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人类大脑的发展

主讲:罗伯.李文斯敦

合作在进化上的重要性

关於人类大脑的发展,我希望在两方面加以阐明。第一方面是与进化过程中的一个了不起的时刻有关,是当人类大脑发生了巨大的,几乎是爆炸性的膨胀之时当我们成为一个以西方的思考方式看待这些事情的族类之时。第二方面是关於一个人的大脑,由胚胎直至幼童期间令人惊异的发展。

胎儿在子宫中的时候,大脑是他最大、生长最快的器官,它成为安全生产的最大障碍。诞生以後,大脑在六个月之间体积加倍,满四岁时又加倍。这些进化与发展过程,构成我们最伟大的人类遗产。它们可能是地球生物史上最不寻常的现象。

很容易理解的是,一个较大的脑,可以有较多的神经元与较多的机會去做决定,思考事情更完善,有更大的念心,可以对於信仰、互信、合作与利他主义,以及对於占地盘、猜疑、竞争与好斗性,提供演化选择的有利条件。

我认为西方对於进化的诠释有所偏差太夸大了竞争与好斗性的益处。进化与发展的证據清楚地显示:多数有机体无关其构造的复杂程度,甚至单细胞的生物亦然如不参加与其他生物的合作行为,不但无法繁盛,甚至根本不能生存。我们涉嫌低估了合作对进化发展的贡献,而夸大了争斗所扮演的色。也许是因为争斗更戏剧化也更容易记住的关系。

嘉瓦仁波切:这与马克斯的斗争思想有关吗?

罗伯.李文斯敦:是,是,我會谈到这个。法美文化史学家杰克.巴正JacquesBarzun写的一本书中说,西方绝大多数人的态度,都因为对於达尔文、马克斯与弗洛伊德三人著作的错误解释与强调,而遭到扭曲。也有许多其他社會评论家说过同样的话。巴正认为我们过分夸大引用了达尔文竞争与冲突的理论。达尔文本人并没有使用「适者生存survivalofthefittest」一词,那是赫伯特.史宾塞HerbertSpencer说的,而他并不是一位科学家。达尔文反而曾不断表示族类之间独立与合作比竞争与掠夺还重要。过分强调史宾塞式之思想导至普的假设:将族类间之竞争、冲突、征服视为进化淘汰的决定性法则。

如果我们认真思考一下关於「互助」,进化告诉了我们些什麼,以及认清强调竞争會如何误导我们的假设,将对我们有很大的助益。这里有一个我自己很喜欢的例子:有一种在高山草地上常见的蓝色野花,叫做羽扁豆lupine的,它们多半长在很少或没有别种花的山坡上。怀著不自觉的偏见,早期的植物学家认为这种花之所以总是单独存在,是因为它们似「孤狼lonewolf」的习性它们因此而得名,lupine意思是「似狼的」。它们被认为是,偷走了所有养料,致使其他植物无法生存。而後来却发现,是因为羽扁豆演化出的一种优点它可以在矿物质贫乏的区域存活。而且羽扁豆在死掉之後,會留下少许浓缩的矿物质,因此方使其他植物也有可能在那里生长。说羽扁豆有孤狼的习性这种诽谤,正巧符合最近对於狼的新认识。原来狼在他们的环境中是更为互助合作而非好斗的。这项「双诽谤」来自对於动、植物界互助与争斗的不当偏见。

由高等人猿到早期的人,大脑的大小增加了一倍,增加得很快、很突然。要能做到这一点,婴儿必须很早出生,与其他大人猿相比,算是早产。婴儿早产,而出生之後大脑继续生长,如此母亲的产道就不需巨大的改变以供大脑在产前的发展。大脑在产後长时间的成长需要漫长的童年,这表示在孩子与父母之间有较长时期的互相依赖。大脑需要一段长时间的快速生长,方能长到够大,这表示父母与孩子间有时间与机會互相沟通,因而促使语言与文化得以发展。

演化中的冲突与竞争又如何呢?由於在漫长的童年期,语言与文化的培养,使孩子能够适应环境包括物质环境与社交环境。在此期间,父母可以控制如何教导他关於同情、冲突、互助,以及如何解决问题,却不伤害到其他人或动物,这是个非常好的机會,而我们尚未充分加以利用。这就是为什麼我满心欢喜地来此与诸位相會因为我认为我们可以针对化解冲突和避免痛璚与伤害方面,来讨论婴儿大脑的可教育性与适应性。

关於进化,我只想讲这麼多,而将进化的故事留待明天介绍。

受精作用

神经系统是为行动而设的,而此行动系统早在出生之前就开始作用了。神经系统的行动在一个人的一生中持续不断,其目的在获得内在的满足。一个人最高尚的行为如同一位菩萨的行为(注11)我相信也是为求内在的满足。普通的生活与神圣的生活之间的差异,很可能就在於在婴儿与孩童期,这内在的满足是否被加强正如其他处世的品性与技能之培养一样。

一般来说,获取内在满足的行动,经由进化选择之塑造与组织,已经成为以保障物种的幸福与生存为目标。我们可以将这种有目标的行动一直追溯到受精之前。当精子在母体阴道内向上游动,而巨大的卵子(约单一精子细胞的一千倍大小)破卵囊而出,自输卵管出口飘落的时候卵子相对来说相当大,因为它必须滋养胚胎一段时间,直到胎盘形成那时有无数精子,每一个都奋力争著要进入卵子。最後终於有一个得以靠近并进入卵子。精子的头部包函所有受精作用所需之物。

众生殖细胞卵子与精子分别来自母与父的卵巢与睾丸,各包函二十三个染色体。这些染色体函有来自父母的遗传基因。父与母各贡献二十三个染色体,而在受精卵中合成四十六个配成二十三对的染色体。

我们现在来算一下,每一新个体有多少种基因的可能组合。父与母的每一个性细胞及非性细胞均具有四十六个染色体,直到最後分裂时产生生殖细胞。每一生殖细胞得到父或母之性细胞中染色体的半数。在最後的分裂中,每对染色体中的一个被分到一个细胞,而另一个分到另外一个细胞。因此这些组的二十三个染色体,被无规则地分类,产生出八百三十九万2种不同的卵子与八百三十九万种不同的精子。这表示双亲每一人的贡献都有非常多种的可能变化。女性终其一生只能产生这许多染色体选择中的四百种。而在男性的一生当中,这八百三十九万种可能性中的每一种,他则會产生数十个。受精的过程是结合这两种彩票成为一个後代。因此,孩子是父母双方面所提供的七百零三亿九千万个可能性中的任意一项选择。

嘉瓦仁波切:在精子进入卵子之前,是否没有生育的可能?而一旦精子进入了卵子,胚胎一定會生成或是仍有不确定的因素?

李文斯敦:没有精子的生育称为单性生殖partheorgenesis。这在人类显然不可能。一个女人若无精子的帮忙是无法生小孩的。不过对於青蛙,很容易即可能诱发单性生殖用针去戳青蛙的卵,或对之施以其他机械式的扰乱。卵子即使适当地碰到精子,也不保证會受精;甚至当精子成功地使卵子受精之後,也并不能确定胚胎及胎儿一定會成功地发育。每一繁殖的漫长与复杂的过程,都充满问题与不确定性,即使在认为是正常的环境之下也是如此。

嘉瓦仁波切:如果是这样的话,是否需要有第三个助因才能真正促成胎儿的发育?

李文斯敦:从西方科学观点来看,需要有许多助因才能使胎儿真正生长。

嘉瓦仁波切:精子包函许多细胞,还是像阿米巴一样只函有一个细胞?

李文斯敦:一次射精包函数百万精子,但是单一精子,连头带尾只是一个独立的细胞。所以精子连头带身加上尾是单细胞的。

嘉瓦仁波切:譬如,眼睛的颜色、鼻子的形状等等,这些统统是由染色体的遗传法则决定吗?

李文斯敦:是的,一个人,如您所知的,是结合男、女各贡献一半的染色体所创造出的成果。有些遗传的特点是因女性的基因得来,其他的则得自男性。

嘉瓦仁波切:如果胚胎得到适当的营养、照顾等等,那麼由自然的遗传法则所决定的,會到何种层次的细节?

李文斯敦:我敢说某些组织所需要的已经确切安排好了,而其他的可能有一些并未完全决定。像我们前面说的,一个受精的卵子,以至於一个被创造出来的新个体,只不过是七百零三亿九千万个选择当中的一个而已那可是个很大的数字!为什麼呢?七百亿是美国负债额的二十倍!(笑声)我想这数字一定大过自有人类以来,所有活到生育年龄并且成功地繁衍了後代的总人数。你当然可以环顾这间屋子,而很有信心地说这里没有重复的两个人;你也可以看整个世界,而肯定说找不出两个完全相同的人。我相信这是一项非常重要的观察。

嘉瓦仁波切:一个畸形的胚胎,是因为精子的变形或缺陷而造成的吗?或是在较後阶段发生的不幸导致的?

李文斯敦:那可能是因为精子的缺陷,或是卵子的缺陷,或是婴儿自己发育过程的缺失;也可能是母亲的子宫、胎盘,或是内分泌有问题。很多事情可以发生。我真地觉得每个婴儿的出生都是一项奇迹,因为实在有太多机會出错了。

怀孕期与幼年照顾之重要

现在我想再多讲一点人类大脑的发育。人类大脑在出生时的平均重量约为三百五十公克。六个月之後,婴儿的大脑体积加倍。这就像在一个电脑上加了一大堆穝零件,并且将连线的数目增加一倍,结果并不是简单的相加,而是相乘知觉的、表达的、操作的,与认知的能力之大幅度膨胀。而让大脑在六个月内体积加倍的全部所需,只是慈爱的关怀与母亲的奶水!等到满三年,孩子的大脑又再加大一倍。从那以後,大脑只能再增大百分之几而已,一直到二十岁停止生长。

杰瑞米.海华:难道说如果孩子缺少关怀,他的大脑就不发育吗?

李文斯敦:是的,正是如此。这提出了很重要的一点。给予新生儿「触摸」,是支持生命所必需的。如果一个婴儿没有被触摸、搂抱、轻轻地摇,并且对著他讲话的话,他就活不下去。他會单单因为缺少触摸与慈爱的关怀而患忧郁症,并且可能生病死亡。如果母亲自怀孕前三个月左右,以至怀孕期间、哺乳阶段营养不良,她就无法传递经由胎盘或母乳足够的营养,供给孩子身体与大脑组织的快速成长。母亲的营养不良,會使孩子无法开发他遗传的力使他在身体与大脑的成长上充分发挥。

我认为应该放在我们心上的一项最重要的事实是:世界上所有的儿童当中,三分之二以上因为营养不良与疾病干扰了他们的生长、发育、游戏与经验,以致不能达到遗传能原本可以让他们到达的水准。或许你可以说百分之百的孩子都因某种疏失而未能将他们遗传的力发挥尽致。因此父母帮助孩子进一步发展遗传能力、遗传优质的最好方法,就是培养亲子间最理想的互动机會。如果世界上某部分的儿童是被动、依赖与虚弱的,那是我们所有人的过错。而世界史证明伟人与对世界有伟大贡献者,可以出自於任何一种文化,他们唯须对这七百零三亿九千万分之一可以有伟大成就的机會善加利用,而为父母者则应竭尽所能,以确保其能得以发挥到极致。

在孩子出生的时候,它们几乎已经具有全部的神经元超过九成那些神经元是非常重要的。它们可以和人活得一样长久,而且不再生。出生後有好几百万,甚至一、二十亿的神经细胞在第一年长出来,其後就不會有新神经细胞大量产生了。生命的第一年中所生的神经细胞非常有趣,因为它们是很小的神经元事实上,神经解剖学家起先以为它们是神经胶质细胞而不是神经元。这些小神经元有不同的行为方式,它们发育成大脑,而且會受到大脑周遭之活动的影响,他们根據所发生的事情而与这里或那里连系上。这些神经元并没有预定的目标,它们依孩子所经验到的事物来做各种连接。这表示孩子们是依照各自的经验在建造自己独一无二的大脑。那原本就是独一无二的,而孩子们使之更加与不同。

我曾说过,在最初的六个月中间,大脑的大小加倍,这加倍是因为单一细胞的增大、它们经历的过程加多、它们所做的连系增多、再加上经验对这些连系所产生的强化作用。所以有新细胞,也有许多老细胞,它们在塑造世界,为这孩子创造他的世界观。这工作一直继续下去,直到第四年时,大脑又增大一倍。

根據这种发育情形可以判断,由受孕到第四年是非常珍贵的阶段。在这段时间里,孩子可以学會任何语言。如果他接触的文化有语言,他就會学那种语言。等到接近青春期时,学语言就比较困难了。若到那时还一种语言都未学过,就會非常困难。因为从那时起,学语言就需要以早先的语言为工具,而一个人往後学任何新语言,都是以原来已经會的语言为基础。一个人儿时语言的形式表达方式、语调,以及其他已养成的特性,會一直伴随他一生。除了语言的学习之外,他也建立了完整的世界观,一全面对环境的适应能力,包括社交的、身体的与生物的各方面。到了大约青春期的年纪,一个人就较难去适应一完全不同的新环境了,他會将原来的环境当做模式,做为进一步调整的参考。

我现在试著将一个人大脑、心智与自我的总合在子宫中,在幼儿期,以及在青春期的风貌,做一简要的描述。譬如新生儿,他开始从环境中区分出自己,区分出他和他的母亲,区分出他是个由可动部分组成的身体等等。婴儿在子宫中与初生时,都有非常高的新陈代谢率。这是与他大脑的工作量相配合的,显示大脑在器官系统中已经以很高的速率在燃烧。对成人来说,大脑在新陈代谢方面的活动率,是其他组织在身体静止状态时活动率的十倍。也就是说,大脑与身体其他部分相较,燃烧十倍的氧气,也产生十倍的二氧化碳。即使是运动量达到最大极限的运动员,也只能达到平均代谢率的十六倍,而且他们维持不了很久可能两小时,像在马拉松之类的比赛当中。这意思是说,大脑在人的一生中,无论醒时或睡时,不断在跑马拉松或半马拉松它是个不停在忙的组织。

现在有趣的事来了:一旦到青春期的年纪我们还不知道也不瞭解是什麼原因,这子宫期与儿童期的新陈代谢率,會是成人的两倍,亦即静止的成人身体代谢率的二十倍就降低到成人的速率了。因此,大约到青春期,大脑的活动率降到跑半马拉松的水准,而我们不懂是怎麼回事。但是我认为由受精卵到达青春期这段路程中间一定有很重要的事情发生,需要我们更多加注意!

到目前为止,我们可以想见的是这样的故事:精子由阴道经过子宫向上游动至两边的输卵管,而在其中的一边正幸运地有一个卵子。当一个精子到达子宫的时候,卵子已经形成一个小球,以卵黄偏向内面将自己嵌入子宫壁,此时恰是接纳精子的时机。所以,现在我们可以来谈胚胎的发育了。

意识在何时、何处进入胚胎

在早期的阶段,胎体conceptus由显微镜中看到的是一团外观相似的微小细胞。起初它们是同时进行细胞分裂,看起来是逐渐扩大,并且在震动著的小球体。那震动是配合著同时发生的细胞分裂时的「痉挛」。

在胚胎以及胎儿连续阶段的发育依次展开时,分裂的细胞之特殊变异与分化,也依特定遗传法则之指导一一建立起来。最初胎体看起来像个缩小的桑。然後这小球与卵黄囊相对的、朝外的那边,开始向外扩充(卵黄囊是发育卵的残留物,日後形成部分胎盘)。由於细胞分裂是倍数增加,此时正在分裂的细胞非常多,且已不再同步进行。当细胞的数目继续增加时,他们形成一扁平的面,由它的深度可以看出,起初是两层细胞层,後来则有三层。

胚胎发育的初期

现在我要做两个连续的示范,需要您帮忙。这是为了说明两种基本的发育项目:早期的胚胎发育与早期的大脑发育。首先我會说明胚胎整体的发育,然後我们再看神经系统如何组织起来以配合发育中的胚胎内部之行为。

我请您像这样伸出双手,左手在上、右手在下。现在我把我的右手放在您两手中间(李文斯敦博士与嘉瓦仁波切将手放在一起)。现在我们的三支手重叠放在一起。我们将手这样放在一起就产生了一个三层的系统,不是吗?

当胎儿开始发育的时候,它分化的第一徵象就预示出,它将在神经系统与身体其他器官间建立的关系。第一步包括三个显微层的形成其中两层是在第二周出现;在第三周的开始,当胎体将自己植入母亲的子宫壁时,中间的一层也出现了。在第三周中间,胎体在子宫中安顿好它的家,我们就可以分辨出像您和我所示范的三夹层。这一层,您朝下的左手,叫做内胚层endoderm,它朝向卵黄囊,它會发育成为内脏器官:肺、肠、胰脏、肝、肾等等。我右手代表的中间这层,叫做中胚层mesoderm,与脊索、骨骼、肌肉以及心脏、血管等的形成有关。上面一层,外胚层ectoderm,您的右手,是要面对未来的外在世界的,它与下列各部分的产生有关:皮肤、毛发、指甲、牙齿、头盖顶的薄骨,以及整个神经系统、脊髓与大脑,还有包括感觉器官之神经元成分在内的末梢神经(见图14)。

外胚层回应来自中胚层脊索的分子讯号,而形成原线primitivestreak,它纵长的走向,以及长条的哪一端,发展为大脑,皆是依照脊索的指示。脊索是所有脊椎动物所特有的,它是一细长有弹性的杆,定出胎儿的中线、腹背两面,以及头的方向。脊索说:「你的头在这端,你在另一端!」更具体来说,是脊索自头盖骨基部形成脊椎体vertebralbodies与骨骼。它残存在成人体内的是弹性垫,以及在脊椎体间的椎间盘。

亚伦.华莱士(翻译):我相信等一下會再谈到这一点,不过嘉瓦仁波切阁下联想到佛教医学上的说法:那是说受孕的新生命的骨、髓与精液来自父方,是男性的成分;而血、肉与皮肤则是来自母方的女性成分。且看看这与西方的发育解剖学如何连接在一起,应是很有趣的问题。

李文斯敦:在我们谈到佛教的洞察力与西方神经科学的相关性时,我必须强调的是,西方科学的解释,一般来说,多为描述性而非解释性的,而且永远不完整,也不确定。我们西方人认为自己进步得很快,尤其是最近。但是,在几所大学讲授许多门神经科学课程长达四十年之後,我确信在这期间,每一样我仔细学过、仔细教过的东西都曾发生变化,而且多数是革命性的大转变,甚至到晚近也如此。这种经验使我觉得,有责任向我的学生们解释,我教他们的东西中间百分之五十是错误的,至於是哪百分之五十,却是要我的命我也无从知道!(笑声)

神经系统组织

我要讲的第二个项目,是关於神经系统如何组织以产生行为。我又需要您帮忙来做示范,请您把手像上次一样伸出来好吗?现在我放一支手在中间。

我已经提过,整个神经系统都是来自外胚层。我们现在要示范这一生长层如何发展出大脑与脊髓。受脊索影响而生成的原线,很快就开始形成一髓沟neuralgroove。这沟的两边逐渐加厚,如同互相接近的两道波浪一样,终於这隆起的两边碰在一起,并且沿顶上密合而成为一髓管(见图15)。

在髓管壁内有连续的三层。最里面的一层由您左手代表的叫做母质层,它紧贴著贯穿髓管全长而充满液体的中央管centralcanal。母质层是最活泼的一层,它产生所有的神经元,而每一神经元在经过许多次由遗传指定的细胞分裂之後,各移居至这三层中的一层之特定位置。

在长成的神经系统中,母质层提供呼吸、循环、消化、排泄,以及性系统的神经管理。这包括自主神经系统的中枢与末梢(交感与自主)部分。下一层套膜层的细胞形成神经系统中心,加上与方才所说分布於内脏的神经系统的合作,共同负责控制表达及感情的行为。然後是外层的缘层,由您的右手所表示。这一层供应神经元给大脑皮层以及其他最高层次的系统,特别是对大脑组织在近期对进化上的贡献。

嘉瓦仁波切:这不是在说中央管的皮肤,对不对?不是像几层皮肤那样?

李文斯敦:虽然原来的外胚层透过它对髓管的贡献,提供皮肤、头发、指甲与相关的表皮组织,它却是全力奉献於制造神经系统的。当髓管的三层组织在结构与功能上区分完成以後,它们与皮肤仅有很少的相似之处。

嘉瓦仁波切:神经管是中空的吗?

李文斯敦:是的,里面充满脑脊髓液,很有趣的一种液体。等一下我们會放映关於成人大脑结构的影片,看过之後就會很清楚了。(影片(一九七六年取得版权),人类的大脑:结构与组织剖析TheHumanBrain:ADynamicViewofItsStructures

andOrganization,映出大脑微细断面之精确重建。)

嘉瓦仁波切:当胎儿的身体发育时,那是从心脏部位或是中间某处开始的吗?佛教典籍中说到一个核心意识最初进入那里,而最後,在死亡的时候,意识也在那核心处化解。

李文斯敦:我不知道该说何处是意识进入胚胎的位置,或是在死亡时它自哪里化解。也许是外胚层的扁平面,我猜它是根據胎儿的哪一部分是头来决定方向的,不过尚无确定的理论。若以西方神经科学的观点来看,我的想法是,意识是在汇聚了足够适当相连的神经细胞之後,所呈现出来的性质。

西方生物学家认为,细胞的命运是由遗传注定的:某些细胞似乎由彼此间获致的协议专门变成皮肤或脑细胞。又有些注定变成心脏、心肌或骨骼肌等等,而其他的注定变成内脏。这种各有专司在相当早就开始了,我们不知道这是由什麼来控制。一旦目标择定,三组细胞同心协力,每一组都各忙自己的事上层的去做复杂的大脑与脊髓,中层的负责心脏、骨骼与肌肉,底层的做内脏等等。在工作和谐地进行当中,三者之间沟通的讯号频繁,藉以瞭解各自的工作进度。我猜想这在内脏、大脑与心脏之间关系的建立上,可能相当重要。

我的看法是:大约从怀孕的第二十二至二十六周中间开始,由胎儿显示的外在徵象推断,它那仍然相当原始的神经系统,可能已露出我称为原始觉知primitiveawareness的微光。如果在那之前有细觉知存在的话,那會是过於细微,无法用现今的生理辨识法测出。站在西方神经科学的立场,我看不到任何证據显示觉知在怀孕二十二周之前就存在。这是医学伦理上非常重要的题目。

胚胎大约在六周左右开始會动,这种运动是纯肌肉的运动。胚胎这时还没有神经系统,它的神经系统才开始发育,尚未与肌肉连接。肌肉有自发性的活动,因此胚胎會显示轻微的、很少一点点的抽紧与放松。大约七个半星期时,神经到达肌肉,这种抽动就停止了。当神经分布到肌肉之後,肌肉就变得安静而函蓄,此後若没有神经的刺激,它就不动。

开始时,运动的形态是整体的、一致的。到了八或九周之後,开始一种由头颈延伸到整个脊骨的运动。然後神经分布开始,不单是运动神经到达肌肉,同时有感觉神经连接肌肉与神经系统。在约八周时,可能有初次的某种反射作用发生。对刺激的首次反应是,当一根小毛碰到它的脸或嘴时,胎儿會将头转开。这确定是一种反应,是由脸开始,接著转动颈部这是一全身的反应,因此整个身体产生像游泳般的动作。约在此时,胎儿有一个可以认出是人形的结构了。有一个大头和身体,以及与胎盘连接的部分。上肢芽只像是粒小扣子,还没有手,而腿根本还未长芽。

大约第九周,开始有了某种协调的运动,那不单是动作,而是一种中央神经系统控制下的和协的、涉及身体单一部位的活动。诸如头部运动、手臂运动、漂亮的伸展,以及张大嘴巴。再迟到九周半或接近十周的时候,呼吸运动开始,当然,并不是普通这样的呼吸,因为婴儿是泡在液体里的。然後,到了第十周,打了第一个哈欠。也许是它得到了一点……。

嘉瓦仁波切:明光(注12)。

李文斯敦:明光,没错。(笑声)心跳在五到六周之间开始,但是起初只是一根管子的收缩,还不是有心室等的真正心脏。在第七到八周的时候,这管子成为心脏,开始推动胎儿的循环。神经轴一端的头部与心脏互相靠得很近。心脏是稍後才下落到胸腔中的,那时大脑结构与口之间有一通路,後来形成脑干中的松果腺。

打哈欠之後一星期,又有吞咽与吸吮的动作,所以婴儿是在做维生的准备。大约在第二十二周,开始了原始、类似於成人的电活动,但是非常粗糙。较早也有某些电活动,不过是偶发的、过渡性的,不是有组织的活动。而这时有了脑电波图EEG

,经筁连续的各阶段之後,直到差不多第三十五与三十九周之间,婴儿开始经验快速眼动式睡眠与慢波睡眠。我们可以假定婴儿在怀孕的後期有可能會做梦。在此阶段,脑干中开始成立了中央神经系统控制,然後作用於脊髓与肌肉系统;它控制头与手臂的运动伸展、张颚、呼吸等等。它必须控制这些动作,因为大脑皮质还要晚很多,在约二十二周左右才开始发育。之後却很快就组织起来,只是要花一段时间才开始发育,因为它的发育必须配合非常复杂的顺序。

大脑早期的知觉控制

有两种脑皮质是某些较低等动物最高层次的脑皮质。我不去仔细讲它们,但是最老的一种叫做原皮质archicortex,海马趾hippocampus是其中的一员。其次是扩展得很大的中皮质mesocortex,它与较老的原皮质,都对内脏的控制有很重要的关系控制身体所有的器官与感情的表达。第三种皮质新皮质neocortex是新出现在哺乳类动物身上的。新皮质很不一样。如果你在一个人清醒未被麻醉的状态之下,将他的头打开来,刺激他脑部新皮质的不同区域,那个人會看到闪光、听到声音、感觉有东西在他身体表面、或移动一支手臂,这些全都是非意志的知觉。如果你刺激原皮质和它的海马趾或是中皮质,那人则會说,我不开心、我很高兴、我感觉性感、我兴致高昂,诸如此类的话。新皮质与较老皮质间的差别,是前者属分析的、超然的,而後者则是非常私密的。

我现在想要指出的如果我能成功地沟通这一点,就值回我的飞机票了是脑干与其相关组织在到达脑皮质的过程中间,可以对中途经过的每一运动系统、感觉系统实施控制。我强调这点的理由是,大脑不单控制自动与运动活动,它也控制感觉输入。这代表大脑输出讯息到耳、眼、鼻道、皮肤、肌肉组织等有感觉的部位;而这些来自中央神经系统的讯息,同时对感官本身具有控制的功能,它控制网膜、嗅觉等等。

这对知识论很重要,因为此一系统的行为,旨在依照该生命体过去的历史、预期以及目标,来改进他的表现与塑造经验。也就是说,当一视觉影像形成,有声音被接听,或是触、嗅等这些讯息,自刺激开始传送进来,一直到达大脑的某一分枝,大脑对於受理或不受理何种讯息,有控制的能力。这表示我们的每一经验,都曾依我们过去的历史、预期、目标受到制约与修改。因此,就西方科学而言,没有纯视觉、纯听觉,或纯嗅觉,所有这些都受大脑的影响。我们是戴了自己看不见的镜片,将我们与实相隔离。我们无法将镜片拿掉,如果我们发觉一致性的偏差时,镜片會换新,但那需要经过很长的时间。

下面的示范虽非特具说服力,但却是一个很简单易做的实验例子。你先做一个「T」,量准那一直与一横确切长度相同。然後你把它拿给一批人看,问他们认为横、直是否一样长。通常會出现三组。一组坚持那一直较长,另一种则坚持一横较长,只有一小组人會说横、直一样长。你要量给他们看也无济於事,他们仍然會被这非常简单的实验影响。如果你到荷兰去做测试,大概會有九成二的人告诉你,「横」比较长。荷兰人在他们的国度里,到处都是走在平地上。若是你去瑞士,大概九成二的人會告诉你,「直」比「横」长,因为瑞士人看到更多上上下下的距离。

因此如我所说,知觉是依照历史、预期与生物的目的规画成立的。我试图使大家瞭解的是,神经系统是为行动而设。运动细胞在没有神经分布、在神经连接建立之前,就已开始收缩。神经分布,在运动细胞具有感觉控制之前到达运动细胞,中央神经系统则掌管感觉与运动控制二者。神经系统的行动是目标导向的,而目标是获得内在的满足。

神经系统的行动包括自动性,那主要是肌肉的松弛与收缩,以及分泌或不分泌。自动性分三类,其一是内脏功能松弛或收缩,以及肠、肺、肝、肾、性器官、汗腺等分泌作用之控制。自动性的下一步表情expression。这是将一个人的内在情绪与感受对外界表达的自动性:感情、姿势、态度、社交讯号等等。我们在经验非常亲密隐私的情感时,常常没有停下来想一想,它们是多麼容易让旁人看出来。当我们高兴、沮丧或痛苦时,显现非常自然的肢体态度bodilyattitude。譬如,当锤子意外敲到自己的大拇指时,我们會爆发戏剧性的肢体动作与言辞。我们可能激起强烈的感情,或特意压抑这种感情,但是除非我们是出色的演员,否则表面下的真相多半是显而易见的。

我所谓的肢体态度,是指我现在正在做的我直直地立著。你知道我可能是特别在聚精會神,不然我可能會跌倒。我总是大难当头似的,因为我很容易跌倒。我不断在纠正自己的肌肉以调节到不致跌倒,而这种肢体态度、骨架本身,就在告诉你关於我的某些事。这是非常重要的非语言沟通。我再举个例子;你们看过查理.卓别林CharlieChaplin的影片吗?他是这方面的个中翘楚,所以他不需要许多面部表情。他保持面部平静,而使用肢体动作沟通。即使你隔著一段距离看到他的侧影,你也會知道他被一个女人拒绝了,或是他被炒了鱿鱼,或是发生了什麼糟糕的事;或者你知道他和那女人相爱并且工作稳定,而他是个快乐的家伙!所以这就是肢体态度,那也包括感情在内。身体表情的产生,透过脸红、心跳的变化,可以加快、减慢,或使呼吸变得不规则。此外还有肠胃、性器官等等都可以同样地发生变化。然後又有愤怒、焦虑、恐惧、沮丧一长串的负面情绪。此外有高尚的感情:包括爱、慈悲与推己及人之心。所有人类与互助和冲突相关的表情,都包括在这里。当你与某个人商议时、当你教导某个人时,以及当你向某个人学习时,都有许多这种非语言的讯号在发送。

实践effectuation,是自动性的第三类。这是一个人或任一有机体,对於社交的、生物的,或物理的世界所做的事。大珊瑚礁TheGreatCoralReefs是世界上最大的纪念碑,它是世界上由生命活物体所贡献的最精采代表作,然而我们却将珊瑚视为低等生物。它们发展出可能是世界上最大的合作企业,那不单只包括珊瑚本身,还牵涉到其他的生物像有一种细菌,它们稳固珊瑚的表面免於浪潮的破坏。此外还有许多别种共生物。我不想再多说珊瑚了。我要说的是,生命显示给我们许多合作的例子。另外,如一支狗可以挖个洞躲在里面,一支熊會在洞口建防护物等等,再再都是实践。除了會合作的珊瑚之外,人类是最伟大的实践者。

实践包括书、船、建筑物、桥梁、合约、宪法、电脑任何设计与建造出来的东西。那也包括我们繁衍後代我们生小孩来改变世界。人类永远都在做事情。我们周遭的一切,即使这附近的农业,也是人类贡献出来的。如果你看下面的田野,你會看到像指纹似的堤与水道,那些都是实践。

感觉在记忆中的脚色

现在我要谈一下有关大脑学习与记忆的机制。我们已经为这个题目做好了准备,这个在感情方面很活跃的系统,其某些物质包括河马趾与原皮质一直在监听外界。河马趾接收声音的、视觉的、触觉的刺激,以及非常直接的嗅觉刺激。因此它知道世界上在发生些什麼事。但它不是用来实践的,它是用来对待我的内在经验自我的。

当某种具有生物重要性的事项发生在个人身上时,河马趾會送消息到脑干去,命令它将当时大脑获得的图形储存下来,做为外界所发生的事件之资讯。这表示有生物重要性的事件會被传送到脑干系统,然後會被稳定成为图形。脑干有能力保留这图形,表示做这工作不需要特别的神经元线路。那就像在照相纸上重复地加以刺激就能产生影像一样,第一次只有很浅的印子,下一次會较清晰。如果是非常重要的事件,會有「即刻印」的指令。我打赌您可以告诉我们,一九六三年十一月二十二日那天您确切在什麼地方;如果我提醒您那天是甘迺迪总统遇刺的日子,您會记得您在哪里听到消息、谁告诉您的,对不对?

嘉瓦仁波切:对。

李文斯敦:因此我认为在您的心智与大脑机构中所发生的情况是:做为一个人,这对他是件具生物意义的事件,因此他的脑自动地将之记录下来。所有的细节都记下来了:谁传的消息、传来那一种消息、消息的内容是什麼、电视的转钮在哪里、贾桂琳.甘迺迪JacquelineKennedy著黑色丧服等等,巨细靡遗。许多其他的影像显出来,但都是围绕著那件事。这完全要靠河马趾,少了它,这一切都不會保留下来。

因为这种「即刻印」、「即刻存下来」的指令而激发的印记,向下沿著脊髓传递,向上传到小脑、前脑,并很快传至各处,保留每一部位的活动图形局部的历史然後集合所有的局部历史,构成一完整图形。

嘉瓦仁波切:使在记忆中留下深刻印象的因素,是与感觉有关吗?

李文斯敦:是的,正是如此。一个经验若要被记得,必须明显地与感觉有关,如此才能保证河马趾发生作用。如果一项经验符合「具有私人意义」的基本条件,它就會引起或改变私人的感觉,保留的记忆可以和任何事有关属於理论的,如一个抽象理念;或者是短暂的,如一种气味。

华莱士:有关的感觉,可以是快乐、悲伤或没什麼吗?

李文斯敦:可以是快乐或悲伤或任何感情状态或情绪,不过,或许「没什麼」的中性感觉,不會被存下来。没什麼就不會被记得,除非在那经验中另有强烈的感情因素。譬如一扇闭著的门,可能具有强烈的感情冲激力,要看是怎样的情况。可能是恐惧某个凶恶的人會破门而入。从这方面看,一件没发生的事,或者没有事,也很可能是會被记住的。

相关的感觉非常重要,我们很容易地知道自己饿不饿,是不是想去厕所等等。譬如医生會问你感觉怎麼样,那是个很重要的问题。病人可能说:「我今天只觉得累。」那对医生来说可能是个危险的讯号。或者病人说:「我觉得好多了,我想回家去。」不论是什麼,病人可以感觉到自己的真正情况,如果他據实告诉医生,那會对医生有所帮助。一个人向另一人所做的关於他自己的描述,可以包函所有与感情及表情有关的资讯。

大脑像一首交响曲,音调和谐、训絤有素,演奏起来十分美妙,它永远是整体协调一致的。譬如说,当达喇赖嘛阁下听到甘迺迪遇刺的消息,我相信他一定停下他正在做的事,改变了他对世界的观感,在许多方面改变了他的想法与对未来的希望。他可能说过:「我希望那不是真的。」但是一旦事件被证实,所有的开关都更换了,这就是我称之为「即刻印」、「即刻存」那类的指令。

海华:你是说所有的事情都會被遗忘,没有东西會储存在譬如用依莲娜的概念长期记忆中,除非河马趾说「存下来」吗?

李文斯敦:并不是河马趾下命令,是脑干。河马趾是对不同的事件加上价值评量,所以它會说:「!那非同小可!存下来!」有这样的东西是好事,因为如果没有它,人就不成其为人了,真的。我认识一位神经外科医生,他在一个下雨的晚上开车回家,车子滑出了公路,他摔落山崖。他的脑部正好在河马趾的位置受了伤。车祸之後,他不但不能再行医,甚至无法与妻子相处下去,因为只要他的注意力被打断或稍稍分心,他就什麼都忘掉了。他记得所有以前储存下来的资讯他在大学时的室友,他在医学院上过的课,他动过手术的病人。但是自从车祸的那天起,他就记不住任何新事了。你可以与他做短时间的交谈,在他的短期记忆可以维持的期限之内。不过如果你走出房间,即使只几分钟就回来,他就會既不记得谈话的内容,也不记得你的名字。大脑上的小伤害,使他丧失了原有对新记忆可以完整且持久储存之优异能力。这个人不只丧失了一部分河马趾,也遭受到无可补救的「人」及「人类」方面的损失。因为他不能保存新经验的记忆,使他失掉了他与人类社會相连接的不可或缺的环。

注:

1.菩萨是大乘佛教行者的楷模,他具六种超凡的德行(六度):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与洞悉实相的智慧。

2.见本书<有情众生>章,关於日常生活中何时可经验明光之讨论。


分享按钮 返回《揭开心智的奥秘》目录

生死书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