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与西方

我离开喜马拉雅山到日本和美国的时候,上师给我一些指示;我问他:“我怎么去教导学生?教他们印度的宗教吗?循着印度的文化走吗?”

他说:“你这个傻瓜。”

我说:“那么请您告诉我,我要教什么?西方的文化与我们的截然不同。我们的文化是:结婚的时候全家所有的人员都要同意才行;西方人却信仰私生活的自由,基督教徒可以跟任何人结婚,犹太教的人也是;我们的思想自由有社会律法的束缚,他们却在某种思想模式和主义下思考或礼拜。”

我又问:“这两种生活方式截然不同,我如何传播你的言教呢?”

他说:“虽然生活在同一个世界里,有着相同的目的,文化却完全不同;东方与西方仍在努力寻求正确的生活方式。圣山上的上师,其言教是永恒的,与东、西方基本的观念无关。人类奋力朝向更高的文明走去,极端的方法是无助的,内在的力量、乐观,以及无私的服务才是生命的基本原则。问题不在于西方或是东方,一个人首先要成为一个人,一个真人是宇宙的成员,地域的束缚是不能将人类分开的。”

“圣山上圣者的第一个教训是无惧,第二个是认识自己,同时让自己成为教导传播灵修方法的工具,不含任何宗教和文化。”

“如果科学有能力解释灵修的方法时,就用科学的方法。让上苍引导你。”

向上师敬礼之后就开始了我的旅程。先到康普耳跟弟子在一起住了几个月。然后苏南达·巴依帮我买到日本机票。


分享按钮 返回《大师在喜马拉雅山》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