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 慧 的 能 量 



附:给爱滋病、癌症等病症的修行指导

 

人生的目的在于去除一切众生的痛苦,带给他们安乐。

每一个众生都希求安乐。

不要受苦。

你希望所有的众生对你生起慈心和悲心,

并且只做有利于你的事。

你不希望他们

对你生气或者伤害你,

所有无数无量的众生

也都期盼从你这儿

获得完全相同的待遇——

他们希望你不要对他们

生起嗔心或恶意,

也永不伤害他们;

他们希望你只用慈心和悲心,

来对待他们,

并且只做有利于他们的事。

因此我们每一个人

都有责任去除众生的痛苦,

并带给他们安乐。

如果你有慈心和悲心,那么所有的众生,从你家人、关系最亲密的人和动物开始,将自你身上获得平静和安乐,不会受到伤害。由于没有受到伤害,这些无数无量的众生都获得平静和安乐,这全靠你,操在你手上。至于你是否要给众生这些平静和安乐,靠你的心,靠你如何用你的心来对待众生。

你可以为他们生起慈心和悲心,也可以仅仅跟随“自我”,生生世世直接或间接地伤害他们。由于确有生死轮回,所以从无始以来到今天,你都这么做。

你有责任去除一切众生的痛苦,带给他们安乐、不要受苦,他们也跟你完全一样,正如你觉得你很重要、很特别,他们也一样重要、珍贵。无论你认为你是何等重要、何等特别,你只不过是一个人,但是其他的众生却是无数的。当你将一粒原子跟地球上其他无数的原子相比时,一粒原子变得微不足道。同样的,当你跟其他无数的众生相比时,你变得微不足道,而他们是最重要、珍贵的。因此,为一切众生谋求安乐变成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事,你会找不到任何比它更重要的事。

此外,珍惜自我带来所有的疾病(包括爱滋病),带来生活上所有的困难、疑惑、不如意事和障碍。然而,从珍惜其他众生,希望能引导他们趋向安乐,你会获得所有功德、成就、安乐。一切美好都来自珍惜他人的心,换句话说,你是因众生的恩惠,才获得它,所以每一个众生都不可思议地珍贵。在此你应当念:“对我而言,每一个众生都非常珍贵。嗡嘛呢叭眯吽。”这句话要不断重复,然后思维:没有一样东西比一切众生更重要、更珍贵。因此,除了利益众生外,没有别的事情可以把握这一世。

在这世界上有许多非常富有的人,他们的财富甚至可以维持多世的生活。另外有些人权力很大、又有一些身体健康好得可以活上百千年,如果他们不利用它,而使得自己生命有意义的话,他们的生命还是空洞的。所有的财富、权力、名誉、健康都会变得毫无意义。拥有这些并不能让他们达到人生的目的,无论他们活得多久,他们这一辈子都会完全浪费掉。

那么,你得了爱滋病或癌症,可以使你生命变得对众生非常有意义,你可以提供无尽的利益,带给如虚空般的众生一一不可思议的现世利益和究竟的安乐。你不单可以利用你的疾病带给每一个众生安乐,你也可以用它将自己从生死轮回——老、病、怨憎会苦、求不得苦、不知足等生与死之间的所有生命中的困难一一解救出来。你的疾病变成完全脱离一切苦,证得佛果无上圆满安乐的方法。

即使你有爱滋病或其他困难(例如有人批评你),甚至你要死亡,如果能够藉由平息一切众生的痛苦,并带给他们安乐,使得此经历变得有利益,你就达到获得人身的目的。你的困难可以给无量元数的众生安乐,是毫无疑问的。即使,它只带给一个众生安乐,你人生的目的还是达成——因为你来此的意义在于利他。实际上,在这世界上没有比这更重要的,即使对佛陀的一切种智而言,是可以成立的。因此,你应当为一切众生经历爱滋病(或任何的疾病),特别是为了那些爱滋病患者,解除他们的痛苦,带给他们安乐。因此,有爱滋病是好的,你拥有了最好、最安乐的人生。

你要用正面的角度,来看待患上爱滋病,要用可成立的逻辑推理,和客观的事实。此时你有了爱滋病是稀有的,是一个奇迹,犹如一个乞丐赢得了百万元的彩票。那是自然发生的,并没有要你很辛苦地努力。它比赢得彩票还好,因为你可以代一切众生经历爱滋病,使得他们可以远离它,享受究竟的安乐。而他们不止是脱离爱滋病,也可以解脱所有的疾病、痛苦,甚至可以获得至上的佛果。

要这样思维:我此时得了爱滋病我很幸运!事实上,这世上没有任何人比我更幸福。由于得了爱滋病,我可以使一切众生结束他们的痛苦和障碍。让他们不但获得此世的安乐,更证得至上的佛果。我可以利用爱滋病,带给众生一切利益!替一切众生一一特别是现在已罹患或具有这业因者经历爱滋病,能够净除很多恶业。

你生起大悲心,然后修“施受法”(tong一len〉这个法门,接受众生所有痛苦(包括爱滋病以及所有粗的障碍)一一你就为一切众生经历爱滋病,你修这个法门,每一次都累积无量的功德,因为你接受、代受无数患有爱滋病者的痛苦。还有,你可想它不是你的,而是一切众生的爱滋病。在心理上这比较容易,而且让你较开心。大家的爱滋病是一样的,但是你这样思维,就承担一切众生的爱滋病。这变成净除恶业法门中最有力者之一,它能够净除过去无始以来的一切重罪。

举例来说:“释迦牟尼佛尊师过去世身为菩萨时,曾发觉在他船上有一位恶人,将要杀其他五百个商人。当那人要动手时,菩萨船长决定为了救他免于造这种极大恶业,要先杀他。他一点都不后悔舍弃自己,因杀人而堕入地狱。

然而,基于不可思议的悲心杀一恶人,并未使菩萨船长堕人地狱,反而净除过去十万劫的恶业,同时累积了无量的功德,缩短他在生死中的时间——十万劫。完全舍弃自我的这种修持,宁愿多劫堕入地狱;而要救度一个恶人免于极大恶业,导致菩萨更接近解脱生死(这个业、烦恼等有漏因所产生的受苦身心),证得圆满佛果的永久安乐。

噶当派的切卡哇善友恳切发愿为一切众生堕入地狱,但在最终的那天却有净土现。他告诉侍者说:“哇!我发的愿没有成就!”为能利他舍弃自己,成为获得无量功德、净除恶业、成就佛果最迅速的方便,像这类故事很多。

因此,你可以诚恳地为一切众生经历爱滋病。即使每天只修五分钟,都能净除多劫的恶业、障碍(即病因),也能够累积无量的功德。得了爱滋病是这样成为究竟安乐、无上佛果的途径。这是一个奇迹,如同寻获如意宝,比什么都珍贵。此经验是不可思议的安乐!

你可以利用爱滋病对一切起大悲心,悲心是最重要的成就。由于它你可以用佛性让无数众生脱离一切痛苦和苦因(即烦恼、业障),尤其可以引导他们达到无上安乐的究竟佛果。如此,有爱滋病,犹如闭一个非常有力的关,是提升自己的心很迅速的一个方法。比起修数月或数年,拜百千个佛、持百千咒来净除恶业,甚至比闭关修本尊还有力。如果你以“自我”、“爱惜自我”的心闭关,即使以健康的身体修了许多年,这种“修持”也不会成为一切众生的乐因,或是成佛的因。

你要这样思维:“我生生世世所遭遇的困难一一爱滋病等等,都是“自我”引起的。这个自我使得我不安乐,并且害我遇到一切不如意的事,如沮丧、孤独、失败、不安、疾病等等。这“自我”生生世世逼我直接或间接地伤害一切众生,它没有给我任何身心的安乐,特别不让我获得永久的安乐”。 “这个“自我”使得一切众生来害我。这怎么说呢?这“自我”促使我伤害一切众生,所以我以后会受到他们的伤害。这“自我”不让其他人爱我或帮助我,也不让我去爱或帮助其他人。因为这“自我”,我失去朋友和我最爱的人。所以这“自我”实际上是最坏的敌人。若没有它,我就不会造恶业。爱滋病本身不会对我及其他人引起那不可思议的伤害。即使我死于爱滋病,我将获得比这个更好的、新而健康的身体。死亡不算什么,只不过再换一个身体。经历死亡甚至是舒服的,如同将旧衣换成新衣一样”。 “即使我们死于爱滋病,没有“自我”,没有恶业,我将不生到地狱、俄鬼或畜生道,也不会在人道经历很多困难。爱滋病是微不足道的,“自我”才是最可怕的。爱滋病不会伤害无数的众生,但“自我”却会。

因此,我要用爱滋病来摧毁最坏的敌人一一“自我”。我将“自我”带给我的爱滋病,还给“自我”,完全摧毁它,使它完全无法再生起。”

“到我解除痛苦,从生死中解脱之前,死亡是生命的一部分,生之后,便有“死”,这是自然的。死亡本身没有什么好怕的,其意义是脱离开这个身体,换一个新而健康的身体,你可以用它来使你对众生更有利益。让我不原意接受死亡,而认为死亡是痛苦的。是那爱惜自我,不肯舍弃的“我”和对现世的贪著。因此,我要用死亡的经历来摧毁我的怨家——“自我”和“贪著”。仅仅是死,不会让我受来生的痛苦(像地狱、饿鬼、畜生等这种最差的情形),但“自我”和贪著却会。”

“当我经历死亡时,我要接受无数众生所受的死苦来摧毁我的怨家——“自我”,然后生起究竟的善心——“菩提心”。一切众生何等珍贵!他们的恩惠有多大!由于珍惜他们、利益他们,使他们只有安乐,不仅我自己将获得无上安乐的圆满佛,我还要带领无数众生达到同样的境界,如果我个人的死亡经验对众生将有极大利益,如果我可以用死将自己及一切众生永远从死亡的痛苦中解脱出来。因此,我非常幸运,我应充分利用这个机会,我应该让爱滋病及死亡这些经历对众生产生极大利益,这样我可以使个人的生命最有意义。对众生没有另外任何一件更有利益的行为,还是最有意义的,我是多么地幸运!”


分享按钮 返回《智慧的能量》目录

生死书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