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轮回与因果

 

第一节 人死并非如灯灭

在大乘佛法的显宗,是将整个生命与物质的存在分成胜义与世俗两个层次。胜义即是最本质、最真实之义,它已超越了世间语言所能描述的范畴,也是人们修行、实践所要达到的终极境界。世俗层次是人们所能感知的表层境界,在这境界中,有我们熟悉与并不熟悉的种种现象,大至神灵、三千大千世界,小至蝼蚁、微尘不等,因果缘起、六道轮回(包括天道、阿修罗、人类、旁生、饿鬼及地狱众生)等即是佛陀所揭示的这一层面上的真理。现代科学所致力研究的,正是这世俗范畴中的部分内容。

科学家们有着为世人所敬仰的注重实践、孜孜求真的崇高精神,但在佛教界看来,还存在着研究思路的封闭、实验方法的单调等弱点,致使直到今日,仍有许多重要的领域一直是科学无法进入的神秘地带。可喜的是,现在已有许多科研成果在某些方面已迈出了开创性的一步,致使原只是佛教独有的一些领域内已印上了科学先驱者们清晰的足印。比如,通过研究,他们已逐渐认识到,人死并不如灯灭,还有一个世俗间所谓的"灵魂"--佛法中所说的心识,在延续着人的生命,这种心识恒时存在。

许多有过濒死体验的人为我们讲述了不少关于灵魂方面的事例。对濒死体验经过了五十年的研究的威廉·巴雷特主张:"灵的世界确实是存在的,死后仍是活着的,而且死者可以和我们的世界通讯联络。"现在国外已把濒死体验研究列为生命科学中最前沿的学科,还成立了世界范围的"濒死体验国际研究协会",收集了大量有关灵魂存在的生动事例。蜚声全球的美国作家海明威在1918年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就有过类似的体验,当时一枚奥地利人发射的霰弹在他身旁爆炸,他感到灵魂或其它的什么从身体中抽出,就象捏着丝巾中的一角,把丝巾从口袋中拉出一样。灵魂四处飘荡,然后回来进入身体,他就活过来了。他后来把这个体验写进了他的名著《永别了,武器》之中。

又佛经中指出人在临终等特殊的情况下,可以见到尚在中阴等状态中的过世亲人、仇敌等等,有时是因为这些亲人、仇敌对他尚有贪嗔的执著,故能相见,有时是因为自己在中阴等状态中的心识,化现成自己所熟知的人的形象。比如蒋纬国先生在晚年病重时,清清楚楚地看到了早已过世的父亲蒋介石、国父孙中山及戴季陶等长辈前来探望,还见到了白衣观音。在接受台湾《时报周刊》记者采访时蒋纬国先生说:"当然你们一定会说这是一种幻觉,但是,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也无从证明,但是对我来说,这是一清二楚的,确确实实的。"

在佛教教典中,对"灵魂"有着详尽、清晰的描述,上述濒死体验中的灵魂,非常接近佛经中所说的"中阴身",即众生从一期的生命终结时到下一期生命开始之间所经历的过渡阶段。在藏传佛教中,有一本极为重要的经典--《中阴救度经》,经中具体介绍了中阴身所需经历的种种状态,并且指导中阴身在所处的状态中如何运作,以实现对轮回的超越,回归到至真的法界中。因此藏族便有在亲人亡故后都要请僧人念《中阴救度经》以超拔亡者的习俗。佛教经典中描述众生进入中阴状态不久,便会经过一段黑暗时期,尔后见到各种光明现前,这已被许多有过濒死体验的人所证实。

现在科学家们已承认在人的身体之外,独立存在着一个心识。如1963年荣获诺贝尔医学奖的英国爵士艾克理说:"人体内蕴藏着一个'非物质'的思想与识力的'我',……在肉体大脑死亡之后,仍然存在并仍能有生命活动形态,可以永生不灭。"1981年荣获诺贝尔医学奖的美国史柏理博士也说:"人的自我是一种崭新的或必要的非物质。"这在生理科学上也同样得到印证,加拿大著名的神经生理学家潘菲特博士也认为人类并不仅是只有物质的躯体,必然兼有无形的非物质灵魂。我们知道,佛教经论在论述世俗方面,指出众生正是以非物质的我执心识为因,而漂流于三界轮回的。只有到证得最终的解脱果位时,心识才会全然转化成胜义的智慧。虽然现在科学仍在飞速发展,但这些理论还是经受住了考验,诚如英国基勒学院的麦楷博士所说的那样:"至今仍无一种已知的学说足以推翻艾氏与史氏两人的'生物有灵魂'理论。"

 

第二节 鬼神等生命的存在

现在社会上无神论思想很流行,对肉眼所不能及的佛、菩萨、鬼神等都不予承认。在社会的长期发展的过程中,因人们对世界缺乏深刻的认识,民间确实产生出一些本来就属子虚乌有的鬼神信仰,若因此而将所有的佛菩萨、鬼神等的存在一概否定,则显然也不是一个尊重客观事实的人所应持有的态度。人们可以这么设想:既然佛经中所描述的佛菩萨、鬼神等真实存在,并且历史上曾经常有出现的记载,那么在现在也应该能出现于世。而事实上确实就是如此,在信佛以及未信佛人当中,所发生的种种与佛菩萨等有关系的事情,确实乃至今天都一直未曾中断过,只是一般人将其当作怪诞之说而未引起注意而已。

康熙皇帝当年朝五台山时也有曾见到瑞相的记载,在修行人中,见到佛菩萨现身加持等等,则更是经常的事情,如五明佛学院的沃博管家年轻时就曾与护法神相处有五、六天的时间。下面再试举孙中山、章太炎这二位近代风云人物的亲身经历,以证明佛菩萨、鬼神等现象的不虚。

1916年8月25日,近代革命的先行者,辛亥革命的领导人孙中山先生在工作之余,顺道游览普陀山,在行至佛顶山"慧济禅寺"前时,孙中山先生突然见到寺前矗立有一座伟丽的牌楼,又有奇僧数十位,似乎来迎接客人。走得越近,景象越清楚,又其中有一个大圆轮,在飞速地盘旋着,待走过这牌楼等景象时,景象突然消失,而同游诸人都并未见到。孙中山先生自称平素并无神异的思想,故非常惊奇,而写下了《游普陀山志奇》这一篇文章。后来有人猜测这奇观可能是海市蜃楼,但既然如此,则为什么见到的只有他一个人,旁边的人都无所见呢?

章太炎先生是近代著名的思想家与民主革命家,1915年住在北京西山龙泉寺时,曾连续数月在梦中做阎罗王。据当时章先生给宗仰和尚的信中透露,梦中章先生被请去做阎王,审判亚洲东部人在死亡后的神识,那些被审判成有罪的囚徒都说受到了炮烙等刑的惩罚,而章先生却见不到刑具,有一次囚徒当面给他指出,仍不能见到,故"归而大悟,佛典本说此为化现,而无有人逼迫之者,实罪人业力所现耳"。除星期天晚上外,其余每天都有,后来章先生十分厌烦,曾写请假书焚烧,但还是不起作用,梦还是照作,到写信时,已持续了四个多月。

如果佛教实践中一些超乎常理的体验均属荒诞的话,那么这些革命家、思想家也是在胡言乱语吗?英国哲学家柏克森见到两千多年前圆寂的迦叶尊者之事,也属荒唐吗?

科学家们也对其余生命的存在问题作出了探索。前苏联著名的莫斯科天文学家伟利教授曾说:"在这个宇宙中,有很多星球上居住着有智慧理性的天人,如此有天人居住的星球。"还有著名的化学家居柯拉·季洛夫博士说:"各不同星球环境的天人,各有其适应各别环境的能力,天人的形态与构成各有不同,未必就是以我们地球人类肉体为标准。"美国太空发展部门,也不惜耗费巨资,建成功能强大的探测装置,日夜不断地吸收来自宇宙各方面的每一个微细电波,以严密监测是否有太空深处其它智慧生命所发出的信息。但是,我认为,生命不同于物质的最根本特征在于生命是一种有灵体,如果不以佛经作指导,忽视佛教里对各种有情世界生存方式及特征等方面的详细描述,也不正视佛教里许多有神通者与其他生命体相接触的事例,只是以纯物质的手段而想与有灵魂的生命体沟通,最终可能还是南辕北辙枉自徒劳了吧!

 

第三节 克隆绵羊与生命的产生

随着现代科学的发展,生物技术也有长足的进展,其研究成果不断涌现。如新培育的"克隆绵羊"便已引起了世人的普遍关注,经过各种新闻媒体的不断推奉,很多人以为现在人类不仅能造机器,并且也可以创造生命了。好象通过生物技术所培育的"克隆绵羊"是人类新创造出来的众生,甚至有一些佛教徒由于不知其详情也误认为这个生命是新产生的,因而对佛法里的一些道理生起了某些疑惑。这里我们来剖析这"克隆绵羊"的究竟。

"克隆绵羊"中克隆一词,来自英文单词clone的音译,生物科技领域的研究者,将由单个细胞培育后,分裂增殖至很多细胞聚集的细胞团这一生物技术,称为克隆技术。随着生物工程学的发展,现在将由单个生物个体培育成多个相似的生物个体也称为克隆。比如由一只绵羊的细胞通过培育后,生成多只相似的绵羊,这些新培育的绵羊,就称为"克隆绵羊"。

在自然情况下,新生命的产生一般是由父母双亲都存在的情况下才能实现。由父本的一个生殖细胞和母本的一个生殖细胞结合,这个结合体在生物学上称受精卵,这个受精卵在母体中不断分裂增殖成多细胞的团体,这些细胞再经不同的分化分工而形成生物机体的不同组织和器官,诸根逐渐具足,待足月后出母体,一个新的生命便降生了。

而"克隆绵羊"与上述不同的是,只有母亲而无父亲。其过程是,取母亲的一个生殖细胞,再取母体身体上的一个普通的非生殖细胞(常称为体细胞),在体外将这个生殖细胞和这个体细胞结合为一个细胞,这个结合体就相当于自然情况下的受精卵,然后将这个结合体移入母体,其后的分裂增殖分化过程和自然情况下胚胎发育过程相似,待足月后出母体,"克隆绵羊"就产生了。通过这一技术,只需一只母羊就可以培育出许多相似的绵羊。上述就是"克隆绵羊"的大略过程。

所以,仔细观察分析"克隆绵羊"的培育过程,并没有什么地方难以理解的。从佛法来看,"克隆绵羊"也并不是学者们凭空创造的一种新的生命,还是因缘聚合而生的绵羊,与佛法并不相违。《俱舍论》中指出,欲界的众生是通过胎生、卵生、湿生、化生四种方式(佛经里简称四生)出生,即任何一个欲界众生在轮回中流转时,都是经过这四种方式的某一种而降生。而上述的"克隆绵羊"因其发育分化仍需在母体中进行,可以说仍是胎生的方式。若将来随着生物技术的发展,有以其余降生方式而产生的"克隆绵羊"时,还是不会相违于佛法。

从佛经中所描述的人类历史来看,这四种生命降生的方式不管是对于人还是对于其它的众生来说都是存在的。比如以人类卵生的公案来讲,金轮王阿拉律的五百个儿子就都是卵生的,持寿国王的三十二个太子也都是卵生的,还有在佛教的一个故事里面讲到,曾经有一个商人,航行到大海里去后,与大海里的一个长颈鹤共同生活,后来生了二个蛋,一个蛋里面出来的孩子叫札,另一个叫月札。至于湿生的记载,有以前的索首阀国王,他头顶上生阿拉律,右腿生哲巴,左腿生月哲,另有梵施国王则从胸口生出一个叫顶儿的女人,还有在以前从一棵芒果树上生下一个叫阿麻炯的人。化生的事情有许多人知道,比如说象莲花里出生的圣天论师和莲华生大师等等,胎生就不用说了。因此,在因缘具足的情况下,人也可以有四生中任何一种的,但其中必不可缺少的因素则是必须有中阴身的加入。而中阴身非常之多,他们充塞于虚空、水里,这在佛经中也有记载。据《分别有经》讲:释迦牟尼佛的弟子阿那律是个罗汉,他用神通看见水里面挤满了中阴身,因此他不敢喝水,但后来释迦牟尼佛则告诉他说,中阴身到处都有,这不应以罗汉的神通来观察,应以肉眼所见来抉择某些行为的取舍。

所以,象刚才讲的既然是芒果树上都能生出人来,那通过克隆技术使用身上的细胞,在因缘聚合的情况下,为什么不能生出人来呢?这种方式降生的众生可以包括在胎生当中,也可以包括在湿生与胎生二种混合方式之中,上海的一位科学家则认为这应包括在湿生当中。这种用克隆技术降生的人,也必须有中阴身的参加,否则,用克隆的方法也是不可能培育出生命来的。比如那些没有子女而去求子的人,即使去乞求于克隆技术也无济于事,这牵涉到一个关于前世因缘方面的问题。

由此可见,无论生物技术发展到何种程度,都不会与佛法相违。利用佛法可圆满解释其实验过程及结果。相反,如果离开佛法,生物学领域里的一些问题,其研究人员本身也无法解释。比如遗传学中常对双胞胎进行分析研究,双胞胎有二类,一类是异卵双胞胎(即双胞胎分别来自二个不同的受精卵,故出生长大后,各自的外貌和性格自然不同);另一类是同卵双胞胎(这类双胞胎来自同一个受精卵,即由这个受精卵分裂为二个相同的细胞时,这二个相同的细胞各自独立发育分化而成双胞胎。)按遗传学来看,这同卵双胞胎始自同一受精卵分裂后的二个相同的细胞,遗传基础是完全相同的,也同时在同一母体中发育分化,然后同时出生,各自的相貌也相象,性别也相同,其后哺育和教育的环境也相似,甚至常可见他们穿的衣服也是一样。可是这遗传基础相同,长相和性别也相同,哺育教育的环境又极相似的双胞胎,在今后的人生路途,为何各自的健康、性格、寿命、财富地位等存在很大的差别呢?我们在现实生活中可观察到这类事情,我们如何解释它呢?如果离开佛法,遗传学家也无法解释。如果这用佛法中有关中阴身的理论就很好解释,虽然同卵双胞胎其控制各自身体发育分化的遗传基础相同,其各自的胚胎发育的环境及出生后哺育教育环境也相似,但由于其各自的中阴身不同,即各自的往昔业因不同,所以其人生途中所感得的果报也不同,其各自的健康及财富受用等的差别也随之出现。

总而言之,这种克隆生命的产生,也必须具备中阴身的加入,我们没有任何理由也找不出任何一个证据来证明没有中阴身的介入。虽然众生的产生方式有多种多样的,但众生并不是科学所创造的。中国科学家尤智表教授以前也曾讲过:科学就是再怎么发达,也是不可能创造生命,甚至连一个小小的虫蚁也是不可能造出来!现在是末法时代,有许多佛教徒对佛经内容了知不多,往往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难怪在遇到一些难题或新生事物时,就迷惑重重束手无策,但要是由此而动摇了对佛法的信心,则确实是十分可惜的。

在思想界,对生命问题的探索也未止息过。亚里斯多德曾专门论述过生命的问题,但最终并未想出生命是怎样发生的。恩格斯在评论现代科学三大发现后说:"现在仅仅剩下一个问题须得证明,即生命是怎样从无机的自然界中发生的。"物理学家薛定鄂著有《什么是生命》,但仍未解决生命的重大问题。孔子曾经说过:"不知命,无以为君子。"我想若未研究佛经,科学家们今后仍不会得到完整的结论。

 

第四节 前生与后世

近几百年来,人类在物质科学上虽然经历了飞跃的发展,但对精神本质的研究仍然没有很大的改变,这是因为科学与一般的哲学不能揭破众生心灵的谜底,要揭破这些谜底,只有深受佛教思想哺育的智者才有可能。

世间上的人认为学佛无多大意义,这大多是因为他们未认识到有六道轮回的存在,以为生命只是这一生而已。其实这是非常错误的,与只承认今天,不承认明天与昨天的观点没区别。在时间上,从昨天一直往前推,就可知道有前世,从明天一直往后推,就可知道有后世。又人们认为生命与身体是一体的,因为身体可以用医学手段层层分析,或治疗修复,但生命的单独存在却至今还未被明确观察到;而且,当生命的期限到来时,生命会不由自主地舍离身体,这时即使人的身体可以通过先进的手段永久保存,也无法使灵识重返身体而使人变活。其实,这正说明只要灵识存在于身体之内,则身体的某一部分即使受伤或损失掉,但生命照样存在;如果灵识已远离身体而去,这时候身体器官即使全都功能正常无有病变,生命照样会逝去;另外,即使身体的某部分器官乃至全部身体能被人为地复制和创造,但生命仍不能产生,这是因为灵识是不能被复制和创造,生命乃是受业力支配的,比如典型的例子是在具足男精女血等因缘而缺少生命意识的界入时,胎儿仍不可能孕成。在初步的理论中,佛教里用一种很形象的比喻来说明:每一位众生都有一个除身体物质外的心识永恒地存在着,身如客堂,心识如客人,暂时居在客堂之中,当客人前往别处时,客堂并不跟随,同样人过世后,心识离开身体,随着它的业力转生到别的身体里面。

从绝对数字上来看,前后世的存在,有着许多强有力的证据。在佛教成就者的传记中,有许多的伏藏大师能记起前几百年的人名、地名。现在的不少高僧大德,乃至于一些普通的活佛、喇嘛以及在家人等,也拥有这种不寻常的能力。而在普通人中,利用催眠法,也能获得这种效果,美国心理学家文巴克博士认为:"通过催眠方法,约有百分之七十的人,可鲜明地回忆出前世记忆。"值得注意的是,世界上还有一种天生具有回忆前世能力的人。下面就介绍几则上述现象中的典型例子。

大文学家狄更斯(1812-1870)在一次散步郊外时,突然发现他眼前见到的一切都非常熟悉,于是情绪激动,并隐隐觉得这是他前生被人谋杀的地方。大文学家冷熟(1876-1910),清楚记得自己在这世上已存在了无数岁月,在这逝去的年岁中,他曾做过王子、奴隶、女人……而且未来还会一次又一次地重返这人间。

1926年印度新德里出生了一个女孩,取名叫项蒂·德芭。她在学会说话之后常讲述自己前世住在玛特拉城,家里开着一爿商店,客人很多。一天有一年轻人路过,小女孩见了抱住,说是她前世丈夫的哥哥。客人确是从玛特拉城来的,而且其弟媳确实在十多年前难产死去,于是,客人大为惊讶,问小女孩她前世丈夫、儿子的名字,小女孩说出丈夫名叫娘拉什加布,孩子叫披哈乐披拉,与事实完全一致。故客人与其父商量,约请她自称的前世丈夫与儿子们来见一面,见面时,小女孩拉住"丈夫"与两个"儿子"大哭。新德里科学院获悉后,专门成立了研究会调查此事,把小女孩接到了玛特拉城,下了火车后,小女孩认出了来迎接的前世妹妹等亲人。出站后,她坐上了马车,眼睛被蒙住,让其凭记忆指挥马车的前进路线,竟也准确地到了前世的家。在家里,她还说出地下藏有一箱金子,按所说的地点,果然找到了一只箱子,只是没有了金子,丈夫承认金子被他找到后用完了。丈夫对记者说小女孩与他过世的妻子在性格、说话方式上非常相似。小女孩项蒂·德芭长大后,就读于印度大学,后又在旁遮普大学读研究生,毕业后任哲学讲师,在30多岁时尚能回忆前世,只是已不似小时清晰。这件事情曾被广泛报道,轰动了印度。

瑞士科学家佛劳内著写了一本《印度到火星》的书,记述了一位日内瓦的海仑丝弗小姐,在一种迷惘状态中,讲出她前世的事情。说她从前曾是奥果公主,名为玛利安乐尼,嫁与了法皇路易十六为后。再以前是一阿拉伯公主,嫁给了一位印度王子,而且直到当时还能说梵语。又说她在几世前是某个星球上的众生,故直至当时也还能说那个星球上的语言。

1958年冬,美国伊利诺斯州的瓦达西加发生了一起轰动一时的"借尸还魂"事件,引起了心理学家们的极大关注。该年十二月一日晚,十四岁的少女罗兰突然神志昏迷,当她重获知觉后,一反往常开朗活泼的个性,而变得温文尔雅,并自称是玛莉--邻居亚瑟洛浦夫妇的女儿,恳求让她回到亚瑟洛浦家中。而亚瑟洛浦确实曾有一个叫玛莉的女儿,只是在十二年前她十八岁时就已经去世了。到亚瑟洛浦家后,少女显然是认识家中每个人,并且还能叙述出以前玛莉在世时的种种情景。约四个月后的一天,少女突然恐惧的喊叫:"罗兰回来了!",随后在又一次的昏迷之后,少女又恢复了罗兰的面目。该事曾在美国的《万人文摘》等媒体中广为报道。

美国有位科学家柏恩斯坦擅长催眠术,一次向一少妇露英西蒙斯催眠后,少妇说出了她前世的名字叫白列地梅菲。当时各大报章纷纷报道,轰动全美,以致她的名字也同当时的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一样,家喻户晓。

众生的灵魂和前生后世的存在,有着大量的证据,理智正直的人通过这些实例,就会承认灵魂等的存在。一九八四至一九八五年世界书目大全中,关于这一专题的新书就有一百多本,涉及到的国家既有缅甸、泰国等发展中国家,又有美国、英国、日本等发达国家,公布的实例中都有确凿的证据明其真实性。具体的实例,详见于美国斯蒂文逊教授从日本、印度等世界各地搜集的一千六百多个实例编成的《轮回生死论》,以及英国、瑞士等地出版的《东西方轮回事记汇编》、《灵魂转世》、《西藏生死书》以及中国的《因果轮回实录》、《生与死》等等。

 

第五节 转世灵童

在藏地,转世灵童能回忆起自己前世的名字、所经历的事情等等,这是比较平常的事。还有的上师虽然没有经过刻苦攻读,也能轻松学习或背诵经论。如一百多年前的大瑜伽师嘉样亲哲仁波切在孩童时,和一位很严格的上师住在一深山茅蓬里。一天上师到邻近村里去为死人念经超度,临出门前留了一本五十页的《文殊真实名经》要他背诵。嘉样亲哲就象其余孩子一样,也是生性好玩,等上师一离开,就跑去与小朋友玩耍去了,邻居们怕他上师回来后又要打他,劝他背书,他也不在乎。玩至太阳落山时,他这才把这本经从头至尾读了一遍,上师回来后,就一字不漏地在上师前背下来了。而这本经一般人要能背诵下来,需花几个月的时间,他之所以只读一遍就能背诵,即是前世熟背之故。

现代国学大师马一孚先生少年时读书,过目能诵,时称神童。藏地荣素班智达因前世能背诵《般若经》,故他这世从小就自然能背诵此经。又武汉大学少年科技预备班曾有一个不满五岁的小学员,名叫津津,不到两岁时,他就能背诵岳飞的《满江红》,三岁时,又会背《岳阳楼记》、《蜀道难》。

藏地著名的伏藏大师大乐洲和眷属一同朝拜印度,路过锡金时,大师说:"我现在将在这里圆寂,六年后转世在这里,出生在某某家。如果你们能够等待六年,那时就到他家找我。"他作完如此授记后,就去世了。于是他的侍者加西扎扬等一直在锡金等待,六年后依遗嘱找到了新出世的灵童。后迎请回藏地,灵童到生前的寺院"多芒寺"后,闭关了一个月,出关后,对前世所造的十三部论已无师自通。

玛巴洛扎的儿子达玛多德,因从马上摔下而去世,其灵魂转入一只鸽子身中,飞到印度尸林,又将神识转入于一位八岁的小孩,后来他成为日琼巴的大弟子,仍未忘记作达玛多德时所学的所有经论。

象这种回忆前世就象回忆昨天一样的事例,足以证明前世的客观存在。有人会想:人前世确实有,可是为什么我们记不得了呢?这是因为相隔时间较长,而且除少数修行有素者外,大多数人在投胎时心识已受到了蒙蔽,故鲜有能回忆者。又我们在小时候发生的事,或前几年、前一月甚至昨天中午刚吃过的菜都已模糊不清,更遑论前世的事了。

把自己不能见到的事,轻易地断定为无有,那是一种缺乏理智的行为。我们凡夫的肉身及心识所能涉及到的范围较小,比如若无望远镜,就看不见远方的物质,若无显微镜,就看不到环境中的细菌、头发和木材的细微结构、身体中的细胞、细胞核及核中的染色体等细小物质。同样,若无禅定神通的修证力,也不见三世轮回和前生来世的种种景像。法国的天文学家卡旺曾说:"灵魂是从肉体内独立出来的,它拥有科学无法测知的机能,这种机能,就象重力一样,虽然知道重力是由地球和物体间的引力所致,但无法以肉眼看到。"

 

第六节 奇异的业力

佛经中对众生因业力而产生的六道轮回有详尽的描述,有从人类堕为旁生(旁生是一切动物的通称)的,也有旁生转生人道的,不一而足,甚至有的众生在转生后还能带有前世的某些特征。如藏族历史上曾毁灭佛教的藏王朗达玛,因前世曾是牦牛,故其头上长着一只很显眼的牛角。现代此类反常现象也时有所闻,八十年代末在浙江省余姚市,曾有一垂暮老人头上长出了一只羊角,在当地轰动一时。又据《中国西南》97年1月号报道,云南省会泽县大桥乡杨梅山村85岁的老人胡正文,在头上右边太阳穴上部长有一只23厘米长的羊角,并配有清晰图片。此类现象,现代医学尚不能找出其确切原因,但若借助于佛经中揭示的因果缘起规律,则自会迎刃而解。

又据作家柏扬先生发表于82年7月12日及13日两天的《中国时报》,题为"穿山甲人"的上下两篇专题报导,简短摘要如下:一九四八年某一天,马来西亚联邦森洲淡边村,已怀孕四个月的彭仙女士,正同三个孩子一道,帮助丈夫张秋潭先生追捕一只已进入洞中的穿山甲。他们在洞口架起柴火燃烧,希望用烟把它熏出来,但仍不见穿山甲的影子,一家人只好失望而归。五个月后彭仙女士分娩,一个可怕的"穿山甲"女孩诞生了,因为怕被村人所害,这个可怜的怪物--张四妹女士被父母隐匿几十年后,才又重现人间。马来西亚"新生活报"社长周宝源先生坚持我多留一天,去看看这可怜的怪人。我无法形容张四妹女士的形象,一定要我形容的话,我同意当地村民的称呼"穿山甲人"。她满身鳞甲,令人看了发抖,"新生活报"曾邀请皮肤科专家为她诊断,结论是:"无药可治"。

《贤愚经》等佛经中有不少人类投生畜生后,尚能讲说人语的案例。同一类型的故事,不断在现实中出现。如不久前美国科学家在大海中捕获一条大鱼,头部是人脸,能说比利时语;又中国安徽省一只家猫能说人语;还有前苏联有一只旱獭能说人语,并同人一起过饮食起居的生活。这类现象对科学家来说一直是难解的谜,但佛经中早已指出其原因,如《事佛吉凶经》中云:"今世现有是辈畜兽,皆由前世得为人时,暴逆无道,阴害伤生,不信所致。"对这类现象若视而不见,对佛陀揭示的六道轮回以及善恶报应也不予重视,最终还是难以揭开心识这一研究对象的神秘面纱。

一般将要转生畜生的人,只在中阴身的后半阶段才显现将要投生的那一类畜生的形象,但也有个别人在临终时,即已显现出将要投生三恶趣明显的征兆。比如据台湾著名作家林清玄的真实描述:"余乡有林清江者,向亦以宰猪为业,历数十年而鳏居。"后来这位屠夫,"寒热交作,卧病月余,临死发狂,落地爬行,口作猪声而气断,邻居见者骇然!"又据88年3月11日318期的《觉世旬刊》报道:某地有一位医道高明的医师,一天来了个四十多岁的妇人,这病者象鸡似的发出一种"皮鼓!皮鼓!"的声音,同时身体猛烈颤动,两手象鸡翅膀一样艰苦地猛烈向左右扩张着。她说咽喉有病,请求疗治,但医生诊察她的咽喉,并没有什么异状。这医师是个虔诚的佛教徒,他看患者的样子,很象鸡被绞杀时的状态,便猜想她可能是位商人,询问之下,结果正是当地有名的贩鸡商的太太,于是他拒绝了她的求诊。这位太太听了以后,两手如翅般地颤动,"苦呀!苦呀!"地叫着,诚如鸡被杀时的苦状,回到家里倒地便死了。

佛经中还指出,因众生业力千差万别,而有种种不可思议的现象。有即生从人变为牛马的,有即生从男变女、或从女变男的,戒律中就提到过后面这种两性人的现象,密乘中还有使人即生转女身为男身的修法。曾有人怀疑佛典中这些说法的可信性,新近在天津发现的一起两性人事例,正好可以消除这种疑惑。据天津的《今晚报》报道,天津一位姓牛的姑娘,温柔娴淑,不久以前,她21岁刚过,就逐渐显露出男性的特征,长出了胡子、喉结,生理特征上具备男女两套生殖器官,成为较为罕见的两性畸形人。

 

第七节 因果规律

在我们现在这个五光十色纷繁芜杂的世界中,有些人财势富足,而有的人却穷困潦倒甚至连基本的温饱都不能保证;有的人长相端庄伟岸,而有些人却丑陋不堪。总而言之,有些人生活过得特别幸福美满,有的却在一生当中不停地受各种各样痛苦的煎熬。这些各种不同的现象,并不是无缘无故而来的,也不是外面的一个什么神权或上天所创造赋予的。释迦牟尼佛在《百业经》等很多的经典之中早就给我们讲过,这些都是因为过去前世或更远的往昔所造的因缘业力不同,所以在今生当中就有如是的差别。《百业经》中说:"众生之诸业,百劫不毁灭,缘会时至际,其果定成熟。"《涅槃经》也说:"善恶之报如影随形,三世因果,循环不失。"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概念是当今世上的许多宗教所共同承认的,譬如,儒家的《易经》说:"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道家的《太上感应篇》说"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我们如果以智慧来作实际的生活观察也可以知道,如果不是前世的因缘,为什么有些人辛苦了一辈子而最终却收获甚微,而有些人则是生活优裕一切现成。所以查亚苏里亚博士也说:"所有现代科学都相信凡事必有因,如果我们不相信因果关系,佛教与科学都一样不能存在。"

在释迦牟尼佛的教法当中,相信因果是特别地重要。人们如果懂得因果的道理,在社会上就不可能做坏事;如果不知道因果的道理,由于众生所造罪业所感,在世间上各种各样的灾难也就会发生遭遇到。比如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已经杀害了上千万人,象这样一个世界性的悲剧,实际上就是因为人们不尊重因果滥造罪业而造成的。

我们有些人以为,若佛教当中所讲的因果确实存在,那我们现在所造的业为什么不能立即成熟呢?如果能了解一点佛教的基础知识,就会很容易明白这个道理。佛教中并没有讲过今天造的业今天就定要成熟,就象世间上今天种地,今天立即就能收庄稼是不可能的事一样。佛教中讲的因果有今生成熟的,也有来世才成熟的,也有千百万年以后才会感受的,如在《百业经》中讲,众生所造的罪业即使百劫过后也不会毁灭,即使经过再漫长的时间,因缘成熟了果报也会感受的,就象陈毅元帅所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间未到,时间一到,一切都报。"所以我们无论是佛教徒还是非佛教徒都应该相信因果。

又有些人以为因果既然存在,那为什么我们看不见,这种想法显得幼稚。因为在我们现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的很多东西也是不一定能亲眼看到,比如穿越在空中的许多无线电波,我们看不见也感受不到,只有通过科学仪器或是收音机电视机等专门仪器才能接收得到。又比如没有安装卫星接收装置的电视机只能收看少数一些电视台的节目,但我们却不能因自己的电视机接收天线能力差,而否定周围空中还有其它的电视节目的存在。所以同样的,我们也不能因为自己没有神通智慧看不见前后世而就否定因果的存在,佛菩萨的智慧是能照见所有事物的前因后果的。

在短短的数百年里,在各个学科领域出现了成千上万伟大的科学家,他们一代一代地推翻了前人的真理。比如亚里斯多德是被伽利略否定的,牛顿的力学定律又被爱因斯坦进一步拓展,但是释迦牟尼佛的这些观点谁又能推翻呢?在佛法传播近三千年漫长历史中,佛法不但没有被否定,而且被历代伟大的人们所继承,包括现在的一些科学家也是推崇备至赞叹有加,那我们凭什么道理还不承认佛陀的广大智慧呢?威勒博士创造了专门研究黑洞的"黑洞物理学",他还在相对论与量子力学的体系之内发展了新的"几何力学",被称为"几何力学之父",威勒博士在新物理学上的卓越成就,多得不胜枚举,他说:"宇宙的一切事态发生,都是循着因果关系而发生的。"在他眼里,因果律无疑是宇宙间最重要的循环法则,他说:"倘使没有因果律,宇宙就只有混乱,完全不是我们所知的物理现实了!"英国的列摩尼爵士说:"凡作一事,造一业,必有后果。既已造成的罪恶,不可能因受到饶恕而消除,如有人损害了别人,别人虽可宽恕,而其罪业仍然存在。并且因此罪业而引起的后果,又绵延无尽。因此既造了业因,必将受到其果报,业力高于一切。"

现代许多学者尤其在精神分析领域的学者已证明、接受了佛法的"轮回"、"业力缘起"等真理,故尔知识界中学习佛典、信奉佛法的人越来越多。现代西方著名心理学家荣格一生致力于研究《西藏度亡经》,他认为此书内容深入人心,书中所揭示的生死因果确实存在。他在对此书的书评中写道:"这部著作一直是我的忠实友伴,我不仅要把许多令人兴奋的观点和发现归功于它,而且还要把许多根本的洞见归功于它。"并热情地把此书介绍给了本世纪最有影响力的思想家--精神分析学创始人弗洛伊德、大科学家爱因斯坦等学术巨匠。

总之,随着人们对自身与自然的研究越来越深入,佛陀早年揭示的真理将越来越被人们接受,发挥其指导生活、利益社会的应有功能。诚如早年的英国心灵研究协会会长曾感叹:"一个经过科学证实的事实,直至现在还让人议论纷纷,实在是可耻的事。"

 

第八节 可怜可叹的愚痴众生

有些人因前世的业力所致,不重理智,固执己见。对于他们,即使国家领袖亲临其前,劝其学佛,甚至佛陀垂降,现示神变,也都会无动于衷,更何况我们这些人呢?十来年前四川一位出家人路遇一残疾的乞丐,衣衫褴褛,奄奄一息,出家人慈悲,说他只要念一句"阿弥陀佛",就布施给他一百元,可那乞丐死也不肯念。这一类人,在佛经中也有记载,如"不信世有佛,言佛非大道",他们因谤佛的恶业,死后即堕入到无间地狱受无量的痛苦,又如"诽谤清高士,铁钳拔其舌",即因诽谤高僧大德而招致铁钳拔舌的果报。这在《楞严经》、《地藏经》等经典中都有较详细的说明,这些因无明所覆而造业受苦的众生,脱苦遥遥无期,真是可怜可叹!

为了对这种人种下以后解脱的善根,我们唯一的办法就是在他们的面前念一些佛菩萨的名号和咒语。佛教里面的一些咒语和真实不虚的金刚语内涵很深,也有巨大的加持力,若是使一个人听到,其意义自不用说,甚至于根性愚钝少有意乐的旁生听到了,也会带来不可思议的利益。比如以前释迦牟尼佛一次讲法,旁边有一百只天鹅,因它们听闻到释迦牟尼佛传法的声音,以此因缘死后都上生到了三十三天;又有圣护论师在传法的时候,旁边有几个仙人偷听,后来以此闻法的加持力,这几个仙人也证得圣果;还有以前在印度,世亲论师在背诵经论的时候,屋里的鸽子听到了他诵经的声音,以此闻法的功德,以后鸽子转生成人变成了精通《俱舍论》的坚慧论师。在汉地也有很多听受《金刚经》而得成就的故事,在藏地也有听到《积集经》得成就的记载。在我们五明佛学院,以前有一只山羊,因为经常听法王晋美彭措上师诵经,以此闻经的功德死后就往生到香巴拉净土,后来以高大威赫的光身来朝礼我们上师时,留下了一首诗偈来盛赞上师的恩德和闻法的功德。这类公案数不胜数,所以即使是旁生听到佛经的语言都是会成就的,这在社会上的许多人,包括当今的一些科学家都承认这一点。比如中国现代的科学家黄念祖就曾讲过这样一个公案,说以前夏莲居老居士在闭关修行时,屋里曾有一只老鼠,由于经常听到老居士念经的声音,后来这只老鼠就在夏老师的座下往生了。

对于那些不学佛教的人,他们无视世上最珍贵的佛法,仅为衣食住行勤苦一生,耗尽自己珍宝般的人身,确实非常可惜。早在六百多年前藏地著名的文学家、哲学家及佛学家无垢光尊者就曾说过:"不信仰佛法,不重理智,固执己见刚愎自用,对他们不管讲任何道理也不能明白,毫无作用,这些人就与旁生没有什么区别!"他们在即生当中真正能接受佛法的因缘还没有成熟,因此我们只能直接或是间接地在他的耳边念诵一些佛经、名号等,以结下以后的善缘。


分享按钮 返回《佛教科学论》目录 相关链接:《游普陀山志奇》

生死书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