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和失败之路

大约二十岁左右,我到喜马拉雅山万国邮政联盟遮普(Punjab Himalay as)的一个假日旅游中心——辛蜡(Simla)去旅行。我遇见一位潘遮尼·马荷罗基(Punjabi Maharaji)的出家人。他非常高大、强健、俊秀和博学多闻。随身有一把雨伞,而他却问我:“你为要带这个累赘的东西?放下吧!”当我们在一起散步时开始下起雨来。因为我有雨伞,就把它撑开。他却说“你在干什么?”

“免得我们被雨淋湿。”我回答。

他说:“不要这样做!这是连接大地间的一个环结;为何我们要如此阻隔天地间的桥梁呢?如果你想与我同行,那么放掉你的雨伞与其它的束缚吧!”

我抗议道:“大和尚,我会被淋湿的。”

他对我说:“如果你怕衣服被淋湿,那么你就不要穿衣服,自由自在的行走,或者是不要和我在一块。”他的话深深的影响了我,我即刻就把雨伞弃置于路旁,从那时起,每当下雨时在外时,其乐也真无穷。

在冬天这位出家人出外时仅着一件薄棉衣,这是他仅有的财产。他的感觉很敏锐,但是他却能完全控制对冷和热的感受,当身体与外在世界事物接触时,他即体会到快乐和痛苦的感觉。如果能知道如何跳脱物质的束缚,你就能免于外在的影响,进而得到内在的喜悦。

这个出家人学问很好,也通说英语。他谈了很多有关英国文学的话题以及讨论到喇嘛·提塔(Swami Rama Tirtha)的工作和其行愿的事迹。他自剑桥大学得到科学硕士学位,自拉荷大学得到博士学位。他在大学里教授吠陀哲学,对印度受异族之统治极为反感。在印度独立前,有一小部份现代出家人,并没有做灵性的修练。他们年青,学问也不错,在了解到国家当时的处境后,便都投身于自由运动的行列。我称他们是“政治和尚”。他们的观点是首先得求得外在的自由然后再能谈到内在的自由。这个出家人也是一位政治和尚。实际上的他是因为国家受到异族的统治而决心出家的。他很和蔼慈祥,但是他的反抗性极强。他不遵从正规出家人的训练而把全副精力投入在推翻英国的统治上,这是他的礼拜和生命的目标。他有在一天之内因为英国人而被逮捕两次的记录。也常常会因粗鲁的叫英国官员滚蛋而激怒他们。他指名道姓的叫骂道:“你说英语,但却不懂文法。你不了解你们自己的语言,可怜的英国政府!怎么派这些未受教育的下贱人到印度来。”

有一回我们在辛腊郊外的山上散步,前方正好有位英国官员策马奔驰而来。当看到我们时突然勒马止步,口中嚷道:“你们这些猴子,快让路!”行者用手把缰绳一扯,这位英国官员就歪身掉到路上。

出家人告诉他:“这是我的国家,我有权利高兴怎么走就怎么走。不要管闲事,站起来骑上你的马回去吧!我不是你的奴隶。”第二天出家人被逮捕了,但是在二小时内他又被释放。这一省的殖民官员是他在伦敦时的旧识,并且了解如果把他入狱将会惹出更大的麻烦。

在那时候,我对英国的统治也颇为不满,并且想帮助独立自由运动。这位出家人说:“来吧!让我们并肩作战把这些英国鬼子一个个的干掉。”他真诚的希望我能加入与他并肩作战。他说这并非罪恶。“如果有人跑进你的家园,摧毁你的文化,你为何不能寻求自卫呢?”他是我所遇见过最偏激的和尚。

我信服甘地的哲学、心理学和他所倡导的运动,但是我并没有参与政治活动,我想要说服这个和尚离开政治!他也想要影响我加入他的活动。如此的持续了四个月,他尽力想说服我,但是我的师父说我不可以加入任何政治团体。我的师父说:“你来自宇宙,是这个世界的公民。 为何仅只与印度的人民认同呢?你要关心的是全人类。先要使内在有坚强的心灵,敏锐的智慧,知道如何控制你的情绪,然后再付诸行动吧!狂热的情绪,就算在灵性上有极高的素质,也无法使一个人达到最高的境界。我的上师不要我介入暴力事件,他甚至指出了印度独立的日期。

这位在辛腊认识的和尚终于和我分手。我们决定各走各的路。同一年他在喜马拉雅山的库鲁(Kulu)村为英国警察所枪杀。

停留在辛腊期间,我曾遇到一位英国传教士正在写一本印度文化和哲学的书。他把草稿让我过目。我非常惊呀!在谈及印度文化、文明与哲学的部份都受到了他的恶意扭曲。他甚至想改变我并诱惑我与一位英国富家女结婚。在变什么?生活方式和文化习俗?我爱基督和圣经。但是我打从心底讨厌他。从那时起我避免与在城市、乡镇大街小巷、山区穿梭不停的传教士碰面。这些人在财务上接受英国政府的支持,内涵只穿着传教士外衣的政客,他们写这些书为的是要摧毁古代吠陀文明。他们扭曲吠陀文化和哲学,而它是印度许多宗教如印度教、拜火教、佛教和锡克教之母,这位在辛腊的出家人经常反对这些传教士并说:“你们这些传教士并非耶稣基督真正的门徒,对圣经也是一无所知。”约有二、三百年间,这些传教士一直在摧毁印度的文明。但是他们因为下述二个理由无法如愿,一是印度文化、文明的构筑和保持者是妇女;其二是有百分之五十的印度人住在乡村,这些人并未受到英国统治者和传教士的影响。

虽然外人统治印度达数百年之久,也是无法改变印度人的文明。虽然它们成功的改变了语言和衣着以及引进了一些英国的习俗。英国政府也经由传教士大量的发行名类的文、哲书籍。印度作家和学者则受到各种的迫害,如果他们反驳或反对那些书籍或为文批驳这种文化活动则会被捕入狱。这些英国人所发行的书籍,使四万的学者和游客对印度的文化产生混淆和错误看法,使他们无法去研究和学习印度的文学、哲学及科学的财富。纵然威尔森(Wilson)、马克司·牧勒(Max Mueller)、果特(Goethe)和其它许多作家写了许多的瑜伽书籍,和有关古印度奥义书的哲学,但是对西方广大的群众产生的影响却是错误和混淆的,这些不良的影响,甚至延误至今。在安内·贝山(注)(Annie Bessant)之前西方的作者没有以诚敬的态度写过一本瑜伽的书籍。对那些旅游者和所谓的作家们,他们没有亲身去研究、锻炼过密宗、瑜伽和各种灵性的事物,却仍然继续写了很多这方面的书籍。我深深地怜悯他们。注:印度著名的神秘学学者,曾任印度国会议长。

扭曲了的印度历史,被大力的介绍到各学校去。因此之故,印度的学生忘记了他们的文化和历史。由于失去了自己的传统文化,自己也迷失了。英因彻底改变了印度的教育。所有的课程都以英语为主,每一个学生都被强迫地依照英国传教士的方法去祈祷。没有思想的自由,所以也没有言论和行动的自由。如果不接受英国的教育,就无法找到好的工作。从这些我了解到异族的力量如何地摧残一个国家如何地毁灭他们的文化和文明。

摧毁一个国家和其文化最好的方法首先是改变它的语言。英国很成功的做到了这一点。甚至在印度独立三十年后,英语仍然是官方的语言。因为印度没有一个统一的国语,所以在印度各省仍然缺乏团结的力量。印度各王族间内也争斗不已,无法团结一致对外。所以印度数百年来都是一个多灾多难的国家。语言的统一是印度首要之务,但是目前仍未完成。一个完美良好的语言,会产生出优美的文学等作品,丰富了她的文化、教育和文明。印度语言至今仍未统一,造成许多地区之人们仍然无法沟通。

现前印度教育之方针须针对顺应印度文明的各种不同的需求。应当鼓励在全国各处建立各种新式学校,提倡国家的文学和艺术。我们也必段通盘考虑籍着文学、科学、艺术和教育从根本上重建印度整个的社会秩序。悲观、消极的思想和生活方武必须转变为积极、进取的人生观。教育是整体的,它需与各种不同的文化和人类的文明相结合。记取古圣先贤的教诲,让印度新生的一代能尽快受到正确、普及的教育。

从辛腊来的这位出家人,使我了解到印度在受英国统治前是一个很富足的国家,不仅有很高的文化、文明和很高的灵性社会而且也是矿产资源丰富的国家。印度近代的灾难用如于蒙古人的入侵和后来的法国、葡萄牙、英国等接连不断的蹂躏所造成。他们摧毁了曾一度被称为金鸟王国的印度财政、经济、文化和历史。印度那些珍贵的珠宝、黄金和其它财富都被这些入侵者掠夺一空。以前印度人民都很富裕,贫富之差异并甚显著。后来由于劳工之分配,建立了种姓制度,但是英国基于分化和统治政策的目的,便在种姓之间制造分裂,使这种制度完全变了质。我说这些,没有任何的憎恨,只是赤裸裸的表达事实。即使今天,许多游客都不知道真正印度的历史。他们不断的重复着同样的问题:“如果印度是一个富涵灵性的民族,为何是那么的贫穷?”我不是一个政治家,但是许多人问我这个问题。我认为在世界任何的历史里灵性和经济是截然不同的两回事。在印席政治和宗教信仰向来是分开的。修行人向来不参与政治。在印度这两种力量无法互相结合,因此力量于是衰微。印度的贫穷不是因为灵性的因素,而是因为不从事灵性的锻炼,以及不了解如何将灵性的锻练与外在生活合而为一的方法。现在国家的领导者应当注意及于此方是。印度的痛苦和不幸是因为印度的人民和政府在现阶段仍然无法使内部谐合一致所致。他们对人口问题及其解决方法茫然不知所措。我想印度尚能幸存的原因是因为她有丰富的灵性和文化的遗产。文化及文明是社会生活形态不可分割的两面。如果一个人穿着整齐讲究,别人可能认为他文化气质不错,但是一个文明人并不须要具备这一点。文明与一个国家发展慈悲为怀,诚信,正真的信念有密切的关连。文化是外在的生活的方式。文化若是一朵花,则文明就像花的芳香。一个人或许穷困,但是他有可能是一个文明人、一个高尚的人;没有文明,人可能得到世俗的成就,但是对于社会却没有帮助,因为他缺乏促进一个人灵性的成长和国家进步的内在道德涵养。文化是外在的,文明则是内在的。在现在的世界里,这两个应当要合而为一。印度具有丰盛的文明,但是他的文化已变成英国的殖民文化,至今仍为印度制造层出不穷的问题。


分享按钮 返回《大师在喜马拉雅山》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