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 鸟 记

(中国) 叶建丽 

一件灵魂附在绵鸟身上返回家园的实事报导

(转载一九六九年一月二十日高雄新闻报记者叶建丽专访)世间奇幻事件固然不少,但像这件发生在高雄市一位殷商身上的故事,却属少见。

这位殷商是世居高雄年四十七岁,经营铝业的欧烟州,他在去年(一九六八年)十二月四日因肺癌病逝台北后,竞被疑为化身一只锦鸟,回到五福四路的老家,和家人团聚一段时间。

这件事说起来是不会有人相信的。但他的家人、亲戚、和他生前的知友五福四路‘老大房’老板钱梦明,以及‘大荆溪饭店’老板黄秉南,却指证确凿,使人不得不叹为神奇。

可惜的是,这只锦鸟在与家人相聚一周后,竟在一次阳台上的歇息时,掠翼而去,到现在还没有讯息,他的家人正为之懊丧不已。

要说这件梦幻的故事,须溯自去年十二月四日那天的清晨。

那天天还未破晓时分,和欧烟州相交近二十年的老大房老板钱梦明,突然做了一个梦,梦见正病入膏肓的欧烟州已从台北荣民医院回到高雄来。当时,欧已住院多时,患着严重的肺癌,他的家小已在前几天就赶到台北去探视。

钱梦明得了这个梦后,心中不免感到有些蹊跷。天亮后,就差遣他的儿子到跟老大房只有三四间店面的欧家去问问看欧家伯伯到底回来了没有?

钱家少爷回来的报告是否定的。欧家那天正是铁将军把门,他全家大小都去了台北,只留了一个男工在家看门。

钱梦明一听,心知不妙。于是,立即挂了个长途电话到台北,想问个究竟。这时,台北的长途电话也来了,从电话里传来的讯息是一生笃实的欧烟州,终因重病不起,就在那天清晨逝世了。

这个消息颇使钱梦明懊丧,也不免为之吃惊。想不到他早上的梦应了验,梦中说欧烟州回家,这是欧在撒手西归时,始知是好友送的讯。

那天傍晚,欧烟州的遗体就从台北运回高雄。于是开吊、公祭、出丧,钱梦明帮着欧家的人着实忙了一阵。

一个人因病逝世,然后举行丧祭,原本是极寻常的事,在这纷扰的世界上,几乎天天都有,所以,当丧事办完后,欧家除了抑不住那份哀伤之外,日子过得倒还算平静。

但是,不寻常的事终于来了;那就是欧烟州去世后的第七天(俗称‘头七’),一只锦鸟出现在欧家。

这是一只尖嘴、细脚、全身杂着墨绿色和金黄色羽毛的飞禽。纤小而细微,量量大小还不足五寸。

神奇的故事就是从这只鸟的身上开始的。

其实,这只锦鸟当天最先出现的,是在位于大义街的欧烟州的妻弟庄英杰家的大门前。

那天――去年十二月十一日,也是个大清早,庄家大门前突然传出‘哆!哆……’的叩门声,同时,一阵清脆的鸟叫,在吱喳不停。

庄家的下女在睡梦中被惊醒后,就报衣起身开门,想看个究竟,这时,但见一只鸟在不断的叩门,她心里不免一阵纳闷,就随意地挥了挥手,想赶走那只鸟。可是,那只鸟并没有立即飞走,仍在‘吱吱,喳喳……’的叫着。庄家下女显然有点厌烦了,只说了声“讨厌!”,也未再加留意,就径自关门进去了。

不久,庄英杰也起了床。那几天,由于他姐夫去世,他天天都到欧家去帮忙料理善后。这天早晨他起身后,听到下女告诉他鸟叩门的事,他只不经意的笑了笑就赶到五福四路欧家去办事。

可是,当他一进到欧家大门,就看到一只鸟正温驯地伏在欧烟州平日办公的桌子上。它看到庄后,竟不住的转动着小眼珠,对着他定神的看。

庄英杰并没有见过那只鸟,现在看到后倒使他忆起早上下女告诉他鸟叩门的事。于是,他立即打电话回家,要他的下女赶到欧家来辨认。

庄家的下女赶到后,一眼就认出那只鸟就是她早上见过的。她告诉庄英杰说:“不错,就是它。”

庄英杰这时冥冥中有了感应,他不禁想到,难道真如所传,人死后,灵魂要回家一趟?既然是灵魂回家,又怎会化身为一只锦鸟呢?当时,他心中颇有点不自在。

这时,欧家大小都已起床,下得楼来看见一只鸟伏在办公桌上,也都为之惊讶不已。于是,大家就盯着这只鸟在看。

这只鸟倒是蛮体人意的,它在办公桌上蹲了一会后,就跳下地来。仿着人走路似的,一步一步的转向后间,然后沿着后间的扶梯,拾级而上。

这时,在场的人都看呆了,既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去打扰它,只顺着他走过的扶梯,屏息凝神地尾随着。

欧家的二楼有一个客厅,二个房间。欧烟州生前就住在二楼的一个大房间里。

那只鸟上了楼后,先在客厅里走了一圈,然后,就走进卧室,跳在欧烟州生前睡过的大床上,一声不响的蹲着。

尾随在后的人,这时都围在房门口,看它的动静,大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不多时,那只鸟就在床上站了起来。这时,它并未下床,而是振翼飞向悬在大床右侧墙壁上的一个镜框,大家一看,那只镜框里正挂着欧烟州的遗孀庄秀琴女士的一张彩色画像。

这时,在场围观的庄秀琴女士心中有点忐忑不安,但她也莫可奈何,只好耐心地观看。

它在镜框上轻轻啄了几下后,又跳下床来。这时,它不在蹲着了,却飞到床头的大玻璃柜上,沿着玻璃柜上陈列着的欧家五个女儿,两个儿子的照片镜框,一个个耐心的察看,神态自若。

老二是你 落我手指

这些动作,引起在场围观的欧家大小莫大的惊愕。这时,恰巧欧烟州生前的另一知友‘大荆溪饭店’的老板黄秉南也来到欧家。他在楼上看到这幕情景时,也给吓住了。但他总算沉得住气,当那只鸟沿着床头镜框一一看完后,他立即伸出右手的食指,猛的向空中一扬,对着那只鸟说:“老二(欧烟州生前的昵称)!如果是你回来了,你就跳到我的手指头上。”(记者按:他直当那只鸟是欧烟州了)黄秉南边说,边摇着他右手的食指。

说也奇怪,黄秉南刚说完,那只鸟竟然纵身一跃,不偏不倚的跃在黄的右食指上。大家更看得发呆了,黄秉南的心中也不免一惊。

好在不久后,黄就定下神来,他看到鸟跃上右食指后,就不停地抚摸它的羽毛,并连声说:“好!好!”

后来那只鸟又拾级走上三楼,欧家有五楼建筑,除一楼店面外,二、三楼都是住家。三楼是饭厅和他家子女的房间。这只鸟上了楼后,先到饭厅的桌子蹲了一下,然后沿着每个房间,一一的来回走着。

盆景手泽 锦鸟眷爱

这只鸟后来又走下二楼,到了阳台上,阳台上陈置着欧烟州生前种植的各色花卉,那只鸟又不住的在盆景前来回走着。

这时,欧家的人似乎默默地觉察到这只鸟的不寻常,大家不再带着神奇的眼光来看它。所以,当它在阳台上把玩时,欧烟州生前最疼爱的老么十二岁的欧政明想用手去捉它,但,猛不提防,那只鸟受惊飞走了。好在飞得并不远,肉眼看得到它落在老大房的楼上,被钱老板一把捉住。钱正为这只突如其来的飞鸟纳闷时,欧家的人赶到了。经说明原委后,于是,欧家的人,钱梦明、黄秉南,把一连串的奇幻经历一一说出来,从欧弥留那天的托梦,以迄这只神奇的鸟之翩然而至的种种,使他们不禁猜疑这只纤小而美丽的锦鸟,很可能就是欧烟州的化身。

这还不说,这只鸟在当天午餐时,竟兀自飞到饭厅,棲坐在欧烟州生前经常坐的椅子上。欧烟州生前最疼爱他的小儿子,那只鸟竟也在菜盘上夹了一块肉放在他的盘子上看着他吃。欧家的小弟弟告诉记者说:“起初,我有点怕。但后来,我还是将那块肉吃了!”他还说:“我正在想要不要吃的时候,那只鸟就盯着我,好像在乞求似的。”

一飞不回 全家萦思

在后来的一周中,这只鸟就成为欧家的宠儿。欧家特意为它制了一个鸟笼,每天选择好的食物给它吃。欧家最小的男孩现就读盐埕国小四年级的欧政明更是每天逗着它玩,使他多交了个‘朋友’。

这只鸟在欧家住了一周后,在一次现在台北工作的欧家老大回家来将这只鸟带到阳台上晒太阳时,竟飞出了鸟笼,再也没有回来。

欧烟州的太太庄秀琴女士说:“这只鸟已成为我家的一份子,它在家的时候,每天有人逗着它玩,现在飞走后,大家都很想念它。”

欧的妻弟庄英杰,和他的二弟欧兴达也都有这样的感叹。

现在,欧家的人都在等待欧烟州满了‘七七’后(四十九天),是不是还有神奇的事出现。如果那只鸟去而复返,欧家将好好的‘招待’它,正如欧家小弟弟欧政明说:“我要和他做一辈子‘朋友’。”

这件事就报导到这里为止,照说,在科学昌明的今天,神幻的事原不值一谈,但它的发生却是千真万确的,这又应该作何解释呢?

是耶非耶化为锦鸟 相对唏嘘伤心故交

人死了后,化作飞禽的事,过去在大陆上亦有所闻。

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浙籍文化界人士表示:在他的家乡过去也发生过类似的事。一个死了的人,化身成一只鸡,回到家里,虽然它不会传声,但善体人意,曾在一堆白米上用脚爪写出字来,经对证后,和那人生前的笔迹一模一样。

‘老大房’和‘大荆溪’的老板钱梦明、黄秉南,对欧家的这番奇遇,都难有适当的解说。虽然听起来有点虚玄,但事实如此,他们认为这只好委之于天意。

钱、黄二人与逝世前的欧烟州相处甚笃,他们在高雄的商界都很有名气。而于欧逝世后,亲身经历一连串的奇幻事件,使他们不禁为之唏嘘不已。

被疑为欧烟州化身的那只锦鸟,它的模样就像本文刊头这张画上所画的。

这张画系欧的二弟兴达所画,并经欧的太太、儿子等辨认过。

据欧兴达说:这只鸟的嘴尖而长,带淡黄色,两翼和尾部呈墨绿色,翼下以至腹部则为金黄色。两脚纤小而细长,看起来非常可爱。

欧家的人都承认,这只鸟是他们所从未见过的。据推测;很可能来自深山丛林中。

记者曾问:欧烟州生前是不是喜爱饲鸟?

欧太太的回答是:“并不,他对鸟的知识很少,生前只喜欢运动、游泳、打高尔夫球,并参加狮子会,对社会公益很热心。”

欧烟州世居高雄。因经商及出席狮子会到达日本和香港。他是台铝的经销商,家境不错。逝世后,他的事业已由他的太太接替。 

录自《菩提树》杂志第一九五期 

类似案例:亡夫化身鹦鹉


分享按钮 返回《科学时代的轮回录》目录

生死书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