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家的第一天

正式出家的的第一天,上师说道:“你知道不知道,出家人是要去求施舍的?”

我道:“啊?”

他道:“你心中的‘我执’会认为可以不靠别人就能生活。你得清净这种‘我执’,而你太谦虚就办不到。我要派你到穷人家去乞讨,那时你将会慢慢明白自己是什么人了。”

我道:“好吧。”

后来的事,我绝不会忘记。其时,我身体健康,又穿着丝料,你能相信吗?我常无忧无虑、悠哉悠哉的走。照瑜伽的道理,站立行走应当直着身子,可是这样人家会很容易地认为你太傲气。我一清早就去乞讨,首先遇到一位妇人在挤牛奶。她一面挤奶,一面唱歌,两膝间放着一个陶罐。

我道:“那拉扬·哈里(Narayan Hari)”(原注:这是上主的名号,出家用来称说自己已来到的表示。)她吓得跳起来,陶罐也因而摔破。我心想:“呀,老天。”

她气得喊道:“你年轻力壮,还来讨饭。真是国家的寄生虫。谁教你来讨饭?你有钱穿丝的还来做乞丐?”我觉得自己渺小。

我哀求道:“请你不要骂我。”

她道:“这个陶罐是我婆婆给我的古董!你这寄生虫,滚出去,不要让我看到。”她对陶罐念念不忘,所以一直骂个不停。

我回到上师那里。每天他都会问我:“你吃过饭了吗?”这一直是他的习惯。今天我希望师父也会像平常一样的问我,可是他没问我。这一整天我没说话他也缄默着。无论什么时候,他本来就常常保持静默。晚上我怨道:“你今天没问我是否吃过饭了。”

他道:“你已是出家人了,所以我才没问。”

我问道:“你这样说,是什么意思呢?”

他答道:“出家人就是要做自己的主人,对自己的欲望更要能作主(能控制)。”

我道:“你的意思是说出家后,你就不再照顾我了?”

他告诉我道:“现在你是出家人,我也是出家人,你我没有什么不同。你想要做个出家人,那么先照顾自己吧。为什么你要把我当手杖,要靠我才能走路?”

我抑郁心伤,决心自立。我道:“不论怎样,从今起我绝不会去讨饭。如果上天要我活下来,我会活下去并继续我的修炼,但是我绝不再去跟人要饭了。

他道:“如果你想一意孤行,那是你自己的选泽。我也无话可说。毕竟你是个出家人。”

带着这项誓言,我来到恒河边坐着。那儿的人便来看我,每个人都以为别的人会照顾我。很多人献花给我,却没有人拿水果或其它可能吃的东西来。十三天来,没人问我是否吃过饭了。我虚弱得几乎走不动。我心想道:“我为什么要出家,做这种傻事呢?”

过了十三天,我哭了。我向圣母(the Divine Mother)说道:“我立誓要正直的走在这条道上,可是连一条面包也吃不到。”突然水里伸出一只手——只有一支手拿着碗,碗里盛满了食物。那只手向我慢慢移过来,我听到一位妇人的声音:“在这里,这是给你的。”我拿起碗来就吃。不知吃了多少,碗里依然有东西。

这只碗我保留了三年。我时常从中取食物分给人家,碗里的东西似乎取之不尽。如果把糖果放进去,放得再多也无法装满。有数千人常来看这只碗,这些人也都可以作证。他们往往朝碗里倒牛奶,倒得再多奶也不会溢出来。我成了那只碗的奴隶。群众不来向我学东西;他们只来看这只神奇的碗。上师劝我道:“把它扔到恒河里。”我听了他的话。

我们走在这条道路,上天会给我们各种诱惑。只有拒绝了所有的诱惑,我们才会到达目的地。小孩哭了,妈妈怎么办呢?妈妈也许给小孩糖果。妈妈也许会用其它东西——像洋娃娃、饼干等等来哄哄他。要是孩子依然哭个不停,妈妈只好把他抱在怀里。妈妈起先用几种方法来吸引孩子注意,想要妈妈抱还得等些时候。在这条自我了悟的道路上,情况亦复如此。

出家人应该乞讨过活,然而若是其它的人也以要饭过活则是丢脸的事。我深知完全依靠上主(the almighty)恩典的人,必定有食物吃、有房子住。只有信心不够的人,才会担心食物、住所。只要一息尚存,我就相信我仅有的财富只有上帝,我若依赖上帝以外的事物,我的生活便会遭到灾祸。我发现上主总是走在我前面,赐用我所需要的一切东西。


分享按钮 返回《大师在喜马拉雅山》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