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与婚姻

我在印度北部的乌塔·普拉德西(Uttar Pradesh)停留的时候,晚上人们常来探望我,于是我为他们讲授奥义书(the Upanishads)。一天,有位获得英国文学硕士学位的姑娘,要我见她一面。她一口就认定我们前辈子是夫妻。她谈了两个钟头,说得我也认为有此可能。我从来没有与人单独谈过这么久的话。她尽力劝我说:“这辈子我们也该结为夫妻,后来我又跟她母亲晤谈,其母也支持女儿的想法。这位姑娘说得很动人,我也天真的思考着:跟她住在一起会是如何?我告诉她,要是我上师答应我结婚,即便没问题。这辈子仅这么一次我认真的考虑要与人同住,虽然我没意识到要离开修行这条路。这位姑娘是望族出身。她家人亲戚都高官要员,他们催我娶她。

一年来,我深受自己情绪的影响。这是段糟糕的日子。我觉得受了挫折,颇为沮丧。这位姑娘和她家人影响我极大,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这次经验使我了解到,为献身真理而踏上灵修之道的学生,可能会遇到的困扰。虽然走在这条道上会有障碍,但是我确信靠着上师的慈悲和上帝的恩典,必定会引领我们克服这些障碍。

最后,我去见上师,由他决定。他从不管制我的生活,但是我需要的时候,他总是会提意见。经过一番讨论与反驳之后,最后我听了他的话。我上师说道:“你尚有未完成的工作,且俗世的情谊与灵性的成就你也比较过,所以你才走上出家修行这条路,而现在你倒使自已被人诱回俗世了。如果你心意不改,仍受目前环境的影响,那么你若想重新回到这条路上,还得再花上几辈子的时间。”事情由我作主,但是听了上师的话后,我决定解开这个结,而回到出家修行的原路。

有两条大家都知道的路——出家与在世上工作。我走的是出家的途径。人不应该做比较,认为这个好或那个坏。居家包括了在世上谋生工作,我当然不自责难。不过这条路虽然提供了生活的财产,但是也很耗费时间。而出家到可以获得充裕的灵修时间,但是像食物、住宅、衣服等这些就很有限了。这方面的需要,出家人得靠在家人供给这方面的需要。人要走哪一条路,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走在这两条路上的人都要诚实、诚心、诚意、并很忠实的往前走。

通常人们把出家人与瑜伽行者当成是半人神(demigods),认为他们是十全十美。所以这特殊的事件有使我有些腼腆。在印度,观念上认为出家人应与世相隔离,既不应拥有俗世的财产,也不该心存尘念。我遇到不少走在这条路上的人,由于社会对他们怀着这种期望,使他们反而生活得有些虚伪矫饰。我听西方心理学家说过:出家,尤其是过独身生活者,易造成禁欲性的精神错乱。我认为这件事情应该由当事人自行抉择,但是在此有句很重要的话,那就是——虚伪是最大的障碍。过独身生活的人,要是不转化内在的个性,的确会变得不正常。无法控制这些原始欲望的人是不该走出家这条路的。

饮食、性、睡眠、保卫自己是四种很强烈的欲望。每一种对人类的生活与行为都有极深的冲击与影响。那又为什么独对性欲加以控制呢?瑜伽的道理是要把一切的欲望导向灵性上的成就。无法控制及提升这些欲望的人就应该在世上生活,以便有节制的实现自己的欲望。他们可以走密宗(Tantra)这条路,如此不需要出家也能把这些欲望的满足转化成灵性的经验。

有些出家行者把严格的戒律强加在自己的学生身上,因而带来许多困扰。这样常会使得学生虚伪作假。如此戒律有必要吗?内在与外在的冲突所外露的表征,是可以明显的探出这个人是不是走在灵性的道路上。


分享按钮 返回《大师在喜马拉雅山》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