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时代的轮回录

杨大省 编

序  白圣

在此科学昌明的今日,还要来谈“轮回”,似乎有点不合时宜,因为一般人总以为“轮回”这件事太迷信了,不是科学时代还能存在的东西了。这实在是似是而非的论调。他不知道科学之所以可贵,贵在求实证--真,实证什么?就是把事物的前因后果分析综合后,有条理的记录下来而已。

因果两字,不仅包括事物,即人生亦在其中。“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秧。”这便是因果定律。不过世间也有行善一生,而遭横死,作恶多端,竟得长生,这又如何说起呢?至此不能不谈“轮回”了。生而为人,必具心识和身体两者,合心身而有种种活动,每一活动,必各有力用。活动便是因,力用便是果。世界上决无无因之果,也没有无果之因。不过自造因以至结果,其时间长短不一,而身体寿数有限.倘遇所造之因尚未结果,而其身先亡,则此已造之因势必另找一个新的身体以结其必结之果。此新身体又有新活动,新活动必有新力用而另成一系统的新因新果。如是因果果因像车轮般旋转不已,这便是“轮回”。然则“轮回”者,实先后因果之连贯作用,有什么迷信?为什么科学时代不能存在?

本书所录各篇,都是值得科学家研究的资料,且有许多已得到实证而由权威学者很慎重的发表于各大报刊。我们对这些记录,不该有疑惑。否则,人生恣意放纵,行为不负责任,这便是人类道德没落,智慧锢蔽的最大原因,是故凡欲匡人心而挽世道的朋友,不可不读本录,不可不信本录。

序  胡博渊博士

大省居士出示其新编之《科学时代的轮回录》,嘱序于余,答以轮回之事,素乏研究,班门弄斧,贻笑大方,敬谢不敏,居士未肯收回成命。余细读诸篇,对于轮回事迹,姓名翔实,证据真实,如土耳其十一岁男孩依思迈系阿比的再世,事实具在,不容虚构。经印度拉查斯坦大学教授奈尔吉博士亲往访晤再世之阿比,复经其挚友日本宗教心理研究所所长之证明。中国田三牛再世为人,有要人之活证。又周祥光先生面讯二十年前德里轮回转世之乞寂提毗小姐,现在德里大学女子文学院充哲学讲师。又佛吉尼亚大学神经系及心理系主任史蒂文森来印旅行,访问几位现尚能记忆前世生活的人。

轮回之说,起始与佛教,而欧美人士,近来研究者,亦踵相接,笔者由美来星以前,服务于哥伦比亚大学,公余有暇,辄喜涉猎于灵魂及轮回之书,为好奇心所使,欲窥西人对此观念如何也,忆阅一书,忘其笔者姓名,述轮回之事甚详,谓人死后再投胎,须经七层阶段,有人很快,数年至百年,即历全程,有人甚迟,因人而异。在第一,第二层,离地甚近,历时最久,如生前贪财色者,仍沉迷于财色,昏迷不醒,逗留一二百年者甚多。过了第一、第二层,觉迷妄之非,渐能清醒而改善,循序升进。凡以前之贪嗔痴爱行为,逐渐改善,以往智识之缺点,亦逐层补修,至第七层时,已觉今是而昨非,补益缺陷,准备再入轮回,投胎而生,一至七层平均时期,约为五百年。故一人今生之友好,皆是五百年前之朋侣,惟轮回转世之形类,不一定与以前之形类相同。若生前损害他人生命者,或胎生别种动物。此与佛教轮回可供参考也。

此编所述能忆轮回之事,千万人中一二耳,其实每人皆知有过往之记忆作用,即过生之经验,事迹甚多,而未能一一复现于心者,记忆条件之不备也。依心理学者之研究,凡人所得之经验,未有完全绝对遗忘者,苟具适当之条件,皆能复现于心耳。此编所载,皆具适当之条件耳,有人询二十年前德里所发生轮回转世之主角乞寂提毗小姐,是否能记忆及前生情形,她说尚能忆及,但不若幼时之明显耳,此条件较幼时不足故也。又记忆不清之人,用催眠术,可使年龄退回,忆及前事,绝非幻想,而是返回昔日的记忆,细小情节,皆能说出无讹,十分具体,调查详悉,丝毫不差。除以前世的记忆来说明,别无他法。以上调查结果,皆由美国与加拿大多种报纸,详细报道。

总之,轮回之说,不似以前之道听途说,向壁虚构,现皆有科学方法,事实证明。佛教轮回之事,是宇宙动物运动的一般现象。佛法对于整个生物界,有情世间的循环流转,生死代谢如车轮回转的现象,就是轮回,形成因果相续,无始无终的生命之流,由于业力构成因素和发展规律的错综复杂,生生死死,六道轮回。

在佛法最不易讲和最不易使人相信的,就是轮回问题。现即已进入科学研究时代,必将有更可靠的凭证发现,以利我们对这一问题更进一步的了解。对于劝善惩恶,功尤大也。此或大省局士编印此书之苦心乎?

胡博渊于马来西亚首都1969.3.21

(前中国交通大学校长及马来西亚大学工学院教授)


分享按钮

生死书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