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能持子

——愿力成熟 富家证果

一时,佛在王舍城。城中有一位财富圆满的德卫峡玛婆罗门【即能持婆罗门】,邻近的德卫夏城有位杰日婆罗门,二婆罗门关系极为密切。杰日婆罗门娶舍利为妻,生下一个非常庄严的孩子,举行了隆重的诞生仪式,取名舍利子。德卫峡玛亦生一子,取名能持子,他们都用牛奶、酸奶、油饼等精心喂养各自的孩子,两个孩子如海莲般迅速长大,同窗共读,互助互学,精通论典,圆满学业。舍利子复又博学论典和辩论,十六岁时,许多辩论家都败在他的手下,后来独自走进森林随一外道出家。世尊出世后,舍利子和目犍连对佛法生起无比信心,转依佛门,并在世尊前精进努力灭尽烦恼,获证阿罗汉果位。佛陀授记:舍利子为智慧第一、目犍连为神通第一。能持子与舍利子截然不同,娶妻成家后不久做了引胜国王的大臣,常出入皇宫操持大小事务,时常自恃王权要挟婆罗门、施主等横征暴敛。

舍利子观察到调化能持子的机缘已成熟,即著衣持钵到能持子家化缘。能持子坐在马拉嘎树荫下安排手下做事,正发号施令时,突然看见舍利子远远走来,欢喜激动不能自抑,立即起身亲迎舍利子:“久违!重逢同窗老友,喜不能禁,今天请光临我家受我上等供养。”舍利子婉言谢绝道:“您有这颗心就可以了,非常感谢,但我不会去您家。”能持子疑惑不解:“为何不去我家喜聚一回?我们分别日久,相逢不易,如果您不去,我心里十分难过,请不要拒绝老友的盛情好吗?”舍利子说:“因现在我们彼此的行为(Kiriya)完全不同,你借职权暴敛赋税,害了许多众生,行为全不如法,我们按普通礼节互相问安即可,去你家没多大意义。”能持子强辩道:“舍利子,您不要这么说,我作为一个在家人,不得不为必需的开支做事,否则生活问题也难以解决。我上有父母下有妻儿奴仆亲眷,周围有亲戚朋友,都要靠我维持生活;上面还要依靠国王,依靠国王必须护持土地,护持土地则经常要供养土地神、护法神,还要经常供养沙门、婆罗门以及做其他许多事情,若如理如法的行事,怎么能行?”舍利子告诉他:“既然这样,你能否好好回答我提出的问题?”“当然可以。”“你说为了父母、妻子、奴仆、亲朋等不得不造业,那么,譬如你为父母造了很多恶业,还没来得及忏悔便死去,随业堕入地狱,受到阎罗君用各种兵器的击打残害,你非常难忍就祈求阎罗君不要打杀,你不是为自己而是为父母才造业的,阎罗君会不会原谅、放宽你?”“舍利子,肯定是不会放宽的,只有自作自受。”“那么,一个人为赡养父母去如理如法地行事,自己与父母即生中都能得到很大安乐,自己也积累了很多资粮,人享受生活不一定造恶业,如果这样,父母是否很高兴?”“当然高兴。”“如果你为妻子亲眷等造恶业而堕恶趣,阎罗君会因你是为别人造业而不打你惩罚你吗?”“肯定不会。”“如果你为了他们行持得如理如法,他们也会善待你,对此没有疑义吧?”“确实没有疑义。”舍利子如是循循劝诱,终使他如梦初醒,知道自己为父母、妻子、亲朋、眷属等造了很大恶业,顿时生起难忍的痛悔心,涕泪悲泣,于舍利子前忏悔:“舍利子,我的行为确实很不如法,目前又娶一爱妾,为此也造了很大恶业。现在我愿把她好好送回娘家,在您面前求受五戒。”舍利子慈悲摄受他,授予五戒,圆满地调伏了能持子。

后舍利子行至印度南方的森林,一位从王舍城来的比丘遥见舍利子,心里非常欢喜,马上趋前顶礼。舍利子问知彼来自王舍城,复问:“你知道能持子吗?”“知道,他是尊者以前的同窗好友,后来受了居士戒。”“他现在仍对佛陀和正法具大信心和欢喜心吗?他的身体生活都好吗?”“能持子对佛陀和正法仍然很有信心和欢喜心,但不幸身患重病,看来很危险。”舍利子听后立刻披上法衣前往王舍城。时能持子重病卧床,看见尊者亲临探病,非常欢喜,欲起不得。舍利子温言劝慰:“不要起来,我自寻座。”复柔声软语询问病情饮食,能持子有气无力地说:“舍利子,我已病入膏肓,昼夜疼痛难忍……”稍歇后说道:“我头痛至极,比一个大力士用绳子紧紧捆绑一个毫无力气之人还痛;肚子疼痛难忍,比屠夫把牦牛的内脏全掏出来再塞进去还痛;浑身炙热,如两个大力人把我拖在熊熊燃烧的烈火里一样滚烫。病情日益严重,无有丝毫转机,看来存活无望。”舍利子对他说:“能持子,你好好回答我的问题。你觉得地狱与饿鬼哪个好?“饿鬼好一点。”“饿鬼与旁生呢?”“旁生好一点。”“旁生与人呢?”“人好。”这样依次问到欲界最后的梵天时,能持子说:“生在梵天最好。”舍利子郑重相告:“如果你觉得梵天果位最好,即当仔细听我传授四无量心的教言,好好作观,定能转到天界【藏文中有广明,此处从略】。”

世尊观知舍利子没有对他传究竟的法,只能生天,不能得圣果,马上以神变在舍利子走后显现在能持子前。能持子见到世尊,生起无比的欢喜心,佛为他传了相应的法,能持子即得无来果位。世尊又显示神变先回原处等候舍利子。舍利子来到佛前,世尊问:“今去何处而来?”“世尊,我去给能持子传法而来。”“你传的法不究竟,走后我给他传法令得圣果。”舍利子赞叹:“善哉!善哉!如来神变无比!如来度众无边!”时诸比丘启问世尊:“世尊,能持子以何因缘生于富贵之家,对佛生起欢喜心?请为我等宣说。”世尊告曰:“此乃前世的愿力所致。昔日无争城的龙天国王在位时,整个国家安泰和平,君臣齐心合力,人民无争无怨。王手下有位大臣,常借王权暴敛赋税,骄奢淫逸。一穷人羡慕心起,希望积累一些善法,后遇一独觉,时尽力供养,独觉受供毕显示神变飞走。穷人观想自己在独觉前顶礼发愿:以今供养独觉的善根,愿我将来生于富贵之家,能像国王手下的大臣那样依仗权势享受荣华富贵。诸比丘,你们是怎么想的?当时的穷人就是现在的能持子。复又人天导师、如来正等觉迦叶佛出世时,他皈依佛门受了居士戒,临终时发愿:愿在释迦佛出世时,令佛欢喜。当时的居士就是能持子,以两世的愿力成熟故,他今生先做大臣,依仗国王的权势暴敛民税奢侈享乐,后来遇佛生欢喜心得证圣果。”


分享按钮 返回《百业经》目录

生死书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