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施主之子

——供塔发愿 证罗汉果

一时,佛在舍卫城。城中有一施主,财富圆满犹如多闻天子,娶妻后共享美好生活。不久喜添一位身色金黄、鼻形妙高、头如宝伞、手长过膝、两耳垂肩等具足种种妙相的庄严之子。夫妻俩为孩子举行了隆重的诞生仪式,取了适合其种姓的名字,用牛奶、酸奶、油饼等精心喂养。长大后,他学习世间的一切学问并通达无碍。父亲对才貌出众的儿子如国王对太子般倍加疼爱关怀,特意为他建了冬春夏三个冷暖舒适的宫殿以及与季节相应之优美怡人的花园,娶了三个妻子,令儿子尽情享受人间的美好生活。春天宫殿的花园里花红柳绿娇艳欲滴,四周青藤翠蔓摇曳多姿,鹦鹉、孔雀、共鸣之鸟在林间悠闲嬉戏,常出微妙音声,吟鸣悦耳,女眷们轻歌曼舞赏心悦目,他在这里“品尝”荣华富贵。

我等大师、如来正等觉释迦世尊具二种智慧等无量功德,遍知一切众生的苦乐,并恒时以大悲心观照一切众生,即便是波浪离开大海,佛陀对众生的悲心刹那也不会离开。世尊观知施主之子被调化的机缘已经成熟,即从舍卫城刹那来到花园旁边,以神变幻化出一座更加雅致美丽的花园。施主之子忽闻雅音,异常悦耳,顿觉心旷神怡,自然生起从未有过的欢喜,循声而去,见世尊身光金色,三十二相妙好庄严,心里生起无比之乐,胜过比丘十二年的禅悦,难以言表,【师言:大家不要忘记讲《百业经》的三大目的:一是对自己的上师三宝生起一个真实不虚的信心;二是对三界轮回如母的众生,生起一个无伪恒常的大悲心;三是诚信因果不虚,具正知正见。如果在自相续上没有真实的受益,则失去了宣讲《百业经》的意义。因闻法者有不同的根基,上根者闻此法后,将对自己一生中的修证有极大的利益;中根者对因果有进一步的认识,增长信心悲心;下根者只有一个闻法的功德而已。但无论如何,希望以前没有认真闻思《百业经》者,要再三阅读,直至其义深入自心,身体力行,不要因阅读而阅读。我本人觉得,《百业经》非常的重要,因为佛陀对我们所说的八万四千法门,其修持的基础是具备世间正见。所谓的世间正见,龙猛菩萨说:“凡对因果有坚定不移之信心,乃为世间正见。”没有这个基础,学法就很困难,特别是末法时代的众生,对上师三宝的邪见很重,觉得上师与凡夫一样,不是成就者,很多人对上师的一些行为,不理解其密意便胡说八道,这些一定要通过闻思的智慧来断除。平时自己多观清净心,这些金刚上师多是普贤王如来的化现。一般人根本不知道,以凡夫之见,以相似的理由摧毁了自己的善根,众生就是这么愚蠢可怜!古今有很多大成就者,应世时因其行为与密意不为一般人所理解,故经常遭到诽谤,也不像圆寂以后那样受人崇拜。

譬如印度的帝洛巴、那若巴,当时并非那么受人崇拜。帝洛巴天天吃活鱼,有时做乞丐;马尔巴罗札性格不好,总是打人骂人,对米拉日巴也是连打带骂。阿底峡尊者在世时也是许多人诽谤他,因当他遇到度母授记的弟子仲敦巴时,欣喜若狂,把事先与其他寺院约好的讲法一事也舍弃不管了,所以别人说他轻言。又因一个女人把金银财宝供养给他,回家后因受不了丈夫的痛骂跳河而死,故别人说他贪财等;宗喀巴大师年轻时受过很多诽谤,萨迦派的人以为他着魔了,天天找他辩论,直到晚年时他才得以于藏地广弘佛法;全知无垢光尊者在不丹果茫塘时,很多人以为他破戒就将他开除了,无奈到了藏地,又是许多人对他诽谤,在讲《空行心滴》时只有十个弟子听法。后来智悲光尊者在山洞里苦修了很长时间,才现见化身无垢光。当时,智悲光尊者说:“全知无垢光尊者,我多年祈祷您老人家,为何今日才亲见?”尊者说:“你们这些人,现在叫我全知、全知,可我在世时不要说恭敬,甚至连吃饭都是很困难的……”可见,尊者在这个娑婆世界时是多么的艰难,更不用说对他有无比的信心;智悲光尊者生前连他的空行母也不喜欢他;华智仁波切在世时,也是很多人诽谤他贪财贪物;麦彭仁波切在传法时从不解释句义,弟子们想请教他时,他的侍者很凶,马上赶走还打人骂人,所以别人也有很大意见;我的根本上师托嘎如意宝,他老人家一生中尽量满众生的愿,调伏众生时有多种方便,虽然依止上师仅仅是六年,但一刹那也没有离开过上师。记得一次猎人把枪交到寺院念经忏悔,其中一个喇嘛把枪拿在手中,因上师知枪里有子弹,很害怕打死人,就大吼一声“嘿”,并用拳头狠打他,又严厉地对僧众训斥一顿。当时,上师的脸色都变黑了,上师好像真的生了大嗔恨心,吓得我一直扶着他老人家的手。过了一会儿,上师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说:“我们回去吧。”后来上师问我:“你看刚才我是不是真的生了嗔恨心,其实这些都是我故意显现的。”我从此知道,上师的一切行为都是度化众生的一种方便法,由此更增上了对上师无比的信心。所以,虽然离开上师已有四十几年,但每月中至少三四次梦见上师。一方面自己在晚年能摄受这么多弟子,全靠他老人家的加持。另一方面自己很痛心,今生再也见不到我那白发苍苍、牙齿松动的慈祥上师了。他老人家音容笑貌、举手投足的每一个细节都经常在我的脑海里浮现,常使我面对几千僧众禁不住流泪。如此离开上师而独在人间,真是太孤单了!虽然在法界中上师仍然观照着我们,毕竟在显现上已离开了我。在此特别希望上师三宝加持四众弟子,能通过《百业经》对自己的大恩上师生起一个永恒不变的真实信心。智悲光尊者也说过,印度许多大成就者有些做屠夫,有些做猎人,各自都有不共的、让世人不理解甚至起邪见的行为。当时,受到众多人的诽谤等各种违缘,也没有得到他人的尊崇,只是在圆寂以后,人们才了解了他们的不共成就。所以,现在我们已遇到具有法相的善知识,千万千万不要生邪见,对善知识的一切显现应以清净心观想对待,免得徒增自己的恶业。】立即趋至佛前恭敬顶礼,世尊观察他的根界意乐,传了相应的法。他当下摧毁萨迦耶见,获得预流果位,复又再三祈求出家,世尊问知其父母尚未同意,即令先回家请求父母开许。父母觉得儿子出家因缘已成熟,开许后嘱咐他成就后不要忘记双亲。他高兴地来到佛前祈求出家,佛陀以“善来比丘”的方便授予他比丘戒,并传授教言。他自己依教奉行,不久灭尽三界轮回烦恼,获证阿罗汉果位。之后他对父母亲眷传法,使他们得证圣果。为报佛恩,他与家人广行布施,其财源亦如井水般源源不断,求施者也络绎不绝。


诸比丘启问:“世尊,施主之子以何善业生在富裕之家,对佛生欢喜心并出家证得阿罗汉果?请为我等宣说。”世尊告诸比丘:“这是他往昔的愿力善业成熟之故。九十一劫前,人寿八万岁时,人天导师、如来正等觉毗婆尸佛出世,显现无余涅槃,当地国王拟做遗塔,塔里需要一根中轴。国王发布告示,开许其眷属中财富圆满者装中轴。一位施主自忖己力有限,但若联合亲属或许亦能成办,回来和亲戚朋友们商量,大家都发心,协力资助黄金,果然荣获财富第一之位。国王为业所牵,忽生嫉妒想自己装中轴,召众大臣相助与施主之子竞富。很多识时务者劝施主之子放弃与国王争比,以免对前途不利,施主儿子思之有理,依言退让。国王装了中轴后,遗塔内外圆满庄严,很多人以涂香花鬘等作种种供养。施主儿子想到发心装中轴的财富不能挪作他用,当用于佛塔才应理,即将比富之财全部供养佛塔并发愿:以此功德,愿我生生世世身相庄严,生于富裕之家,在如来正等觉出世时,令佛欢喜,出家证得阿罗汉果。他的亲戚朋友问知后也发愿:以此善根,将来令佛欢喜。以此愿力成熟,他现在于我教法下出家获证罗汉果,其亲属也对我生欢喜心并获证圣果,前后因缘如是。”

分享按钮 返回《百业经》目录

生死书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