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心灵的力量

心灵潜藏着无限的能量。利用这些潜在的能量,不论入世、出世都能达到最高最大的成就。受过历炼的心灵,它能专一、向内在集中,穿透到我们内心深处。这是我们所拥有的最优良的、最精细的工具。

沙岸上的教诲

如果集中你的意识心灵,全神贯注注视某一个人,就能立刻影响到他。在我年青时一个出家修行人教我这个秘诀。他的名字是恰克拉瓦提(Chakravarti)。他是印度最有名的数学家之一,同时也是恰接瓦提数学(Chakavarti's Mathematics)一书的作者。于晚年出家修行。他是我师父的学生。他认为凝视是影响任何外在事物和加强集中力量的一个非常有力的工具。

心灵集中在外界某些物体上称为凝视;向内在集中时则称为集中。一个集中的心灵其力量是无限的。有许多凝视方法,每一种都会对心灵产生不同的。我们可以凝视眉心、鼻尖、暗室中的烛光、清晨的太阳,或是月亮。但是段要遵守某些注意事项,否则会造成身、心两方面的伤害。

世上的人都了解到思想的力量。集中的心灵能做出不可思议的事,但是当我们把它导向世俗的利益时,我们就会陷入自私自利的漩涡里。

许多修练的人成为想要获得法力诱惑下的牺牲品,他们忘了真正的目标是达到宁静和自我了悟。

有一天他对我说:“今天我要证明一些事情让你看。你先到法院去找一位受到不公正迫害的人。”

我去请问一位律师:“你能告诉我有人在法院受到不公正的审判吗?”

他说:“有的,我的手头正有一个这样的案件。”

我回去后,他对我说:“好的,这个人将会被释放,现在我要把他的判决一个字、一个字的告诉你。”虽然他不是律师,但他把判决书口述给我听。他说:“我故意把三个地方弄错。判决书将和我的口述一样,同盟时也会有这三个错误。”我把它的口述记录了下来。

不久,结果宣判下来了,每一个字,逗点和句点,都和他口述给我的一模一样。他说“把我的口述和他的判决书比较,你会发现它们遗漏了同样一个逗点和句点。”口述内容和判决书完全相符。

我叹道:“大和尚,你能够改变这个世界的运行。”

他回答说:“我并不要做这些;这不是我的目的。我示范这事是要让你了解到只要出发点是善良的;一个人可以从这个世界的任何所在去影响另外一个人的心灵。我们可以从很远的地方去帮助另外一个人。”

我要求他告诉我这种法力的秘密。他说“我会把这个秘密告诉你,使你不会想去练习其它的。”这种方法我锻炼了一段时间,给了我很大的帮助。但是后来我中断了练习,因为它分散了我的精神,并且很耗时间。

这个出家人很和善,同时他利用数学内涵来教我哲学。每一个阿拉伯数字都用奥义书(Upanishads)上的诗句来解释。从零到一百,他解释了数学上的哲学意义。

数学上有一这个数字。其它所有的数字都是从这个的倍数而来。同样的,也只有一个绝对真实的本体,宇宙的万事万物都是从这个绝对的本体衍现而来。他用一根棒子在恒河沙上画了一个三角形,他教我为何生命必须是一个等边三角形。身体的角度,内部状态的角度和外在世界的角度,组成生命必须是一个等边三角形。所有的数目都是由一点演变而来,它是无法计量的。同样的这个大千世界也是从无限的虚空中衍生出来的。生命就像是一个轮子,他把它比配为一个圆圈或零。这个圈圈是从一点扩张而来的。他用另外一个比方:“这里有两点,称为出生和死亡,而生命就是介于这两点间的一条线。生命未知的部分是一条无穷尽的线。”

我对研究数学的厌恶感被消除了。这之后,我开始很有兴趣的研究数学。我了解到数学是一门实证性的科学,它是所有科学的基础。而它本身是基于数论派哲学(Samkhya)的精密科学。数论派哲学是一门探讨人体构成要素和心灵各种不同功能的古老学问。瑜伽是一门实用的科学,把一个人带向超然意识的状态。了解了数论派的哲学后,我心中所有哲学上的疑点都很容易的解了开来,于是对经典上所说的话也就有了正确的了解。

最后一天他所给的教导真理是妙极了。他说:“你先写一个零,然后在它后面添一个一:01。如果把一都放在前面,那么它后面的每一零都有其价值;但如果一不是摆在前面,那么零就没有价值了。世界上的万事万物就像是这些零。如果不认清这一个真实绝对的本体,它们是没有任何价值的。当我们认清了这个真实的‘一’,然后生命才有其价值。否则它便是累赘。”

他后来遁隐到喜马拉雅山去修行,我就再没有碰见过他。我非常感谢那些老师,他们用宝贵的时间来教导我,使我永生受用不尽。


分享按钮 返回《大师在喜马拉雅山》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