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空和尚的轮回故事

在泰国,超空法师曾是一位颇受敬重的住持和尚。超空法师於一九○八年十月十二日生於苏林省斑拿巴,乳名求德。就在他刚刚出生後,他的舅舅奈楞因病去世了。奈楞生前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每天夜里都打坐内观。他生前十分关心疼爱他的妹妹--超空法师的母亲南仁。

超空法师开始学说话了。他妈妈教他认识他的舅舅和姨妈,可是他却称他们为“兄弟”或“姐妹”;他还把姥姥(外祖母)叫作“妈妈”。对於自己的母亲南仁,他叫出了她的小名“伊玛”,并且说她曾经是自己的妹妹,而他则是奈楞再世。当别人问他奈楞的妻子和三个女儿的名字时,他都正确地说了出来。超空法师还能准确地说出奈楞生前走访过的地方和他认识的人。在人们测试他对於奈楞究竟知道多少时,超空法师还能把以前属於奈楞的东西和别人的东西区分开。

在超空法师的家乡,有一个流传已久的说法∶如果一个孩子能够记起他的前世,那麽他的父母必须尽一切可能使他忘记过去,否则这个孩子会变得固执,不好管教而且短命。因此,每当年幼的超空法师说自己就是奈楞时,家人就会“处罚”他一番;有时候,他们把女人的衣服盖在他的头上,让他从梯子下面走过;有时候他们把他放进木桶里转来转去。这使得超空法师感到难受和灰心。在一次痛苦的“处罚”之後,他决定假装忘记了前世,不再当众说自己是奈楞了。可是,他并没有真正地忘记。

在超空法师四十多岁时,他在曼谷的一个寺庙中过着僧侣生活。那时,寺庙住持克朗龙向他询问是否认识能够回忆前世生活的人,他说他本人就能。於是,超空法师再次开始谈论他的前世。後来,克朗龙长老劝说超空法师把自己记忆中的生前往事记录了下来,於一九六九年以小册子的形式发表。

在这份记录中,超空法师生动地描述了在上一世奈楞的死亡过程和灵魂转世的细节∶

“一九○八年八月,我(奈楞)已经断断续续病了几个月了,正躺在床上。妹妹南仁已经有了七个月的身孕。在这段时间里,我们两兄妹时常梦见对方。南仁这次怀孕的反应与前几次不同,她不像以前那样想吃酸的水果或其他食品,而是对佛教产生了非常强烈的信仰,特别喜欢打坐。她花费越来越多的时间祈佛和打坐,经常去寺庙参加活动,甚至想成为比丘尼。在那一年佛教斋戒节的前一晚,她离家前往一处寺院。在那里,南仁剃光头发,穿上白袍,与其他人一起祈佛和打坐,直到十一月仪式结束。我虽然躺在病床上,可是在整个仪式过程中却始终能够清楚地看到妹妹的一切活动。我似乎总是在她身後约两米远。我没有和她说话,只是定睛看着她,好像眼睛都没有眨一下。不过,自从她回来的那天开始,有两三天我却甚麽也想不起来了。到了第三天下午,我感觉清醒了,我知道自己正在生病。”“有一天,我在房间里听到亲戚们议论∶『昨天夜里南仁生了一个可爱的小男孩。』听到这儿,我想,要是我没有病我就可以去看妹妹。这时,我感觉躺着的姿式很不舒服,我想翻身对着墙,却掌握不了身体的平衡,只好又变成平躺着。我想睡一会儿可能会好,於是我重重地叹了几口气便合上了眼睛。就在这时,我感觉我恢复正常了。我很有力气而且可以轻快地四处移动。我的身体很轻好像根本没有重量。我非常高兴,赶忙冲过去和房里的亲戚们一起谈话。可是他们谁也看不到我。我拽拽这个人的手,拉拉那个人的胳膊,还是没人理我。到了开饭的时间,亲戚们要走了。一个人过来摸摸奈楞(我)的脚。而我就在她後面,我想抓住她的手和肩膀,我大叫着∶『我在这儿。我没有病了;我已经好了。别害怕,我没事了。』可是没有人明白我在说甚麽。他们哭起来,很伤心。有人出去通知其他的亲戚朋友们,大家都涌进房来。就在此刻,我发现我无所不在∶我可以同时在两三个不同的方向看到人们的活动。还能够清楚地看到和听到他们的声音。我可以快速地四处活动。我不饿也不渴,也不觉得累。在葬礼期间,我感到自己好像被提升起来,不论其他人是坐着还是站着,我总是比他们高。”

“我(奈楞)的尸体被火化之後,我忽然想到了妹妹南仁。『听说她生了个小孩。我还没有去看过她呢。我一直忙着接待客人。现在我可以去了。』当时,我正在火化场,想去看南仁的念头一出,我转向她的房间的方向,瞬间,我就到了那里。我看到新生的婴儿正和妹妹南仁一起熟睡着。他很可爱。我想∶『我怎麽样才能抚摸亲吻他呢?』一会儿,南仁醒了,她睁开眼睛看到了我,说『亲爱的哥哥,你已经去了另一个世界。请不要再出现在我们面前,不要再牵挂我们。』(这是唯一一次人们看到我并和我说话)。我有点不好意思,便躲了起来。过了一会儿,我又想看一眼孩子,妹妹再次睁开眼睛,说了同样的话。我又退开了。我虽然想留下,可是我知道我必须走。但是在离开之前,我想好好地看看那个孩子。这次,我决定离得远一点,不然妹妹又要说我了。於是,我伸出头去,看过了孩子,我准备走了。就在我回头的那一刻,我的身体像陀螺一样开始快速地旋转起来。我无法平衡身体。我用手蒙住头、脸和耳朵,然後我失去了知觉。我觉得我死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恢复了知觉。我不知道我在哪里。记忆中我知道不久前我是奈楞。我感觉自己充满活力。回想起过去,我不明白为甚麽我现在会处在这样无助的境地,我感到沮丧。後来,我认出了来看我的人,我记得他们的名字。我向他们挥手想叫他们,可是,却只发出了婴儿般的声音。这时有人注意到我的动作便把我抱了起来。我很开心,大笑起来。在我学说话和走路期间,一天外祖母来了,我称她为『妈妈』,因为过去的记忆控制着我。外祖母指着南仁问我∶『如果我是你的妈妈,她是谁?』我说∶『那是我的伊玛(泰语意为小狗)』,『伊玛』在泰语中是对比自己年纪小的人的昵称。)外祖母接着问∶『那你叫甚麽名字?』我说∶『我是楞。』我很奇怪他们居然认不出我。这时,在一旁的南仁突然说道∶『难怪我在产後几次见到了哥哥奈楞。他一定是转生了。』她於是问我∶『如果是这样,孩子,你的妻子叫甚麽?你住在哪里?』等等。我准确地回答了所有的问题。这样,家人终於确信奈楞真地转生了。”

奈楞的女儿帕说,超空法师在年轻时像她的爸爸(奈楞)一样喜欢赤裸着上身活动,而且另一个相似之处是他们都喜欢参拜寺庙。超空法师和奈楞同样都在十六岁时进入了寺庙修行,不过两人的不同之处是奈楞在二十五岁离开了寺庙,娶妻生子,而超空师则终生为僧。超空法师生活的地区中有几位老者都证实∶超空法师能够回忆前世的事件在当地非常有名而且人们都很相信。超空法师对於前世的印象一直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而褪去,直到六十多岁时他仍然保持着新鲜而生动的记忆。他把这归因於在上一世,他(奈楞)勤於打坐。


分享按钮

生死书 回到顶部