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真寺净土法门之先达——启芳和玄果

宗道法师 文

释启芳,华阴人。贞观初年(公元626年),他和玄果法师曾到山西玄中寺道绰大师处游学,在那里,二人遇到了僧人僧炫。

僧炫是山西并州人,他本来称念弥勒菩萨名号,求生兜率内院,然而转瞬到了年老,对于了生脱死仍无丝毫把握。在九十六岁时,他偶然读到道绰大师所著《安乐集》,晓得念佛法门的殊胜、安乐、易行,知道只要念佛,必定能够往生极乐世界,于是毅然放弃前所修法门,来到玄中寺,拜在道绰大师门下,安心专修念佛。由于他年事已高,行将就木,旦夕近死,故而修行非常勇猛精进,每天礼佛一千拜,念南无阿弥陀佛八万遍,五年间没有丝毫懈怠。101岁那年的一天,他突然告诉身边的人说:“阿弥陀佛授我香衣,来接我来了,观音菩萨、大势至菩萨列在阿弥陀佛两边,虚空中遍满了化佛菩萨,从这里往西看去纯是极乐世界的庄严景象。”说罢便往生了。

启芳和玄果亲眼目睹了这殊胜的往生一幕,内心受到了极大的震撼,于是摒弃从前的修行观念,完全接受了道绰大师的称名念佛法门。

贞观九年(公元635年),启芳和玄果回到悟真寺,两人在悟真寺共同发愿念南无阿弥陀佛、求生西方。他们共折一杨枝,放在观世音菩萨像的手中,发誓说:“如果我们念佛能够最终得生西方极乐世界,愿此杨枝七日不萎!”七天之后,杨枝仍然鲜活翠绿,两人大为欣喜,从此念佛更加精进勇猛。

在一次结夏安居时,二人闭关念佛,很快同时证得了念佛三昧,屡见极乐胜境。

当时的佛教界,流行一种“别时意”的学说,即“摄论宗”的大德们在解释净土法门时,普遍认为凡夫念佛并不能够当生就往生西方净土,念佛不过是在今生种植一点善根、积累一些功德罢了,等功德积累足够的久远劫之后,方有可能往生——这种说法在当时非常盛行。然而佛在《观经》中却明言:善恶凡夫临终念佛,哪怕只有十声、一声,也当下往生西方。当时的净土学人,无不纠结迷惑于此,欲修净土,却看不到当生得度的希望,心中难以决疑。

启芳依道绰大师之教,心知摄论宗人的解说是错谬的;但欲为天下学人决断此疑,故而发愿在梦中见阿弥陀佛,亲问此事。

启芳发愿的当夜,即三次梦入圣境。

第一次,他梦见一广大的莲池,池中有八功德水,水中开满了四色莲花。池的西南方有一个极高的楼阁,启芳从阁楼上走下来,走到莲池东北岸,见有一高约两丈余的宝帐。启芳忽然一下飞进帐中,但只半身进入宝帐,须臾出来,向宝帐西方走去,那里有一座宏大的殿宇,殿中有一位大德告诉启芳:“只要修净土法门,都能生到此宝帐之中。”

千辐轮相第二次梦中,也是前所梦见得广大的莲池,在池的北岸,启芳看见观世音菩萨全身金色,面朝北方,垂脚坐在池边,庄严神圣而又优雅闲适。启芳心大欢喜,感动莫名,走向前去,手捧着菩萨足而顶礼于地,起身时清楚地看见菩萨脚下有千辐轮相(佛的三十二相之一,足下毂网轮纹,辐即车轮中之辐,如图)。

第三次梦中,还是那个莲池,启芳来到莲池的南边,面西而立。莲池往西,全是浩翰如大海的池水,水中开满了微妙香洁的四色莲花。此时,忽见阿弥陀佛自西而来,佛身金色,相好庄严,光明无量。启芳即刻头面着地顶礼弥陀,礼拜完后,即在佛前胡跪合掌,至诚地问阿弥陀佛说:“娑婆世界五浊恶世的众生,依照净土经典,一向专念您的名号,能够往生您的极乐净土吗?”阿弥陀佛即刻回答说:“善男子,一切众生,无论善恶,无论僧俗,无论净秽,但能念我名者,皆得往生我土,切勿生疑也!”

启芳三睹圣境之后,心大欢喜,佛于梦中证言念佛定生,天下无数净土学人之大疑由此而决。

启芳还有一次梦见自己身在此娑婆世界,突然回头向西望去,见极乐世界,大地平坦如镜,纯金而成,回首再看娑婆世界,则唯有山川、丘陵、坑坎,两土净秽粗妙之差别,无以言表。

启芳还有次在定中见到一位叫法藏的僧人,驾着一辆大车来迎启芳。启芳则见自身坐在百宝莲华上,一刹那间便成佛身。后来启芳又见三道宝阶也向西直去——第一道阶上全是在家居士,第二道阶有僧有俗,参差不齐,第三道阶则只有出家僧人,法藏对启芳说:“这些都是往生的念佛人。”迦才大师在《净土论》中记载这段文时说:“法藏者,阿弥陀佛是也;三道阶者,即阿弥陀佛四十八愿也。”

五天之后,启芳和圆果在一起念佛时,忽然听到空中有钟声响,二人同言:“钟声,我辈事也!”二人心如明镜,一闻钟声,便知是佛来通知他们往生西方的时候到了,于是二人即刻同时坐化而去。


分享按钮

念佛感应见闻记

净土专题

生死书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