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蹄手

莫正熹

民国六十二年七月二十一日出版,第五八三号觉世旬刊登载着笔名叫做若愚的人写过一篇「忆猪蹄手翁伯撝居士」的文章,原文转载如次:

翁居士逝世约十五年了,以前我在台北市的时候,凡各寺庙有法会,只要是例假日,我都要随喜参加,十次中到有七次看见翁居士的道影,由于他那清脆的梵音,曾引发笔者学习梵呗的兴趣,也因此促成了我「一赶三」(一天中去三个寺庙)的傻劲,只要逢到例假,我都邀同二三莲友,早出晚归,赶往各寺庙游览,随喜参加念佛、拜忏、听经、坐香,尽情地往教海里进军,以调剂上下班刻板式的生活情绪,好像不这样「一赶三」,不能发泄求知欲满足唱诵瘾似的,这股探密求新的傻劲,疯狂达七八年之久,直把门路摸得有点眉目,荷包里空空的时候,方始煞车停住,由多而少地慢慢冷却下来,那时候的我和现在一样,身心坦荡,毫无牵挂,随时随地皆以赤子心,天真的态度,虔诚地参观学习,其目的在求烦恼的解脱。

记得有一次听南亭上人讲经,讲到六道轮回时,举出某居士由人投胎为猪,由猪转胎为人,且有猪蹄为记的事例作证,上人对诸听众卖关子说:「这位居士曾皈依于我,是他亲口对我说的,为了怕他难为情起见,不便告诉你们此人是谁,但我保证有这回事就是,你们如果有缘的话,总有一天会碰到他的。」于是大家心里都起了一个问号,这个奇案的主角,究竟是谁呢?为了这,也是我一赶三的另一原因,笔者足足闷了二年,才掀开这个闷葫芦的秘密。

六十岁左右的翁居士,浙江人,他的左手经常用布包扎着,吃饭时把碗放在桌上,低着头用右手扒着吃,我以为他的手生了甚么疮,而不方便,起初并未细心介意,有一次在十普寺参加拜大悲忏,笔者与翁居士同桌并座吃饭,为了敬老特别替他添饭,他不肯,推扯之间,无意中扯落他包扎左手的布袋,不料看见他的左手变成猪蹄,使我吓了一跳,几乎惊叫起来,他一面很熟练地包套恢复原状,一面连忙示意我不要作声,我会意只好闷着不响,等到把饭吃完,笔者请他到偏僻处,诚恳地向他问其所以,翁居士才坦白说道:「我怕人多难为情,所以示意请你不要作声,现在我不妨老实告诉你,我的左手,并不是人手,而是一只猪蹄,请你不要见笑。」「那里那里,不过你的猪蹄手怎样来的呢?是不是开刀开成这个样子?能告诉我吗?」笔者紧追着问他,他苦笑着说:「好吧!丑媳妇终于见婆婆了,既承关怀,就说明算了!」他叹了一声气接着又道:「实不相瞒,我这只手关系一件因果轮回故事,让你知道也是好的」。笔者一听是因果轮回故事,兴趣特别增高,赶紧拉着他的左手,请他拆开来,再让我看一个够,原来真是一只完整的猪前左蹄,蹄趾边还有稀疏的几根猪毛,二寸后才是真正的人臂,于是好奇地哀求他,请其速道详细始末,翁居士慈悲点头答道:「因为我前生是条猪,本来死后还要投胎为猪的,幸好最后一念警觉过来,悬崖勒马,勉强回复人身,但左手还是做了一个“猪蹄”的记号,说来惭愧得很,我只记得做猪的前身,是个穷困潦倒牢骚满腹的老学究,无家室之累,当我年老病得快要死的时候,忽然轻飘飘的离开了病塌,经过一个不知名的村庄,身体突然感觉冷得要命,颤抖不已,忽然看见一户人家,门是开着的,走进去一看,里面空无一人,厅堂壁上挂着几件黑泥大衣,我那时冷得实在支持不住,顷刻起了盗心,趁无人之际,随手取了一件,披穿御寒,顿觉温暖,舒服万分,就身不由己地靠墙坐下,暂避外面的寒冷,竟沉沉地睡着了,不知睡了多久,醒来时竟躺在猪栏里,一条大母猪正生产完毕,躺在我的身旁,与我并排睡着的还有七八条小猪,再看看自己,也变成了小猪,才知道我已投胎转世了,心里非常恐怖懊悔,自己责备自己,为甚么要偷取人家的黑大衣穿?致得猪身果报,于是决心绝食,不吃猪奶,其他的食物也点滴不吃,宁肯饿死,耻为猪身,七天之后,果然如愿以偿,又恢复轻飘飘之身体,离开猪栏,飘忽地飘到另外一个村庄,这时又冷得要命,寒风逼迫我走入一户人家,想暂避一刻,那户人家又是空无一人,屋内也挂了几件大衣,正想伸手去取一件来穿,当左手刚刚摸到大衣的边缘,忽然记起上次偷衣误落猪胎的教训,心生警惕,赶快把左手缩回来,决心让其冻死,也不愿再沦为盗,因而即被严寒冻昏过去,又不知过了多少时间,醒来时,我已躺在人家产房中,且又变为小小的婴儿身了,想说话又说不出来,可是不幸得很,我的左手却留下一只二寸长的“猪蹄”记号—遗憾终身,可惜以前冤枉过了几十年,都是为穷苦生活而奔忙,对此终身警告的痛苦,几乎忘得干干净净,到台湾后,于偶然机会中,听到无上微妙的佛法,引发了我的善根,始拜南亭上人为皈依师父,蒙他老人家慈悲开示,方知人身为贵,佛法难闻,要我善体人身难得之经验教训,努力修行念佛,求生净土,以免再受轮回之苦。现在回想过去,当时假若我不缩回手的话,那一定又要转胎为猪了,想来真正可怕,这一件惭愧无颜的秘密,除我师父外,只有你知道,以后还要请你顾全我的面子,多多包含。」笔者听后,毛骨悚然,自然连连点头答应,这个新鲜的轮回故事,出之于翁居士之口,等于菩萨现身说法,令人顿生警惕,增高道心,非常感激,由于这,才证实那次南亭上人所说由猪转生为人,有猪蹄为记的轮回主角,就是眼前的翁居士,真是幸会得很。

笔者发现翁居士的秘密那年(民四五年),他已吃斋念佛多年了,他是一个可怜的孤单老人,自退休后独自为炊,生活颇为潦倒,因为左手不灵活,故洗衣洗碗也受到不方便的影响,每次吃完饭以后的碗筷,及换下来的内衣内裤,总是放置几天不洗,幸有善心的莲友,每隔一周或十天,前往义务帮洗一次,所以他虽仅一人吃饭,而其克难厨房中的碗筷,却比十家之口的还多,不幸他于二年后,因病逝于市立医院,算至今年,约死去十五年了,笔者做早晚课唱诵赞偈时,曾多次想起了他,久有意将猪蹄手的秘密公诸于世,总因事务繁忙,无暇提笔,现得退伍稍暇,而且已在新店妙法寺出了家,认为这个秘密,尚有报导的价值,特不管文字浅陋,追记于上,藉资宣扬。不过笔者甚为懊悔,太过疏忽,不该拘泥于友信而保密太久,假若当时不顾翁居士的颜面,向其要求「摄影留证」,藉以宣扬轮回事例多好,必更有助于普遍的信仰,而翁居士亦可藉此现身说法的功德,也可减少他的罪业,增高往生品位,坏就坏在当时都没有想到这一点,太可惜了。

录自「惊奇集」


分享按钮 返回《科学时代的轮回录》目录

生死书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