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信神的和尚

有一位非常博学和聪明的出家人,他不相信“神”的存在。只要是有其它的人相信了神,他都会尽力的用玄辩的方式来逐渐动摇对方的信念。许多学者都不愿和他交往,但我们是好朋友。我为他的博学和论事的条理所吸引。他把全部心力集中在一件事上——如何去辩论。他学问很好,也很顽固。

他说:“我不懂为何别人不来向我学习。”

我则告诉他:“你破坏他们的信仰和他们的信念,他们为什么要到你这儿来呢?他们害怕你。”

他是一个很有名的人。他写过一本反驳所有传统哲学的书。这是一本好书,一本对心灵锻炼非常好的一本书。书名是印度哲学六支派。西藏和中国的学者都赞美他是一位论理学者,并邀请他到中国来。他们一致认为,如果说印度还有什么博学的人,那么一定非他莫属。

虽然是一个出家人,但是他不信上帝。他经常说:“他之所以要当和尚是为了要驳倒和消除和尚的制度。”他认为那些人都是骗子。“他们是社会的累赘。我发现他们都不诚实,我要把这点昭告世界。”他甚至发誓如果有任何人能让他相信上帝的存在,他愿意当那人的徒弟。

有一次他问我:“你知道我的誓言吗?”

我回答:“会使你成为他徒弟的人,一定是世界上最愚蠢的人。”

他问我:“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说:“怎么会有人理你这种愚蠢的心灵呢?你把心灵导向极端的一方,但是你却不知道还有其它的层面。”

他反驳道:“你也是一个笨蛋。你也是在谈论那不知的一面。这些都是荒唐无聊的幻想。”

我向上苍祈求道:“不论事情怎么变化,即令我必须牺牲生命,我愿意使这个人认清到更深一层的真理。”

有一天我问他:“你看过喜马拉雅山吗?”

他回答说:“不!我没看过。”

我告诉你:“夏天是爬山的好季节。山野真是太美了。”我希望若他与我同行,以便找到机会改变他的想法。

他说:“我也很喜爱山上的景色,山川既然如此秀丽,我们为什么还需要上帝呢?”

我想:“我必须把他逼到一个他必须相信的情境。”我计划带他去爬一个高山。我们带了一个小帐篷,一些饼干和干果就起程到凯拉萨。这是九月开始飘雪的时节。我完全的相信上帝,我祈求上苍帮我造一个让这位出家人孤立无援的状况,然后让他去呼喊上苍的援救。那时我正年青行事不免鲁莽,所以就带着他专走险峻难登的路。我连自己都不知道我们是要往那儿走,所以很快的就迷路了。

喜马拉雅山区是我生长之地,所以我已发展了对寒冷的抵抗力。我有一个特别的动作和呼吸控制法能帮助我抵抗外在的严寒。但是这位可怜的出家兄弟全身发抖,因为他无法适应山上的寒冷。由于同情和为了表示我对他的关怀,我把我的毛毯让给他。

我带他爬到四千二百公尺的高处,过了四千二百公尺后,他抱怨说:“我呼吸有点不畅。”

我告诉他:“我没有任何的困难。”

他说:“你是年青人,你当然不会受影响。”

我对他说:“不要承认失败。”

每天他都教我哲学,而我则讲些有关山川之趣事来娱乐他。我会对他说:“置身于大自然中是多么美妙的事啊!”

在山上走了四天后,开始飘起雪来。我们用仅有的一顶小营帐(四尺宽,五尺长),在一万五千尺处扎营。雪下到二尺深时,我说:“你知道吗?雪会继续下到7、8尺深呢?到时候帐篷就会被雪所覆盖,我们也会被埋在帐篷里。”

他大叫道:“不要说这些不吉利的话。”

“我们能走回去吗?”

“老兄,我们已是无路可走了。”

“那该怎么辩呢?”

我回答说:“我要向上苍祷告。”

他说:“我相信事实,我不所说的那些蠢事。”

我说:“由于上苍的慈悲,雪将会停止。如果你想用你的哲学和聪明来让雪停下,欢迎你来试一下。”

他说:“我怎么知道你的祈祷是否有效?假设你祈祷后雪真停了,即使是这样我也不会相信上帝。因为不管怎么说雪总是会停的。”

雪很快的就在帐篷的四周下了四尺深,他开始觉得呼吸困难。我就在雪上挖了个洞,使我们能够呼吸。但是所挖的小洞一下子又被封住了。我知道一定会事情发生。或许我们会死掉,或者他会相信上帝。”

事情终于来了。他说:“让我们采取行动吧!你的师父是一个伟大的人,我侮辱过他许多次。或许这就是我今天遭此折磨和危险的原因吧!“他开始害怕起来。

我说:“如果你向上苍祈祷,在五分钟内雪就会停止,太阳也会出来。如果你不这么做,你将会死掉,你也会把我同样的杀了。上帝刚悄悄的这么对我说。”

他问我:“真的吗?你怎么听到这些话的?”

我说:“他对我说的。”

他开始相信我。他说:“如果太阳没有出来,我会杀掉你,因为我打破了我的誓言。我只有一个基本无条件的誓言,那就是不相信上帝的存在。”

在恐惧死亡的压力下,他改变了自己,并且很快的充满了虔敬之心,他眼中噙着泪水开始祈祷。而我在想:“如果五分钟内雪不停止,那么他的心会比以前更加顽强。所以我也祈求上苍的慈悲。”

感谢上苍的恩赐,五分钟一到,雪就停下了,太阳也露出了光芒。他感到万分惊讶,我也一样。

他问我:“我们死不了了吧!”

我说:“是啊,上帝要我们活下去。”

他说:“现在我知道有些事我是真的不了解了。”

从这次事件以后,他誓言在他的余生里,不再说话。他活了三十一年多,没有对任何人说过一句话。如果有任何人谈到有关上帝之事,他就会兴奋的泪流满面。这段期间他写了很多本书,其中一本是上帝赞美诗(Mahimnastatra)的注释。 

当我们经历过智力上的历练后,我们会发现有些东西是超越智性的范畴的。等到智性力量再无法引导我们时,只有直觉能指引我们应走的方向。

智力上的检查、筹划、决策、承认、拒绝等情事皆属心灵的范畴,而直觉是从内在自性的源头发生来的永恒流泉。只有当心灵的状态达到宁静。一旦你理解到生命是一个整体,无知就被驱除了。经过一连串的经验,直接的体验变成了一种指引,一个人也很自然开启了智慧的本源。

突然一个念头自我心中闪过。我记起了一位伟大的圣者屠西达萨(Tulsidasa)的名言:“对神若无敬畏感,那么要热爱神是不可能的;不敬爱神,开悟也是不可能的。对上苍敬畏,使人了解到至上意识;而对世俗的惧怕则会制造出恐慌和危险。”这位认为上帝是无稽之谈的出家人,当他体验到至上意识时,他变得敬畏上帝。心智上的锻炼只是一种运动而已,它会制造恐惧,但是上帝的爱,则会使人免于所有的恐惧。


分享按钮 返回《大师在喜马拉雅山》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