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西方之旅

“东方是东方,西方是西方。”此互不通融的思想是早期社会发展中的观念。可是现代的人类已经登陆月球了!西方的长处在于科学,东方的长处则在于对精神与灵性上的领悟。为什么不在二者间安筑一了解之桥呢?西方的可与东方分享的远超过怀疑,而东方也有某些东西对西方大有俾益。西方的花朵若是欠缺了东方的芬芳,便不能算是一朵完美的花。

重复再现的映像

在德国一个小镇,有一位心理医生,人家都叫他疯子,因为他不相信现代医术,反而喜欢神秘灵能方面的知识。一九五五年他常常看到我的上师的映像,医生觉得出现的映像似在唤他去印度。同样的情形一再地发生,一直连续了七天。因此他就去法兰克福订购了一张到印度的机票。搭机那天却在候机楼睡过了头没有赶上那班飞机。

在上师要我去德国学些西方的心理学和哲学之前不久,一位庞贝的生意人帮我买—张到法兰克福的机票,还给我几封介绍信。临行前,领受了我所敬爱的上师一些教诲后我就前往德国。抵达法兰克福时,这位医生还在机场。他看到我一身印度僧侣的打扮,就上前请我看几张画像,问我在印度认不认识有这么一个人?

他开口就跟我说:“请帮帮忙,这个图片中的人一次又一次地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我尽量地把映像中的这个人画出来;我确信这不是幻像,这个像出现在脑海时令我欣喜,使我没有办法做别的事,就只有想着他。你是印度僧侣,或许你能帮得上忙。”

我看过照片之后奇道:“他是我的上师。”

他坚持要我带他去印度,带他见上师去。但是上师不要我马上回去,他认为我会执着于他肉身的存在,他要打断这种有限的联结,能使我更深刻地去领悟我俩之间永恒的结合;他要我离开他一段时间,会知道存在于我俩之间更微妙的关系。这也是为什么他把我送各个老师那儿学习的缘故。

我写了一封长信交给医生,要他到印度的肯布尔找琴达大医生和在康普耳的米特拉医生。在信上我请他们带他去贾斯瓦(Jageshwar),上师就住在庙的附近,正在教导尼克松教授(奎师那·布达)和亚历山大博士(阿南达·威库)。

经过米特拉医生的帮助,使这位德国人得以见到上师,并跟他住了三天,然后返回德国。回来后,他安排我到欧洲各学院、大学访问。我碰到许多著名的医生和心理学家,访问各大学,并在学院、大学中修了些课程之后,就回到印度。这些时候,这位医生也到印度出家了。现在他在喜马拉雅山的东北部,一个小茅棚里做静坐。因为他喜欢独处,一些西方人就讲他是神经病。我遇到几位像他这种类型的西方人,出家之后比起印度的一些僧侣还要认真。

未来的预感是所有现象中较稀有的,是从直觉的根源闪现出来的,所以是超越时空和因果的。普通的人偶尔也会感应到这种现象,而做灵修的人可藉由意识的控制进入到心灵的第四个层次,便可获得这种经验,而且所见都将会成为事实。


分享按钮 返回《大师在喜马拉雅山》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