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我是谁

有一阵子我逗留在距离康普耳市(Kanpur)六哩远的恒河对岸。我住在河旁的一个庭院里。在这段日子里,我放下了一切尘俗的纷扰。我没有到镇上去;但有许多人来这里看我。他们来时都带了水果,并且坐在我的面前。为了避免这些干扰,我经常准备有一些念珠(Malas),每当有人前来,我就对他说:“你先坐下念某某咒子两千遍,然后我们再聊聊。”大部份的访客,都会留下念珠并且一声不响的离去。

有一位名叫果披那特(Gopinath)者,他是康普耳印度储蓄银行的出纳员。有天下午他和四个人一起到我这儿来。他们坐下后就开始唱圣歌。他们全神贯注在歌声中,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溜过去了。晚上九点时他突然张眼睛说:“大事不好了!”

每人都问他:“到底是怎么同事?”

他说:“我的侄女在今晚七点结婚。结婚典礼上所要的饰物都锁在我的保险柜里。而唯一的一把钥匙却放在我身上。尊者!你跟我玩了什么把戏?”

 我回答说:“我没有跟你做任何手脚。这里的气氛让你忘了时间。和你一起来的人不也都是一样吗。在喜悦中你忘了世俗的事务;你置身于至上之爱的波流中。为何还那么的担忧呢?”

“但是他们所要用的饰物和珠宝还锁在我的保险柜里哪。”

我说:“你今天在唱歌时是否真的到了忘我的地步?”

他说:“是呀,所以我现在还在这里。”

“既然如此,你就不必担心了。上苍会照应你的境遇。如果真是因为在赞诵上主之名的当儿发生了不好的事,那么就让他发生吧;你若没有这么做,可能还会发生更糟的事哩!”

他们坐上马车,飞奔而去。到达礼堂后,他担心的问道:“婚礼进行得如何!”旁边的人都被他的忧虑弄胡涂了。他们说:“你今天怎么了?典礼已圆满的结束了。”

他说:“我刚才还在恒河的另外一岸,保险柜的钥匙还在我身上,婚礼中的饰物怎么办了呢?”

他们说:“你把饰物、珠宝都交给我们了呀。你怎么那么健忘!”

他的太太说:“你在婚礼开始前十分钟,把饰物拿给我们;现在婚礼已经结束,每人正在用餐呢。”

但是与他同行的四个人都证实了那时他正与他们一起在歌唱。他们说:“不是你们被愚弄了,就是我们被愚弄了。”五个人完全被弄迷糊了,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果披那特完全失去了他心智上的平衡。他说:“我是果披那特,但是来参加婚礼的那一位果披那特又是谁呢?”第二天他去上班除了喃喃自问外,没有与任何人说话。他自言自语的说:“我是唯一的果披那特。你能告诉我另外的那一位是谁吗?”

他被这个问题缠了三年,也因此之故他辞掉了银行的工作。

他的太大来拜访我,但是我无能为力。我问她:“你丈夫有跟你说话吗?”

她说:“有是有,但是他只一个劲儿的问我:亲爱的,请你告诉我,另外一位果披那特是谁呢?他看起来是不是真的很像我?”

在这次事件之后,许多人都跑来对我说:“您真是一位伟大不可思议的圣者。”我说:“我不知道你们在称讲些什么。”我和他们一样都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事实上,我也不知道这事是怎么发生的。

后来我请教我的师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师父说他完全知道这件事,因为果披那特在唱诵上主之名时,已完全的融入至上意识里;在我们的传统里,此时就极可能由某位圣者帮助了他。

在我一生中,我个人体验到所有的圣者是慈悲为怀的在引导和保护对上苍怀着虔诚敬爱的人们。就我所经验过的而言,一位圣者他能住在喜马拉雅山,但是他也可以同时在世界各个不同之处出现。


分享按钮 返回《大师在喜马拉雅山》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