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第一只大熊

——舍命救人 遭彼杀害

一时,佛在舍卫城。一次佛陀率众比丘前往嘎雅山【据印度史及根登群佩的记载,世尊在嘎雅山居住了七年】,途中佛陀示现感冒,请了当时最著名的耆婆医生(Bhisakka)用酥油、草药等调制成汤药供世尊服用,病愈后剩下许多药物。耆婆医生请问世尊如何处理,【译者:现在有些邪见:某某上师可能不是高僧大德吧,否则怎么还会生病呢?殊不知世尊在成正等觉后,仍然显现生病,其目的是使众生知晓因果无欺的道理。同样,现在的大德高僧所显现的病痛及许多凡夫不能理解的行为,都有其密意与调化方便。所以,切不可以凡夫之心测度大德高僧之腹,更不能信口评论、妄加言说,以免徒增自己的口业。若有不明白之处,应以诚心祈祷三宝加持,自己能明了其究竟之义。】佛告耆婆供养僧众即可。耆婆医生遵佛所教,均分给每位僧人,可谁也不敢接受。【译者:不敢接受的原因有两个:一是佛有不共的功德,佛的药一般人不敢同佛一样享用;二是佛的法身与自己的肉身在体质上不同,恐怕自己吃了消化不了,难以吸收故不敢接纳。平时,我们对待上师的所给,也不要随便接受,要按《事师五十颂》的教言去做才比较如法。】

提婆达多见状即追问原因,耆婆医生说:“这是世尊服后剩下的药,令我均供每位僧人,但谁也不敢接受。”提婆达多不以为然:“这有什么?他们不敢我敢。沙门果达玛【世尊】的药有什么,他服多少我照样能服多少。”耆婆医生劝诫他:“可能不行,世尊的功德非常人能比。你想跟世尊一样服用,可能消化不了。”提婆达多不听劝告,把剩下的药照世尊的服用量吃下去,果然因未能消化而生病。耆婆医生给世尊熬了粥,提婆达多知道了也要喝。医生说:“还要喝世尊的粥?你昨天吃的汤药还没消化呢!”提婆达多蛮横地说:“什么没有消化?沙门果达玛能消化,我也能消化,我就要喝!”他强行喝了后体内不调,一时疼痛难忍,在地上翻来滚去,大声哭喊。当时,提婆达多的狐群狗党【译者:世间有句俗语,再好的人也有三个敌人,再恶的人也有三个好友。】告诉阿难【据星云大师的《释迦牟尼佛传记》中记载:阿难与提婆达多是白饭王的儿子,佛陀与难陀是净饭王的儿子】:“快!提婆达多生病了,可能有生命危险,痛得倒在地上翻滚,医生也不见人影,该怎么办?”

阿难对自己同胞兄弟特别关照,马上跑到世尊前祈求:“世尊,我的兄弟提婆达多已濒临死亡,请佛陀慈悲救护!”大慈大悲的佛陀立即前去给提婆达多摸顶加持,【译者:此经中显然世尊早就有摸顶之举,并非藏传佛教独辟蹊径的不如法行为,如果摸顶不必要的话,世尊仅念一句佛号就可以了。】并慈祥地说:“提婆达多,你天天加害于我与我子罗睺罗 (Rahula)天天承敬我,在我的心中没有任何差别,是平等无二的。若我心中实具平等心,以此真实力的加持,愿你的病马上痊愈。”世尊言毕,提婆达多病痛刹那痊愈,高兴得跳了起来。很多比丘在提婆达多前赞叹说:“世尊对你的恩德很大,是世尊的加持使你病愈。”提婆达多却昧着良心埋怨道:“如果不是他的药我也不会生病,全都怪他,再说,我的病自生自灭,与他的加持无有任何关系!”一副蛮不讲理的神态。诸比丘闻此即禀世尊:“世尊,提婆达多的言行实不如法,非但不报恩,而且不知恩,人格真不好。”

世尊告诸比丘:“提婆达多不但是现在不知恩不报恩,往昔也是对我恩将仇报。很早以前,距一寂静山林不远的城里有位穷人,天天上山砍柴割草,以卖草卖柴维持生活。一日在山上突然狂风四起,大雪纷飞。他走投无路,将近冻死的时候看见一个山洞,竭力爬了进去。洞里有一位菩萨幻化的大熊,大菩萨(Maha Bodhi­sa­tva)虽然身处恶道,心却没有堕落,它平时以积累果实草药维生,从未伤害过任何一个众生。樵夫爬进山洞后看见大熊,瞬间吓呆了,暗想今日肯定难逃被大熊吃掉的厄运,生起很大的恐惧。大熊安慰他【当时有些旁生也会说人话】:‘朋友,请不要害怕。’说着用自己的身体温暖他。因大雪封山,七天没有转晴,每天大熊都用身体温暖他,与他共吃水果维持生命。七天后天气好转,大熊慎重地对他说:‘现在您可以回去了。有很多怨敌想杀我,吃我的肉,念在我对您七天的救护之恩,请您不要对任何人说我在这里!’樵夫表面应承着说些感谢解救大恩之类的言辞就背着柴下山了。快到城镇时遇见两位猎人,猎人诧异他在山上冻饿七日仍然能活着回来,于是上前询问,樵夫把经过如实相告,他俩听后生起贪心想杀大熊,就对樵夫说:‘你带我们去,把那只大熊打死后给你三分之一的肉,如何?’樵夫心里盘算着:‘七天中它照料我,这也没什么;回到家也没什么吃的,如果我带他们去打死那只大熊得到一份肉,还能饱餐一顿。’于是他带着两位猎人到山洞前用毒箭射中大熊。负伤的大熊口说偈曰:‘吾常住静处,从未夺他财,饮用草水果,从未害他众。今知临命终,我亦无可奈,众生之苦乐,皆因往昔业。’说毕去世。两位猎人剥开熊皮,将肉分成三份。当樵夫伸手准备领取属于自己的那份肉时,突然双手掉落在地。猎人惊惧地问:‘为什么你的双手会突然落在地上?’他如梦初醒地说:‘可能是因果报应。这只大熊在七天中照料我,也叮嘱我不要告诉任何人知道,我却带你俩来把它杀害,肯定是这个果报。’两位猎人闻言也很害怕,觉得大熊肯定不是一般的旁生,吃它的肉实不应理,就将熊肉送到经堂供养僧众。一位罗汉以神通观察,警告诸比丘:‘这是贤劫中一位大菩萨的肉,我们不能随便食用。’即说偈颂:‘此熊大缘分,菩萨持木轭,具有大悲心(Maha Karuna),三界皆应供。’之后罗汉、众比丘及猎人将熊肉做成遗塔供养。诸比丘,你们是怎样想的?当时的大熊就是现前菩提的我,那个恩将仇报的樵夫就是现在的提婆达多。他往昔也是不知恩不报恩的劣种人。”

罗睺罗:住胎六年,生于佛成道之夜。十五岁出家,拜舍利弗为师,遂证阿罗汉果。谓佛十大弟子之中密行第一。


分享按钮 返回《百业经》目录

生死书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