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悦之流

我曾拜访过漆茶库特(Chitrakoot),根据印度史诗罗摩纪(Ramayana)记载:这是大雄罗摩遭受放逐时所住过的圣地。此地位于宾迪亚·朗吉(Vindhva Range是印度最长的山脉之一)。根据印度古代的传统,云游僧都得去拜访布尔达邦(Brindaban)和漆茶库特──克里斯那的虔敬者到布尔达邦,大雄罗摩的虔敬者则到漆茶库特。在宾迪亚山脉的另外一处,有一灵秀之地叫做宾迪亚恰(Vindhyachal),那儿住了许多膜拜夏克提女神(Shakti)的人。云游到瑞瓦州(Reva State)的森林途中,我转道到萨滩那森林(Satana)。在那里我遇到一位非常英俊,对吠陀和瑜伽哲学都有高度涵养的出家行者。他对各种经典都有深入的研究,同时也是一位才华横溢的修行人。后来他被任命为乔提玛亚皮坦(Jyotirmaya Pitham)地区山卡拉僧团的主席。这地方位于喜马拉雅山,经巴德那特的途中。他的名字是布拉玛难陀·色拉施瓦提(Bramananda Saraswati)。

他住在山丘上靠湖泊的一个天然小岩洞里,日常仅以发芽的埃及豆拌上少许盐为生。村民把我带引到那个地方,但是没看到一个人影内心感到失望。第二天我再度造访,发现在湖边有少木屐踏过的足印;我试着照足印去找寻,但是足印在半途就消失了。在第五天,一大清早,不待太阳升起,我又回到湖畔,发现几日来寻觅的人正在沐浴。我向他敬礼问安道:“那摩·那拉样(Namo Narayan)。”这通常是用于对出家和尚致敬的话。他的意义是:我向你内在无上的神性致敬。他正在禁语,他用手指示我同他一起到他的岩洞去,我很高兴与他同行。这是他保持禁语的第八天。在那里过了一夜后,他解除禁语。我就很温和的告诉他我造访的目的。我想要知道他的生活方式,和灵性锻练的方法。在谈话中,他开始告诉我关于史利·惟迪亚(Sri Vidya,这是一种最高深的锻练法),只有完成了印度梵文课程的人才能为之。这个方法是融合了胜王瑜伽,军茶利瑜伽,虔敬瑜伽和阿德瓦塔·吠陀(Advaita Vedanta)。在这条道上的老师们推荐过二本书:喜悦之流(The Wave of Bliss)和美丽之流(The Wave of Beauty)后这二书被合篇成一册,在梵文里称之为山达里亚·拉哈里(Saundarya Lahari)。这个文献的另外一部份称为普拉瑜伽经(Prayosa Shastra),这是在巴洛达和马索里图书馆所发现的仅存的手稿。没有经过亲自从事此方面修练的上师的指导,则上面所记载的灵性瑜伽诗词无人能懂。

我后来得知史利维迪亚和马杜维迪亚二种修练法,全印度了解的人不超过二十人。我对于这一门科学产生了极大的兴趣,现在我还能拥有这么一点点,也是拜此因缘之所赐了。在这个方法里,肉体就像是庙堂,里面的住客就是自性、上帝。人类自身就是一小宇宙。了解了这个小宇宙,你就能了解整个的宇宙,最后经此也就能了悟到宇宙的大道。学习了许多的经典和各种不同的修练方法后,我的上师帮助我检择了史利维迪亚为我的修练法。在这个方法里,军荼利(Kundal ini)之火被视同至上之母(Mother Divine),借着瑜伽的修练,能量从脊椎底端沉睡的状态被唤醒而提升到最高的顶轮。身上的脉轮(Cakras)是生命之轮,它构成我们灵性的身体并连结了整体意识之流。

脉轮这一门学问甚为精细,如果对脉轮有透彻的了解,那么不论在那一层次对他都有很大的帮助。脉轮在身、心、灵三个层次都发挥了它的效用。这些能量中枢在身体上沿着脊椎分布。最底端的能量中枢位于辰体骨,第二个生殖轮位于荐骨部位,第三个位于肚脐部位,第四个位于心脏,第五个位于喉部,第六个位于眉心,第七个位于头顶。低下的能量中枢代表了堕性的力量,以心轮为分界,心轮以下的部份是属于欲界的层次,而心轮被视为神圣宁静中枢。佛教、印度教、基督教和犹太教对这个中枢都有根清晰的认识。在印度教它被称为心轮(Anahat Cakra),在犹太教被称为大卫星(Star of David),在基督教则被称为圣心(Sacred Heart)。较高的能量中枢控制了更精细的能量之流。从心轮至顶轮有许多不同的意识层次。我们坐正静坐时,这些中枢连成一线。我们可以把能量集中在不同的能量中枢里。我们灵性修练中的一个层面就是要把能量中枢提升到较高的中枢,来扩展我们意识的层次。

布拉玛难陀尊者是一位稀有难得的圣哲,他了解到史利维迪亚(Sri Vidva)的修练法。他是印度古奥义书的权威,尤其对山卡拉(Shan Kara)的注释更是无人能及。他也是一位很出色的演说家。卡帕垂法师(Swami Karpatri)是一位很有名的学者同时也是他的弟子。请求他接受担任印度北方山卡拉恰里亚(Shankaracharya)这个已经虚悬了三百年的崇高神圣的职位。不论他走到那个城市,都会有成千上万的人群聚集来聆听他的演说,在他被任命为山卡拉恰里亚这个神圣的职位后,他的追随者更多了。

布拉玛难陀尊者有一个用红宝石做成的灵性标致(Sri Yantra),他特别拿给我看并解释他使用的方法。了解以及记录下一位伟大的圣者如何完全的利用他们身心灵三方面的力量来导向最后的目标是很有趣也是很有意义的事。在印度众多出家的修行人当中,我只遇到过很少的人,虽然他们仍然生活在世俗的世界里,可是不但不受到世俗的引诱和迷惑,还放射出万丈的光芒。我只和他相处了几个星期,便动身前往乌塔卡西(Uttar Kashi)。


分享按钮 返回《大师在喜马拉雅山》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