驴子三昧

当我停留在茂(Mau)时(位于乌塔·普拉德西(Uttar Pradesh)的一个小城镇),我住在一个专供云游僧歇息的小茅屋里。大部份的时间我都待在屋内做运动和静坐,只有在早晨和傍晚时出去一下而已。

一位洗衣商经常在附近洗衣服。他无妻无子,只有一只驴子相伴。有一天他把驴子给弄丢了,遍寻不着。一脸懊丧地坐着。突然脑子一阵眩晕,使他进入梦幻之境。周围的人以为他入了禅定三昧之境。

在印度,人们凭着三摩地之名会做出各式各样的事。对于一个已达到这种境界的人,有人甚至会把房子卖了而把钱奉献给他。一般认为捐献是他们对圣人表达爱和诚敬之心的方法。这位洗衣商在那里坐着一动也不动已经两天了。人们开始在他的四周放置水果、鲜花和钱,且为数越来越多。有两个人对外宣称他的弟子并开始把这些钱收起来。但是洗衣商仍未醒过来。他的追随者开始煽动其它的人过来。他们想要让每个人都知道他们是这位伟大上师的弟子。就这样口耳相传,洗衣商很快的变得远近闻名。

我从他的一个弟子那里听到这个消息,说在我住处附近一个伟大的人在禅定中。我就过去看他。的确有一个人眼睛闭着、安静的坐在那里。许多人围绕着他,同时唱着:啊!主啊!带他回来吧!哈瑞·茹阿玛,哈瑞·茹阿玛,哈瑞奎师那,哈瑞奎师那(Hari Rama,Hari Rama,Hari Krishna,Hari Krishna)注:这是一首印度人常唱的赞主之歌。

我问他们:“你们在做什么?”

他们说:“他是我们的灵性上师(Guru),他正处于禅定三摩地(Samadhi)中。”

我很好奇的想着:“我倒想看看,待他从这个状态回来后,会有什么情况发生。”

两天后他张开眼睛。周围一下子安静下来,每个人都看着他期待他给大家所带来的讯息。但是当他从梦幻之境出来后,他的第一句话是:“我的驴子呢?”

一个人静坐的动机和念头是静坐最重要的因素。一个笨蛋睡着了,当他醒来后,仍然是一个笨蛋。但是如果是为了道谛而静坐,那么他出定后就会像圣者般的具有智慧。

焦虑异常,使心灵失去了意识的状态和灵修者在禅定冥想中有很显著的分野与差异。极度的焦虑会使心灵导向集中,不过这是消极、颓丧的状态。借着静坐,心灵向内在集中,则此禅定将是活活泼泼及充满着生机的。两者外在的象征或许相似,但焦虑使身体紧张、无力,静坐则使我们身体松弛,宁静及平和。在静坐中心灵的净化是很重要的;而在焦虑中却缺乏心灵进化的引导。当心灵为极端的忧虑所控制时,心灵会无助和紧张。但是如果一位伟大的圣哲以慈悲之心来为这个不幸的世界冥想时,它便不是一种忧愁了,它是一种对人类最大爱心和无私的流露。在这种心境下,个体心灵的扩张与宇宙的大道是合而为一的。当心灵完全为一已之私利所缠缚时,这就称为烦恼。然而当心灵了解到他人的痛苦与不幸时,心念就已开始走向大道之正途。虽然上述二种情况都会造成心灵的集中,但是心灵意识的扩展却非前者所能比。

圣经记载约翰被先知禁于帕得摩斯(Patmas)岛的独室中时,因思及上师的讯息无法传到群众的心中,而感到心忧。但是这种心忧并非是为了满足一己的欲望而起。它是为了天下的苍生而发。静坐是心灵的扩张,而忧愁却使心灵日趋狭隘。

同样原始力量可以令人堕落也可以使人升华。因此在静坐冥想之前,要先净化我们的心灵,这是很重要的。心灵没有经过历练和净化,仅是从事静坐,那么在了悟的道上这是没有帮助的。准备功夫是很重要的一环。首要的步骤是控制我们的言、行、饮食的习惯和其它的嗜好。这些准备的功夫都是非常重要的。能在言、行、思维中自我历练之人,在静坐中,就能得到正知正见。他们碰触到内在无限潜能的核心,这些体验引导他们深入意识更深的层次。未经陶冶和不纯净的心灵,无法产生任何有价值的东西,但是在宁静、冥想中的心灵却经常充满了创造的力量。焦虑和冥思都在无意识的心灵里留下了深刻的痕迹。心中的烦忧产生了许多心理上的疾病,而静坐则使人对不同意识的层面有更清晰的了解。如果灵性的追寻者知道怎么去静坐,他将很自然地不受烦恼习气之束缚。憎恨和忧愁是两个负性的力量,它们控制及侵蚀着心灵。静坐、观想则使心灵扩展。

因此这位可怜的洗衣商,虽然他如木石般的坐着,却陷入深沉的痛苦和不幸里。深沉的忧伤使他的心灵失去了平衡。在那种情况下,他变得寂然不动,不知身置何地。在禅定三昧中,心灵清明,导向更高的智能层次。灵性的追求者若不从净化心灵着手则想要达到禅定三昧,实如缘木求鱼了不可得;因为不纯净的心灵阻碍了通往禅定的道路。三昧是超越意识的状态的。忧愁使心灵收缩,静坐则扩展了心灵。个体意识扩展到与至上意识合而为一就是三摩地。


分享按钮 返回《大师在喜马拉雅山》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