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神庙治病

一群生意人和几位医生要拜访喜马拉雅山上的神庙——巴垂那特(Badrinath)。翟布利亚是康普耳一位卓越的商人,也是这个朝圣团的领队,赫马医生负责医疗,朝圣团有四十人,他们请我随团指导。除了领队外,其它的人都是步行。从卡拉布拉亚出发,经九天的行程才到达巴垂那特,那个时候天已经快黑了。因为团员不走山路,更不惯步行,所以到了那儿大都全身酸痛无力,特别是关节部份,有的甚至肿涨起来。春天天热,每个人赶紧洗个凉澡去暑。我的房间在一座大楼的一角,蛮安静的。

我习惯下午一点到三点半休息,晚上则不睡觉,这个习惯已成为我生命的一部份。在早晨二点三十分时有人敲我的门说:“老师!请您出来一下!有一位兄弟心脏病发作,医生们束手无策,请出来帮帮忙!”是翟布利亚。他很爱我,但是我严格遵守一定要在清晨做静坐的戒律。此时敲门显然是干扰了我的意愿,他们有医生、氧气和齐全的诊疗设备,所以我没有开门,仅从房间里说:“我们这些瑜伽行者巴不得能死在这种地方,然却总不得愿,你的那位兄弟也不可能有那么好的运气死在这块圣地。决不可能。他不会死的。去!去!不要打扰我。”早上看到翟布利亚好好的没有事。接下来他们就用一句话来糗我说:“圣人都不能死在像巴垂那特一样的圣地,生意人有这个资格吗?那是不可能的!”

隔天早晨,每个人都跑到庙里,并到附近看看那些住在洞里的高僧大德。下午五点。赫玛医生告诉我说翟布利亚的太太患痢疾,而且还流血。翟太太是个很好的老太太,常常照顾我的衣食,我叫她妈妈。我觉得很难过,赶快跑去看她。她的脸色灰白,全身瘫痪只有嘴巴还能动。她的两个儿子坐在身边根本不相信妈妈会死。医生给她药吃,但不见效,呼吸愈来愈浅,医生只有宣布没有希望了。我怜悯地把手放在她的额上,我不晓得怎么做才好。突然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我循声转头看到一位高高的年轻行者。我的注意力转向他,这位行者说:“医生在哪里?”然后医生就来了,行者说:“这是你们现代医学所能做的吗?你们根本在杀人嘛,真是令人恶心!你们懂什么?”

医生有点恼火地跟他说:“你们两位行者怎么不医她?我承认失败了,别的医生也没有办法。”

翟先生非常爱他太太,此刻在一角落啜泣着,儿子,儿媳们也都在哭。我看看这位年青行者,他在笑并且问有没有花?这里的人都会拿花献给庙堂的。有一个人拿了一束红的玫瑰花来。行者叫翟太太起身,粗鲁地拉着她的手,强要她坐起来。倒杯水并同花瓣灌到她嘴里,同时喃喃说些没有人晓得的话,然后拿一条毯子给她盖上,叫所有的人离开房间,口说:“她现在要深睡了。”

每个人都以为“深睡”是要死的意思,就开始哭啊叫的。我们都在笑他们,他们很不喜欢。老太太的一个儿子说:“你们这些不负责任的东西,你们没有什么损失,我却失去了母亲,你们却还在取笑我们。”年青的行者跟我站在房门外等这位妇人起来,她的家人却在准备火葬。半小时后,年青的行者要翟先生进房间去陪他太太。他看见她坐着,好好的,没有任何毛病。

我不反对用药治病,但是更希望人们能注意到疾病的预防。这里有更好的方法治病,就是用意志力。意志力是由心灵的集中,静坐和灵性的修练而产生出来的力量,今日医学却忽略了对心灵意志力量的开发。

青年行者接受医生的挑战,因为他清楚自己的潜能可以治好这位害病的老妇。我和许多医生在一起过的经验使我相信,医生的心态、及意志力的运用,其重要性是胜过药物的。医生越是了解这个事实,他们就会更同意我的观点:“他们不仅可以用药物来帮助人群,也可以教人用其它的方式来预防疾病。”用这种方法,更多的病患能够了解他们内在的力量可以治好自己的疾病。

那件事情之后,你实在无法相信有那么多的人在崇拜我们,要捐钱给我们,为我们建房子和卖汽车。我们常觉得好笑,我知道有钱人想用钱收卖任何东西,甚至于试着要收卖出家人。真正走在出家道路上的人,财富是不可能使他们动心的。早就走在这条路上的人只要精神的富有,喜欢物质的贫乏。他们拿这些来跟世上的财富比较,决对不会因为甜言蜜语、名利的诱惑而动心。那些刚开始修行的人较会成为诱惑的受害者,有些人载浮载沉,有的甚至于疯掉了。俗世的逸乐的确非常有力量,执着这些逸乐是缘于无知。一个专一的心,坚强的意志力及借着上苍的恩典,可以帮助吾人免于世俗物欲的诱惑和束缚。

我向这团人道再见.然后跟朋友留下来准备听一位伟大圣者巴瓦第卡尔·玛哈罗基的音乐演奏。我们又一起住在伐拉利·巴巴的山洞里六天。(伐拉利只吃水果和牛奶,此地大家都认识他。)每天晚上都去庙堂倾听这位圣者的演奏。他用的是一种名为Bichitra Veena的乐器,有很多琴弦。约莫有五百个人坐在庙堂的走廊上欣赏。在开始弹奏之前,他的话语打破寂静的长空。他说:“幸福的人啊!我拨弄乐器的琴弦,你们也弹奏你们的心弦,生命之弦须适切的调整,首先调整琴弦这是一种技巧。然后再以舒适和稳定的方式握住你的乐器,把你自身变成一个乐器!让上苍借着你来演奏它。只要臣服于大道之足下,把你这把乐器交给他吧!”

有些人了解,但有些人不了解。我和其它朋友静静地坐在一角,听了他的开场白后,我凝神以待……,他两手握着Veena、闭目、开始弹琴。即使西塔和吉他,再加上其它的弦乐器合奏也不会比它更美。虽然观众都在摇摆着,但是他们不了解这些音乐。两个半钟头结束了。他使我深信音乐是传播宁静和喜悦的媒界,我称之为音乐冥想。

在所有精细的艺术中,最精细的就是音乐。音乐不光是歌唱韵律或唱词的组合而已,它还有最精细的声音——Nada。Nada是音的震波,能同时激起每个细胞飞舞起来,没有Nada的震波就不会有舞蹈了。因为Nada,生命之流经过各种生命的起伏和特别的韵律及波流起共鸣,每一次都会给予新的体验和感受。

宇宙里最古老的旅游者就是这种生命流,他们从永恒到永恒的喜悦中舞唱着,在禅定的喜悦中与道相见,最后融入永恒的喜悦之中。从开始到结束,有一种永恒持续不断的声音,但是声调不同,有七个音阶。而全世界的音乐也是七个音阶,代表人的七个意识层,这些声音使人认识意识的不同层次,最后进入意识的源头,从此处向四方涌出生命流。流出来的有音乐、舞蹈、绘画及诗歌。还有一种无声之声,这是内在追寻的人才会听到的内在妙音(Awahad Nada),这种波流从从喉头流出来的就是音乐。卡毕尔说:“隐士啊!掀起无知的外纱,你会与至上的爱合而为一。点亮你内在的明灯,你会遇到至上的爱,那里你会听到所有音乐中最细致的内在妙音。

在虔敬的道路上,瑜伽行者练习倾听无声之声,此天籁之音,永恒不断地流入每一个人心中。但是有多少个人倾听此妙音?天才音乐家,满溢了超越存在的情感,唱出赞颂至爱的歌声。这种虔诚的悦音深深的影响到灵性的追寻者,将他充满感情的生命带向喜悦和达到最高的境界。这是音乐的冥想;不需要任何努力,只要点燃内心对至上之爱的火焰即可。虔敬是最简单,最能引导你到达最高的境界的方法。经由音乐表达你对至上的爱,这就是音乐的冥想。慢慢地心灵集中一处,待那天到来,就可以听到内在的妙音。有许多声音能够帮助人走到最高点,在虔敬的道路上,音乐是悟道的工具。

弹完了Veena,巴瓦第卡尔又走回宁静里。


分享按钮 返回《大师在喜马拉雅山》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