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名的烦恼

二十一岁那年,我住在恒河岸边的茅屋里,那儿距离丽诗克诗有八公里远。因为是孤单一人住着,所以很多人以为我是伟大的行者。要是你与世隔离,穿着奇特修行的衣服,身边有几本经典(即使你读也没读过),人家来探望时也不理睬,这样人家的结论就是你必定是伟大的出家人。

整天不时地都有人来这里看我。我甚至连自己修炼的时间也没有。从早到晚他们不停地向我行礼,献上水果、花朵、金钱。有一阵子,我为此甚为自得。但是我渐渐地觉得厌烦了。我心想:“这些是什么回事?全是浪费时间。”我开始对访客发怒。

这些人有反应了:“出家人怎么可能生气?他只是假装生气要赶我们走。”结果来这里的人反而越来越多。这的确惹我生气。我完全失去控制,大声怒责他们。他们却答道:“老师,你骂我们就像鲜花洒在我们身上;这些是您给我们的祝福。”我不得不跑开这地方。我忖道:“我还是不能降服自己的脾气。”

很多出家人都遇过这种事。他们常受到游客的干扰。出家人一定要学习不会吸引人的方法;也不要过那种会使他的修炼受到中断的生活方式。出家人的生活就是烦扰不断。人们认为出家人是超凡入圣的。在印度出家人(swami)的意思是全能的人、布道的人、医生等等。把出家人置于这样难当的地位,往往会把一个普通的人逼得发疯。其实有些出家人只是刚刚出道,其它的人也不过是踏出一、两步路而已,真正到达目标的人有如凤毛麟角,可是人们并不了解这些。人们若没有这种分辩,只是期望从出家人这边得到一些东西,这将造成双方都困窘不安的场面。要使自己不遭困扰这可不容易。每次我坦白的告诉他们:“我正在修炼;没有什么可与大家共享。请人家离开。”他们往往会找适合他们自己的解释来诠释我的话,所以来看我的人反而益发的增多。即使我迁往偏远处的树林里,还是会受到他人的干扰。有时候我甚至很厌倦这种出家生活。

并非一定要穿出家人的衣服才能走了悟之道。身、口、意有节制,加上不断的灵性修持,才是真正重要的事。做个出家人也许不错!但是成为一个真正的修行人却是多么不容易!


分享按钮 返回《大师在喜马拉雅山》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