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 慧 的 能 量

第四章 瞋怒及欲望的缺失

瞋怒的苦痛就像炽红的炭火在心中燃烧。
心随欲念,将无法满足。
一而再,再而三心的随着欲念,
再怎么也无法满足。

心 随 瞋 怒

从日常生活的经验中可以明白,不能控制自己的心,而随瞋恨转时,心灵将无法安宁。然而,运用菩提道次第上的静坐及教示于日常生活中,以修持忍辱、慈、及悲来控制自心,就会平和,特别是在一些能引起负面杂念的危险状况下更是如此。

一旦起瞋心,当立即觉察,并记起瞋恨的缺失。瞋恨不能带给自己或他人丝毫利益及快乐。它只会带来伤害,使自己不愉快,且越来越来邪恶。而且,如果受制于瞋恨,会在心识上留下种子,那么下次遇到相同情况时,瞋恨心会再度升起。在这种危险的情况下,若不修持菩提道次第,那么每次瞋怒,都在心续上留下种子,为未来生起更多的瞋怒预做了准备。

瞋恨会遮蔽自己的心,使自己日常生活不快乐。瞋恨会造成生理上的伤害。甚至危及生命。瞋恨时,自己会感受到危险及不快乐,也会使他人害怕及危险。会让自己处于销毁自他安乐及财物的危险之中;自己会有伤害他人身、心、甚至生命的极大危险。在盛怒时,无论什么都会忘了,只会想到要伤害他人,希望立即伤害瞋恨的对象,一旦这种思维生起后,瞬间便能伤害,甚至戮杀其他众生。这费不了多少时间,只需一瞬间而已。

在生命的每一天,瞋恨会给自己及他人造成许多问题;并且除了这一世外,瞋恨也会为不可胜数的来世,不断地造成伤害。瞋恨销毁功德,断阻了成就解脱及一切种智的努力。就如心脏停止之时,生命也被切断了;瞋恨销毁功德,也因此断绝了成就正觉之途。正如心脏不运作时,生命即结束;没有了功德,则没有快乐、没有解脱、没有一切种智的无上安乐。

瞋恨就是如此的极具杀伤力。姑且不论它将给来世带来的伤害,只论它带给这一世的危险,仅就这一世,瞋恨就无休止地伤害了芸芸众生。

瞋恨的对治药是忍辱。然而,瞋恨本身无法修持忍辱或牢记瞋恨的缺失,因此还需要另一种心来谨记瞋恨的缺失及修持忍辱。经由运用静坐及菩提道次第教法,尤其是大转念来修持忍辱,可以在生活中立即获得宁静、松驰及许多安乐。

瞋恨的苦痛就像炽烈的炭火在心中燃烧。瞋恨甚至把美丽的人变成陋恶、恐怖的幽灵。原来安乐、平和、及美好的事物,都变成黑暗、丑陋。一旦运用教法修持忍辱,瞋恨即停止;一旦瞋恨停止,外表甚至也会立即改变。会变得平和及安乐,而热心慈爱的本性,也会带给人安乐。

心 随 欲 念

正如人心随瞋怒而转一样,只要心随欲念,则永无喜乐或舒畅,会总觉得若有所失。如果检查平日生活的心境,会发觉总是若有所失。不管如何努力尝试享受不同的地方——住在城市或山上,到海滨,或漂亮的公园;不管如何尝试去事受食物、衣物,乃至任何地球上可得到的东西,心中总会觉得失落某些东西。不管有多少朋友或多长久地享受和他们在一起的快乐,心中总有某些失落感,永远不能真正快乐。

即使有令人鼓舞的事发生在生活之中,若仔细地检视自己的心,仍将发现有某些东西失落。总非彻底快乐。审慎省察自己的心,好好的检视:“这种快乐究竟、彻底吗”?往往答案是——“它并非彻底的,仍有某些缺撼”。 这就是为何佛陀教示,不管身处何处,它都是苦的地方,无论有什么愉快的东西,只不过是苦的餐宴;无论有什么伴侣,也只不过是苦的伴侣。

只要心欲望,则永无满足。心随欲望本是希冀得著满足的,但总导致不满足。目标虽在于满足,但因为心随欲望本就是错误的方法,心随欲望而不能满足,就一再追求着欲望,一再不能满足。一而再,再而三的尝试,总无法满足。

就像摇滚歌手——“猫王”艾维斯·普烈斯莱(Elvis Presley)的生平故事般。我最近在墨尔本时听了他的故事。一天,我正吃着午餐,看到电视上正在上演着艾维斯·普烈斯莱的故事。这故事非常有趣。他整个人生的故事是促发人们学习菩提道次第法的一个很好的例子。在他生命的早期和晚期,他陶醉于享乐和兴奋。然而,在他生命的最后时期,在他觉得自己可能不久于人世时,变得非常沮丧。他最后的歌是如此的:“我试了又试,总无法满足。”在他最后的演唱会时,他唱着唱着,泪水由眼中流出,成千上万的歌迷哭泣的看着他,听着他歌唱,也都哭了。那是他最后的表演。

心随欲念转时,若检视自己的心性,会发现总是若有所失。事实上,心随欲念本身即为苦,本身即是个问题。这整件事的本质即为苦。再怎么随着欲念转,也得不到满足,唯一得到的结果是不满足。这是轮回中最大的苦。

是什么引起人生上的许多问题及障碍呢?是什么引起自己心灵修持上许多内在及外在的障碍呢?是什么使自己无法佛法在修持上成功呢?是心随欲念,找不到满足。听收音机上的新闻,读报纸,或看电视时,可以明了人们生活上的许多灾难多来自于心随欲念及得不到满足。

如果检视自己的心,分析并质疑自己,将会发现只要心随欲念,则无真正安乐可言。因为某种重要的东西不见了,你的人生是空虚的。

事实上,得与失的本质皆为苦。得是苦,失也是苦。若不分析自己的心,会相信自己的问题会因追求目标的达到而解决。事实上,这问题可能因为得到目标而看似解决了,但达到这个目标后,另外的问题却开始了。

先前得不到目标的问题因为得到而停止,人们于是将这种所谓的“快乐”误植于因为六根遇到或接触所欲求的事物而形成的。然而,感官与尘境不断的接触,那种愉悦的感觉迟早会变成苦苦,并且变成不可忍受的问题。

在体认并且命名那种感觉是不可忍受的问题、是一种苦之前,会误以为那是快乐。由于假立这种感觉为“快乐”,它就像是快乐般,甚至像是自性存在的愉乐般。换句话说,虽然这种感觉只是由心名言假立的快乐,这快乐却像是自性存在般。

在根与境不断的接触下,由于所谓的“快乐”的感觉,变成不可忍受的感觉,那只是时间迟早的问题去了。你的心会继续妄执所谓的“快乐”于那种感觉,直到你终于认识事实上它只是一种无法忍受的不舒服感觉,一种“苦苦”。实际上,它仅只是苦。

无论何时,这些由业及烦恼产生的轮回诸蕴和尘境相遇时,就有三种感觉产生,第一种是苦的感觉,通常被视为问题。第二种,是愉悦的感觉,不好好的分析,看起来像是愉悦,但正确的分析时,也只是苦。第三种,即最后一种,是一种淡然感觉,不苦也不乐,这本质也是苦,因为诸蕴本身被业及烦恼的种子所染。只要你尚未能从缠缚着自己于轮回——即这些蕴——业和烦恼中解脱,你就会不断地经历痛苦。因为每一个由蕴与尘境相遇而生起的感觉,都能存于苦性之中。

随着欲念形成业,会在心流中留下种子,导致来世再入轮回。然后,在业及惑的控制下,你会在来世轮回中再经历到行苦。并且会再经验到苦苦及坏苦——即轮回中暂时的快乐。这就是心随欲望长期的伤害。只要心随欲念,将永无休止的受着轮回的苦。

总之,纵然是那种与贪欲的目标相接触所生起的“愉悦”感觉,事实上只不过是苦而已,在不仔细分析这感觉的本质时,因执著自己的妄想,自己名言假立“愉悦”于那种感觉,而事实上,它只是苦。于是,这看似愉悦,而自己也相信它实为愉悦。则执著它,它便会在自己妄想上现为纯净的、真实存在般的快乐。

这就是问题如何全源于自己的心。

斩 断 欲 望

遭遇看似重大难忍的问题时,若能认知错在于心随欲念,就能停止心随欲念,堆积如山的问题也将会立即消失。

例如,若一直想着某人的胴体有美丽,则无法斩断贪欲。只要你持续那样想,停止贪欲便不可能达成;它只会使你产生更深的贪欲。心中夸大某人的美丽,无法停止贪执。只有视躯体的本性为苦、污秽、丑陋、及无常,才能斩断贪著。

你可能觉得:“我是世界上唯一有困难的人!”或“全世界只有我的问题最严重!”斩断欲望能止息这种非正知见。能认清一切问题的根本在心随欲念转。可立即在一刹那间感受到安宁及满足。由明了欲念的缺失,你可以止息问题。你就可以日常生活中享有满足及快乐,甚至解脱。

斩断欲念使你解脱。佛教徒皈依佛、法、僧的仪式上,皈依法的祈祷文说:“皈依法,离欲尊。”此处特别提出“离欲尊”,而不说瞋怒或其他烦恼的止息,是因为所有苦,皆是贪欲的果报。欲念不断则轮回永无终止。停止心随欲念,可从轮回中解说,但若心随欲念,则轮回永无终止。就如同夸大事物的美好不能息止贪著;将自己受到的伤害视为问题,也无法止息痛苦。越是视问题为苦,就变得越难以忍受。这样的思维无法停止痛苦,只会使痛苦越来越不能忍受。

相反地,让心保持自然状态。不要老想着“这也是问题,那也是烦恼”。让心回归自然的状态,不再把困难都看成问题。这样,就能不再将不幸的遭遇当成问题了。

 

分享按钮 返回《智慧的能量》目录

生死书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