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相信轮回的理由

  世间诸有情,皆随业力转;业为其眷属,业为其伴侣;随业而往生,不定如轮转;或处天人中,或居四恶趣。

                  ——《本事经》

我们如何相信轮回?

在轮回这个问题上,佛陀是我们最高的权威。在最初觉悟之夜的第一时,佛陀开发了忆念过去的智慧,从而使他能够对过去之事一目了然。

佛陀说:“我如是忆念前世种种命运,第一生,第二生,第三,第四,五,十,二十乃至五十,然而一百,一千,一万,如此推知。”

于第二时,佛陀以天眼神通认知有情众生没于一趣而生另一趣。他望着那些“卑贱者和高贵者,美貌者和丑陋者,快乐者和痛苦者各依其自业而往生。”(1)

这是佛陀对轮回的第一次阐述。经典上的记载明白无误地证实,佛陀没有从其它早先存在的学说中借用轮回理论,而是根据自己的亲身体证,其他众生也可悟达这样的无上智慧。(2)

在他第一首喜悦偈中,佛陀说:

经多生轮回,寻找造屋者,(但未得见之),轮回实痛苦。(3)

在第一部经——《转法轮经》中。佛陀在讲述第二谛时说:“正是此贪引发轮回。”在结束此经时,佛陀说:“此乃最后生,更无余轮回。”

《中部》叙述了佛陀出于对众生的悲悯,在决定传播他的教导之前,以佛眼观世间,觉察到有情众生惶惶不安地张望着邪恶和未来世界。(4)

在一些经典里,佛陀旗帜鲜明地宣说作恶众生死后堕落恶趣,行善众生往生快乐之道。

趣味横生的本生故事讲述了有关佛陀过去生世,具有十分重要的伦理价值。除此之外,《中部》和《增支部》也谈到一些佛陀前生的事迹。

在《鞞婆陵耆经》(5)中,佛陀对阿难陀尊者说,在迦叶佛时期,他的名字叫车提婆拉。《须达所问经》(6)描绘了给孤独死后生为天人,即刻前来夜访佛陀的故事。在《增支部》(7)中,佛陀间接提到他过去生中曾为般车达那,一个修车人。在《相应部》中,佛陀引诵了在他之前诸如来的名字。

《涅槃经》(8)中出现了对死者不同寻常的直接描写。阿难陀尊者请求佛陀讲解了近郊一个村庄刚去世之人的未来命运,佛陀不厌其烦地讲解了他们的归宿。

这样的例子在三藏经典中不胜枚举。这充分说明了佛陀确确实实阐述了轮回这一可以被亲身体证的真理。(9)

以佛陀为榜样,他的弟子们也开发了忆念过去的智慧,能够看到他们过去有限但广阔的前生。在这个方面,佛陀的法力无限无边。

在佛陀诞生之前,一些印度梵志具足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以及心意感应等,以特异功能而闻名于世。

虽然科学还没有认同这些超现实功能,但是,根据佛教,致心深入修习禅定之人具足这些精神力量,观视他们的过去生好象回想他们今生所发生的事一样。在它们的帮助下,他们有可能独立于五观之外,交流思想,直接观想其它世界。

根据相互关系的法则,一些不同凡响之人,特别是在他们孩童时代,能自然而然地记起过去生世,以及他们前世中一些零零碎碎的事。“波特果拉斯能清楚地记得希估古庙里的一把盾牌。(11)在前一生中,当特洛伊被围困时,他曾经使用过此盾牌。”但是有些如此神异孩子在后来却莫名其妙地丢失了这种记忆,这些事例在神童中经常发生。

可靠的现代心理研究,怪异现象,精神交流,奇特的变换和多种多样的人性等一系列实验给轮回问题的解决带了一些曙光。

《长老偈》(Theragatha)有一个有趣的插曲。一位名叫旺恒桑的婆罗门老师,以手指弹骷髅就能知道死者往生何方。

有些人在其特定的生命中,有时会表现出不同的个性。詹姆斯教授在他的《心理学原理》一文中,列举了一些非同一般的例子(参看迈拉的《人性及其肉体死后的续存》)。《清净道论》记述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情,一天人曾投身到一凡夫腹中。

作者本人曾遇见一些人,他们被无形的有情当作一种工具,传达他们的思想。有些人确实被恶鬼占据身体。在催眠状态中,他们的言行完全失常,而后又不可能回忆所发生的一切。

在催眠状态里,有人可以讲述他们前生的经历,而有些人,如美国的埃德加卡西,不但可以了知人们过去的生命,而且能为人治病。(12)

一个人具有两种个性只能被解释为是过去个人经历的沉淀,或者是无形精灵的占据。第一种解释似乎更合情理,但第二种情形也不能完全被排除。

我们常常同陌生者初次相遇,但是,我们会本能地感觉到他们是多么的眼熟。我们参观某一个地方,往往情不自禁地觉察出我们是多么的熟悉那里的环境。

正是这种经历使沃弥特苏格兰意识到灵魂的再生。《苏格兰的一生》一书中,传记作者洛格特引述了苏格兰在1828年2月17日所写日记的前言。

“我敢肯定,我说不清楚是否值得记载下来。昨天晚饭时分,我奇怪地被一种前生存在的意识缠绕不清,随即产生了迷糊混乱的概念,没有一点是第一次听到,同一个被讨论的题目,人们对此发表同样的论点。我的感受是如此的强烈,好象是沙漠上的幻影,船舶中的热病一样。”

“布尔沃里顿把这些神秘的经历形容为一种奇异的内在精神记忆。它使我们想起我们以前从来没有见到的人和地方,帕拉图主义者把它说成是前生中抗争不灭的意识。”(H.M.克车那,《灵魂再生理论》,第七页)

作者还遇到一些人,他们记得他们前生的日常琐事。其中澳洲有位著名医生,他使人们进入催眠状态,让他们描述他们的前生。

《法句经注疏》讲解了一个故事,丈夫和妻子一见佛陀,便拜倒在他的跟前行礼,口中嘟喃道:“亲爱的儿子,当父母年纪大时,做儿子的难道没有义务抚养他们?为什么这么久了你没有来见我们?这是我们又一次相见。”

佛陀道出了这种突然爆发出来的父母之爱的原因。这是因为,在他过去生世中,他们曾多次为他的父母。接着佛陀说:

“前生的相处,今生的善缘,

过去的爱再次跃起,如同莲花从水中伸出。”(13)

象佛陀这样具有高尚修证和完善人格的圣者出现于世.他们是一下子成就的吗?这些能是一生中的财富吗?

我们怎样解释象孔子、帕尼、觉音、荷马、帕拉图这样的伟人,象加里达沙、莎士比亚这样的天才,象罗马那迦、帕斯卡、莫扎特、比特分这样的神童?

如果他们在过去没有以高尚圣行为生,没有获得同样的经历,那么他们会如此的超群绝类?他们出生于这样特别的家庭,生活在这样的优越环境之下,这是不是纯粹的偶然?

神童问题看来也好象是科学家们的难题。一些医学界的人士认为,神童是超常腺原素,特别是脑下腺、松果腺和肾上腺的产物。特殊人物的腺特别硕大,这也许是由于过去的业力。但是,仅仅因为特大的腺原素,基督海纳克怎么会在生下来几个小时后就能说话,一岁时背诵《圣经》,两岁时回答所有地理学问题,三岁时会说法语、拉丁语,四岁时成为哲学研究学者;约箔斯陀达米尔怎么会在三岁时能阅读希腊文;瘁卡勒怎么会在六时岁就能撰写世界历史;威廉詹姆斯锡提,一个美国的奇特小孩怎么会在两岁时就能阅读和书写,在八岁时就能说法语、俄罗斯语、英语、德语,以及一些拉丁语和希腊语;查尔斯本特怎么会在三岁时就能讲好几门语言。所有这些神异的事例对于非科学家来说是无法理解的(14)。科学也没有解释为什么只有几个人的腺原素硕大,而非所有人类。真正的问题还是没有得到解决。

遗传单独无法解说神童的奥妙,他们的先辈们也不能说明什么,他们的祖先,即使祖先的祖先也不可能验证什么。

为了圆满解答这些迷惑不解的问题,遗传理论应该得到业轮回学说的补充。

我们是否应该相信现在的生命期只不过是永恒快乐和痛苦的中介?我们在这里所度过的若干年.最多一百多年肯定不足为永恒作充分的准备。

如果一个人相信现在和未来,那么相信过去就符合逻辑。

如果相信我们曾经生活在过去是合乎情理的。那么就一定没有理由不相信当现在生命明显停止后,我们将继续存在。

“我们把现在看成是过去的孩子,未来的父母。”黑克斯说。

阿迪生说:“在这个世界,善良人往往悲惨不幸,邪恶者常常飞黄腾达。”这正有利于说明过去未来存在论。

我们出生到一个我们自己创造的世界。如果说,无论我们是多么贤德。但还是不得不过一种苦难不堪的生活,这是由于我们过去的恶业所感。如果说,无论我们多么的恶贯满盈。我们仍然荣华富贵,这是由于我们过去的善业所招。不过,现在的善业和恶业将会在最早机缘成熟时产生果报。

一个西方作家写道:

“无论我们是否相信过去的存在,它却构成了一个理性的假设,连接了有关人类日常生活知识的某些断层。我们的理智告诉我们,过去生和业力的观点能够解释存在于双胞胎身上的不同点。说明象莎士比亚这样只有一点点经历的人,怎么可能维妙维肖地描绘出人类各种不同的性格、环境等,而他们本人对这些确是一无所知,它们回答了为什么天才的劳动成果总是超越了自身的经验,婴儿的早熟,以及人类思想相道德、智慧和身体、条件,环境和周围世界的巨大差别。而这些在世界上到处都可以观察得到。”

业和轮回说明了什么?

1.说明了我们必须对自己的痛苦负责。

2.解释了人类的不平等。

3.说明了产生天才和神童的原因;

4.解释了为什么双胞胎具有同样的物质基础,享受同等的条件,在精神上、道德上、性情上和智力上却表现出完全不同的特性。

5.说明了在同一个家庭中,孩子们的许多不同点,遗传只可说明相同点。

6.说明了一些人非凡潜力的原因。

7.说明父母和子女之间道德和智力的差异。

8.解释了婴儿如何自发地产生贪、恨、妒等情感。

9.说明了初次见面时的本能欢喜和厌恶的原因。

10.解释了如何在我们身上发现邪恶的垃圾和善美的宝藏。

11.说明了为什么具有高度文明修养之人会突然大发雷霆,邪恶之人为什么一下子成为一个圣者。

12.解释了为什么花花公子出生于父母圣洁之家,圣洁的孩子为何生于放荡荒淫之家。

13.从一种意义上讲,解释了我们的现在是我们过去的结果,我们的未来又将是我的现在的结果;从另外一种意义上讲,我们的现在又不绝对是我们的过去,我们的未来也不绝对是我们的现在。

14.解释了非时之死,及命运窥想不到之改变的原因。

15.最重要的是,说明了为什么会产生无所不知、尽善尽美的精神导师,如佛陀。他们具有无法比拟的庄严相貌、精神和心智品质。

[注]

(1)《中部》,第一品,第三十六经,《摩诃萨遮经》,第248页。

(2)不可以如此得出结论:佛陀创造了轮回说,此说已经明显地在当时广泛传播,虽说还没有被普遍接受。在《奥义书》中就可以看到这一说。(编者按)

(3)《法句经》,第153偈。

(4)《中部》,第一品,第二十六经,第161页。

(5)《中部》,第二品,第八十一经,第45页。

(6)同上,第三品,第143经,第258页。

(7)第一品,第111页。

(8)《长部》,第二品,第十六经,第91页。

(9)J.G.琼尼斯,《佛陀的吠陀佛教》。

(10)印度萨堤神女就是一个很鲜明的例子。见《The Bosat》,第十三卷,第二,第27页。

(11)W.W.阿金生斯和E.D.瓦尔特,《转生与业律》。

(12)G.塞米那罗,《诸多大厦和其中的世界》。

(13)《佛教传说》,第三卷,第108页。

(14)《锡兰观察》,1948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分享按钮 返回《觉悟之路》目录

生死书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