叶佛时,做发塔非常重视,供养功德很大。但现在,一般若上师健在是不能修发塔的。上师也一再强调,他在世时任何人不得用他的头发修塔。】贤慧得到授记后,燃灯国王、具财子国王和其他许多信众皆对他作供养。时贤慧问智慧如何发心,智慧说:‘完了,燃灯佛踏你头发时我生了嗔心。’贤慧听了很可怜他。之后他们一起去佛前出家,贤慧很快精通三藏,后来转生到兜率天;智慧则堕入地狱。众比丘,当时的贤慧婆罗门就是现前菩提果位的我,因供花于燃灯佛前的果报使我在轮回中也得到了很大的福报和安乐;以此善根和殊胜的因缘我得无上正等觉果位;得果后又受五百扎德沃人的供花,其因缘如此也。”

多罗树:多罗树为高大之植物,极高者可达二十五公尺。故譬喻物体高大,常谓七多罗树,言其高为多罗树之七倍也。


分享按钮 返回《百业经》目录

生死书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