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的形像

当我们自己还不够成熟时,我们的自我感却很强,我们易于去批评、责备别人。

记得有一天我对师父说:“你骗我。”

他问我:“是怎么回事?”

我说:“你认为我还只是个小孩子,所以有些事你就保留不跟我讲。”

“告诉我,到底我保留了些什么?”

“你并没有让我见到上帝。或许你做不到,但你也可以教我有关上帝的事啊!如果你的能力仅止于此,那你也必须真诚不可隐瞒。”

他回答说:“明天早上我会让你看到上帝。”

我问道,“真的吗?”

他回答说:“当然是真的………不过你身、心、灵各方面都准备好了吗?”

往日在睡前我都习惯会做一下静坐,但是这一晚我却做不下去。我确定第二天早晨我可以亲眼看到上帝,所以静坐的目的又是为何呢?我彻夜兴奋无法成眠。

早晨还没来得及沐浴我就去见师父。我想:“当我的上师显示上帝让我看时,我为何要花时间去沐浴呢?我只用水洗了一下脸,整理了一下头发,就去见我的上师。”

他说:“坐下!”

我想:“现在他要将上帝显现给我看了。”

平常我很少谦卑,但是那天早上我变得异常的谦逊,我在他面前行了好几次礼。他看着我说道:“今天你怎么了?你的举止为何如此怪异,你的心绪为何这么不正常?”

我说:“难道你忘了?你答应要把上帝给我看的。”

他说:“好的!告诉我你想看的是哪一类型的上帝。”

我说:“老师,有许多种的上帝吗?”

他问我:“你对上帝的概念和定义是怎样的?我要根据你所认定和定义的上帝来显示给你看。每一个人都想见上帝,但是在他们的心灵深处却对上帝没有任何坚强的信念。如果你在不停的追寻,但是对你追寻的目标却没有坚定和确定的信念,你到底是要找寻什么呢?我若告诉你,不论你看到什么东西,它都是上帝,你是不会因此而满意的。如果我说上帝在你心中,你仍然不会感到满足。假设我让你看到上帝,你却说:“不!这不是上帝。那么接下去我还能做什么呢?所以你先告诉我你所认为的上帝,我将把那个上帝给你看。”

我告诉他:“等一下,让我想想看。”

他说:“上帝不在你思想的范畴里。回去做你的静坐,当你准备好时,告诉我。当你决定了你所要见的上帝之类型时,你随时都可以来见我。我不骗你——我会把上帝显给你看的。让你见到上帝,这是我的责任。”

我尽力地去想象上帝是什么样子,但是我的想象力无法超越人的形像。我心灵的范畴超越了植物、动物,最后到了万物之灵的人类。所以我想象一位充满智慧和俊秀的人,他非常强壮,能力非凡。我想上帝看起来一定是像这个样子的。最后我明白了以前我那愚蠢的要求。在连我心中都不清楚明白时,我怎能体验到上帝是怎么回事呢?

最后我去见我的师父,并请求:“老师,让我看到能使我们免于忧伤痛苦,能使我们得到幸福快乐的上帝。”

他说:“这是一个平衡和宁静的境界,你必须自己去锻炼和学习。”

没有一个清明的心灵,而只是想看见上帝,无异于在暗室摸索。我发现人类的心灵是有范围的,它只能根据其有限的范畴看到狭小的部份。没有人能解释上帝是什么或在心中想象出上帝来。一般人会说上帝就是真理,爱的泉源,绝对的真实,或是他显示了宇宙之中大千世界。但是这些都只是抽象的概念,无法满足想见上帝的欲望。那么我们能看到什么呢?相信上帝就是具有人形像的人,他可以想象并见到他的形像,但是真正的上帝,无法以人类的肉眼看到他。

只有真正了悟到宇宙大我,并知道大我遍布一切的人,才能了解到上帝。

所以当一个学生持着这样的态度:“我想要见上帝,而我的老师并没有让我见到上帝,我的老师并没有给我我所要的东西。”最后他一定会了解到,这个并非是老师的责任。如果你发现你做了不切实际的要求,你就应该转换自己内在的追寻来替代对老师的要求。上帝就在你的心中不假外求。没有人能把上帝显示给别人看。一个人必须独立的去了解他的真我,当他了悟到一切都是真我的显现时,这就是上帝。在无知的状态,学生想象上帝是一个特殊的人,他想要见这个人正如同他想要看一些世俗世界的东西。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但是当他了解到上帝就是真理,并且在行为、言论中来实践它,那么关于对上帝特质的无知就会消失,自我了悟将紧接着来临。


分享按钮 返回《大师在喜马拉雅山》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