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全十美

虽然年纪尚轻,但我认为自己已经十全十美,不需要再学东西了。我觉得印度出家人没有一个像我这样高明,因为我看来聪明多了,况且还有不少出家人向我学习。我就向上师表达这个看法,他看看我,说道:“你吃了迷幻药吗?你是什么意思呢?”

我道:“没有啊!我是说真的,感觉上就是这样啊!”

过了几天,他重提此事:“你还是个孩子,你只知道上大学。有四件事情是你目前尚克服不了的。等这些你做到了,你就有成就了。”

“一心一意想见到上帝,想认识上帝。毫无私心,无所欲求。降服嗔念、贪心、执着。经常静坐冥想。只有做到这四件事,才是十全十美的人。”

然后他要我去拜访一些大德。他道:“跟他们相处,你得谦虚为怀。要是鲁莽顽固,你就得不到他们的学问,他们就会闭上眼睛,静坐冥想了。”

上师这样说是因为他知道我很固执、也耐不下心来。

他开了各个修道团内各贤者的名单给我。这些人都是他的朋友,在小时候他们就认得我了,因为上师跟他们谈天的时候,我常跟在上师左右。那时我很淘气,常惹得他们厌烦,有时还乱掷东西好让他们知道我就在附近。每次他们来拜访师父时,往往会问:“他还跟你在一起吗?”

我先去拜见的是一位以沉默出名的行者。他感官内摄,对世俗事已能做到不动心。无论周遭发生什么事情,也绝不会看一眼。前往途中,附近的村民向我说道:“这个人也不瞧谁一眼,也不说一句话;甚至东西也不吃。三个月来,就坐在同一个地方,也没见他起过身。我们可是从没见过这种人呢。”

我去见他的时候,他正躺在小丘的榕树下,双眼闭着,面带微笑,好像他就是万王之王。不论寒暑晴雨,他什么衣服也没穿。皮肤像大象一般,防风防雨。他一无所有,却安然自得。

我第一眼看到这位躺着的行者,心想:“至少他也该庄重点。”我又想道:“上师要我来见他,我想上师是不会令我做无谓的事。但是现在我只看到他的身体。”我摸摸他的脚。(原注:按印度的风俗习惯,摸触伟人的脚,便得到他们的祝福了。)

行者显然对外界的干扰没啥感觉,他的心神在别的地方。我说了三四次:“喂,先生,你好吗?”但是他没反应。他动也不动,也没回话。我开始按摩他的脚。以往在老师疲累之时,我们常常这样按摩。我想他应该会高兴,然而他却一脚踢上来。这一脚踢得很重,我连滚带翻的沿着陡坡跌了下去,落进湖里。在滚翻中我碰到不少树枝石块,结果满身瘀伤。我气得要报复。“他有什么道理要这样?我恭恭敬敬的来见他,帮他按摩,他反而踢我一脚。这算是什么圣人?我要教训他。起码打断他两条腿。他踢我一脚,我要踢他两次。”我一心要报此恨。我确定该是上师派我来给他一个教训的。

我回到小山上,正要宣泄怒气。他已经坐了起来,笑着说:“你好吧,孩子。”

“我好吗?你一脚把我踢下山去,还问我好吗?!”我怒道。

他说:“你的上师要你控制四样事情,现在你已经毁了一样。踢你是要考验你能否控制怒气。嗔念未除的人在这里是什么东西也学不到的。你的心不够宁静,不够成熟,显然你并没有照你上师的教诲来做,你怎能在我这里学到东西呢?我要教你的,你还没准备好接受。你走吧!”

谁也没有像他这样向我说过话。我咀嚼他说的话,才知道一点也不错;刚才我真是气疯了。

他问道:“你知道摸触圣人的脚,是什么道理吗?”接着他就诵出波斯人美丽的信仰:

圣人把他生命的精华呈现在上主的莲足前面。

人们通常要看到你的脸孔才认得你,但是这里没有圣人的面容,因为圣人的面容与上主同在。

人们在这里只找到双脚,所以他们向脚行礼。

他道:“摸别人脚的时候,得要谦卑为怀。你不能留在这里,你该走了。”

我哭着想道:“前几天我还以为自己十全十美,显然我并不是这样。”我黯然的说:“先生,当真正克服‘我执’的时候,我会再回来见你。”说完我便离开。

一切人生道上的挫折打击,都会教给我们一些东西。佛陀说过:“在有智慧的人看来,并没有所谓‘不好’的事情。只要知道怎样运用,人生各种事情都是成长的阶梯。”

我转道拜访另一位贤者,决定无论他怎么做,我绝不发脾气。他有一座美丽的农场,“这座农场给你,你喜欢吗?”他亲切的问我。

我答:“当然喜欢。”

他微笑道:“你的上师教你不要执着,你却一下子就被农场绑住了。”我开始觉得自己很渺小。看来我只顾向“嗔怒”和“执着”低头,却忽略了灌输更高的理念。

其后,我又被派到另一位出家人那里。他显然早就知道我要来。途中有座小小的天然喷泉,这是我们常来洗浴的地方。他在这里留下几枚金币。我停下脚步,看到三枚金币闪闪发光。我内心盘算着是否要捡起它们。我捡了起来,塞进缠腰布里。另一念头又阻止了我:“这些钱不是你的。你为什么要拿呢?这样不行。”于是我又把钱放回去。

见到这位法师的时候,他看来似乎很苦恼。我向他行礼,他道:“你为什么把钱币捡起来?你对黄金还有贪念?出去!这不是你来的地方。”

我抗议道:“金币我留在那里啊。”

他道:“你是后来才把钱留下来的。问题是你先受了钱的吸引,又把钱捡起来,这才是关键之所在。”

从这些圣贤给我的教训,我逐渐了解到——从书本上得来的知识与实际经验的知识,实在截然不同。我渐渐察觉自己有许多缺点,这并不是一件愉快的事。后来,我回到上师身边。他问我:“你又学到什么东西?”

“现在我才知道,我只学过一些‘知识’,而我的一举一动却没有照这些知识来做。”

他道:“这是知识分子的通病。这些人有了知识,就骄傲得不得了。我来教你修练的方法,你就明白了。”

人类知道的东西够多了,既然知道就该行诸于日常生活之中。否则,知识仅是局限在“知道”而已。我们都了解哪些该做,哪些不该做,但是明白到如何去做,就不是那么容易了。真正的知识,不在于理悟,而在于付诸实行。


分享按钮 返回《大师在喜马拉雅山》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