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佛放光

《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云:“若众生心,忆佛念佛,现前当来,必定见佛,去佛不远;如染香人,身有香气,是则名为香光庄严。”如果众生在心里时常忆佛念佛,就离佛不远,现在或者将来一定会见到佛。一心念佛,不需假借其他方便法门,自然会开悟心性。好比接近香料的人身上一定会染上香气。念佛又叫做香光庄严。”

阿弥陀佛,就是无量佛、无量光的圆满觉者,放出无量的光芒,照摄十方世界的众生。当我们对阿弥陀佛的悲愿有深刻的体悟和信心时,我们就会一直沉浸在佛光普照中,感受佛的慈悲与详和。当我们诚心念佛时,身上也会发出不可思议的佛光。

南无阿弥陀佛六字名号,即是光明之源、光明本体,不管有信无信、有修无修、在家出家、佛教徒或异教徒,凡随口称念南无阿弥陀佛者,则皆有光明。凡夫肉眼不能见之,鬼神皆能见之。欲得佛光保护、消灾免难、往生净土,应当经常念南无阿弥陀佛。

下面,我们就举一些实例来说明:

1、阿育王的信佛因缘

《譬喻经》第三明释迦牟尼佛光明相云:佛灭百年,有阿育王。国内民庶,歌佛遗典,王意不信,念言:“佛有何德,过逾于人,而共专信,诵习其文?”即问大臣:“国中颇有见佛者?”

答曰:“闻波斯匿王妹,出家作比丘尼,年在西垂,云言见佛。”

王即出,往诣问曰:“道人见佛否耶?”答云:“实尔。”

问曰:“有何殊异?”

道人曰:“佛之功德,巍巍难量,非我愚贱,所能陈之。粗说一事,可知殊特:我时八岁,世尊来入王宫,即前礼足。头上金钗,堕落在地,求之不得,怪其所以。如来过去,足迹有千辐轮,现光明晃,七日即灭。登时金钗,与地同色,是以不见。光灭后得钗,乃知为殊特。”

王闻欢喜,心焕开悟。

《华严经》云:“一一毛孔现光云,普遍虚空发大音,诸幽冥所靡不照,地狱众苦咸令灭。”

《心地观经》云:“以其男女追胜福,有大光明照地狱,光中演说深妙法,见佛闻法当成佛。”

《无量寿经》云:“若在三涂,勤苦之处,见此光明,皆悉休息,无复苦恼;寿终之后,皆蒙解脱。”

2、专心念佛顶现圆光

我二十九岁的时候,和我的妻远信住在赤城山。这时远信是二十五岁。某一日早晨,她下山去,行走在田野间的当儿,沿路专心在念佛。这时太阳刚上山,晨曦遍地,她偶然看看她自己的影子,发现顶上有一圈圆形的光,周围和肩相齐,其大小约有直径二尺光景。它发出灿烂的光辉,有不可形容的美妙,和佛像背上的圆光相似。她心里觉得奇怪,还是继续一面走一面念佛,并且时时看她的影子,这个圆光依旧焕发着,她知道这是念佛所得的现象。於是,她试试看,停止念佛而念世间的杂事,同时再看看影子,圆光就没有了。因此可知道,念佛最能发挥我们本有的光明,消除业障的黑暗。(陈海量《可许则许》)

3、心念弥陀身有光明(念佛鬼敬)

海昌村民某,有老媪死,附家人言平生事,及阴府报应甚悉,家人环而听之。某在众中忽摄心念佛,媪谓曰:“汝常如此,何患不成佛道?”问何故?曰:“汝心念阿弥陀佛故。”问:“何以知之?”曰:“见汝身有光明故。”村民不识一字,瞥尔顾念,尚使鬼敬,况久修者乎?是故念佛功德不可思议。(莲池大师《竹窗随笔》)

4、念佛一声光十馀丈

桐城有二人,结伴为客。一死,伴葬之,携资还其妇。妇疑,伴愤甚,往尸处陈祭、哭诉。鬼与伴问答如生前,乃同归作证。

中途遇事,偶一念阿弥陀佛!鬼大唤:“何放光怖我!”

更速转数念,鬼惧曰:“汝一念佛,胸辄舒五色光十馀丈,眩我心目,不能复近汝矣!归语我妇,令自来,当为汝雪冤。”

伴因此醒悟,出家为高僧。

嗟嗟!甫举一念,光轮便舒。故寿昌大师云:“念佛之心,即是佛也,岂今时念佛,他时成佛哉!”惜鬼不种善根,不闻佛名,故惊怖。倘本念佛人,仗此良缘,宁不顿超乐土耶!(藕益大师《灵峰宗论》第六卷之三〈劝念佛序〉)

5、念佛一声阴曹现光

民国初年,谛闲老法师住持观宗寺。门下有一僧人名志诚,平素很悭,多年来存银洋多枚,甚珍视,朝夕携之,不离身边,以致影响其参禅用功。一日患病,为阴曹捉去,二鬼逼其自前殿搬银至后殿库房,搬了半天,又坐下来休息。志诚以自己生前,贪心未了,耽误用功,现时人已死,有银亦无用,甚悔之。对被逼搬银事,无心去做。稍后,二鬼来,见志诚工夫未做妥,甚怒,猛以膝头撞之,志诚觉痛楚,随应声念“阿弥陀佛”一声,顿时阴曹全现金光,惊动阎王出现,询之,知为二鬼偷懒。又知志诚贪银,被抓来做劳役,阎王斥之,二鬼遂将志诚放回。

志诚在世,死去半日复回,详言阴曹事,知为心系银锭,遂发心精进念佛,痛改前非,终获修成。(大光法师《临终助念法》)

6、念佛显现金光佛相

婆罗州山打根埠,有人为邪祟所扰,善友们用录音机念佛驱邪。初时,许多人跟录音机同念,邪祟瞥见金光佛相,急去踪,人遂清醒。后来时间已久,念佛人相继离去,录音机虽开着念佛,但邪祟来扰如故,可见以人力念佛为上。(大光法师《临终助念法》)

7、念佛飘香墙现圣像

明朝有一位姓费的女士,是湖州双林镇沈春郊的妻子。她很早就守寡,靠纺织维持生计,并且吃素长达数十年。她家供养西方三圣画像及檀香大士,每天诵一卷《金刚经》,一千声佛号,寒暑不间断。

崇祯十一年,流行大瘟疫,她的女婿张世茂迎接费氏去他家居住,她只携带大士像随行。费女士居住在一楼,每天课诵后做回向,祝愿这香能直达佛所。

经过了三年,有一天,空中忽然飘来一股香气,环绕楼房数日,粉墙上涌现三圣的佛像,非常庄严、精致、美妙。有人以干净的毛巾擦拭粉墙,色泽却愈加光明。

远近的人听到这个消息非常好奇,一传十,十传百,来瞻仰和礼拜的人越来越多。

又过了四年,有一天,她告诉她女婿说:“我要返回故居。”到了故居,一入门,她立即洒扫焚香,拜佛诵经。到了第二早晨,她沐浴更衣,端身正坐,不断地念佛。到了中午,她大呼:“佛已来,我要走了!”告别大众,往生净土,享年七十三岁。(巾驳乘续集)

8、念佛成佛身放光明

马君扬居士家住台湾屏东市湖西里仁中巷九邻十二号,他原是神道教的乩童,由于业障所缠,断断续续病了两年多,中西医都不奏效,而他们所供养礼请的灵鬼灵神也都不能发生效果。他家原是种田的,为了他的病伤透脑筋,因为他的病既不很重,可又不轻,一直是在难受的境况中。两年多来,他不能工作,心情焦烦,可想而知!

民国七十一年(一九八二)阴历十二月二十四日傍晚,他看医生回家时,鬼使神差地竟弯过山僧(作者谦称)挂单的道场门口,忽然见到大殿二楼有千手观音大放光明,光焰夺目。他心中一惊,觉得奇怪。平日视僧如仇的他,对佛教道场根本不屑一顾,这时居然转进来,幷且上楼一探究竟,结果他只看到山僧在礼佛大拜,竟又匆匆掉头而去。

也许是因缘吧,几天之后,他放心不下,很想来寺仔细了解一个究竟。他把上次看到的情景告诉山僧,也问了一些其它问题,再要求山僧帮助他,使他两年多的病苦能够早日痊愈。

山僧告诉他:“这是业障病,只有存好心,做好事。”还送他一串念珠说:“尽你的力量,多念阿弥陀佛。”他在犹豫中接受了。

几天之后,他带来了好消息:“只要一念阿弥陀佛,全身轻松舒畅,不念就难过!”

山僧则一直鼓励他一心念佛,不可懈怠。

今年元宵节后第二天,因有另外二位居士来要求皈依,他看到后也随缘皈依。皈依时他竟全身抖动了起来,山僧知其附体,问:“你是谁?你要干什么?”

对方回答:“我是十三太保!”

山僧还以为是台北市以前的那批小流氓呢,因此说:“你恶性不改,还想干什么?”

“请你帮忙超度我,我会感激你的!”

“你究竟是谁?”

“我是十三太保,唐朝李克用的第十三个干儿子。因为生前为非作歹,死后在地狱受了一千多年的罪,苦楚真是无法形容!因为还有三年的寿命没有完,所以又做了他三年的弟弟。原指望他能帮助我,谁知他帮不了我,所以我就作弄他两年多。后来你教他念佛,结果他一念佛就变成了阿弥陀佛,每念一声阿弥陀佛,他身上就会白光一闪,这光一闪就把我打出好几丈远,使我不敢接近他。我想这一定是法师您的力量,因此求您慈悲,可怜我帮助我,使我早日脱离苦海!”

“你知道为什么念佛会成为佛呢?”

“这就是虔诚的问题。”他说,“一个人的信仰只要虔诚,只要精诚专一,当你念阿弥陀佛的时候,你就会变成阿弥陀佛;当你念观世音菩萨的时候,你就是观世音菩萨;而且所现的佛菩萨像,同样会使百病不侵、百邪远避。”

“这倒使我增长了不少知识呢!”我说,“好吧,我帮助你。”

因此,山僧帮助了他。有人为证,信不信由你。

(《觉世旬刊》)

9、念佛救命放射光明

“人命无常呼吸间”,对我来说一点都不假,因为罹患心肌梗塞,三年来已发作了两次。事后仔细回想,我身受的痛苦不正是我帮忙家里杀猪时猪所受的痛苦一样吗?

民国八十二(一九九三)年,由于当时担任埔心镇代表的张金文先生找我帮忙推车,原本我已感冒,体力不佳,在使劲推车之后,我的心脏绞痛而倒了下去。据张代表事后告诉我,当时我已呈休克状态,若没立刻急救,就已推定为死亡。那时我外表虽然死了,但心识的感觉却仍然存在,心绞痛再加上四大分离,感觉就如同佛说的“生龟脱壳”浑身痛苦,所以在此奉劝大家要时刻念佛,临终才能不失正念。

当张代表将我载到他家等待救护车时,他喊家人的叫声和他们之间的对话我也听得清清楚楚。由于我曾预先交代他们念佛,因此张太太和他母亲都来帮我念佛。奇妙的事在此刻发生了,他们所念的一句句佛号,竟然在虚空中出现一波波的光明,而我人也立刻觉得轻松起来不再痛苦。我又注意到每一个人念佛所产生的光明在亮度和时间都不一样,其中可能是张太太平时有做早晚课的缘故,较为明亮、持久。在他们引导下使我忆起念佛,我才发现自己念佛的光明特别亮,也最久;《地藏经》说别人帮我们做的功德七分只得一分,真是一点也没错。

在身心交迫的当时,幸亏能有他们助念的光明和引导正念念佛,使我不致于痛苦、慌乱。当救护车送我到詹心脏医院时,因病情严重医院不敢收留,再转送到伍伦综合医院时医师见我已回天乏术,告诉陪我来的张代表说:需要有直系亲属签切结书,院方才愿意施救。张代表听了之后很气愤的和医师理论,意思是等家属来的话,救活的机会就更渺茫了。

此刻我听他们的对话,心急之下忘了专心念佛,送我来医院的又只有张代表一人,没人帮忙念佛,失去了佛力加被。这下可惨了,我立刻感觉到自己一直往深处堕落下去,速度之快就像坐云霄飞车,一直堕落,好像到了寒冰地狱。越到下面是越黑越冷,全身上下犹如万刀割身,佛经上曾说“风刀解体”应该是形容我那时的感受吧!

庆幸的是我平时念佛的种子,在千钧一发时起了作用,万分痛苦之下,现前一念,哀喊出一句“阿弥陀佛啊!”(事后我这一声大叫的佛号,医院的人都听到了)不可思议的是,在此刻我眼前立刻出现了一个小光点,再紧跟着念“南无阿弥陀佛”时,光点马上放射扩大到整个前面。人轻松了,眼睛张开,我也醒了过来。大伙睁大眼睛看着我,还不晓得我已从鬼门关前走一圈,死里逃生呢!

彰化县员林镇中山路一段六五号张锡仁(节录自《回归莲花的故乡》)


分享按钮

生死书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