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表的故事

以前有位满腹学识的年轻人有心想学学出家人。他观察出家人的言谈举止,风度仪态。但是本身并没守什么戒律,也没走上这条路,只是穿着法衣模仿出家人外在的举止,俨然一副修行者模样。

有一天,他来到喜马拉雅山乌塔卡西(Uttarkashi)我住的精舍。我注意到他在跟我谈话的时候,眼睛不时盯着我的手表。这只欧米加表是人家送给我的礼物。我可不在乎这是只普通的表还是一只高贵得吸引了这位年轻人的表。但每次我们谈话的时候,他总是提起这只手表。他常常说:“哦!这只手表挺引人注目的,设计也很动人;一定走得很准吧。”

这样过了三天,我对他说道:“年轻人,我要到甘果垂(Gangotri)一阵子。这只手表请你帮我看管好吗?”我拾起毯子与便鞋,向这位客人道别的时候,我知道精舍里的手表与这个人不久都会不见。其实我并不是真的想要去甘果垂;我只是想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不多久我就回来了,果然不错,年轻人带着手表走了,从此以后,熟人问起我的手表,我就告诉他们有人拿去用着。这件事情我也没放在心上。

很凑巧,半年后我在哈得瓦(Hardwar)火车站遇到这位年轻人。他十分不自在,想要跑开。他道:“先生,我做了很坏的事情。”

我答道:“这对我倒是没有什么关系。如是你认为这样不对,以后就不要再犯了。”此刻,我发现他手腕空空的,便问他手表到哪里去了。

他道:“我卖了,我需要用钱。”

没多久,这只手表又回到我身旁。我有一位学生认得这只表,便买下来还给我。我再遇到这位年轻人的时候,我把手表脱下给他。我说道:“如果这只手表对你有帮助,那你就拿去吧。”起初他并不了解也无法接受我说话的方式,但是后来他慢慢明白了——对一件事物的看法,很可能有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这件事情深深的影响了他。我向他介绍一间精舍,他回到那里自我修养,现在这位年轻人已经完全改头换面了。

有很多人无法面对自己内心的某些事物。他们不肯面对这些冲突、欲望、习惯,也许是因为他们不喜欢这些,却又无法改掉。他们不愿让别人看清自己,便一再的防着别人,同时把自己武装起来。我们与人交往,应该开诚布公,不要把这些令人困窘的种子压抑在心里。这些潜藏的秘密只会阻滞我们的进步。我们不敢面对的事情,也会反映到别人身上(我们就会认为别人也是如此)。静坐的时候,这些令人困窘的欲望及念头都会慢慢浮现出来,我们只要观看这些念头,而不要被它们纠缠不清。这样,静坐便是使人生活平衡的有效工具。

没有俗世职责的出家人,仍然带着宿世所种下来的业力(Samskara因过去的行为所引发出来的因果作用。),根深蒂固的业力。想要消除业力,得到自在,也要费很长的时间。方法是要不断的摄取创造性的意念及灵性的种子(译案:这是指内在、外在的暗示及念颂梵咒)。若人是走在自我修持的路上,那么洗涤心灵、改变心态是大有可能的事。现代有许多老师公开表示他所传授的是不需戒律的静坐。他们可能会介绍确实的技巧,但却不去训练学生怎样遵守戒律,这正好像在土里播下种子却不再耕耘。遵守戒律在灵性道上极为重要。在家、出家并非关键,重点在于生活中要有戒律。内在的生命与外在的生活要有桥梁沟通。戒律就是这座桥梁的基础。人不应受到静坐技巧的诱惑,该注意培养的是心中的戒律。


分享按钮 返回《大师在喜马拉雅山》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