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大师的跟前

在卡萨德威的阿尔摩拉,我碰到从西方来的一位非常著名的画家和一位和尚,他们住在小小的山洞里,各自享受着喜马拉雅山的宁静。他们常常望着山,并且称赞喜马拉雅山不像阿尔卑斯山或其它的山一样。它不只是美丽,而且具有生命,他们说:“我跟山讲话,山回我的话。”

我问:“什么道理?山怎么能说话?”

他们说:“你生在这儿,也在这儿长大的,熟了就觉得没有什么。记住这些山是神圣的,对追寻的人会生出灵气,只要看着他就会觉得美丽,你已经忘记如何感谢神了。”他们继续赞美着上一层皓雪的圣山。

我跟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很短,就动身往赫玛德威去。离卡萨德威五十公里处,有一位高僧单独一人住在小小的夏克提庙。我想跟他住一段时间。我到达不久,一位很出名的道人南丁巴巴(Nantin BaBa)也来了。在巴格瓦、南格尔等地的山洞中,我们两个曾处过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住在夏克提庙的这位高僧 宣称他是松巴瑞巴巴(Aombari Ba Ba)的亲传弟子。松巴瑞巴巴是我们的前辈,在以前的那段日子里,松巴瑞巴巴和哈里阿肯巴巴(Hariakhan Ba Ba)同侍一位古鲁(灵性上师)。这位古鲁出生在印度,但是大部份时间都住在西藏。哈里阿肯巴巴和我的上师都有巴巴的尊号。这种尊敬的头衔简单的意思是“祖父”,常用来称呼年纪大的圣人。甚至于在今天,特别是在尼泊尔,南尼塔尔、卡西布尔、阿尔摩拉等地都在传颂他们的故事,谈到他们惊天动地的神力和奇迹,还有治病的灵力。这些故事都是说不完的。我们在那个小庙里听这位主人谈他上师的故事。滔滔不绝的说了几个钟头都还没讲完。

这位主人是一个悉达(Siddha)(成就者),他的治病能力非常出名。谁要到那座庙去找他,从开始出发的时候他就知道;无庸介绍,他也能够叫出求助者的名字。他不愿受人打搅,有时候还会假装生气,要人离开,但是其内心却相当慈悲。村人称呼他杜巴夏(Drubasa),意思是“大嘴巴”。以前他常做古代秘术的示范,叫做潘伽阿格尼悉地(Panechagni Siddhi)(潘伽是“五”的意思;阿格尼是“火”之意),能够控制五种火。他同时做内在和外在的修练,一有机会他就会解说“上帝是火”的道理。

这位成就者教我一些有关太阳能科学的课程。虽然我没有练,但是至今仍记得这些方法,这种科学有助于治病。在收集好些散乱的数据,学了一些原则后,本想就要建立一所诊疗中心,帮助病患。但上师阻止我这么做,因为这样会分散我走向更崇高目标的力量。不论我唱一条歌,写一首诗,或画画,他都阻止我。他要我不要分心,练习禁语。他会说:“无声之音是至高无上的,超越任何意识的层次,超越任何交通的方式。学习倾听无声之音,不要做智性上的讨论,或是跟圣者辩论,只要跟着他舞就可以了。你现在正在旅程中,不要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或执着任何事情;宁静能够给予你这个世界所没有的语言。”

我离开赫玛德威回到我的住处。布达卡得(Boodha Kedar)的村民为我建立一栋小石屋,我经常独自住在那儿。今天这座小屋还在那里。自二千公尺高地上的住处可以望见喜马拉雅山的山脉全景。偶尔,一位行脚的瑜伽行者突然划破寂静来敲我的门。只有少数人进到喜马拉雅山深处,大部份的人都在路边或栈道上访问些出名的庙宇和圣地。但是有心人就会找那些羊肠小道、僻处、山洞,访问高手。喜马拉雅山从中国到巴基斯坦连绵二千四百公里,是世界最高的山脉。其它的山脉也很美,但是喜马拉雅山有其唯一不同的特色,充满灵性的环境以及有机会遇到修行极高的圣者,他们以圣山为家。


分享按钮 返回《大师在喜马拉雅山》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