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用咒语

修道院收藏有一些经典之原稿,若未得院内最高主管之应允是严格禁止随意取阅的。他们称之为普拉瑜伽经典(Prayoga Shastras);上面记载着非常高超的修练法。

我的师父经常说:“你还不可以去实验那些经典上所述的方法。”但是我非常固执,并且渴望知道经典里头到底写了些什么东西。那年我十八岁,什么都不怕的年龄,但尚缺乏一些责任感。我想:“我的程度已经很不错了,如果把这些经典置而不用,那么他们写这些经典做什么呢?我必须照着经典所述方法来实验一番。我的师父能力非凡,我若有任何差错他也一定会保护我的。”

我的师父要我帮他带其中一卷手稿,随他一起旅行。他说:“不可翻阅它。”然而我非常好奇暗下决心,只要师父不在,身旁无他人时,我就要翻阅它。

有天傍晚,我们走到恒河边的一座小茅屋旁,我的师父入内休息。我想:“机会来了,我正好看看秘典内写了些什么。”这个小茅屋没有窗户只有一个进出的小门,我从外面把门锁上。我想我可以通宵不寐的来阅读秘典了。这是一个月光饺洁的夜晚,看起书来并不费力,卷着的秘典用一条绳子绑着。我小心地把它解开并仔细的研究,内容记载了一种修练的方法及其效力。

看了一小时后,我想:“为何不照着练一下呢?”所以我把秘典置于一旁。它里面记载着:只有很高级的瑜伽行者才能做这种修练,即使稍有差错都是非常危险的。在那血气方刚的年纪我认为自己已经很了不起了,所以就开始练习。它是必须以某种特殊的方法、特殊的仪式默念一个特别的咒子。这个咒子可以激发一个人内在和外在的力量。

书上记载这个咒语必须重复念诵一千零一次。我念了九百遍,却是一点感应都没有。我想这个咒子可能没有效力。但是当我念到第九百四十次时,我看到身旁有一位巨大的妇人,她捡了许多木柴并开始生火,之后她把水放在上面煮。我继续念诵……;在第九百七十次时,我又看见一个巨大的男人从妇人相同的方向过来。开始时我认为这一定是咒子的力量生起的作用,我不当看着他,应该继续念完这一千零一遍。可是他开始朝着我走过来。我从未见过如此巨大的人,而且他身体还是裸着的。

他问那妇人:“你在为我煮些什么东西?”

她说:“我没有材料,如果你拿一些东西来,我会为你烹饪。”

他指着我说:“你看他就坐在旁边,为何不把他切成碎片煮来吃呢?”

当我听到他这么说时,我的牙齿不觉战抖起来,在手上的念珠也掉落地上。我晕了过去,我不知道昏迷了多久。当我回复知觉时,我的师父就坐在我前面。他拍着我的脸颊说:“嘿!醒来吧!”我暂时回复了知觉并叫道:“啊!那个巨人要把我切成碎片了。”便又再度的昏了过去。就这样反复昏醒了三、四次。最后我的师父连续踢了我几下并喝道:“起来!你为何要这样做?我告诉你不要练习这些咒子,而你却把我锁在里面,你真是个笨蛋。”

从这次经验,我终于了解了咒语的力量。我开始只练习我师父教我的咒子,对一些小事也不敢鲁莽了。年青的时候,我做了不少的蠢事,但是我的梵咒却经常把我从困境和烦恼中挣脱开来。

在灵性修练上若没有很正确的使用自己的咒语,就会像我先前那样的产生幻觉。幻觉是不纯净和未经历炼的心灵的产物。当心灵纯净并向内在集中时,梵咒就会生起帮助的作用。不了解咒语的意义,无法产生适当的感受,没有强烈的感受,持咒就无法产生强大的作用。


分享按钮 返回《大师在喜马拉雅山》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