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法施女

——愿力成熟 音讯受戒

一时,佛在舍卫城。萨迦国王的手下有持兽和财施两位大臣,亲密无间情同手足,风华正茂之年各置妻室,享受幸福生活。一次,两位大臣聚在一起互相畅谈,都希望进一步密切彼此和睦相处的友好关系。财施大臣提议:“我们做亲家吧!”持兽大臣说:“现在我们都没有孩子,怎么做亲家呢?”“那不要紧,做亲家有两种:一种是过去已成亲家,另一种是将来做亲家。今后你我若添得子女则互做亲家。”二臣如是商定。

不久,持兽大臣的妻子生下一个非常庄严的男孩取名萨嘎,举行了隆重的贺生仪式。财施大臣的妻子生下一个端庄秀丽的女孩,亦举行了隆重的贺生仪式。但她生下来后便大哭不止,怎样哄逗都不行,唯有请众生主母到家中传法时才停止哭叫,众生主母一离开,马上又开始哭闹,屡次都是如此。财施大臣见女儿乐意闻法很有善根,父名是财施故取名为法施女【从《藏汉大词典》与律中推知,可能与供施女是同一人】。财施大臣夫妇用牛奶、酸奶、油饼等精心护养,法施女即如海莲般迅速地长大,对释迦牟尼佛的教法生起无比的信心,常祈求父母迎请僧众应供并去佛前谛听妙法,受皈依戒。她精进修持,获证无来果位,具足种种神通和神变,恳求父母同意出家。父母很为难地解释:“你还未出生时就已许配给了持兽大臣的儿子萨嘎,我们若答应你出家,如何向持兽大臣交代?”法施女据理劝说父母:“女儿对世法毫无贪恋,成家有什么意义?”父母左右为难,最后准备迎请世尊和僧众,也告诉萨嘎,让女儿自己临场抉择。【师言:我恭敬地祈祷上师三宝、空行护法加持,凡是来自全国各地到喇荣出家不要遭到违缘,其他人如父母妻子儿女都不要给他们造违缘,他们毕竟是自己愿意出家,造违缘也没有太大意义。应该随喜他们,他们也默默地回向你们,对每个人都有利益和功德。】财施大臣家即筹备精美食品,恭候佛陀和僧众应供。世尊及僧众著衣持钵应时而来,财施大臣亲手供奉甘美饮食,世尊及眷属受供毕,传相应之法。同时她父母派人告知持兽大臣速来劝阻女儿出家,萨嘎闻言立即带领许多随从前来阻止。世尊传法后返回经堂,法施女则与比丘尼同行。萨嘎见状上前欲抓住她,法施女立即跃入虚空中显示打雷、下冰雹、发光等种种神变。萨嘎甚感稀有,生起信心仰望法施女祈求:“大尊者母,请您下来,我同意您出家,以后还要供养您修法。不过您要救度我等沉溺轮回的众生。”法施女下来传法后离去。

法施女到尼众经堂受了沙弥尼和式叉尼戒 (Sikkha Mana),但受比丘尼戒必须到祇陀林。因她相貌端庄秀丽无比,很多世间男子倾慕追求,唯碍于已与萨嘎订婚而无从下手,今闻法施女出家,即异想天开欲去抢人,并多次去尼众经堂图谋不轨。尼众没能力把法施女护送到祇陀林,又畏于众多男子到寺院骚扰的麻烦,只好把她送回家,之后便到世尊前呈白。佛陀慈悲地开许以音讯方式给她传戒。尼众派人转告法施女:佛与僧众在祇陀林念仪轨时你当观想已圆满得到戒体。世尊开示僧众将来有违缘时也可以用这种方式授戒。法施女没能亲自在佛前受戒,但已经圆满地纳受了戒体。此后她精进修学,摧毁了三界烦恼,证得罗汉果位,现前黄金与牛粪等同、虚空与手掌无别的境界,诸天称赞她的功德。

时诸比丘祈问:“世尊,以何因缘法施女今生转生富贵家,对佛生欢喜心,在佛教法下出家证得罗汉果?又以何因缘世尊为她开许音讯授戒?愿为演说。”佛告诸比丘:“这是她前世的愿力所致。在贤劫人寿两万岁,人天导师、如来正等觉迦叶佛出世时,印度鹿野苑一施主家有位美丽非凡的女儿,长大经父母开许后在迦叶佛的教法下出家,准备受比丘尼戒时遇到一些违缘,迦叶佛开许以音讯授戒方式使她纳受戒体。她精进修持,获证罗汉果位,之后显示种种神变趋入涅槃。为她专门传音讯的堪姆将其遗体做成遗塔,以各种鲜花、香水等妙欲供品作供养,临终时发愿:我一生中于佛教法下出家,虽没得任何境界,愿我将来于释迦教法下成为如我弟子般被专门开许以音讯仪轨得戒的比丘尼,且令佛欢喜,证得阿罗汉果位。以此愿力她现在于我教法下出家证果,我亦专门为她开许音讯传戒。往昔的那位堪姆即今法施女是也。”

诸比丘复又启问:“世尊,以何因缘法施女今生相貌端严,很多人制造违缘令她持梵净行非常困难?唯愿演说前后因缘。”

世尊复告曰:“诸位比丘,不仅是现在,往昔她守持净戒时也常受违缘多有障碍。很久以前,梵施国王手下的一位施主喜添了个非常端庄的孩子,举行了诞生仪式,取了适合种姓的名字,以牛奶、酸奶、油饼等悉心喂养。【译者:这些佛教中的公案内容很丰富,表面像小说,实际上有外意、内意、密意,所以大家要好好地看,收获会很大。】他长大后精通了八种观察等世间法,娶了称心如意、美如天仙的爱妻共享幸福生活。婚后丈夫成天贪恋妻子不务正业。施主见儿子耽于尘情,担心家财被坐吃山空,故非常嫌恶儿媳并迁怒于她:‘以前我的儿子非常勤劳,自从你进了家门,他一天天沉溺下去无所事事,你简直像尸体一样把我们家搞得一塌糊涂。’老父亲又直接训斥儿子:‘你不要成天跟这个只会说话的行尸走肉浪费时间,不趁年轻时积蓄资财,待到年老力衰之时靠什么养活自己?’父亲苦口婆心地耳提面命,但儿子总当耳旁风,就准备了很多财物打发儿子到很远的地方去经商。

儿子不得不听从父教,用牛马驴骡载了很多货物,经过大小许多城市山川森林去了离家遥远的地方。他日夜思念一往情深的爱妻,逐渐变得瘦黑,如枯草般憔悴不堪,备受相思之苦,经常揣摩怎样脱开繁忙的事务与妻子见上一面。后来听说附近有个著名的木匠制作了一架能载人飞往各地的先进飞机,【译者:有些人以为一百多年前由美国的科学家发明了飞机,岂不知在释迦牟尼佛还未出世前的时代里,也有人发明了木头飞机。】他立即跑到木匠那里祈求,希望以五百嘎夏巴涅的巨资换取木头飞机。木匠不肯卖飞机,但答应借给他随便使用。他乐不可支,当即跟木匠学习飞行、返回等驾驶技术,然后经常乘飞机回去看望妻子。后来妻子怀孕,临近分娩时木匠要乘飞机去别处,他没能回去。父母及亲邻都不知他私自回家探妻之事,今见儿媳要生孩子极为恼怒,恶狠狠地审问她究竟是谁的孩子。儿媳原原本本地讲述了自己丈夫乘飞机来去之事,可谁也不相信,众人执意辱骂后将她轰出家门。她无依无靠,腆着大肚子流浪街头,一天夜里在一个城市的路口生下孩子后,痛得昏了过去。孩子恰巧被路边一施主家名叫‘炯波’的狗叼走。施主膝下无子见狗叼回一个很庄严的孩子,想到若自己养个不好的孩子不如养别人的一个好孩子有意义,于是和妻子商量决定把炯波狗叼来的孩子当亲生子抚养。他令妻子躺下抱着孩子睡觉,自己敲锣打鼓地通知亲邻参加孩子的诞生仪式。

昏厥多时的产妇苏醒后四处寻找自己的孩子。时天已大亮,引来许多人围观,她焦急地询问孩子的下落,终于有人告诉她是路边施主家的‘炯波’狗把孩子叼回家了。她听了很悲伤地哀求一个妇女帮忙打探孩子是死是活。那位热心的妇女乐意而爽快地答应后就跑到施主家,看见众人正在为孩子举行隆重的诞生仪式,回来据实相告,并安慰她不要担心。她心想:把婴儿抱回来是不可能的,因为施主家有财有势;自己身为乞丐若真将孩子抱回来喂养也很困难,干脆暂时让施主家代为抚养。这样决定后,她就离开此地漂泊他方。

有一次,她在一个地方行乞,被一群强盗抢去,强盗头领见她颇有姿色,想强迫她做自己的妻子。她想:自己是有夫之妇,若与他成亲有背于妇道,良心也会受到谴责,况且丈夫身虽在他乡,可心里一直思念着我;另一方面自己已受居士五戒,当依戒持净行,应该想个办法来对付强盗。她筹划着不觉已到了黄昏,随即在强盗头领的卧室里,把头发披散开来,用各种颜料将自己的面容勾画得如同恐怖的魔鬼,披上黑蓝色的破烂衫,手拿着长长的宝剑,乍看之下,令人骇然。然后她在卧室里静候强盗首领的到来。首领一进门,她便发出一种恐怖的怪声抢上去抓住他的领口威吓:‘今天你别想逃,我不会放过你!’强盗毫无防备,吓得浑身直打哆嗦,不敢再多看一眼这位‘魔女’,赶紧祈求:‘饶我一命!听您吩咐。’女子告诉他:‘饶命可以,但有两个条件:第一,不能强迫我跟你做夫妻;第二,这件事不得向任何人走漏半点风声。你必须这样发誓,我才会放过你。’强盗听了马上发誓,并答应照顾她衣食,之后就一直养着她。久而久之,他心生厌烦:一直白养这个女人,既解除不了自己的贪欲又要花钱,不如把她卖了。于是,他就勾通妓女把她卖到妓院。老鸨让她做妓女的工作以便为自己赚钱。她以严肃而坚硬的口吻说:‘不要说做妓女,就是一般的男人我都不会接触,你这么要求我是不可能的事情。’老鸨岂肯善罢甘休,开始强压和逼迫,她心里很痛苦,觉得自己从小魔窟又跳进了大魔窟,不如像上次一样好好吓唬这个妓女。她又打扮得跟魔鬼一样旧戏重演,要老鸨发誓不再逼自己当妓女并予以保密。老鸨以为真的撞上了魔鬼,害怕得满口答应,之后就一直养着她。日久,妓女家养着魔女的消息传开了,很多男人都不敢来这家妓院,生意日渐冷清,老鸨想送她到其他地方去,但也无处可送,无人敢要。这样,她就在妓院住了多年。

人们称那个被‘炯波’狗叼走的孩子为炯波,他长大后对天文地理、文学历算及八种观察等世间学问通达无碍。尚未承担家务时养父就去世了。他开始经商,料理里里外外一切事务,管理家产,承办父业,后因商务的需要,到了他母亲所在的城里。年迈的母亲一直挂念着被狗叼走的孩子,时常在街头、村巷、路边等多方打听儿子的消息。她后来恰好问到一位炯波商主带来的眷属,知道儿子在养父去世后经商到了本城,于是前去相见。母子重逢,炯波亲闻生身母亲详述当年的经历后,悲喜交集,立即把母亲从妓院赎了回来。


炯波的亲生父亲在外经商多年,赚了很多金银财宝返回家乡。思念儿子的父母远出相迎,阔别多年难诉别情。他唯独不见爱妻身影,到家后去卧室查看也空无一人,非常着急地问父母:‘我的妻子——郎巴姑娘哪去了?’父母很生气地告诉他:‘自你走后,她行为不检点、不守妇道,竟然怀了孕,她说是你的孩子,还撒谎说是你坐木头飞机经常回来等等,后来,我们就把她轰出了家门。’他听了这些话,痛苦难忍,含泪告诉父母妻子说的全是真话,并证实自己的确借用飞机回来过,孩子是自己的亲骨肉。他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伤痛,不停地撕扯自己的衣服,乱奔狂喊:‘郎巴姑娘,我的郎巴姑娘!’父母也没办法,只有任他如此疯狂了许多年。

后来全家团聚的因缘成熟。一日他大叫着‘郎巴姑娘’到了炯波家门口。炯波听了回来告诉母亲:‘我们家门口来了个一丝不挂的疯子,一直喊郎巴姑娘,很可怜。’她怀疑是自己的丈夫,立即出去,一看果真是自己的丈夫,就把他带回家,告诉他:‘郎巴姑娘就是我。’他闻言马上神智恢复正常。她又拉着儿子告诉他:‘我是您的妻子,他是您的儿子。’之后为他沐浴穿衣。全家团聚,安享天伦之乐。诸比丘,法施女当时持梵净行受到如此的违缘,今生又遇很多人制造违缘。”

式叉尼戒:译作学法女,乃沙弥尼到比丘尼前两年之称呼,所持之戒为四根本戒和六法。


分享按钮 返回《百业经》目录

生死书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