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幕词

嘉瓦仁波切:欢迎各位。我深深感激筹画者及与會者为这次會议所做的努力。常久以来,我一直对东方哲学特别是佛教,与西方科学的关系感到极大兴趣。我,做为一个人的主要目标,是不断向世人宣说慈悲与和善的重要,以期帮助建造一更好、更快乐的人类社會,以及一更光明的未来。我深信这种人类深刻的情感是向正面发展的关键因素。关於这种人类正面的情感,佛教的教法有助於它的发展。当然这唯有经由心理的训练方能达成,外科手术与注射是无济於事的。此种训练的结果,使人具有慈悲、和善与觉知等心理特质。但是在发展这些特质之前,更深刻瞭解心智与知觉的特质,是非常重要的。

西方文明中的科学与技术,带给人类社會诸多裨益。然而由於高度科技的发展,我们也产生更多的焦虑与恐惧。我一向认为物质与精神二者必须平衡发展,方能共创更人道的世界。如果我们丧失了人的价值,而人变成只是机器的一部分,则无从自痛苦与快乐中解脱出来。不能解脱苦与乐,就很难明辨是非。痛苦与快乐自然牵涉到情感、心智与意识。

因此,促使西方的科学和物质发展与东方的精神发展携手合作,实属当务之急。或许有人认为这二者大不相同,甚至是互相矛盾的。但是近年来这种观念有所改变。有些西方的科学家在研究工作上遇到敏感且深奥的问题,譬如:什麼是心智?什麼是「我」?什麼是人?一个倾向於哲学的新趋势正在发展之中。为了对未来人类的贡献,此一领域中专业人士间的相互切磋极为重要。我希望这次的會议是个开端,能够收抛砖引玉之效,由我们激起一些新兴趣,进而引发其他地方、其他领域的人更多的兴趣,如此可以进行更深入的研究。

我们的首要目标是造福未来的人类,其次则是个人的学习。我一直认为做一位佛教徒,对於科学在心、心智与大脑的关系这方面的新发现有所认识非常重要,譬如说:「我很想知道从科学的观点看,心智与意识是不同的实体吗?就某些层次来说,身与心智有非常密切的关联;但在基本上,当你到达心智的最深层本质时,却发现它是一独立、截然不同的因素。在这次會议期间,我愿意将一般佛教徒特别是在各「学习中心」的诸位对於心、身心关系等方面的解释,介绍给西方人士。

在一般佛教中,特别是包函密乘Tantrayana在内的大乘佛教,关於心以及身心关系,有多种解释与方法。最高次第的密续教法,多涉及一特殊形式的能量,有方法可以控制身体的功能诸如体温之类,事实上,现今仍有人经由修习而体证到不寻常的经验。已经有西方的科学家在进行这方面的研究,他们已经发现,东方对於心以及心智与神经系统间的关系之解释对他们不无帮助。东西方的联手努力,可能对这方面的研究大有裨益。基於所有这些理由,我认为这次會议深具意义。

对於策画与筹备这次聚會的老朋友们,我在此表达最深的谢意。在这里是完全非正式的,我一向喜欢如此。唯有这样,一个人的英雄本色才能完全展现出来,而那是非常重要的,不是吗?这里设备简陋,可能对你们不够舒适,但是所幸气候极佳。因此设备虽欠完善,但雪山很美,提供了美丽的风景。几天前还下了雪,但如今阳光灿烂,我希望这种天气會持续下去。

法兰西斯可.瓦瑞拉:谢谢您,正如您所说,对於所有来此参加會议的人,我们都是以无比兴奋的心情参与这次传统佛教禅修与科学的真诚对谈。由於我们中间有数位已经在修习佛法,自然可以使我们问一些问题,希望有些问题能够在此後数日之内加以探讨一番。我不认为这次对谈一定能解决某项问题,但是希望能够为两种传统,建立一项应该如何恭谨审慎处理问题的标准,以及如何建造相互沟通的善意桥梁gentlebridges。

我现在将议程大致做一介绍,以便使诸位瞭解我们将要做些什麼。

嘉瓦仁波切阁下,我们得知您所接触的科学大部分是物理科学。但是我相信能与佛教传统更自然地连接起来的,是关系到「心智与生命」本身的科学,亦即我们今日所称的认知科学orgnitivesciences当然还有生命科学lifesciences。这就是我们将这次會议命名为「心智与生命MindandLife」,而非「科学与佛教」的原。

在您以前与科学界人士的对谈中,似乎并没有很清楚地界定科学究竟是怎麼样的活动、科学家究竟做些什麼?而对於科学过程的基本瞭解实在非常重要。因此我们将科学做为一种人类活动的讨论列入节目当中:从事科学是做什麼?以其理论和理论的确立来看什麼是科学?科学如何证实其理论是否成立?

然後我们进入更切合正题的领域。首先介绍神经科学(神经生物学与大脑科学)。由於神经科学是一庞大领域,我们不可能窥其全貌,因此将重点放在神经系统的基本原理,以及它如何策动行为这方面。另一领域是认知心理学,它直接审查行为,因此它在认知科学中的色,从某方面看,非常接近佛教关於心智的理论。

在西方对於如何处理心智的观点当中,与人工智慧相关的近代理论,是很有趣的部分。这概念是:如果你明白心智如何运作,就应该能够造一个心智。这是现今西方对於应该如何解释心智这方面的瞭解,相当重要的一环。

另外我们觉得,对於大脑由受孕到出生的发展过程有所认识,也是非常重要的。这使我们更瞭解复杂的人类大脑,如何由神经系统的共同基本结构发展出来。最後我们介绍进化论。按理说,进化论不属於认知科学的范畴,认知科学的主干是神经科学、认知心理学、人工智慧与语言学。不过我们认为,将进化论列入这次节目当中,有其必要性,因为如果不瞭解西方对於生物起源的看法,就很难理解他们对於生物如何运作的观点。

在上午的节目中,我们每个人都同意演讲,身为正统的科学学者,我们也都同意以最标准的方式介绍我们各自的专业学科。但是以我个人来说(我知道其他各位也是如此),我恐怕自己是个异端邪说的神经学学者。在许多问题上我与同行意见相左。但是在每天上午,为了对您公平起见,我们會尽可能让自己做个一般的科学家。这对我们每个人恐怕多少都有点反常,但是我认为应该向您介绍较一般性的观点。在下午的座谈时间,我们就會畅所欲言各抒己见了。我非常高兴能获您邀请我们到这里来与您做轻松愉快的會谈。

注:

1.西藏佛教徒将佛教分成二大派:小乘以分布於东南亚和斯里兰卡的南传佛教为代表,和大乘以西藏、中国和日本佛教为代表。大乘佛教认为大乘包函小乘,而西藏佛教认为大乘之上,尚有密续Tantra、密乘Tantrayana、密乘Mantrayana、或金刚乘Vajrayana,而金刚乘是包函大乘和小乘的。


分享按钮 返回《揭开心智的奥秘》目录

生死书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