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猎 人

——两世救护 恩将仇报

一时,世尊从曼嘎达来到王舍城。提婆达多在城中造谣惑众,妄称其诸多不如法行为乃世尊所教,令不少人产生邪见。世尊告阿难:“你著上法衣携一侍者向人们澄清事实:凡提婆达多的不如法行为言语皆他自己所做,并非佛陀嘱咐。若人惧于其神变,也明确告知提婆达多已不再有神变。”阿难依教奉行,此后有邪见之人忏其前愆,对世尊一如既往地恭敬承侍。

一日世尊示疾,时负盛名的耆婆医生用酥油为世尊配制妙药。世尊问道:“耆婆医生,你是否觉得稀奇?”“世尊,是很稀奇。”“你是否觉得稀有?”“世尊,是很稀有。”“你知道?”“世尊,我知道。”“你是否不知道?”“世尊,我不知道。”如是世尊一一询问,医生一一作答。世尊复又询问:“你说什么很稀奇?”“世尊,牦牛吃草喝水而产生牛奶,从牛奶中提炼酥油,复以酥油配制妙药,故我觉得稀奇。”“你觉得什么稀有?”“世尊,如来出世宣讲妙法,培养僧才,此为稀有。”“你知道什么?”“世尊,我知道人有生必有死。”“你不知道什么?”“世尊,我不知道善逝(Sugata)趋入何处。”诸比丘认为耆婆医生确实能解佛密意。

时诸比丘启问:“世尊,为何耆婆医生能解佛密意?请为吾等演说。”世尊告曰:“不仅是现在,以前也有如是因缘,汝等谛听。昔日一小山城中一位财富圆满的施主之妻生下一子,夫妇为孩子举行为期二十一天的隆重贺生仪式,取了适合种姓的名字。后又生一子,如前一样举行贺生仪式等。由于开支繁杂,家产渐渐减少,又需要上贡,施主打算外出经商,却又放心不下年轻貌美的妻子,只留下仅够她吃穿用的嘎夏巴涅,再把其余的钱财装在瓶颈上系有一串宝珠的金瓶里,埋在一由旬处尸陀林的马耳树下,这才放心地外出经商。

施主在外财运亨通,又娶妻生子。他的前妻依靠丈夫留下的少许钱财和亲友的周济,好不容易拉扯大两个孩子。孩子问母亲:“我们的父亲是谁?他到什么地方去了?”母亲告诉孩子父亲的情况后说:“他虽然舍弃了我,但你们毕竟是他的儿子,去找他或许会得到一些财富。”长子听从母亲的话,历尽千辛万苦找到父亲,父亲一眼便认出是自己的儿子,悄悄地告诉他隐瞒自己的身份。父亲平时对他非常慈爱,后妻之子长时观察后生起怀疑,最终认定是父亲之子,父亲也慢慢地觉察到如果再让长子留下去会受到后妻之子的嫉妒(Iccha)加害,还是让他回去为好,若给财物定会被后妻之子拦路抢劫。施主给儿子一封短信:自城往东一由旬,尸处快耳树木下,若宜方便可挖出,吾之财宝汝享用,瓶颈之物给得吾。之后让长子带回去。后妻之子果真守在半路拦住他搜查全身,找到那封信,未看出什么名堂,认为父亲肯定是骗他的,即任其返家。在家苦盼的母亲只得到儿子带回来一封信,看后什么也不明白,生气地把信随手扔到一边。但儿子认定父亲是好人,不会骗自己,又将信捡起来独自仔细琢磨:信中的‘城’就是我家,‘尸处’就是尸陀林,‘快’是古时对马的赞称,‘瓶颈之物给得吾’即宝瓶外面的财物给我的母亲。大概是我家向东一由旬处的尸陀林,彼处一棵马耳树下可挖出宝瓶,瓶中财物由我用,瓶外之物给母亲。夜深人静时,他东行一由旬,于尸陀林处的马耳树下果然挖到一个颈上有一串宝珠的金瓶。他遵照父言把宝珠交给母亲得吾,其余财宝自己享用。诸比丘,你们是怎么想的?当时的施主就是现在行持菩提的我,大儿子就是现在的耆婆医生,当时他也是能知吾之密意。”

耆婆医生配制好药后,想到佛陀是金刚身 ,故应该将佛陀的药剂量增至高于常人的三十二两。世尊服药毕吩咐医生将所剩之药分给僧众,提婆达多闻讯也要吃三十二两,医生告诉他:“世尊的金刚身服用三十二两正合适,你服三十二两肯定消受不了。”他强辩道:“我也是金刚身,为何消受不了?给我三十二两。”医生无奈只好依随,提婆达多吃后极为痛苦。次日耆婆医生供养世尊粥,提婆达多明知自己消受不了,却因对世尊心生嫉妒而要一大碗,强喝下去疼痛更是无法忍耐,倒在地上辗转叫喊。阿难尊者见自己的亲兄弟如此痛苦,生起很大的悲心急趋佛前祈求:“世尊,提婆达多已病得不行了,请世尊慈悲加持。”世尊自灵鹫山遥伸右手至王舍城提婆达多的头顶,以谛实语加持道:“我子罗睺罗天天承敬我与提婆达多天天加害我,在我心中没有任何差别,若所言真实,则愿他的病立即痊愈。”以世尊谛实语的加持力,提婆达多的病立刻不药而愈,心里却不满地说:“释迦牟尼佛虽然手摸我头,但没有任何加持,只是他在医学方面有一点能力以维持生活罢了。”很多人包括他自己的朋友都现量见到世尊对他的加持,并赞叹世尊的加持力不可思议。诸比丘见他知恩不报,便启问:“世尊,您已亲自解除他的病痛,他却一点不知恩报恩,心里不满,为什么会这样?”

世尊告曰:“不仅是现在,以前我与他也有类似因缘。昔日布德哈有一位大自在部国王,王宫旁边的水井里掉下去五个生命:人、狮子、鹞鹰、老鼠和毒蛇。一个猎人路过此处,准备取水解渴,见到他们生起大悲心,将之救出。后来猎人去林中打猎,狮子认出救命恩人,问知他去林中打猎,即发愿:‘您是我的救命恩人,为报答您,我每天捕捉动物送给您,您以后不用去狩猎。’狮子履行诺言每天给恩人送来猎物。在一次回家路上被鹞鹰看见,鹞鹰问自己的恩人在做什么,猎人说我就是如此生活,每天要辛苦地把肉背回去。鹞鹰说:‘您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想办法给您找一些财宝遣除贫困。’它飞到王宫,时大自在部王妃卸下头饰在洗头,鹞鹰把头饰叼去送给了猎人,猎人欢喜而归。路上被猎人救的那个人看见了,他心里暗自盘算:救我的那个猎人身上带的是王妃头饰,如果向国王告密肯定会有重赏。后来他知道国王正悬赏寻找被鹞鹰叼走的头饰,即报告国王,得到国王的很多奖赏,猎人被关进牢狱受苦。经常来去的老鼠认出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很想报恩,问知事情原委即劝慰猎人……在老鼠的帮助下,猎人在狱中的生活得到改善。被救的毒蛇也知道了这个消息,很想报答救命恩人,和猎人商量好一个办法之后,立即前往王宫咬伤国王。国王剧痛难忍,四处寻名医治疗皆无效,宫廷上下非常焦急。此时猎人对狱卒们说:‘除我以外无人能治国王的病。’狱卒立即将此禀告了国王,国王宣猎人进宫说:‘你如果真能治好朕的病,一定重重奖赏。’猎人胸有成竹地说:‘请陛下放心,疗此疾只需准备一个牛粪坛城。’准备坛城之后他开始念咒,毒蛇闻声而出。猎人对它说:‘你要么跳入火坑,要么治好国王的病。’毒蛇故意说:‘我宁愿跳火坑而不愿治国王的病。’猎人劝道:‘无论如何你要治好国王的病。’毒蛇答应后,马上到国王面前用另外一个药舌在伤处舔,伤口之痛即止,国王生起大欢喜心重赏猎人。诸比丘,你们是怎么想的?当时的猎人就是现在行持菩提的我,恩将仇报之人就是提婆达多,他当时也是不报恩,现在也是如此。”

金刚身:全称金刚不坏身,以金刚之坚固比喻如来法身之不坏。


分享按钮 返回《百业经》目录

生死书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